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资本与生产力

2019-02-24 10:56:22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资本与生产力

  工业革命给资本主义带来大机器生产,使得社会生产力有了较快的发展。与此同时,当时的科学技术也因而受益非浅,反过来再带动了生产力更为迅猛的发展。进入20世纪之后,当代科学的发展更加突飞猛进,而在二战后,这些科学研究成果也很快地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为资本主义在二战后的稳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虽然,当代资本主义对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依然非常关注,希望这些科学研究成果与向生产力的现实转化能继续为资本创造更多的利润。然而,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一些苗头,即资本对于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先进技术与装备表现得不那么有兴趣了。这样的情况倒是值得人们关注。

  美国曾经是铁路发展最快的国家。在19世纪,美国横贯中西的铁路,为美国西部的开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随着汽车工业与航空工作的发展,铁路的作用在日益衰落。美国的高速公路是为汽车工业修建的。高速公路为汽车的生产与销售创造了更大的市场。美国的汽车工业也是美国工人重要的就业部门,所以宁可铁路的作用在往下滑,而汽车产业是绝对不可以往下滑的。

  同时,航空工业的发展,要求全美建造更多的机场。几乎数得上的大城市都有机场,有的还不止一个机场。虽然有了供汽车使用的高速公路,但毕竟飞机的速度更快,航空公司的利润也是不可以忽视的。因此,在美国的交通业,汽车与飞机都是非常重要的,而铁路嘛,就往后放放了。而越往后,铁路越不被重视。美国的货物运输并不是依靠铁路,而是重载卡车。这同样也是为汽车工业与高速公路服务的。

  中国的高铁给全世界带来了耳目一新的印象。美国也有人想建高铁,认为这种交通系统成本相对不那么高,而效率却要高出不少。然而,在美国,似乎没有什么资本对建造高铁产生什么兴趣。原因何在?就在于汽车工业资本与航空工业资本,以及其他会受到利益影响的资本。他们都不喜欢高铁的修建。所以他们对高铁的建设都没有什么热情。而且如果有人提出这样的设想,也必然会遭到这些资本的反对。

  比如,一千公里左右的路程,在中国,是适合于高铁运行的。因为如果用汽车,那时间成本就要比高铁高出不少。如果用飞机,似乎性价比也不那么合算。所以,中国可以建造系统的高铁路网。但美国不行。在这样长度的路程内,修了高铁,汽车的使用量就会下降,航空公司也会失去大批客源。连酒店旅馆行业也会遭受损失。因为高铁几个小时就到目的地了。不需要开汽车的中途要住旅馆,哪怕是汽车旅馆,也用不上了。所以,这些与之利益相关的资本财团,是一定会坚决反对高鈝建设的。如果再加上征地上可能遇到的麻烦,那在美国建高铁,则一定是一件高成本,而低效率的工程。

  但是,如果从交通运输的综合成本与效率的关系来看,像美国这种国土面积较大的国家,而且平原很多,不像中国那样多山,更应该是一个适合使用高铁运输系统的国度。但是由于上述原因,美国的高铁就是很不容易修建起来,更不用说修建全国范围的高铁路网了。在这样资本强大的国家,先进的生产效率更高的交通系统居然会被资本拦阻下来,肯定会影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与进步。从这样的情况,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资本主义与先进的生产力并不是天然结缘的。在生产力有利于资本增殖的时候,资本不会拒绝先进的生产力。而当先进生产力有可能妨碍某些资本财团的利益时,那这样的生产力即使再先进,也不会被资本所待见。

  中国的移动支付已经世界闻名,而在欧美、日本,似乎还远没有中国这样发达。从技术上说,移动支付并不需要多么高端的技术,欧美、日本等国家完全可以实现。但是,因为中国的商业银行多为国有,所以当国家提倡移动支付的时候,国有银行不会做出任何阻挠的做法。但是在欧美、日本等国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那里的银行业非常发达。信用卡业务也经历了几十年的历史。如果移动支付一下子打进来,那些银行以及相关的信用卡业务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冲击。这是银行资本与金融财团绝对不能容忍的。因此,这些国家和地区,是不可能允许移动支付在如此之大的范围内展开的。那是要抢金融财团的饭碗,是要从虎口夺食。这种情况,那些金融资本与财团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值得人们所深思的。当先进的科学技术运用到生产领域的时候,因为其自身的高效率,会导致原有行业的劳动者失去工作岗位。因而这样的先进生产技术也会遭到劳动者的抵制。在20世纪80年代,规模在世界前列的大出版财团默多克集团要在印刷领域使用激光照排技术,这意味着铅字的彻底走出印刷行业。于是,英国的排字工人不答应了。他们站出来罢工反抗,要求取消激光照排技术在印刷业中的使用。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工人失败了,新技术不可避免地运用在印刷行业之中。

  当时,有人会认为,工人对于先进的科学技术或者先进的技术工艺是采取抵触态度的。我以为,问题不能这么简单地来下结论。损害工人利益的关键是资本。在资本主导生产的世界上,任何有利于资本获得利润的手段,都会直接或者间接地伤害劳动者的利益。在资本主义生产条件下,这种情况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其结果就是先进生产技术与装备的使用,大大降低了劳动力的成本,让更多的劳动者成为劳动的后备力量,为降低劳动力成本,让资本更为有利地剥削工人。这也是资本主义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表现之一。包括西方国家现在大力推进人工智能进入生产领域,也同样有这样的目的和打算。

  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先进的生产力与生产技术当然是要使用的,因为它对于生产力的发展是非常有力的。但社会主义生产中所出现的人工劳动岗位的减少,不是为了更残酷地剥削与压榨工人,而是让更多的工人从简单重复而繁琐的劳动岗位上解放出来,让工人能够从事更具有创造力的工作。生产力的发展,不是为了降低劳动者的收入,而是为了给劳动者更大的有创造性劳动的自由。工人从原有的岗位上解脱出来,可以转移到更具创造性的劳动岗位上。这也是社会主义生产所必然带来的结果,也是社会主义生产为劳动者创造的一个新的有利于他们个人发展与提供给他们更为光明前途的必然措施。

  当先进的生产技术或者人工智能取代了劳动者原来繁琐和高强度的劳动之后,资本主义是对劳动者未来的境遇不管不顾,而社会主义则必须让劳动者能尽快转移到新的创造性劳动岗位。这是二者之间的本质不同。这也才是,为什么资本主义的生产越是发展,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就越是尖锐对立,而只有社会主义才能从根本上解除这种矛盾的冲突的道理之所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