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如何看待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太空军”计划

2019-01-24 08:27:49  来源:吴铭再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2018年12月的报道,“在6月下令国防部立即启动组建太空军的进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结束前似乎还有新举动。据多位美国官员对媒体透露,在未来几天里,特朗普将下令成立新的太空司令部作为主要的军事司令部,这一行政命令最早或将在18日签署。

  “美国建成太空军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有明确的时间表、机构设置,核心宗旨就是要在太空领域也占据军事的主导地位,同时军事控制太空和商业发展太空并行不悖。

  “与此同时,据外电披露美国还打算双管齐下,设立隶属于美国商务部的太空商业局,负责有关太空的商业开发和利益部分。预计从2020年开始的五年里,每年拨款1千万美元,用来资助这一太空商业分支机构。星球大战烧的就是钱,美国在为此做准备。”

  

  特朗普究竟要干什么?真提是要夺取军事至高点吗?还是重走里根的老路,别有所图?那特朗普究竟要图什么?

  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1980年代里根“星球大战”情况。

  1970年代,以美元和黄金脱钩为标志,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美元霸权也随之瓦解。这是美国最低调的时期,低调到其总统尼克松先生到中国这个未建交的国家访问,低调到从越南撤军、不带走一片云彩。

  彼时,美元的信誉已经超过了“崩溃的边缘”,真的崩溃了。在西欧,连乞丐也不要美元。此前的1960年代,中国和欧洲日本加拿大大力发展贸易,但,不用美元结算。而当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际,中国再和西欧日本加拿大贸易就不再使用外汇,而是要求用人民币结算,结果,英法西德等国,也只能接受。这是七十年代的事,恐怕很多人已经忘记了。

  

  整个1970年代,美元是没有什么霸权的,美元也是没有什么信誉的。因为,你美国以黄金为信誉,印了很多美元,向全世界购买商品,但是,到了最后,各国用手里的美元向美国购买黄金时,你美国居然拒绝出售,这叫耍流氓!谁和还敢用你的美元?

  美国人不敢欺负西欧、不敢欺负苏联、不敢欺负中国及第三世界兄弟,东瞧西瞧,就只能拿中东的沙特出口气。这就是沙特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然后沙特用美元采购美国军火的经历,俗称之为“石油美元”。有好事者认为,“石油美元”一开始就是美元霸权,至少也是“美元霸权”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的重建的开始。

  笔者认为,沙特石油用美元结算、沙特再用美元购买美国军火,这意味着美国以其军火为信用,在沙特等石油输出国范围内重建了美元的国际信用:沙特之所以接受其石油出口用美元结算,是因为美元可以购买到美国军火!军火,就是美元的锚、信用!这是以美元和军火这种实物相挂钩的方式,重建美元信用,此时的美元,对于沙特等国来说,其实质是“军火”!所以,应该称作“军火美元”更准确!称“石油美元”也可以,但是,有些表面化,没有抓住此时的美元信用的本质。至于美元和军火脱钩,成了“世界货币”,那是后来的事,和石油美元没有什么关系。难道中国接受美元霸权是因为中国缺乏石油吗?不是,中国至少上世纪90年代之前,是不缺石油的,但是,却接受了美元作为储备、结算货币,并大规模引进美元投资。

  

  这种货币绕过黄金等重金属直接和大综商品挂钩的方式重新建立其金融信用的办法,是从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学来的!

  当然,此时的所谓“石油美元”,并不存在什么霸权。因为,沙特乃至此后石油输出国输出的石油,在国际经济(不是国际贸易,也不是国际石油贸易)中,所占的地位也并不那么重要。

  就是说,整个1970年代(这是毛泽东时代的结尾),美元的信用是建立在其军火出口上的。但是,这个10年,苏联的军火、欧洲的军火,都在出口,而且在世界军火市场上,均占相当比例。中国的情况较特殊,其军火比如轻武器出口,多数是低价的甚至是免费的。虽然这种出口所占国际军火贸易额的比例不大,就是说钱不多,但是,占据的市场范围却不小,整个第三世界,都是中国的军火市场!这些市场被中国军火占据,就不可能被美国军火占据!也不可能被苏联、欧洲军火占据!至少不可能被他们完全占据。

  美国在国际军火市场上所占比例很低、所占市场很少,这意味着以军火为信用的美元,不可能形成什么霸权!

  1979年中国发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第三世界路线不打算走了。苏联入侵了阿富汗。1980年是个重要的年份。这一年,中国已经开始了改革,中国由美国的重大战略对手,变成了战略追随者,美国失去了一个重大战略威胁和竞争对手。

  就是在这一年,里根总统上台,并提出“高边疆”“星球大战”计划,就是说,战争形态升级了,武器装备升级了,暗含的意思是说,武器装备要涨价了,或许沙特这样的国家并没有意识到。

  中国逐渐抛弃第三世界路线,同时,大量下马高科技研发项目,在世界上占有的相应的军火市场,也逐渐出让给美国。1984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开始搞改革,也放弃了和美国竞争的战略,相应的世界军火市场,也出让给了美国。中、苏两个世界大国从国际军火市场上退出,为美国军火出口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

  

  请注意,所谓金融霸权,其实是指对世界市场的控制权,包括货币汇率定价权、大综商品定价权、市场结构权三个要素。这个美元霸权必须建立在国际贸易的大发展上,所有国家都必须依赖国际贸易,如果没有国际贸易,那么,美元就无用武之地。不能有金融主权意识,必须大量引进美元投资,不然美元无法控制改造其经济体系。世界各国都不能搞市场主权、独立自主,不能有完备的工业体系,不然美国产品、服务就进入不了这些市场。尤其不能有高科技,因为搞科技对市场定价有决定权。这就是新自由主义。

  我也觉得非常奇怪,当1980年美国提出星球大战计划时,中国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发展高科技,反而下马高科技;正当美国要占领全世界市场、重建霸权时,中国却放弃了第三世界这个极为广阔的市场。正常的思维是解释不了的。

  

  1991年,经过10年的积累,美国人发动了海湾战争,这的确是一场高科技战争,这场战争为美国军火做了一个极好的广告,同时,美国人告诉全世界,一是新的战争危机已经到达,快购买武器吧;二是高技术武器装备的价格是极其昂贵的,但除了我,别家没有。此后,在美国的策动下,整个90年代,也是世界上局部战争的高发期、动荡期,军火贸易增长期。恐怕,美国人没少卖军火,发了横财,美元霸权(军火美元)达到顶峰。而军火之所以卖得如此之好,恐怕并不是因为美国控制了石油贸易及用美元定价和结算权,而是因为美国成功制造了苏东剧变和世界动荡,从而为军火提供了广阔的市场,更为准确。

  请注意,9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石油一直是自给自足且有出口的,甚至还发生了让美国康菲公司在中国开采石油这样的怪事,俄罗斯、英国、法国等大国也不缺石油。而军火,美国的确是一枝独秀。所以,讲此时的美元是“石油美元”、美元霸权是控制世界石油贸易定价和结算而产生的,这个,说不通的;应该说是军火美元、军火霸权更加准确。

  

  进入21世界,中国进一步大力拥抱美元,大规模搞引进美元投资、两头在外、贴牌生产、出口创汇,主动放弃人民币的定价权和结算权,此时的中国产品出口,主要用于赚取美元,美元获得了对中国产品的定价权和结算权,中国产品成为支撑美元霸权的重要支柱。而俄罗斯则苏醒过来,切断了来自美国的金融控制。我现在想想,美国在苏联解体后,拒绝向俄罗斯提供货款,这一招是错误的,其意图大约是为了利用其经济困难、进一步肢解俄罗斯,没想到直接控制其经济金融命脉。如果美国、西欧此时的确向处于金融危机中的俄罗斯提供额贷款,那么,俄罗斯在经济金融上真的被美欧完全控制了。这一点,追求霸权的美欧似乎是近视了、失策了。

  2001年9月,美国又扛起了反恐战争的大旗,其实还是巩固军火美元霸权的世界地位。但是,随着普京上台、俄罗斯的苏醒,以及欧洲的不合作,尽管中国很配合,美国的这一招也不太灵了。这十年是美元霸权的衰退期,典型事件是2008年金融危机。

  2012年后,中国也逐渐苏醒了。典型事件是中国提出发展“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科技”“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逻辑要倒过来”“自己的碗里要装自己的粮食”“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等等国内经济战略,以及“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国际战略。这意味着中国要独立自主,控制本国市场;同时,向占领国际市场进军。

  

  请注意,这个世界的市场,按照容量大小,大约可以这样排:中国市场、美日韩市场、欧洲市场、俄罗斯市场、亚非拉美市场。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如果中国独占了,那么,对美国来说就是一大损失。如果中国再占领的国际市场,那么,美元霸权的空间将更加局促。

  所以,中国的国际国内两个战略举措,都直接威胁到了美元霸权,掐死中国高科技、俘虏中国金融、打跨中国占领国际市场的能力,是美国巩固其金融霸权的三个重要招术。

  

  就美国的经济特点讲,它的长处在于高科技、军火和金融,它的霸权也建立在这三点之上。在高科技领域,中国正在追赶,美国这个优势恐怕不久的将来要丧失,这一局,恐怕美国想保持长期的优势不太容易;金融领域,中国已经大开了大门,恐怕美国资本已经大举侵入,这个领域,美国人赢了,中国以完全开放金融为标志,输了;在控制世界市场方面,中、美、俄、欧还在争夺。

  特朗普重拾“星球大战”,恐怕应该是利用其军火方面的优势,挑动世界动荡、制造并升级国际军火市场需求、为美国军火做广告、拓展美国军火贸易市场的意图。

  

  只要世界继续动荡、各国人人自危,购买军火的冲动必然剧烈,那么,美国军火必然大为紧俏!美国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军事实力和军火贸易,重复里根、布什、克林顿、小布什的路子,以军火这种美国所谓“最擅长”的产品为“锚”,重占世界军火市场,再次巩固其美元霸权!

  那么,中国如何应对?

  从民族主义的角度看,中国的应对,仍然是从金融、工业、高科技角度,从对本国市场、世界市场的巩固着手。

  一是反击美元金融的侵入,认识、建立、巩固人民币的主权货币地位,保护本国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将美元资本拒绝于国门之外。

  

  二是继续发展高技术,完善独立完备的工业、信息业体系,发展高科技,稳固农业的基础地位,巩固本国市场占有,逐渐挤走外资高科技,建立独立自主的高科技体系。这就是人民币的信用基础!那种要以黄金为本位,重建人民币信用的想法,是极愚蠢的!!!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世界贸易量如此巨大,需要的人民币如此之巨,有多少黄金才足以支撑人民币的信用?美国布雷顿森林体系失败的教训不够深刻吗?

  三是继续发展和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巩固世界市场占有,重建公平公正的世界市场秩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