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持久战

2019-02-05 16:08:08  来源:经济导刊  作者:余永定
点击:   评论: (查看)

余永定:中美贸易战是一场持久战

  2018年3月8日美国宣布对钢铝制品进口加征税,从而揭开了中美贸易战的序幕。现在看来,中美贸易战是不可避免,而且可能长期化。目前,两国贸易争端还在不断升级。7月6日和8月23日美国先后对中国的34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产品加征了25%的关税。 9月24日美国对中国的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了10%的关税,并宣布将从2019年1月1日起把加征的关税提高到25%。特朗普还一再扬言,将对到目前为止尚未加征关税的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中国和美国贸易争端的原因

 

  美国和中国打贸易战,有明面上的理由,也有深层次的理由。明面的理由是中国对美国保持了大量的贸易顺差,特朗普认为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事实上,中国对美国有顺差,按定义就是中国把钱借给美国了。我们借给美国这么多钱,他居然说我们占了他的便宜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贸易逆差同美国的就业问题有关系。美国对华贸易保持逆差,虽然在总体上对美国经济有利,但对美国国内的蓝领工人不利。他们认为我们的廉价劳动力把他们的工作岗位挤掉了。美国政府本来应该通过财政手段对收入进行再分配;通过种种手段实现产业升级,为美国蓝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但美国政府并没有这样做,美国的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美国蓝领的收入停滞不前。因而,在美国就出现了以蓝领工人为代表的比较普遍的反华、厌华情绪。

  深层次的理由是中国的崛起使美国统治集团感到了威胁。美国把有可能使中国对美国实现赶超的一系列问题,如中国制造2025代表的中国产业规划、产业政策等归结为有别于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的“结构性问题”。

  特朗普本人比较强调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问题。但对于美国的另外一些人(如莱特尼泽、纳瓦罗),则强调所谓结构性问题。《2018特别301报告》通篇讲的是中国制造2025”,它认为中国有一个天大的阴谋,确定了一系列战略目标和实现这个战略目标的一系列手段。实际上,《中国制造2025》只是中国改变在制造业落后状况的一个愿景,并无具体实施细则,还远说不上是一个实现国家意志的行动纲领和计划。

  

美国政府打贸易战的战略意图

 

  美国人口头上承认,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权力发展自己的产业,但是它认为中国发展自己产业的手段是不正确的。美国在《301报告》中,提出了四个主要问题,第一,以合资企业股权限制为手段强迫外资转让技术;第二,歧视性的以获得技术转让为目的注册限制;第三,瞄准高技术产业的海外投资;第四,入侵美国商业计算机系统,盗窃美国知识产权。

  认真研究了《301报告》。我认为这些指责中的绝大部分是站不住脚的,基本是建立在道听途说、主观臆断基础上的。

  那么美国政府到底想干什么?特朗普强调的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他要让美国“再次伟大”。所谓再次伟大,就是消除贸易逆差、让资本回流到美国,增加就业等等。特朗普是比较现实的,但纳瓦罗和特莱希泽(特别是前者)则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待中美贸易摩擦。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宣称:“中国和俄罗斯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是对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的挑战。中俄意图通过削弱经济自由和公平,扩展军队及其控制信息和数据,来压制社会和扩大他们的影响力。与此同时,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独裁政权企图破坏地区稳定,威胁美国人民和美国的盟友,并残害他们自己的人民。跨国威权集团从圣战恐怖主义分子到跨国犯罪集团正在积极地试图伤害美国人。”报告列出了五大“恶人”或竞争对手,中国名列首位。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实,对这一点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另一方面,这个报告又提出:“竞争并不等于冲突和战争,竞争是避免冲突的最佳路径。”美国精英集团发动贸易战的意图是非常清楚的,就是要保持对中国至少2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技术差距,防止中国的国力进一步接近美国。另一方面,美国也不希望美中冲突发展为战争。

  美国人是相信能力而不是意图的。我们不想挑战美国的统治地位。但是只要你的能力在接近它,那么它就会怀疑你的意图。从美国国家安全需要出发,它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抑制中国的发展,保持和中国的经济特别是高技术领域的差距。对于一个霸权国家来讲这是很自然的事。日本和美国的贸易摩擦持续了30多年,现在还在打架。中美贸易战的是同地缘政治联系在一起的,同美国与日本和欧洲国家的贸易战有很大不同。因而美中贸易战必然是一种烈度更高、时间持续更长的持久战。

  最近我到美国去,接触了美国的思想库、接触了美国的商界和美国的民众,有一些新的感受。根据US Today最近一期关于民众所关心问题的民意测验:前几个月民主党支持者的关心问题,第一位是医疗问题,42%;第二位是就业问题,22%;第三位是退伍军人问题,是21%;第四、和五位分别是腐败问题,12%;能源和环境问题,12%。中美贸易战并不在其中。共和党支持者的情况也差不多。中美贸易战问题还还不是美国民众最关心的事情。美国商界、知识界和其他精英人士对中国的态度有不少变化,但也不能说他们已经把中国视为敌人。总之,中美之间的关系还不是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中美之间有许多共同的经济利益,甚至战略利益(如反对伊斯兰恐怖主义)。因而,我对中美贸易冲突得到控制,在各个阶段都能达成某种妥协还是抱有希望的。

  

贸易战没有赢家

 

  什么是贸易战?按照WTO的解释,贸易战是媒体对主要贸易伙伴之间出现贸易争端的一种夸张说法。争端的双方一般会按照多变贸易规则通过谈判找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结果。根据WTO规则,贸易争端应该通过WTO争端解决机制解决。如果无法达成协议,WTO的上诉机构(appellate body)将作出最后裁决,并授权上诉方对拒绝执行裁决的败诉方采取合乎WTO规则的报复措施,如加征关税等。

  如果WTO规则得到尊重,中美贸易争端是可以在WTO框架内得到解决而不至于激化为一场贸易战的。美国根据301条款对中国出口加征收关税的做法本身是违反WTO规则的。针对美国根据国内法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中国实施关税报复完全合乎WTO规则,也符合国际惯例。如果在美国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后,中国不采取报复行动,美国是否就会就此罢手呢?不会!美国加征关税并非仅仅是为了减少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加征关税可以达到这个目的)。其主要目的是要中国解决所谓“结构性问题”。因而,除非中国满足这些要求,即便中国不进行关税报复,美国还是会进一步加征关税,或者采取关税之外的更具有破坏性的措施。因而,中国的选择不外乎对美国实施关税报复,或满足美国在所谓结构性问题上的要求。由于对美国到底有何具体要求一无所知,我对中国应该如何应对难以置喙。但我相信,对美国实现关税实行有限度的(按比例的)报复,是劝说美国放弃极限施压、放弃贸易战的有效办法。

  大家都说“贸易战没有赢家”,是因为加征关税对贸易双方都没有好处。美国政府最初在确定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时是颇费思量的,因为它不希望加征关税对美国消费者和跨国公司造成太大不利影响。美国一些学者指出,在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中,85%都是资源品和中间品。加了关税,美国企业的成本就上升,竞争力下降。另外在这些产品中,60%到70%是美国在华企业和其他外国公司生产的,美国自己的利益也要受到损失。美国扩大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范围,再加上中国的进一步关税报复,必然对美国消费者和生产者造成更大打击。事实上,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不利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美国政府希望在贸易战中一方面对中国经济造成最大限度的伤害(特朗普一再对中国经济下滑、股市大跌表示高兴),另一方面把对美国经济的伤害减少到最低限度。针对美国的谈判策略,中国只能应战,以战止战。只有在真正感受到贸易战的伤害时,美国才会有意愿坐下来同中国达成妥协。如果特朗普依然相信,美国可以轻易赢得对中国的贸易战,他凭什么会同中国妥协呢?极限施压是特朗普的一种谈判策略。其实,特朗普比我们更急取得成果。我们完全可以让让子弹再飞一会儿,争取尽可能好的谈判结果。

  需要指出的是,同美国打贸易战应该遵循有利有理有节的方针,以战止战是我们的目标。虽然我们不知道在谈判中美国会对中国提出什么具体要求。但是我们相信,这些要求也不一定是完全不合理的。对于合理要求我们应该尽可能满足。有些要求不尽合理,但可能并不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对于这些要求我们也可以作出适当让步。但中国不能接受最后通牒,不能做有损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潜力的让步。

  

作好应对贸易战从关税向其他领域蔓延的准备

 

  中美贸易摩擦之外,还有许多问题值得关注。第一要考虑的是投资战。特朗普的一个重要政策主张是让美国企业回归,给美国民众创造就业机会。但是美国企业把整个产业链搬回国也不是容易的事。中国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打造了完整的产业链;如果富士康到美国去建厂,不花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能训练出那么多吃苦耐劳的工人吗?有没有完整的保障系统都很难说。建议政府有关部门组织力量进行研究,随着贸易战的进一步发展,投资战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第二是汇率战。2016年8月30日,特朗普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他的政府正在重新审视,如何确定各国是否在操纵本国汇率;而且称中国让人民币贬值来应对近期的经济增长放缓。最近一段时间,特朗普又开始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说这是中国惯用的方式,美国正在密切注意这个问题。特朗普一再声称美元应该是弱势美元。一旦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他就会指控中国操纵操纵汇率。

  关于什么是操纵汇率,IMF有明确的定义,美国也有自己的定义。一旦某个国家被美国确定为汇率操纵者之后,它就可以对“汇率操纵国”施加反补贴税。2005年,舒默声称要对中国加征27.5%的关税,他认为中国的汇率低过了27.5%。实际上他的计算很荒唐,是根据不同经济学家计算的人民币汇率低估程度找个中位数,就是27.5%。特朗普会不会以中国操纵汇率的理由再加征关税?这种可能性虽然不大但也不能排除。1985年广场协议,美国强迫日本将日元大幅度升值。当时美元的指数是160。现在的美元指数远远低于此数。就中国的立场来说,人民币汇率应该让市场决定,无论美国喜欢什么,如果市场压力要求人民币贬值到7以下,就应该让人民币破7%。在目前,一旦人民币贬值,美国就会说央行操纵人民币贬值。如果找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美国还可能说中国是通过操纵跨境资本流动来操纵人民币汇率的。对美国在汇率领域的挑战,中国最好的应对办法是改革人民币汇率制度,尽早实现从有管理浮动到清结浮动的转变。

  第三是金融制裁,特别是同伊朗禁运有关的金融制裁。美国在2018年11月全面恢复了对伊朗的制裁措施。美国通过了一系列法律,对同伊朗进行交易的公司和个人进行惩罚。中国在伊朗有大量的投资,是伊朗最大的海外投资国。如果中国的企业和金融机构违反美国的禁运规定,那么,根据美国的“长臂管辖”,它们就要受到美国的罚款或被从SWIFT和CHIPS系统中剔除,从而无法办法使用美元进行交易。

  面对这种情况,欧洲采取了几方面措施。例如,它援引《阻断法令》(Blocking Statute)。禁止欧洲企业接受美国的处罚。而中国目前没有类似的法令。又如,欧洲这些国家试图同中国和俄罗斯合作,建立一个独立于SWIFT和 CHIPS的结算系统。尽管欧洲的这些措施和建议不一定能有效规避美国的制裁,但欧洲国家毕竟是在想办法,反制美国的霸道行径。

  第四是破坏全球供应链。班农公开声称,美国应该把中国踢出全球供应链。尽管这样做对美国也会造成极大损失,但不能排除美国不惜付出巨大代价也要把中国逐出全球供应链的可能性。中国的许多重要产业,特别是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是全球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在上游还是下游,无论什么是在纵向还是横向都严重依赖全球产业链。中国不应该主动脱离全球供应链,但如何避免因为美国通过禁运和制裁使中国相关产业瘫痪?这是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具体应对方针的大问题。

  第五是冻结中国海外资产。中国外汇储备的安全是需要认真考虑。凯恩斯说过,如果你欠银行1万英镑,你受银行支配。你欠银行100万英镑,银行受你支配。中国买了数万亿的美国债。在极端情况下,美国是可以扣押、冻结中国在美国的外汇储备的。虽然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不大,但中国依然需要做好相应预案。

  

加强和美国公众的交流与对话,尽可能减少两国民众之间的误解

 

  除利益冲突之外,误解在中美贸易战乃至中美政治关系之也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8月份中国社会科学院在美国开了几次记者招待会,美国记者经常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们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美国的民众也想当然的认为中国人在盗窃他们的技术。我们反问他们,你凭什么说我们盗窃了你的知识产权,证据在哪里?可以说不夸张地说,在我们访美的全程中,美国方面没有一个人能举出一个例子来说明中国人到底偷了他们什么东西。

  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政府在301报告中对一系列中国企业进行了指名道姓的指责。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我们这些被指责为对美国进行网络入侵、技术盗窃的企业似乎并没有站出来反驳301报告、捍卫自己的荣誉。

  《301报告》指控“中核电” 从E-mail上盗窃了“西屋”7万页的技术资料。到网上可以查到,中核电和西屋签订了关于AP1000型核电站的技术转让协议。根据协议,西屋向中核电提供了相当于7万页的技术资料。而这仅是第一个协定。根据第二个协定,“西屋”向“中核电”提供相当于2.1吨的材料加上几百个计算机软件。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中核电”为什么不站出来为自己辩诬。“中海油”等大企业也都面临着这样的指控。中美贸易战同时也是舆论战。如果中国企业都采取“清者自清”的态度,国外舆论就会认为中国企业默认了301报告的指控,美国政府中的鹰派就会得到美国民意的支持,中国就会为这场贸易战付出沉重代价。

  总之,中美贸易战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对外开发的外部环境。在充分肯定过去40年改革开放巨大成绩、继续坚持改革开放大方向的同时,我们必须对改革开放的许多具体政策进行调整。否则,我们就难于在同美国的贸易冲突中立于不败之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