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夏小林:2019——私企岂能“成为重要执政力量”

2019-01-16 09:49: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夏小林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9年1月10日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发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副主任马建堂博士的署名文章《以思想再解放激发民营经济发展活力》(以下简称“马文”)。此文作者以发展民营经济为由,旗帜鲜明地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核心”是要“真正使民营企业”(即私营企业、非公企业或非公有制经济)“成为重要执政力量”。本文认为,这是马文针对我国宪法和党章确定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提出的一个颠覆性观点,也是继吴敬琏等人“宪政改革”建议后出现的一个次重要的自由派政治体制改革思路。

  马文称:“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真谛是公平,要义是不歧视,核心是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真正使民营企业成为同等重要的执政力量、同等地位的市场主体、同等保护的企业法人。”(《马建堂:以思想再解放激发民营经济发展活力》,2019年1月10日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在这段话中,“非公有制经济”和“民营企业”具有实质等同内涵。在此意义上,该处“民营企业”亦等于私营企业,说法不同罢了。由此,产生如下问题:

  第一,马文忽视了企业根本不是“执政力量”的基本道理。执政,即掌管国家政事或掌握国家大权之所谓也。在我国政治体制和政治、政策语境中,执政者或执政力量就是指执政党。而非这种或那种性质的企业。例如,党中央从没有说过国有企业、集体企业、外商投资企业、个体户等,或哪家企业是“执政力量”。改革开放以来40年,众所周知的“政企分开”,就是对此简单而有力的说明和解释。企业是不能够执政的。私营企业(或“民营企业”)成为“执政力量”,此说于法无据;在党的文件中,也是闻所未闻,不符合我国政治体制的基本规则。

  就是在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互相影响,“金钱政治”盛行,也没有听说哪个执政党或政府高官,或什么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公开宣称资本主义私营企业(或“民营企业”)是“执政力量”的。的确,在资本主义的历史和现实中,是有某个奴隶主、资本家直接当了总统。但那是因为他们充当某些利益集团认可的政治代表,并以政治人物身份进行政治活动,拿足了选票,而非是其以私人企业、庄园所有者身份直接参选,从而成为了“执政力量”。如果那样,在法律、国会等方面是会出大麻烦的。资本主义也有自己一套“公私分明”的政治规矩。就具有利益集团收买政治代言人性质的“政治献金”和院外活动等而言,表面上也是要受到相关法案规范的。

  第二,马文拿公有制经济做攀比对象来为私营企业索取执政权毫无根据,属于一脚踩空闹笑话。马文以 “公有制经济”(应是指国有企业)是“执政力量”为暗含的前提,拿“民营企业”(即私营企业)来攀比之,从而提出应使“民营企业”(即私营企业)“成为同等重要的执政力量”缺乏逻辑支点。马文在比较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关系中称,要“真正使民营企业成为同等重要的执政力量”。如上所述,宪法、党中央从没有说过公有制经济特别是国有企业是“执政力量”。如此,马文说这个“同等重要的执政力量”之“同等”是指谁,想攀比谁?如果不是攀比子虚乌有的公有制经济、国有企业这种“执政力量”,那么,难道马文是在鼓励几千万私营企业家们团结起来,向共产党攀比、索取执政权? 看来,马文是根本回答不了这种缺乏正常逻辑关系的问题的,其论证方式有严重缺陷。其政治后果,马某和发表该观点的《经济日报》等媒体的负责人和编辑真的看不出来?

  第三,马文的“核心”是为私营企业成为重要执政力量”鸣锣开道,客观上具有颠覆我国政治体制的作用,严重违反一系列重要政治规矩。简言之,马文以上观点,(1)严重违反2018年宪法关于“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作用及统一战线的相关规定;(2)严重违反2017年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等规定;(3)严重违反2004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所说“我们党成为执政党,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等基本精神;(4)他这种观点严重歪曲了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发展民营经济讲话精神,将在政治、思想上引发混乱,误导民营企业成为违宪、反党和搞乱中国政治体制的逆向政治力量。这一点,大资本家马云很清楚。近日,他又说了,反对资本家学经济学家一样说话,对其言听计从。“做好你自己”。至理名言呀。尽管他的湖畔大学及那个啥子会的,时不时要发出一些噪音。

  重复毛泽东主席说过的话:“防止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我们要警惕“高级黑”。正确政策过了界,就是谬误。

  思考题:

  1、在离中共20大召开越来越近的背景下,为什么极个别“年轻有为”的“高中级干部”开始“以思想再解放”为名,纷纷发表使私企“成为重要执政力量”、“所有混改项目,不设国有股最低比例”和否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等极端言论 ?这类人之间在攀比、投机啥?

  2、《经济日报》为什么要发表存在明显政治错误,且逻辑不通,不能自圆其说的马文?是有关领导干部、编辑的业务、政治水平低,还是他们和马文有立场共鸣?类似的事情发生不止一次了。

  3、如果考虑到2018年11月26日北京市委直属《北京日报》发表清华大学教员魏杰关于“承认民营经济合理就是政治改革”,并进而要求修宪等言论;考虑到继杨伟民之后,2019年1月12日在“第十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国企改革分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马骏再次发言公开否定习近平、党中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重要决策,重复杨某的谣言说十九大后“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说法并不准确,中国已不再提”(其实,2018年6-9月仅看新华社报道,习近平就已在山东省、辽宁省分别“再提”“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等等,你认为,2019年两会前后体制内、经济学界那些自由派还会整出什么“设置议题”的幺蛾子?

  (后记:文中引文或重要文献均可网搜看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