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不止是洋节!传统封建迷信泛起同样要警惕

2019-01-07 18:50:48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不止是洋节!传统封建迷信泛起同样要警惕

  圣诞节,这个让一些人比较纠结的日子,是一种不太好说的日子。大约是从九十年代后期,国内的一些商家开始借着圣诞节的日子进行促销。如果只是促销,影响似乎还不是很大,主要是在一些门店的外面和里面,都开始装饰着圣诞的彩饰。这就显得很热闹,也很漂亮,还有一股喜兴的气氛。年轻人对这种新奇的现象非常感兴趣,所以在中国,圣诞节是年轻人的节日。顺便说一句,在中国,任何来自西方的节日,都可以过成情人节,或者正式一点说,就是瓦伦丁节。情人节如此,圣诞节、复活节,甚至感恩节,都同样如此。我们的手机日历和其他出版的日历,都在注明这些节日的存在。这是不是不太合适?

  对于圣诞节在中国的存在,有的人已经有点忧心忡忡。他们认为这是西方帝国主义文化入侵的一种表现,人们应该有所警惕。也有人则不以为然,不过是一个节日,人们都是为了图个热闹,哪儿有那么严重?所以忧心的继续忧心,无所谓的继续过这个节日。

  据我观察,中国的年轻人过所谓圣诞节,这样的节日如果说是节日的话,除了在中国的一些基督教组织之外,普通人过这样的日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宗教的色彩。教徒们过圣诞,自有他们的一套规矩,或者风俗。而起哄的年轻人们似乎并没有什么宗教的情结。而且,这种无宗教意识的状态似乎已经持续了不少年了。中国本来就不存在所谓占主导地位的一神教式的宗教,所以中国对于各种宗教信仰都是比较宽容的。但宽容本身也就意味着对它的无所谓。所以,如果有人担忧,说过圣诞节会让中国年轻人陷入西方宗教的陷阱,我以为,似乎这样的可能性不会存在。打十九世纪,西方传教士们来中国的有多少人,真是玩了命似的,卖了命似地来传教,可是效果如何?我感觉,除了华北的个别农村之外,其实际的影响还是比较边缘化的。

  在刚解放的时候,留在中国的西方宗教组织与人员,有个别人的确是与帝国主义的间谍有联系的,有的外国教士本身就是间谍。即使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真正与新中国作对的外国修道士或者修女应该并不是多数。后来,一些中国的教徒组织了天主教爱国会、基督教女青年爱国会等爱国宗教组织,自己选举神职人员。其中有些头面人物还进入了政协组织。当然,这样的组织是不被梵蒂冈教廷认可的。反正也无所谓。你爱认不认,我们自己干自己的。

  应该看到,自80年代以来,信仰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中国人比过去多了一些。这里的情况是比较复杂的。有的是因为生活的坎坷,有的是因为感情的不如意,也有其他种种因素。作为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我们对于他们的选择,都是要尊重的。当然,近些年来,有的宗教组织有点过分,超出国家法律法规做一些出轨的宗教活动。对此,法律对其进行约束与管制是有必要的。

  我想,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内,我们至少还没有必要硬性禁止人们过现在这样的圣诞节。但是,我们也要观察,注意会不会出现出格的现象。如果一旦发现有出格的问题,该采取的手段和措施也同样是必要的。过节的人们只要遵守法律,自然没有必要过多干预。但是一旦触动了法律,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在我们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也要进行无神论的教育和宣传。这也是我们的宪法所规定的赋予我们的权利。毕竟,我们要尊重科学,相信科学。宗教本身虽然与迷信略有一点区别,但宗教本身总会或多或少掺杂着一些迷信的观念。对此,科学的教育和宣传就是非常必要的了。或许,我们可以在每年圣诞节来临之际,进行一种积极的、温和的同时又是有成效的无神论宣传活动。这样的活动不要过于明显地指向某一种特定的宗教,而是针对某些宗教所带来的一些迷信观念与做法进行批评和教育。这也与在青年中存在的一些迷信观念有着比较重要的关系。

  自八十年代以来,虽然真正信仰各类宗教的人数有所增长,但大多数青年人仍然是无神论者。但在这些无神论者之中,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迷信观念。他们可能会去算命、算卦、看手相、看风水等。他们会说这样的话,科学的发展是有限的,有很多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所以有些东西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之类。老实说,这样的观念对于当代青年来说是有害的。只是现在关于破除迷信的做法力度非常不够。有的人把宗教信仰与迷信混淆起来,怕一批判封建迷信,就会被人指责为不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与迷信完全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宗教信仰是对于某种宗教经典的信仰与诵读,可以进行某种宗教仪式和宗教活动。而封建迷信则是一种更为混乱的思想观念,把一些现实中的事物神化魔化,用来诈骗他人钱财。当然,在一些宗教信仰活动中,也会多少有一点迷信的东西。所以破除迷信,揭露迷信行为,打击迷信活动和批判迷信观念都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现在一些日历都印有过去黄历中的所谓宜出行、宜沐浴,或者不宜动土之类的说词。这种农业社会的风俗,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基于迷信。那么我们的日历是不是不应该允许出现这样的东西?有关出版管理部门是不是要对此加以必要的约束?说到外国的节日,我们的手机日历,以及各类日历、挂历,是不是也应该不允许注明那些中国非法定节日的外国节日?这些事做起来并不难,也不违法。难道不可以试一试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