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美国真不行了

2019-01-02 11:34:40  来源:司马平邦说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叙利亚和伊拉克兴起“伊斯兰国”(IS)组织之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和俄罗斯先后都出动兵力进行围剿,其实这一过程构成了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新的战略博弈,在这个岁末年初大概可以有个最终的结果,这个结果就是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成功剿灭IS以及美国支持的叙境内反对派武装,控制了叙利亚全境,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则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宣布撤回美国在叙利亚的全部武装力量。

  但不管特朗普是多么的煮熟的鸭子----嘴硬,撤军都意味着美国在叙利亚与俄罗斯的反恐博弈中已经以失败告终,今天的美国正在坐失自1990年代海湾战争以后抢占的绝对战略优势,即使在一个经济状况并不景气的俄罗斯面前,也不得不俯首认输。

  国内还有很多人在担忧特朗普命令美军从叙利亚撤军后,会不会同时增加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从而对中国造成更大的战略压力,我个人觉得这种看法是对美国霸权主义外交政策的一种习惯性思维,前提就是美国一定强和一直强,而如果我们能认真分析美国现在面临的艰难形势,恐怕会得出更加乐观的预期,这就是,美国自冷战后全球称霸的攻势已是强弩之末。

  事实上,在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做法均应带给我们遏制其霸权政策的信心。国防部长马蒂斯辞职,反映了马蒂斯所代表的对朝政策强硬派在美国正在失去影响力,此后相当长时间之内对亚太地区施加军事压力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小,所以我们看到现在的南海虽然偶尔有美国小打小闹的捣乱,其实算得上一直风平浪静,其实,从特朗普于今年6月与金正恩完成历史性会晤那天起,美国在东太平洋的军事存在已经被实质证明削弱了,一个根本不想、不敢、不能与朝鲜进行军事对峙的美国,对军事力量比朝鲜不知要强大多少倍的中国,当然不会进行更猛烈的对峙,所以,相信不久的将来,台独分子必然被历史抛弃,并受到严惩。

  二战后,美国在全世界的霸权依赖于马歇尔计划对于欧洲的控制,这种控制曾经激起法国领导人戴高乐的不满,从而率领其他国家成立欧盟反抗美国的控制。现在,还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又提出用欧洲自己的军队保护欧洲,拒绝和美国的合作(视美国为敌人)。这意味着美国同欧洲盟国的关系将趋向恶化,这也必将以后院起火的方式进一步削弱美国霸权。

  就美国国内来看,既然特朗普要重振制造业,必然要遏制华尔街资本,这也是美国一部分蓝领阶层支持特朗普的原因。事实上这可能是美国无产阶级严重缺乏科学历史观教育的结果,他们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认识到特朗普既然把美国带回19世纪初的实业发展阶段,就必然产生19世纪末的阶级矛盾。当年威尔逊总统的改革遏制了资本虽然至今受到左翼学者们的称赞,但当时美国无产阶级的妥协毕竟也是列宁笔下的机会主义,它客观上延缓了帝国主义的灭亡,设想,如果哪一天旧剧重演,美国国内阶级矛盾的大爆发可能会令这个国家落入不可收拾的地步。

  美国在全世界的霸权地位很明显愈来愈衰落,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其以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藐视国际关系中的正义诉求----这种诉求随着俄罗斯的复苏,尤其是随着中国的崛起,正在一天天强大起来,美国从冷战结束以来,就习惯性地以为凭借单纯的武力和金融扩张,自己就真的可以永远统治世界了,事实上纵观人类历史,尤其是现代国家的文明历史,凡是不顾国力到处拼命搞扩张的国家最终的结局都是消耗掉自己的国力从而衰落下去。

  2018年过去了,2019年开始了,美国怎样衰落才是新一年最大的主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