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贸易战争之外,美国会不会尝试其它形式的战争

2018-10-22 09:04: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眼下这场经济贸易战争,在理论逻辑上有如下几种前途:

  其一,中国被打垮,美国完胜;

  其二,中国顶住了美国的进攻,美国没有达到预期目的,针对中国所提出的条件都不了了之、没有下落了;

  其三,双方妥协谋和,美方从现有立场上有所后退,中国在保住基本底线的前提下,很大程度上满足美国的要求与条件,于是双方达成了妥协。

  笔者以为,第一种前途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为且不说中国能否被打垮,即便其能,中国的战略指导者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而将在此之外寻求其它出路。在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问题上不能意气用事,更不能一睹或一拼了之,任何代价都可以容忍,唯有拿国家安危做赌注的行为不可容忍,这是基本的战略常识。

  第二种前途也而不可能出现,因为这意味着美国失败,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失败,在国内政治上承受不了,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上也承受不了,特朗普不会允许这场声势浩大的经济战以美国的落荒逐北而告结束。

  这样看来,第三种前途的可能性最大。美国不能指望对中国毕其功于一役,特朗普不大可能这么理想与浪漫;中国也不会把美国霸权看成是一个可以善罢甘休的软弱之徒,也会接受现实的残酷与无情,所以,双方还是会以暂时的收场而结束彼此之间较量的第一个回合。至于有人说什么美国将在这场贸易战中遭遇完败,并将因此而走上垮台之路云云,则纯属痴人说梦,不足一嗤了。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双方对这种暂时妥协的结局都不会感到满足。对中国而言,这场贸易战让中国饱受屈辱,美国是如此这般的翻脸无情,一切爱国的中国人其内心的愤怒自然不消多说,就算那些本来很亲美,对美国感到很贴心的人,这场贸易战也足以让其中的多数心寒不已了,从此将不免同美国离心离德,在继续同美国打交道的时候要三心二意、处处留心警惕了;对美国而言,在经济贸易上迫使中国屈服只是暂时与局部地达到了目的,距离真正的战略目标还差得很远,这只是战略竞争的一小步而已,今后还必须采取更大、更强有力和更见成效的举措才行。

  这就决定中美之间的经济贸易战注定将是长期和持久的战争,即使眼下这轮争斗实现妥协获得解决,也只能维持一个短暂的平静;同样,既然美国针对中国的目标不仅是经济贸易问题,还有更大范围、更高层面的政治模式与战略竞争问题,那么,美国就不可能把手段与方式仅仅局限在经济贸易的范畴之内,而必将在这个范畴之外之上动用更强有力的其它举措,简单地说,就是特朗普美国在同中国尝试过经济贸易战争的甜头之后,还必将尝试同中国打其它各种不见硝烟的战争,以期通过这些“战争”获取更多更大的战略收益,更迅速和更有效地达成美国的全部战略目的。

  事实上,就在此次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之际,特朗普政府也并未把思路仅仅局限在经济贸易一隅,而越来越写出了中美战略竞争的大手笔,前几天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的反华演讲就堪称是代表作,这场演说说明,特朗普集团正在拓展中美战略竞争的新战场,正在积极抢占中美战略竞争的新高地,有人将此次演说比拟于当年丘吉尔的“铁幕演说”,认为以此为标志,中美两国将陷入一场“新冷战”,也有人对此不甚同意,说彭斯的演讲近乎一个“怨妇”的倾诉,但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不承认的是,彭斯代表特朗普所做的这场演讲,就内容本身而言,其战略思路堪称开阔与长远。

  一切爱国的中国人还不能不承认的是,对中美贸易的依赖,这只是中国对美关系的软肋之一,摆在我们眼前严酷的事实是,中国还有大量的软肋被抓在美国的手里,这其中包括国家、集体与个人,美国当局可运用与可支配的手段很多,在国家层面,美国可以用“新冷战”来讹诈中国,可以用局部战争来要挟和威慑中国,以挑战中国“和平崛起”的理论创意,让中国在战争的门槛边犹豫彷徨、进退两难;在企业与集团层面,美国可以发起对中国各家企业、单位的制裁;在个人层面,美国可以发起对具体个人的资产冻结与外交拒签等活动。总之,只要特朗普当局处心积虑地想拿中国过不去,那么他们就能够做到高下在心、轻重随意、缓急如愿。

  这意味着,在中美战略竞争中,特朗普具有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根本不会仅仅满足于眼下这场贸易战所取得的成果与成就,而将积极地在贸易战之外尝试更多更大的“战争”手段。如果问,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著名演讲有什么战略意义的话,其意义就在于为中美其它形势的战争做好宣传铺垫,也等于是吹响了号角,发出了战略动员令。

  当然,笔者并不是说中国只能一味地被动接受,中国也有自己的选项与抉择。但是,笔者以为,现在仍然有一些中国人寄希望于美国政治,将美国的政治变化当做中美关系的救命稻草和疗伤良药。这些人也相当看重中国在美国影响与可支配的资源,认为这是中美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关系的标志性成就,是可资利用可以发挥的宝贵资源。一直以来他们都主张中国应该动用这些资源用来加强中美关系,什么公关活动呀,学术交流与沟通呀,游说院外集团呀,等等,这些活动今后有可能畸变为客观上或事实上的反对特朗普的统一战线——目前看特朗普当局对此已经十分警惕与反感了。可能有些中国人认为,反对特朗普,同特朗普集团做斗争,打击面窄,能够获得美国国内的政治呼应,这比反对美国霸权代价要小得多,危险系数也低得多,而且还可能见效快,成果大,只要在两年后把特朗普搞下去,中美关系就渡劫度难雨过天晴了。

  但笔者以为,这样的想法与愿望不可谓不好,但这种行为恐怕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而机会主义历来没有好结果。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即便两年后特朗普政府寿终正寝而退出了历史舞台,中美之间各种形式的现代“战争”也照样会水深火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