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赵磊:楼继伟的“真改革”——评“50人论坛”20周年研讨会(之二)

2018-09-27 11:25: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赵磊
点击:   评论: (查看)

1E0E1745488723F7E78BA66986D1BBA951B76303_size26_w550_h413.jpeg

  在50人论坛上,楼继伟的发言直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主题,他说:

  ——“‘三去一降一补’是针对产能过剩、库存高起、杠杆偏高、成本过高、短板突出等结构性问题提出的来的工作目标和任务,本质属性是深化改革,但现在很多的做法却把目标、任务当手段。”

  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效果,楼先生做了比较负面的评价。为什么楼先生对“三去一降一补”的具体做法很不待见呢?对此,楼继伟给出的理由是:

  ——“为了‘去产能’就给各省下指标,这是用传统办法,靠行政手段‘去杠杆’,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关停并转升’的措施,真正的改革做法不多。”

  那么,什么才是楼继伟心目中“真正的改革”呢?从经济学的逻辑上看,既然楼继伟尖锐地批判了“计划经济”的“传统做法”,那么,“真正的改革”就只能是“市场经济”的做法,那就是:让市场自动出清。用楼继伟的话说:

  ——“下一步推进改革核心要破除制约生产要素配置效率提高的体制机制障碍,要让市场起作用。”

  言外之意,在之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市场没有起作用。

  顺便插一句,要说“传统”,市场经济的做法比计划经济更有“资历”。事实上,如果从16世纪荷兰资产阶级革命算起,市场经济已经有了400多年的历史;如果从1825年英国第一次经济危机开始算起,“市场出清”的做法已经有了近200年的历史。而如果从1955年中国通过第一个“五年计划”算起,到1992年中国提出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止,“计划经济”的做法在中国也不到40年时间。

  所以,楼继伟把“计划经济”的措施定义为“传统做法”,好像市场经济的做法天然比计划经济的做法更加“先进”,我以为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偏见。

  言归正传。在产能过剩日益严重的新常态下,市场究竟如何“出清”呢?所谓“市场出清”是指:在市场调节供给和需求的过程中,市场价格机制能够自动地消除供给大于需求或供给小于需求的情况,实现市场在短期内自发地趋于供给等于需求的均衡状态。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市场出清”,我举个例子。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2016年1月,任志强在“乐居创新峰会”上称,房地产最大的问题在于,有相当一部分库存是无法消化的。他说:

  ——“以全国房地产一年近13亿平方米的销售面积来看,接近7亿平方米的库存并不算多。但问题在于,这其中有大量库存属于很难消化的部分。换句话说,只能炸掉,不会因为任何政策而消化掉。”

  任大炮的“炸楼”令很多人愤怒了:这不就是资本家“把牛奶倒入大海”的翻版吗?而且连升级版都不是,就是一个低水平的重复!

  然而,我劝同志们不要生气。马克思说,“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以此观之,不论是“把牛奶倒入大海”还是“只能炸掉”,如此冷酷无情的做法都是“市场出清”的标准做法。正如马克思所说:

  ——“相互联系和不可分离的因素彼此脱离,因此它们的统一要以暴力的方式实现,它们的相互联系要通过对它们彼此的独立性发生作用的暴力来实现。此外,危机无非是生产过程中已经彼此独立的阶段以暴力方式实现统一。”

  所谓“以暴力方式实现统一”,就是经济危机。奇异的是,现代经济学家既要拒绝经济危机,又不要凯恩斯主义掺和,怎么办呢?“真正的改革”派说:“那就让市场自动出清吧!”

  问题是,规模化的“市场出清”不还是一次经济危机吗?

  市场出清当然解决不了由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带来的根本顽疾,但是,强制性的暴力去产能就是一次“破坏性创造”(熊彼特语),由此为定期清零“过剩供给”提供了一条现实路径。或许在现代经济学看来,这就是供给学派比凯恩斯主义更具有理论彻底性的原因之所在。

  这让我想起了恩格斯对“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批判,他说:“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实质正是在于既希望保全现代社会一切祸害的基础,同时又希望消除这些祸害。正如‘共产主义宣言’中所说,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想要‘消除社会的弊病,以便保障资产阶级社会的生存’,他们愿意要‘资产阶级,但是不要无产阶级’。”

  可笑的是,今天的经济学家仍然长进不大,他们愿意“只要市场经济,但是不要市场经济危机”。他们居然天真地以为,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始终搞不明白,“只能炸掉”的“市场出清”并不是对经济危机的拒绝,而只是对经济危机的顺从和认可罢了。如此而已。

  “市场出清”说白了,就是通过经济危机的暴力方式重新洗牌,从而让过去的繁荣归零。问题在于,这恰恰是包括楼继伟在内的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必须避免,而且也是市场自己能够避免的后果。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要避免市场经济爆发危机,对不起,那就只好人为制造一次规模化的“出清”,一次可控的自觉的经济危机,也就是“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这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真谛所在。

  所以在我看来,虽然在坚持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上,“新供给学派”与“真正的改革”者是一致的,但二者还是存在着如下区别:是“让市场自动出清”呢,还是让政府在“市场出清”中也出演一个角色?

  其实,问题不在于什么是“真正的改革”,而是在于我们能否“只要市场经济,但是不要市场经济危机”?在马克思主义看来,不管你是谁,只要选择了市场经济,那么你就得面对具有必然性的经济危机。至于你是选择“真正的改革”,还是选择“计划经济”的传统做法,都不会改变“以暴力方式实现供求统一”的逻辑。

  换言之,“真改革”也好,“假改革”也罢,只要是市场经济,其结果都是“以暴力实现供求关系的暂时统一”。

  对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主流的解读是:“通过创新,提升有效供给”。在这个解读之外,我有必要补充一个马克思主义的解读:“通过人为制造危机的办法,从而化解危机”。

  面对楼继伟有关“真改革”的呼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在何种程度上能够认可、并展开“只能炸掉”之类的市场出清呢?对于一个有着近14亿人口的大国来说,这与其是一个经济学的纯理论问题,不如说是一个事关民生且关乎执政基础的现实问题。由此看来,由政府参与的“市场出清”比没有政府参与的“市场出清”,无疑要人性化得多。

  就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的新变化而言,经济政策着力点从着重于供给侧转向需求侧,或已成为未来的趋势。就此而言,之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经验教训的确值得人们进一步总结。在我看来,楼先生对供给侧改革效果的负面评价是否正确,可以进一步讨论。但是,如果认为“真改革”才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唯一选项,那么我料定,供给侧结构改革是很难有什么出息的。

  (未完待续)

  (2018年9月24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