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反目之后,土耳其会不会同西方分道扬镳

2018-08-28 09:46:5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纵观历史,土耳其同西方的恩怨情仇历来都斩不断、理还乱,但让人感到吃惊的是,冷战结束,西方实现战略大扩张以来,作为盟国的土耳其与其西方盟友之间的矛盾却与日剧增,先后在一系列问题上发生严重的冲突:

  一是土耳其加入欧盟难产

  埃尔多安执政以来,土耳其国民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平均增长率达到7.3%,成为仅次于中国全球第二高增长率的国家,人均GDP从过去2500美元飙升到现如今的10522美元,这激起了土耳其加入发达国家行列、成为欧盟一员的强烈愿望。但是,欧盟各国对此却推三阻四,采取一拖二拉的态度,德国总理甚至威胁说,土耳其永远没有加入欧盟的机会。

  正所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西方盟国的这种拒斥,不仅严重地伤害了土耳其的感情与自尊,也使土耳其与西方之间产生了严重的隔阂与裂痕,以至于埃尔多安愤恨地说,要重新评估与欧盟的关系,土耳其不能对加入欧盟抱太大执念。

  二是在叙利亚问题上利益相悖

  土耳其同美国及西方在叙利亚矛盾重重,尤其在如何对待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问题上,更同美国更发生了严重的冲突。美国大力扶持库尔德人,把库尔德武装力量当做打击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得力工具,力图利用库尔德人在伊朗、土耳其、伊拉克三国交汇地带打进一个强有力的战略楔子,使之成为美国在中东的第二个以色列,成为美国左右中东局势有一个得心应手的砝码与杠杆。但土耳其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库尔德人坐大,因为这将对土耳其的领土完整与国家安全构成致命的危险。因此,土耳其强力出兵叙利亚,不顾美国的激烈反对向库尔德大动干戈,这差不多等于是同美国直接干上了,并由此也引发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一些列冲突。

  三是埃尔多安的政治清洗沉重打击了土耳其国内的亲美势力

  土耳其长期亲美,对西方实行战略一边倒,致使国内的亲美势力树大根深,在政府、军队、文化、经济等各领域都举足轻重,特别在土耳其军方,这里更是美国势力的坚强营盘,他们一直都能强力左右土耳其国内的政治走向与国家的战略取向。但是,政治强人埃尔多安不听这一套,也让不买这个账,他上台后一步步大权独揽、唯我独尊。于是就同军方发生激烈的冲突,军方则照旧搞起传统军事政变的把戏。2016年7月,土耳其军队发动政变,占领了媒体、政府机关、中心市场等要地,并对外宣布“土耳其的世俗原则被现政府破坏”。照以往的经验,土耳其一旦军队政变,政权就立马完蛋。但这次却不灵了,埃尔多安在全国民众的鼎力支持下发起迅猛的反击,迅速把政变平定了下去。这次政变不管政变是不是美国所导演的,但至少也是美国所支持的势力干的,粉碎政变无疑是对美国一次沉重的战略打击。

  但埃尔多安并未就此止步,以粉碎政变为契机,他在全国进行政治大清洗。有报道说,土耳其全国有至少5万人因此遭到逮捕,另有15万人遭到开除或者停职的待遇,数十家媒体被关闭,撤消了至少777名记者的证照,查抄并国有化了至少950家公司。这是一次浩大的清洗,等于对亲美势力来了一次相当彻底的斩草除根,由此引发美国的激烈反对,埃尔多安政权因此同美国在政治上激烈对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上述一系列事件发酵、发展的结果,终于导致土耳其同美国及西方反目成仇。现在,人们看到,美国与土耳其虽然号称是盟国,且美国在土还有强大的军事存在,但美国特朗普毫不犹豫地对土耳其发动了严厉的经济制裁,表面原因是一个牧师的抓与放,而实质则是因为严重的裂痕而导致彼此公开撕破脸皮摊牌了。纵观目前的美土关系,可以做出如下两项基本战略判断:

  其一、埃尔多安的国家战略同西方的战略利益发生强烈对撞

  并不是埃尔多安同美国之间有多少个人恩怨,最关键的是以埃尔多安为首的政治势力怀抱浓重的新奥斯曼帝国梦,关于这个新奥斯曼帝国梦,概括地说,就是要推动土耳其在政治上威权化,在国家战略上地区霸权化,在宗教上反世俗化。埃尔多安已经执政15年之久,在此基础上,他又给自己开辟了连任到2029年的可能。他大权独揽,废除总理一职,总统直接组阁,直接提拔军官,直接制定颁布行政命令,美式的三权分立政治架构已荡然无存,埃尔多安成为继俄罗斯普京之后的又一个突出的政治强人,亲美势力与第五纵队在土耳其饱受磨难;在国家安全战略上,土耳其越来越表现出摆脱美欧束缚、力图自我发展的强烈冲动,代表性的行动就是要进口俄罗斯的防空导弹。同时,埃尔多安还要在中东大力经营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样一种变相的战略扩张,直接同美国的利益发生对撞。正因为这样,所以当美国的战略走狗沙特打击卡塔尔的时候(这不仅得到美国允许,而且很大很大程度上是秉承美国的旨意),土耳其坚定地站到了卡塔尔一边力挺。土耳其本来同以色列关系很好,但现在由于道不同不相为谋,两国关系已经严重恶化了;在宗教问题上,埃尔多安政权的宗教色彩越来越明显,与所谓的世俗政权相背离,这等把伊斯兰主义往上捧的做法,显然为西方普世价值所不可容忍。

  总之,只要埃尔多安不甘心让土耳其做美国忠实、听话的卒子,而把民族的梦想与荣光弘扬起来,则土耳其与美国的战略对撞就将不可避免。

  其二,美土关系从过去的控制与反控制,已经发展到目前的颠覆反颠覆

  此次美国发起对土耳其严厉的经济制裁,不仅开启了西方制裁自己盟国之先例,更是直接推动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发生质变。美国原来对土耳其是既利用又控制:因为要利用土耳其,所以美国及西方就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土耳其的各种要求,甚至有时还要迁就土耳其的欲望。同时,美国在任何国家内部都多方下注,一方面同执政当局打交道,一方面还注重培养亲美势力与第五纵队,以便长期掌控这个国家的局势。这是美国充当世界霸权、干预各国事务不可或缺的一招,对任何国家都不例外,土耳其尤其严重。所以,任何一个美国的盟友,只要其民族主义极家国情怀一息尚存,面对美国都无法避免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此前,控制与反控制斗争在土耳其就很激烈,最终结果是埃尔多安取得了胜利。这使美国极不甘心,于是翻脸摊牌直接上手段,发动制裁,这已经就不是控制不控制的问题,而是强有力地表明,美国对埃尔多安政权已经不抱多少希望,其目标指向是予以扼杀与颠覆。

  这样一来,埃尔多安政权直接面临来自美国的生死大考。现在埃尔多安及其拥护者完全明白,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土耳其最大最危险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美国,美土关系的性质已经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在此局面下,未来土耳其将出现怎样的战略走向,其影响又将有哪些呢?

  对此,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视角。窃以为,有如下几个问题值得考虑:

  第一,土耳其国内局势会不会发生大裂变

  土耳其经济虽然在过去十几年内高速发展,几几乎跻身发达国家行列,但毕竟国小力薄,且长期依赖西方,重压之下必将危如累卵,国内出现动荡并进而导致政权颠覆的可能性存在。尤其需要考虑的是,尽管埃尔多安对亲美势力进行了大清洗,但不可能做到一次性地将其清除干净,注定还会有更重要、更隐秘的人物隐藏着,而这样的人物一旦发难,就会萧墙祸起,危及政权的存亡。当然,土耳其民众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这是埃尔多安政权的社会基础,因此,精英阶层亲美与基层民众反美之间的搏斗,在土耳其还将演绎下去。

  第二,西方能否承受北约发生的裂变

  现在有人这样猜测,美土之间继续这样闹下去,北约有可能把土耳其踢出去。在这些人看来,这将是对土耳其强有力的惩罚。窃以为,这种看法未免太肤浅了。站在北约的角度看,能否承受土耳其裂变,能否承受因土耳其裂变而在战略上坍塌重要的一角,实在大可疑问。以目前的情形看,退出北约对土耳其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北约对土耳其的保护作用基本上已不复存在,而土耳其对北约战略桥头堡的作用却与日俱增,简单地说,是北约需要土耳其,而不是土耳其需要北约。

  如果北约果然不能承受土耳其从中分裂出去,那么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对付埃尔多安政权的手段与杠杆就将大打折扣。尽管欧盟唱红脸,美国唱白脸的把戏可以解燃眉之急,但长期对峙下去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

  所以,经过一段时期对峙之后,美国很可能要同土耳其谋求妥协,对埃尔多安政权做一定程度的让步,以求来日方长之计;站在土耳其埃尔多安政权的角度看,重要的是渡过眼下迫在眉睫的制裁危机,主动退出北约与之分道扬镳、彻底决裂只能给当前的危机火上浇油,也不符合日方长之计。这样看,不久之后美国与土耳其寻求妥协的可能性很大。

  第三,对地区及国际战略关系的影响

  美土关系危机影响重大而深远。一是俄土关系将因此发生质变。站在土耳其的角度做理性的战略判断,俄罗斯对土耳其不构成威胁,现在更是土耳其可以依靠的外部支援;站在俄罗斯的立场看,支持土耳其就是拆西方的台,就是拿美国过不去,这当然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在这样一种基本战略判断的基础上,俄土关系必定将发展到具有准同盟的性质;同理,伊朗也将得出相似的结论,伊土关系也将具有准同盟的性质。当然,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伊朗,都不会以此为满足,都将寻求进一步更深的战略突破,但他们都会稳扎稳打,不会急功近利。

  中国是美土关系危机的局外人吗?

  消极一点说可以说是,以中国的外交风格,中国不可能像俄罗斯、伊朗那样明显地卷进去,因为这会惹美国不高兴。但是,美土关系危机毕竟也是中国的契机,中国将首先盯着土耳其市场,大做生意的机会来了,中国商人又有了投机取巧的新天地,当然不会放过。中国政府将在此基础上积极发展同土耳其的经贸关系,密切各种经贸往来。但差不多也就“到此止步”了,指望中国在土耳其问题上有多大的作为不现实。就战略层面而言,中国可能宁愿当美俄土伊四国关系博弈的看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