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发动“清君侧”攻势,政治压力有多大?

2018-08-07 14:52:0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眼下的中国还真的挺热闹。在外面,美国正向中国发动强大的竞争攻势,其中包括轰轰烈烈的贸易战,以及地缘安全、国际关系、军备武力等各方面的打压与狙击,这一攻势已在全球范围引起高度关注,其走势与结果将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世界的未来。与此同时,在中国国内,一些清华大学的校友们正在向他们的母校老师发动攻势,强烈呼吁清华大学解聘或解除胡鞍钢的院长和教授职务。这一攻势已在中国上下引起强烈的关注,因为谁都知道,其走势与结果将在相当程度上昭示中国今后一个时期政治与战略气候。

  所以,眼下这两场攻势无疑是当前中国政治上的亮点、热点与焦点。当然,无论从规模还是从力量强度看,上述两场攻势并不可同日而语,没有多少可类比性。但是,人们又不能不承认的是,这二者之间又有明显的关联,

  其一、二者存在前后因果关系

  因为美国向中国发动了强大的攻势,上述那些清华校友追本溯源、追责问罪,于是就把焦点对准了胡鞍钢;

  其二,两个攻势所指向的内涵、内容具有相似性二者都围绕着中国“强起来”的问题而展开。

  美国发起对中国的战略攻势,据说是因为遭遇强烈的“中国威胁”,诸如“中国扩张”、“咄咄逼人”、“经济侵略”等等;而那些清华校友则指斥母校的胡鞍钢教授就是始作俑者及罪魁祸首,就是他把本来不强的中国硬给“强起来”了。

  所以,谈及此次很热闹的“胡鞍钢事件”,人们必然要谈及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而关注中美贸易战,则无法不联系到清华校友对胡鞍钢的进攻。这大概是一种有趣的、耐人寻味的一种战略共生或组合。

  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战略攻势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清华校友的攻势又会产生多大的压力呢?

  窃以为,胡鞍钢教授本人不见得因此感到有什么了不起的压力,因为表面上指向他的攻势,诉求无非就是要求清华大学解除或解聘职务而已,对他这样的知名人士而言,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即便清华真的这样做了,无非就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而已,不相信胡鞍钢教授会因此失业找不到饭碗,说不定其名声因此还会再上一个台阶,非等闲可以企及了。

  但是,这场攻势的政治压力却不容低估。表面上看,这是一些清华校友的个人行为,但就其政治属性而言,则是明明白白、大张旗鼓的“清君侧”。

  说到“清君侧”,稍微懂一点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这类政治活动在中国历史上的各种版本及其巨大影响。如汉代著名的“吴楚七国之乱”,就是一次典型的高举“清君侧”大旗的内战。历史上遂行这等政治行动的基本说法是,皇帝身边有了小人、坏人,遂使朝纲紊乱、举措失当,以至人神共怒、四海沸腾,于是,在外的忠臣义士们不得不奋勇而起,兴兵问罪,清除那些乱臣贼子以匡扶社稷、拨乱反正。在吴楚七国之乱以后,尽管不同版本的“清君侧”在不同历史时期屡屡上演,但基本都围绕这个 “宗旨”做文章。所以,概括而言,“清君侧”行动最亮眼的招牌就是“爱国爱民爱朝廷”。

  联名给清华写信的那些校友正是高举这样的政治大旗,网上看到他们在《呼吁书》中说,那个胡某人“上误国家决策,下惑黎民百姓,远引无数他国戒心,近发邻居恐惧,堪称误国误民;这类研究败坏母校声誉,其毒害深远矣”。短短几句话,极其凝练地把“清君侧”行动的政治意义诠释得淋漓尽致:

  其一,爱国——国家已被胡某所误,其歪理邪说毒害甚深;

  其二,爱民——黎民百姓亦被胡某迷惑蒙蔽,中国之民亦为其所误;

  其三,爱朝廷——朝廷决策已然被胡某人所误,必须拨乱反正才行;

  当然,现代政治活动的水准远不是中国古代所可比肩者,必然具有强烈的国际意义。上述清华校友的“清君侧”行动也是这样,在传统“爱国、爱民、爱朝廷”的内涵之上,他们所发起的现代“清君侧”活动还增加了强烈的“国际主义”情怀,就是还有个其四。

  其四,爱“国际”——其辞曰,“远引无数他国戒心,近发邻居恐惧”。也就是说,胡某人也把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给吓着了、吓坏了。

  从这个意义上讲,清华的胡某人就不仅仅是中国之“君侧”,而且也是“国际社会”之大贼。

  这是多么炽热的爱国主义情怀呀!这又是多么强烈的“国际主义”精神呀!谁说中国的“公知”们不爱国、不爱朝廷,看来这全都是屁话。爱与不爱,关键要看时候,当此中美战略竞争日趋计划之际,那么多“公知”挺身而出、赤膊上阵,要救国救民于水火,这样的精神难道还不是惊天地、泣鬼神,足以令中国的老百姓感激涕零、五体投地的吗?

  只是这样一来,“球”倒不在胡鞍钢这儿了,《呼吁书》所“将”之军的也不是胡某人了,甚至也不是清华大学了,因为上述消息透出来的意思证明,胡鞍钢是可以为决策提供咨询顾问意见的人,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大的罪恶。既然这样,“呼吁书”所产生的就是政治与上层压力了,而且已经上升到是否“爱国爱民爱朝廷”以及“爱‘国际社会’”的空前高度,压力更非等闲,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挺大的考验,俨然构成一起非同小可的政治事件,

  若问,这一事件真的很严重吗?

  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笔者前些日子在《中美关系变冷损害一些中国人的利益》一文里曾经说过这样几句话,可以聊做本文的结语。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每到重大的历史关头,中国社会就注定要发生分化,要出现分裂,历史问题越是重大,分化就越严重,分裂就越深刻。鸦片战争的时候,官僚政治上分裂成为主战派与主和派,抗日战争的时候,中国也分裂成为抗战派与投降派。现如今的中国虽然还远未到上述那般重大的历史关头,但就中美关系而言,的确也走到了分水岭与十字路口,为此发生意见的分化与分裂再也正常不过了。

  展望未来,如果中美关系由变冷而趋向恶化,则必定明显地损害一些中国人的实际利益,因而也必将招致一些人强劲的抵制与反弹。但从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的角度看,这又是难以避免的事情,因为中国注定要因为台湾问题而同美国发生尖锐的斗争,也注定要因为复兴崛起而同美国发生尖锐的斗争,这样的斗争究竟值不值得,问题全在于从何种利益与立场出发。所以,现实告诉我们,对美斗争必须在国内同时展开,即内外两条战线同时进行。不搞好中国国内的对美斗争问题,以为面对美国的斗争能够很好地进行,那将是天方夜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