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联想事件:资产阶级向何处去?

2018-05-22 10:33:3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诞生200周年。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马克思是对的!

  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一条基本原理:存在决定意识。

  

 

  我这里庸俗地解释一下:

  如果一件东西真的存在,那你迟早会意识到它存在。比如门口的小道上有一块石头,你可以不相信它存在,不承认它存在,但它迟早有一天会用把你绊个跟头的方式证明它存在。

  阶级也是这样。

  最近三十多年,我们不大讲阶级这个词了,似乎谁讲阶级谁就是过时人物,实在回避不了的时候,就用“阶层”、“群体”之类的词汇含糊过去。

  但阶级真的就是一种存在。因为它是一种存在,所以就会顽强地表现出来,让你意识到它的存在。

  今天,百位企业家发表《企业家之呼:商业正气和正能量必须得到捍卫》,声援陷入危机中的柳传志,就是在用把舆论和公众绊一个跟头的方式宣告:资产阶级在中国,真的是一个存在!

  而百位企业家,或者更准确地说,百位资本家——由于他们基本是中国资产阶级中的明星、翘楚、最优秀者、最有号召力和话语权的那一批人,所以可以认为他们的立场就是中国资产阶级的立场——的宣言书则表明,资产阶级不仅是一种存在,而且已经有了明确的阶级意识,并且可以做为一个阶级来采取共同的政治行动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的时候,曾有一位深具忧患意识的红二代,提出了“共产党如何驾驭资产阶级”的问题,结果被指责为杞人忧天。但今天,资产阶级已经是恐龙般的庞然大物,不再是九十年代的小青蛙,这个问题就再也无法回避了。

  资产阶级有了独立的阶级意识,但并不等于他们是成熟、清醒的,相反,他们完全可能是目光短浅的、狂妄自负的、愚不可及的。

  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的法国资产阶级,普法战争后的德国资产阶级,都曾经是这种状态。

  

 

  百位资本家声援柳传志,不是因为他们爱慕柳传志,而是因为他们本能地认识到,这事关他们的阶级利益。

  还是毛主席说的透彻:“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联想和柳传志,因为涉嫌2016年在里斯本和雅典两次5G标准表决会议的“投票事件”中有“卖国”行为而受到舆论质疑,关于这一事件具体的是是非非,我这里无意展开。

  关键在于,柳传志将质疑解读为是“有策划、有布置、动机极为恶劣的阴谋”,于是冲冠一怒,要“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

  百位资本家支持的,正是柳传志的这一立场。

  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中,大企业和政府机关、公共机构以及公众人物一样,都有在公众质疑面前自证清白的义务,而没有抗拒质疑的自由。

  为什么呢?

  第一、  企业获得成功,是社会和公众进行了合作的结果,也是占用了公共资源的结果;

  第二、  企业的行为事关公共利益,大企业如联想这等规模的,甚至事关国家、民族利益。不能由企业老板单独决定;

  第三、  相对于社会公众,企业信息不透明的问题严重存在。

  有此三点,联想面对质疑,本应保持谦卑、公布信息、感谢监督。但柳传志将质疑指为“恶劣的阴谋”,本质就是拒绝监督,是向国家和社会索要不受监督、不被质疑的特权。

  

 

  百位资本家为什么支持柳传志?很简单,他们——中国当代资产阶级也想要这种特权。

  一旦资产阶级获得了这种免于公众舆论质疑和监督的权利,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和民族之上。

  这就是柳传志和联想事件的真正秘密!

  有了这种免于被质疑的特权,当然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卖国,但却会为卖国大开方便之门。

  但资产阶级的愚蠢之处在于,他们没有想到:有了特权当然是很爽的一件事,但很可能会因此失去中华民族的信任,而这将成为资产阶级最终走向覆灭的第一步。

  

 

  说一点历史。

  近代以来,中国民族资产阶级自产生之后,一直命途多舛,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民族资产阶级没有强大国家的保护,所以始终受到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买办势力的挤压。

  民族资产阶级因为弱小和软弱,不能承担起领导救亡的任务,这个任务只能由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来完成。

  实际上,直到1956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所完成的任务,如土地改革、赶走帝国主义等等,都是民族资产阶级所应该完成而没有完成的。

  但人民——主体是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是要走向社会主义的,他们不可能把自己浴血奋战建立的新中国放在盘子里,献给基本袖手旁观的民族资产阶级,让他们去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

  所以在1956年开始的社会主义改造中,资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从经济上、政治上被消灭了,这是因他们不能承担起救国责任而遭受的历史报应。

  但最近三十多年出现的新资产阶级——尽管他们的钱很不干净,不少是靠侵吞国有资产得来的——比起他们1956年前的先辈来,却又幸运得多。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有了毛主席留下的强大国家的保护。

  有了国家的保护,再也不会出现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状态,也不会出现蒋介石签订《中美商约》全面出卖主权,放任美国资本挤压中国民族资本的局面。

  

 

  所以,衡量当代新资产阶级政治上是不是成熟标志,主要看两点:

  第一点,是不是能够对毛泽东主席作为共和国的缔造者(亦即国父)有足够的尊重?

  第二点,是不是把“产业报国”作为一条绝对律令置于利润最大化之上?

  从这次联想事件以及资产阶级此前自鸣得意的种种表现看,他们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不及格。

  这意味着,不要看他们个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夸夸其谈,但他们根本没有接受历史教训,他们是一群目光短浅的、虚荣的、既没有历史感也没有现实感的小爬虫,他们正在重蹈前辈覆辙。

  资产阶级向何处去?这是个问题。

  他们不值得可怜,也不值得拯救,只须要驾驭!

  但我对中国和中华民族的命运,却并不担心。

  既然资产阶级是一种存在,无产阶级就一定也是一种存在。无产阶级既然拯救过中国,未来也就一定能够把中国引向强大!

   原载:微信公号“郭松民的散兵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