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经济寒冬期的职业选择(上)(引子+全面过剩+科技革新)

2018-12-19 09:39:43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1、前两天去两个三角看了看,感慨颇多。但是,截至目前,没想好怎么写。

  2、预言的验证,有时候是一种悲哀。

  预言了某件事情,某件事情按照预言发生,这是传说中的预言术。预测到了未来,却无力改变,只能眼看一步步滑向深渊,这是极其悲哀的。

  3、许多人问的一些事情,我其实已经说了,能悟出多少,看自己。能说到哪种程度,以不炸号为准。炸号的标准,含混不清,说你有问题,你就炸。越不清晰,越能随时让你闭嘴。

  4、真正能发大财的东西,是不需要涨价卖的。因为根本买不到。能买到,要么其他人受制于资金,要么存在高风险,要么根本就是被吹成金条的稻草。

  5、有人说分析苏联解体在房价上涨中的作用,是夹带私货。

  结婚以前,有个备胎,男一号会极其殷勤。结婚以后,备胎消失,男一号原形毕露。不懂这个道理的人,取关好了,省得我拉黑。

  6、怎么解释经济危机,关系到怎么解决经济危机。

  稳拿经济学家从来不肯承认资本主义必然存在危机。所以,稳拿经济学家的药方,一般都是以深化资本主义的方式,解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当然,这样的药方背后都有巨大的利益。豢养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提出这样的药方。

  7、有些韭菜总以为自己有机会成为联合收割机手,这样的傻瓜活该被收割。

  既然不愿意生活在扁平型社会里,那就去当金字塔基吧。

  8、吾欲借汝一物以成大事,汝万勿吝惜。

  王垕是被迫的,有些韭菜是自愿的。自然界里,这样的动物,实属罕见。

  9、当年写的关于职业选择的文章,现在看仍然有意义,贴出来供大家参考。

  ******************************************************************

  

引子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现在男女平等,男女都怕入错行,嫁错郎(娶错妻)。如何进行职业选择,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本文不讨论婚姻问题,尝试就职业选择问题进行简要分析,供读者参考,但不作为指导意见。

  认为资本主义可以永远繁荣昌盛,不承认生产资料私有与社会化大生产结合必然导致经济危机的人,可以自动忽略本文,不要读后面的内容,以避免不必要的争论。

  如果承认资本主义有经济危机的话,那么就应该知道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可以采取饮鸩止渴的方式拖延、掩盖,却无法避免。在垄断时代,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进化为长期萧条,或者说,“L”型底时期。经过政府刺激政策以后,进化为“滞胀沫崩”的政策选择,最终为了避免恶性通胀,往往还是要默许经济下滑,进入“L”型底时期。

  这时,经济进入长期寒冬。如果不考虑政府采取经济刺激政策或出口大规模增加等因素,也不打算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让社会中下层获得足够的支付能力的话,经济寒冬期的特点包括并不限于:

  第一、此时的产能相对有限的支付能力极度过剩。如果前期进行过刺激计划,那么内需不足的问题肯定更加雪上加霜。

  第二、垄断资本迅速扩张,手段包括兼并和技术更新。新技术的采用以节约人力,压缩劳动力成本,而不是以大幅度提高产能为目的。所以,无论是资本并购,还是技术更新,都会导致大规模的裁员。常常出现的情况是,中小资本迅速杀入一个行业,招兵买马,然后群雄逐鹿,三足鼎立赢者通吃,大规模裁员,压缩人力成本,然后这个行业进入停滞状态。

  第三、社会结构由枣核型社会或金字塔型社会,进化为倒图钉型社会,全社会有效需求由社会顶层的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衍生出来。社会中层的经济地位迅速恶化,除少数进化为社会顶层外,绝大多数都将跌入社会底层。社会底层数量庞大,但是没有足够的支付能力。

  

  第四、地区间经济差距不断扩大,经济日益不平衡。人口加速向发达地区大城市汇聚。发达地区的土著居民拥有种种先天的经济优势,他们即使沉湎于享乐,也可以处于较高的经济地位。相比之下,相对落后地区的居民往往需要支付更多的努力,才能勉强达到与对方类似的经济地位。

  第五、大量来中小资本退出实体产业,与之对应社会资金无法跨过投资门槛,失去投资方向,这些资金被大资本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利用。大资本之间,联盟、吞并、投机激烈。

  第六、军费开支、社会维稳经费增加。

  其中,前三个特点为主流,其他特点相对次要。下面,逐次按照每种经济特点,分析这些经济特点对就业的影响。

  

一、全面过剩

 

  资本每投资1美元,雇佣劳动者生产产品,都是为了获得相应的利润。也许10%的利润,也许20%的利润。总之,每投入1美元,就需要获得1.1或者1.2美元。

  获得利润的过程,需要有人购买相应的产品。如果我们假设利润率是10%,投入1美元,就要获得1.1美元。这就产生一个问题,谁支付那额外的10美分。或者说,谁购买那10美分对应的商品。

  靠工资过日子的工人显然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他们的工资包含在最初投资的1美元之中。资本家自身也不愿意把全部利润吃光花净。资本家可以用扩大再生产新增投资的方式消耗多余产品,但是扩大再生产最终必然因为触及技术、资源等瓶颈停下来。这时,巨大的产能和支付能力之间的缺口必然暴露出来。

  所以,最终出现滞销的产品。

  这时,总体产能相对有限的支付能力,严重过剩。所有基础性行业都会面临产能过剩。如果为了化解眼前的产能过剩,采取经济刺激政策,大量投资铁公基的话,那么虽然在短期内基础性行业的产能过程能获得缓解,但是从长远看,在刺激政策结束、新增产能释放出来之后,必然面临更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和消费不足,产能与有效需求之间的缺口更大。

  这时,必然面临更大规模投资铁公基或者强行去产能的两难抉择。如果选择前者,必然在未来面临更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如果选择后者,那么经济总体规模的迅速扩张必然出现停滞,必然有一大批产能被压缩。

  因此,与总需求密切相关的行业,日子都不会太好过。比如基本原材料、能源、基建、运输之类。由于投机等原因,会出现逆袭,但是从总体看,产能还是过剩的,或者说,有一部分产能要被毁灭,从事这些行业的一批劳动者要离开工作岗位,失去就业机会,或者说下岗。

  与之对应,与这些行业密切相关的行业,比如仰赖这些行业的订单的上游行业,比如销售这些行业商品赚取利润的行业,比如为专门为这些行业的劳动者提供商品和服务的行业,也难繁荣。

  一些生产高度集中、垄断性比较强的基础性行业,可以把一部分损失转嫁给上下游企业。但是,这仅仅是转嫁矛盾,与之对应,比如是上下游企业承压,而这些垄断性企业虽然不那么困难,却也辉煌不再,很难再出现繁荣期和刺激政策执行期的日进斗金、盆满钵溢的好日子。

  还有些行业,再经过压缩产能之后,在投机资金的推动下,导致本行业产品价格上涨,本行业利润上涨。但是这种利润上涨的前提,不是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增加,而是本行业闲置甚至销毁了一部分产能外加投机旺盛。一旦这些行业恢复产能,重新招兵买马,那些投机这些行业的资金,很快就会反手做空。这就类似当年的“豆你玩”、“姜你军”和“蒜你狠”一样,一旦绿豆、生姜、大蒜产量恢复正常,价格马上就会暴跌。

  不仅如此,投机带来的繁荣往往是短暂的。投机资金不是为了持有,而是为转手倒卖。在期货市场的投机者推高商品价格后,那些跟风追涨,大量买入这些商品并囤积待涨的投机者,将来很可能被严重套牢。

  这样的行业,显然不是择业的首选,且不说前途茫茫,就是这些行业内部现有的老法师们,还要经过激烈的搏杀,才能保住自己饭碗,何况初出茅庐、两眼一摸黑的小菜鸟呢?

  这些行业之中,许多老法师很可能要被降级使用,小菜鸟们自然更是廉价劳动力了——大学毕业进入这样的行业,工作若干年,干着中学生即可承担的工作,甚至体力劳动者的工作,拿着很低的薪水,福利很少或者根本没有福利,没有晋升机会,没有学到工作经验,年龄渐长,跳槽无望,是可以预期的前景。有那些被降级使用的老法师在,小菜鸟们只能是廉价劳动力。

  这样的行业想咸鱼翻身,必须经历新的繁荣期,在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萧条是常态,繁荣却总是短暂的。

  当然,这种小菜鸟被压制的情况,并不仅仅存在于这些行业之中,大多数经营规模停滞甚至萎缩期的行业都必然存在这种现象。老法师们有经验、人脉和资历,但是他们的资源往往局限于本行业。小菜鸟们缺乏经验、人脉和资历,但是年轻是资本。不过,那些认为自己进入行业,只要坚持到底就一定会有转机,坚信冬天来临春天不远的小菜鸟,往往低估了行业萧条期的时间长度,高估了自己职业生命可以支付的试错期的长度。

  这样的时代,大量的耐用消费品也会滞销。

  许多劳动者在繁荣期和政府刺激经济期,为了享受生活,购买了大量耐用消费品。一般来说,耐用消费品的特点有两个,一是耐用可以使用若干年,二是价格不菲。因为这两个特点,所以,在一般情况下,除非再次进入经济繁荣期,大多数劳动者的收入大幅增长,否则这些耐用消费品的需求很难出现井喷式增长。不仅如此,有些耐用消费品,甚至是使用贷款购买的。消费者已经提前透支了未来的消费能力,这就导致这样的耐用消费品更换更困难。

  曾经有人问我的对汽车行业的看法,我表示并不乐观:前几年,汽车迅速进入家庭。今后几年,汽车消费的增长很可能在达到一个顶峰以后,进入平台停滞期。

  具体说来,汽车属于耐用消费品,不是短期内更换的。大多数有购买力的家庭,截至目前已经有一、两辆车。此其一。经济发达地区,比如首都和沿海大城市,受制于人口密度和路网密度,已经被迫开始严控汽车数量。经济落后地区,地广人稀,但是居民缺乏购买力。此其二。汽车消费与收入增长正相关。不论是购买还是保养,都是不小的开支。不是汽车消费拉动收入增长,而是收入增长推动汽车消费。在多数行业萧条,就业困难的情况下,除非汽车使用寿命接近极限,否则一般家庭主动更新汽车的可能性不大。此其三。经过股市、楼市的反复收割,P2P欺诈,通货膨胀和减薪潮,还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本身就不多。这种情况下,除非大规模推出信贷消费,否则民间很难有支付能力用于购买汽车。而大规模推出信贷消费,就要推高通货膨胀,增大本币贬值的压力。此其四。

  电视、音响、空调、冰箱、热水器等传统耐用消费品的市场,也很难大规模扩张。

  唯一例外的,是电脑和手机。其中,手机更新速度更快。

  群雄逐鹿,鹿死谁手没有确定之前,群雄们是舍得投入资本招贤纳士的。不过,一旦出现三足鼎立,甚至一家独大,那么劳动者的待遇,又将下降了。毕竟,资本以利润为最大追求,花大价钱招贤纳士也好,裁汰老员工也好,都是为了利润最大化。

  

  还是那句话,存在决定意识。同样一件事,资本家有资本家的看法,劳动者有劳动者的看法。

  

  只要有排序,就永远有末位。清华的学渣,也许是某市的学霸。在员工彼此激烈竞争中,资本获得最大利润。员工当年的付出,并不妨碍资本在员工不能提供更多利润的时候,毫不留情地清理掉员工。资本没有良心,员工一旦被裁员,他们即将面临的经济绝境,并不会打动资本,让资本心慈手软,高抬贵手。

  当然,这并不是说,资本家是毫无人情的冷血动物,而是说,他们不过是资本的宿主,一旦他们考虑员工的困境,高抬贵手,他们代理资本的利润率难免就会下降,资本就会离他们而去。所有人,都必须按照资本的游戏规则出牌,如果他们不想被淘汰出局的话。那些认为资本主义发展经济,能让多数人最终共同富裕的人,未免低估了资本逐利的本性和资本竞争的冷酷无情。

  当然,最大的耐用消费品还是房产。经过繁荣期的房价高涨,疯狂的放贷款去库存,大多数人已经没有能力继续购买新房,支付首付,偿还月供了——除非银行提供门槛更低、首付更低、规模更大的更廉价的贷款。

  不仅如此,房贷和车贷,消耗了大量的存款,占用了大量的未来的收入,这必然削弱消费其他商品的能力。住房消费对其他消费品的消费能力的削弱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

  因此,考虑到股市收割一次,楼市收割一次,通货膨胀收割一次,创业失败收割一次,P2P跑路坑骗一次,减薪减少一次,未来难免还有下岗潮,大家的现金都不多,都变成未来的房产了。大家已经用光了了繁荣期和政府刺激经济时期积累的存款,还欠了一屁股债。这种情况下,除非未来政府再次大规模刺激经济,或者银行疯狂放水,否则除一线城市以外的大多数城市房价再次大幅上涨并不容易。

  不出意外的话,许多中小开发商将被大批淘汰。不仅如此,经过激烈吞并、不断做大的大开发商的员工的待遇,也难免逐渐下降。一旦群雄逐鹿进入三足鼎立甚至一家独大的阶段,必然就会尽力节约劳动力成本,提高资本利润率。各个行业,莫不例外。

  

二、科技革新

 

  总需求不足的时代,资本是无意增加投资扩大供给的——增加了产能,就意味着更大规模的滞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资本会停下来,资本会采取一切手段努力提高利润率,这些手段包括并购和采用大规模节约人力资源的新技术。最终的结果,都会达到尽量节约劳动岗位,挖掘每一个劳动者潜能的效果。与之对应的,是大批从事中低档职业的劳动者失去工作的机会。他们的中产梦将破灭,从此进入社会底层。

  经济寒冬期,往往是兼并、联合高潮期。这种兼并联合可能是大吃小,也可能是强强联合。总之,最终的目的都是尽可能占有市场,限制竞争,巩固价格,提高利润率。

  兼并之前,群雄逐鹿,群雄一方面大规模烧钱培养市场,一方面不惜血本招贤纳士。通过兼并、联合之后,资本就会要求相应的回报了。

  有些新兴的行业,也会用免费的面包吸引消费者和劳动者,一旦形成规模,面包就不再免费了。从事这样的行业的劳动者的前途,基本也就是挣个辛苦钱。这样的例子,俯首皆是,比较远的例子,比如某宝和小店主,比较近的例子,比如打车软件和加盟车主。从事这样的行业,维持温饱,问题不大。

  不仅如此,还有许多由于科技进步带来的失业和待遇下降。

  比如快递员取代售货员,传统商业让位与网店……快递员的数量,必然远远少于售货员……

  不过,在快递行业取代传统商业的过程中,快递行业的管理层、加盟者和劳动者可以获得较高的待遇,一旦快递行业占据了原有的传统商业的市场,快递行业加盟者和劳动者的待遇也会迅速下降……

  

  比如,麦当劳推出自助点餐机,许多低端劳动者的工作正在被取代中……

  

  比如自动柜员机取代银行柜员……

  

  酒店前台、超市收银等职业,很可能也要面临类似的前景。

  住酒店的环节基本上可分为预定——登记——退房。未来酒店可能完全没有前台。入住酒店的流程是用手机预定酒店,选好房间,填写个人信息,付钱,生成时效房卡,到达酒店房间入住。离开的时候,手机直接点击退房,房卡失效,酒店打扫房间。目前最大的难题不在于科技,而在于政策。现在,酒店前台需要查验身份证,以防有人使用假冒身份证件入住。将来,如果有关部门的建立了全民的指纹或瞳孔虹膜数据库,那么入住酒店的时候,就不需要前台查验身份证了。那时,酒店前台就真没有存在的必要性了。

  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冲击。共享单车抢夺出租车的生意,也抢夺修理自行车的最底层劳动者的生意。

  

  (原文写于两年前,共享梦基本已经梦碎。还可以用其他例子证明科技进步对传统行业的冲击,比如移动支付流行,直接冲击扒手和做假钞的。不过考虑到任何预测性文章都必然不能完全准备预测未来,所以不修改了。再说共享梦也符合实体凋敝、金融暴走时代的特征,可以作为后续章节《金钱不眠》的例子。)

  人工智能、移动支付、身份确认、大数据、互联网,这些智能化的技术都可以大规模节约人力资源……

  与以往的技术更新不同, IT技术革新是智能化的革新,这些技术不仅仅威胁传统的体力劳动者的就业机会,也威胁相当一部分脑力劳动者的就业机会。

  比如互联网取代传统媒体……

  

  大数据系统发达以后,大量分析调查工作,都可以由计算机承担。

  比如,银行对中小客户的调查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需要消耗这么多人力?

  

  人工智能发达以后,大量传统职业也面临失业问题。

  比如翻译行业。

  

  怎么样?有没有《多拉A梦》中“翻译糖”的即视感?学语言的诸位怎么看?我相信,在短期内,这种工具不会彻底取代口译工作者,但是从长期看,则不好说。

  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虽然他们与日本妹子交流的语言障碍消失了,但是他们失去工作机会以后,也没有条件与日本妹子交流了。

  

  老法师们拥有的最大资源,除了知识,就是技术、经验、人脉和资历,让他们改行离开原有行业,从头再来,他们所有的资源都将极大贬值。人生豪迈,从头再来,谈何容易?

  如同当年手枪出现,武术家失业一样,武术家改行成为格斗运动员或者格斗运动教练,总体看其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大幅下降。

  工业化,标准化,大量节约人力资源……工业进程本来可以使大多数劳动者从简单的重复劳动中解放出来,让他们从事更高级的工作,或者享受更多的空闲时间,享受生活的乐趣。但是在资本推动下,这些取代过程必然都使失业问题恶化。劳动者失去了工作,没有了出卖劳动的资格,没有了经济来源,也就谈不上享受生活的乐趣。

  人类有能力把社会总产品的大饼做得更大。但是,经济的主导权在资本的控制下,资本发展生产的目的,不是为了改善大多数人的生活,而是为了资本增殖。劳动者是资本的奴隶,或者说是资本的电池。当内需不足,新技术可以大规模节约劳动力资源的时候,资本的选择不是把大饼做大,或者让多数人享受更多地闲暇,而是裁汰多余的奴隶,榨取更高的利润。于是,这些多余的奴隶的前途堪忧。

  

  《特工学院》之中IT科技天才瓦伦丁,充分理解现代化工业、人工智能、互联网对劳动力的节约。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不需要那么多的被统治者,这些被统治者大量消耗地球的资源。他利用自己的巨额财力,把各国社会顶层聚集在一起,并与其中绝大多数社会顶层统治者达成了灭绝大多数人口的共识,让绝大多数人口陷入疯狂状态自相残杀。这个故事看起来似乎荒诞不经,其实却有现实意义。

  

  事实上,从罗马时代开始,社会顶层保留社会底层的目的,就是为了从社会底层中征募兵员,对内镇压奴隶造反,对外扩张土地或者抵御蛮族。今天,抵御外来入侵的任务依然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国底层还有存在的意义。一旦全世界资本联合起来,那么是否还需要保留这么多失业、半失业的劳动者,那就是值得资本代理人们重新认真考虑的事情了。

  资本主义历史上,存在大量的人口输出,大批失业人口被推向世界各地。绝大多数讲西班牙语和英语的国家的土著居民都是不讲西班牙语和英语的。为什么这些国家现在讲西班牙语和英语?绝大多数的土著居民哪里去了?20世纪以后,没有这样的人口输出地,于是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随后的冷战,让资本主义各国不得不善待劳动者,于是有效需求增加,就业增加。现在,苏联解体以后,资本主义世界又将面临劳动人口过剩的问题。

  在这样的时代,中低端劳动者的生存途径将越来越狭窄。认为自己学会一门手艺,就可以衣食无忧,或者,从事简单劳动,就可以“斗鸡走马过一世,天地兴亡两不知”的愿望是很难实现的。

  大量节约人力资源的科技取代劳动力是大势所趋,与之对应,是这些劳动者失去工资来源,失去支付能力,他们的有效需求大幅下降。为他们提供商品和服务,以他们为消费对象的行业必然大幅萎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