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改革的刀能不能削改革的柄?

2018-11-13 09:43:38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7).jpg

  “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此论抓住了改革开放过程当中解决各种复杂矛盾问题的牛鼻子,像一束光照进了现实。

  然而,叽叽喳喳的议论,对这个提法不解、不满、不屑。

  议者们不懂得改革事业也同其他的事物一样,是一个不断走向成熟,摆脱稚嫩的变化过程,习惯性地在观念形态上把前30年说得极其不堪,又把改开40年夸得完美无缺,然而观念与现实总是不免发生矛盾,他们不是致力于解决这些矛盾,让自己的思想符合客观实际,而是依然用僵死的教条的自己似乎真的相信,然又无法解释具体问题的车轱辘话,人为地割裂前30年后40年,不肯把70年来中国社会的变化同等地看作党领导人民为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而奋斗的同一历程,这些人似乎不懂得,如果改革的刀削不了改革的柄,深化改革便无从谈起,改革大业即会陷入停滞乃至死亡。

  那么,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的根据何在?

  (1)世界发生新变化,中国进入新时代,改革进入新阶段。如果说1949年的中国革命成功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的话,前30年建设成就是万里长征的第二步,改革开放40年是万里长征的第三步,现在则是“三级跳”的基础之上,再次向前跃进……

  (2)新阶段的改革,有着很多与过去诸阶段不一样的特点。起点更高了,层次更高了,目标也更高了。指导改革的实践,过去强调“摸着石头过河”的实践理性,今天在改革开放前40年的经验的基础之上,一边“摸着石头过河”,一边“加强顶层设计”,因为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变得比较聪明起来了,从1949到2018,中国的事情究竟怎么办,全党已经获得了很多规律性的认识。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们的能耐也变得越来越大了。

  (3)改革就其本质而言是一场自我革命,革命不断地向前运动,要求不断革除阻碍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前30年的体制机制弊端在革除之列,后40年的体制机制的弊端,包括经过改革乃至数次改革之后生成的体制机制的弊端,也在革除之列。质言之,改错了的,改回来,亦属改革应有之义;改错了的,改过去,亦属改革应有之义;当时看似改对了,后来发现过头了,既非改回来,也非改过去,而是求取新的平衡,亦属改革应有之义。

  (4)新时代的改革,是在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别人眼里的“大块头”的前提下进行的,中国已经前所未有地融入了世界,故而,着力解决国内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的同时,致力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上实践上提出并完善中国方案,朋友圈向所有人开放,以期实现内外兼修,是必须答好的一张卷子。如果说七届二中全会开过之后是“进京赶考”,18次大会之后则是徑直进军奥运。

  (5)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最核心的要义有三:第一,中国需要创新发展,第二中国愿意创新发展,第三,创新发展的主动权在中国自己,创新发展的动力、创新发展的意愿、创新发展的内容、创新发展的标准、创新发展的节奏,悉在中国自己。中国之改革,中国从心所欲也;中国之开放,中国从心所欲也。中国欢迎批评是态度,中国不屈从压力是个性,你说的办法只要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可以照你说的办,你说的办法有利于你而不利于我,你少来。

  (6)改革开放是不断学习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已知的内容越多,未知的边界越大,保持谦逊的态度,夹住那根很容易翘起来的尾巴,不犯、少犯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的错误,是中国在历史的逻辑中不断前进的重要前提。

  (7)改革创新已有很多有价值的理论成果,随着改革实践的不断深化,会有更多的理论创新成果,这些成果若要沉淀下来且指导改革实践,至少应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能够解释和预测原有的理论能够解释和预测的东西,二,能够解释和预测原有理论不能够解释和预测的东西。一时之策,一家之言,一个时期的提法,与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根本不同,用作指导具体改革实践时应有差序之别。

  (8)所谓“改革开放的眼光”,即承认世界是发展的变化的,不仅改革开放本身是一个连续的变化的过程,且组成这个世界的诸多的因素尽处于急剧变化过程之中,且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世界发展变化的速度更快了,而不是更慢了,然而“天不变道亦不变”,党领导人民依法治国,党领导人民改革开放的道统不变,这个道统建立在中国根本政治制度的“根理论”、“元理论”之上,无论怎样变,初心不变,以人民之心为心的道统,即为人民服务的道统不变。偏离为人民服务道统的做法不是改革,而是背叛。

  特朗普先生捏着小手指把众议院玩丢了,伊朗禁运严令之下不得不对六个国家和地区网开一面,拄着拐杖的基辛格老先生又来了,建制派拿着通俄门说事儿,特朗普先生的日子并非像他标榜的那样好过。有迹象表明,主动发起贸易战的巨兽,嘶吼不已却脚下踌躇,破釜沉舟的决心未必下定,只要保持交流,双方都能接受其筹码的的那个盘子,就有可能定下来,中美贸易战或有可能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较长时间处于谈谈打打,打打谈谈的局面也有可能。

  无论中美贸易战结果如何,外部环境严峻程度如何,用改革的态度来对待改革开放,继续扩大开放,专心致志做好自己的事儿,都是中国的必须选项。40年改开之后,辉煌改开成就一侧,留下一些“负面清单”,人民不满意这些“负面清单”,成绩单无异要继续扩大,而“负面清单”须加消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