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我和传统文化学者的区别

2018-11-10 11:36:44  来源:吴铭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大学者何某认为:因为“三百年的愚民统治、文字狱禁锢、奴性培训”,满清误中华。有清以来所有儒家都是酸儒、腐儒、陋儒(我认为还有犬儒,何先生有避讳的习惯),没有一个真儒。所以,有清以来,中国人“极不争气”。

  我认为:满清也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清史也是中华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满族是中华民族不可侵害的一分子,是我们的兄弟同胞。谁要是把满族人从中华民族中分割出去,谁要是视满族为“外族”,把清朝说成是满族对“华汉”的殖民,谁就是分裂国家、分裂民族的历史罪人!不可饶恕!

  何学者自称“华汉”,视满族为“外人”,说明你是“史德、史学、史识、史才”四者俱缺,你包藏分割国家之祸心!

  

  二、何认为:“全体士大夫皆俯首成为满洲人的奴才”。

  我认为:全体士大夫都甘心成为奴才,他们想方设法、挖空心思地争取做奴才,他们从内心深处就渴望做奴才,如果做不成奴才,他们会很伤心。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做一回历史的主人,他们根本不具备一丝做历史主人的气质。

  这怪不得满清。

  要怪只能怪他们“全体士大夫”卑鄙下流,没有骨气,还不如柳如是这样的底层女子。他们这些士大夫成了“满洲人”奴才,雄辩地说明他们根本不配称什么“士大夫”,他们根本就没有支撑历史的能力,他们根本就不是历史的主人,你们只配做奴才。

  他们本质就是一群草包,生就的泥鳅成不了龙!

  们可以自杀吧!孟修斯不是说“取义成仁”吗?不自杀,也可以,你们可以起义呀,可以自成局面呀!然后北伐,恢复汉室。李定国、孙可望这样的农民,不识几个字,都可以自成局面,你们怎么就不可以?他们口口声声讲的祖师父要求,很高尚,但关键时刻却没有“取义成仁”,也没有“自成局面”,“满洲人”一来,他们就“迎降”了,“拥戴”了。

  “岁寒识松柏”,他们不是松柏,他们是墙头草。

  现在,何学者替他们抱怨满洲人。其实,今天,他们不是又一次做了美国人的“奴才”,正在为虎作伥吗?儒,什么时候有过骨气?无非就是通过拍皇帝马屁,帮助皇帝欺压农民,骗吃骗喝骗地位;谁势力大跟着谁;皇帝一倒台,儒家比谁跑的都快,“救时”“救世”,吹牛皮而已,完全靠不住,他们甚至把皇帝作为筹码,来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居心险恶。

  现在,他们正在劝中国人投降。

 

  三、何者学认为:“古华汉士子的气节义气在顾炎武以后即基本上全被扫地出门!”

  我呸,一群不要脸的东西,他们什么时候有过气节?气节是他们自己的,是发自内心的,别人如何能将其“扫地出门”?柳如是的气节,怎么没有“被扫地出门”?

  好一个叛徒的嘴脸。

  不是说“三军可夺帅,人不可夺其气”吗?不是说“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吗?祖师爷的教训丢哪了!

  想起了钱谦益的嘴脸,“我不能投河,水太凉!”

  何学者,你应该说,把古华汉士子的气节义气“扫地出门”的,不是“满洲人”,而是“水太凉”!

  

  四、何者学认为:未来中国若欲复兴,首先有待于对中国古文明彻底之重新认识,对往昔历史及全部文化传统彻底清理,去伪存真、正本清源!

  我认为: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对往昔历史及全部文化传统彻底清理,去伪存真、正本清源!”的学术办法。就是说,靠学术、靠儒家,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提出这个问题,完全是因为错误的反动的精英史观作怪。

  何者学能想出什么样的办法,来对“往昔历史及全部文化传统彻底清理,去伪存真、正本清源”?无非是申请一大笔科研经费,弄个什么“正本清源”工程,建立个什么委员会、课题组,找出几十、上百个所谓的专家学者,也就是何者学眼里的“酸儒、腐儒、陋儒”,或者说是“国学大师”“国学大家”,一大堆头衔,抄来抄去,七拼八凑,花光劳动人民几千万血汗钱,写出几本没有人看的烂书,然后,再找一大群头衔更长的专家学者,组建一个评审专家组,按照利益均沾的原则分一笔评审车马费,给他们写的“正本清源、国学精华大全”写出好几十页冠冕堂皇的评语。于是,一部“去伪存真、正本清源”的著名出炉了。

  

  何者学,这样的“成果”,你满意吗?

  自从上世纪80年代某些人开始鼓吹儒家开始,或者从更早的有清以来开始,国学大师们,不一直在做这个事吗?结果,你是完全不满意的,所以才骂他们是“酸儒、腐儒、陋儒”。再来一回,又能如何?还能好到哪儿去?

  人,不能被同一块砖头绊倒两次。

  “对中国古文明彻底之重新认识,对往昔历史及全部文化传统彻底清理,去伪存真、正本清源!”这样伟大的工程,办法只有一个:就是一代代革命者前赴后继的革命斗争实践!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为着民族独立和解放,就一直在斗争。封建地主阶级虎门销烟运动、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新兴资产阶级维新变法运动、资产阶级辛亥革命运动,直到工人阶级领导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时间从1840年延续到今天。这些革命运动,就是“对中国古文明彻底之重新认识,对往昔历史及全部文化传统彻底清理,去伪存真、正本清源!”

  

  在这个革命的大熔炉中,共产党毛主席运用马列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手法,为中华文化加入了阶级斗争、人民史观这个决定性元素,使中华文化“涅槃”重生,脱胎换骨。这个脱胎换骨后的中华文化,就叫毛泽东思想!

  也就是说,何先生,你提出的这个事,已经有人做了,而且,做得非常好。不需要再为难别人了。

  可是,你怎么就看不到呢?难道小资产阶级的阶级局限性就那么强烈,就能障住你的眼睛?我不信。

  何先生你也承认,除了毛主席时代之外,中国人“极不争气”。那么,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毛时代中国人就那么“极争气”,离开了毛主席,突然,中国人就“极不争气”了呢?你不去毛主席那里找法宝,却又跑到孔夫子那儿磕头,这不是找错方向吗?

 

  五、学者郑老:因为毛主席肯定儒家,所以,必须弘扬儒家,不能提毛泽东思想。(这句话是根据回忆整理,未经作者审看。不能全怪我,因为他们把我从那个群里踢出来了,而我一生气,就删除了。如有不同意见,可以争论)

  我认为:

  毛泽东思想有没有继承儒家思想,有没有从儒家思想里汲取营养?儒家的弟子非常喜欢问我这个问题。当然,通常他们是不屑于问这个问题的,因为,他们对毛泽东思想惧如猛虎,避之而不及。也只是我谈到毛泽东思想时,他们才有此一诘,他们是很精明、很机敏、反应很灵活的。“共产主义”四个字,他们也尽量回避,实在回避不了,就用“信仰”二字代替。

  其实,孔夫子的弟子们并不真的关心毛泽东思想有没有从孔子那城吸取营养,他们关心的只是,如果毛泽东思想从孔子那里吸取了营养,OK,他们就可以把毛泽东思想抛弃了,他们就可以弘扬儒家文化了,秦桧也可以站起来了。他们的逻辑就是这样。

  

  那么,究竟,毛泽东思想没有从孔夫子及其肖与不肖的弟子那里吸取营养?那就看看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吧。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毛选第一篇,有没有从孔儒那里吸取营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没有?《论十大关系》,有没有?《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老三篇,有没有?《矛盾论》《实践论》,有没有?《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按语,有没有?《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有没有?

  军事方面,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人民军队的性质,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游击战“十六字诀”,抗日战争期间把游击战上升为战略,统一战线,十大军事原则,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八精神,政治工作三原则,三大作风,三大民主,三大法宝,拥军优属、拥政爱民,《白毛女》《红色娘子军》,有没有从孔儒那里吸取营养?

  

  国际方面,“五二0”声明,“九评”,有没有从孔子那里吸取营养?

  我才疏学浅,我找不出来。郑学者,你熟读四书五经,你看有没有?

  要说从孔夫子那里吸取营养,也的确是有的。主席经常给杨开慧烈士的母亲寄钱寄物,还让毛岸英去看望外婆。主席也经常向章士钊还钱。主席但凡收到别人的求助信,都给寄钱,不管认识不认识。

  这应该叫“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或者“难吾难以及人之难”。的确是儒家的理想。如果孔儒的子孙大度些,的确是可以把主席也列入孔儒之门的。

  但是,“老人之老,幼人之幼,难人之难”这样的儒家理想,儒家弟子,有几个做到了?

  儒家的理想,居然由无产阶级革命家来实现,是不是有些讽刺?

  再说,就算毛泽东思想也从孔夫了那里吸取了营养,那么,在世界主要矛盾仍然未变的情况下,为什么只能弘扬孔儒,就不能提毛泽东思想了呢?

 

  六、学者郑老:四书五经维系中华统一。

  我认为:你真能胡扯。七十多岁的人了,说话不带一点根据。

  秦始皇统一天下 ,靠的是四书五经?秦国喜欢法家,是禁止儒生入境的!汉高祖,把儒生的帽子摘下来,往里面撒尿,他统一天下靠儒生?汉武帝,最喜欢打仗,他会喜欢儒生?唐高祖,反叛起家,唐太宗,弑君弑兄,把嫂子、北媳妇都收到皇宫,侄子全部杀死。他打天下靠儒生?不过,把唐太宗包装得极其完善的,的确是儒生,拍马屁嘛,儒生最擅长,仁义道德,就顾不上了。

  

  大宋朝倒是非常喜欢儒家,所以,儒家坑大宋朝坑得最狠,一点情面也没有留。整个大宋朝,天下根本不统一,辽宋夏金元,先后鼎立,大宋朝没少吃苦。现在,有人可劲吹大宋朝,不管怎么吹,都改变不了宋徽宋、宋钦宗二帝被俘虏到北国当狗的历史事实,粉饰不了南宋三个小皇帝赴死的血的历史事实。

  

  大宋朝有位吹牛皮大王,姓张,他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对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郑先生不屑于和我谈,说我是“喷子”,你看这样张横渠先生是不是个超级“喷子”!比我会喷吧?他开的太平呢?他继的“绝学”呢?何学者,你看他是不是“酸儒、腐儒、陋儒”?我看他是个“牛皮儒”!他的绝学,不继也罢,继这样的“绝学”,无非想再让“宋徽宗、宋钦宗”故事重演,居心险恶。

  明朝呢?朱元璋,讨饭的乞丐,能认识几个字?完全靠扫盲。手下将领也多是文盲,据说,明太祖得天下借了波斯明教的光。恐怕,和四书五经关系不大。大清朝呢?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会喜欢上四书五经,传说中的清人只看《三国演义》,连南怀瑾也这么说。

  

  倒是钱谦益这种明朝士从的领袖人物,精通四书五经,可惜,很快就投降了,他倒是为清朝的统一做出了些贡献,不知道能不能记在“四书五经”头上。不过,满清人还年看不上他,把他列入“贰臣”!

  说个最近的,红朝太祖,征战22年底定天下,建国后又打了大小十余仗,鲜有败绩,建立第三世界,和美苏鼎立,占尽上风。靠的是四书五经?

  自汉到隋,动荡三百年,怪谁?唐末经宋到元再到明,期间动荡六七百年,又怪谁?大宋朝是孔儒最吃香的王朝,却又是最动荡、不统一的时代,怪谁?总不能好事、统一的事都归功于四书五经,而分裂动荡的事,都和四书五经无关吧?

  最后,给郑教授说几句话:你就躲在你的微信群里,千万别出来,那儿安全。“黄蜂歇在乌龟背,你敢伸头我敢锥!”(出自歌剧《刘三姐》)不管你回应不回应,我都不会放任你胡来。只要看到你吹捧孔儒、吹捧什么传统文化,我见你一次批你一次,绝不留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