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下了霜的驴粪蛋”

2018-11-07 11:42:52  来源:吴铭评说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注:我就是不放过你们!

  “下了霜的驴粪蛋”,这个辞是著名作家赵树理在《小二黑结婚》中发明的,是指“三仙姑”这个不务正业、好吃懒做的老女人的脸的。《小二黑结婚》这本小说及据此改编的电影、戏剧,恐怕北大校长林建华、著名教授温儒敏肯定是看过听过的,是很熟悉的。所以,对于“下了霜的驴粪蛋”及“三仙姑”也应该熟悉,要是说你们不熟悉,那是对你们的贬低、侮辱。

  

  不过,我本人并没有读过小说《小二黑结婚》,请你们别笑话,因为我是七十年代生人,到八十年代上小学、中学时及90年代上大学时,《小二黑结婚》小说及电影、戏曲,就不流行了,不容易找到。

  想来这三仙姑年青时,可能也漂亮过,依仗自己的美丽,也很吃得开。不过,青春易逝,韶华不再,总靠这个美丽,恐怕不容易吃得开了。所以,三仙姑就可劲是往自己的脸上涂脂抹粉,结果,弄得自己的老脸如“下了霜的驴粪蛋”。

  

  一般来说,“比喻”这种修辞手法,得把大家陌生的东西,比成大家都熟悉的东西。究竟三仙姑的脸经过打扮之后是什么样子,这个,只能在作家自己的心里,读者不容易体会到。赵树理老先生在农村生活时间很长,可能当时的读者对农村也都很熟悉,所以,对“下了霜的驴粪蛋”自然也熟悉。不过,现在的年青人,恐怕对“驴粪蛋”及“下了霜的驴粪蛋”是什么样子,可能就不太熟悉了,需要我解释一下。

  在赵树理老先生生活的那个时代,在中国,驴这种家畜,其实很有用,也是很普遍的一种劳动工具。驴,能拉磨,也能梨地,个头和力气比马、牛要小一些。驴拉的粪通常成团状,一下子可以拉十几二十几粒,如马铃薯的样子,有小孩子拳头那么大,通常是黑色略带黄,可以做肥料。所以,那时农村,经常见人背个柳条框,在路上拾粪。

  

  老实说,驴粪蛋,在我眼里其实并不那么难看,或者说,我也没有注意到究竟驴粪蛋是好看还是不好看。下了霜的驴粪蛋呢,上面一层白色,说不上好看还是不好看,但有确让人搞不懂那是个什么东西,说不定还以为是个宝贝。用却一踩,便是一堆草渣,气味不太好。如果有谁的脸打扮得如同“下了霜的驴粪蛋”,那的确让人反感。

  

  想来三仙姑也觉得自己的脸太难看,或许,她的脸也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难看,只不过,她太在意这张脸了,指望靠这张脸吃饭,所以呢,就刻意打扮。这不,过犹不及,弄巧成拙。如果她不指望这张脸吃饭,或许,也不会对脸如此上心,也就不会让人反感她这个人,赵树理老先生也不会把也的脸比作“下了霜的驴粪蛋”。

  虽然《小二黑结婚》小说、电影、戏曲在一段时间内相当流行、普及,但是,三仙姑的教训,似乎并没有被它的观众们接受、吸取。至少,我看北某京大某学及其林某建某华校长和温某儒某敏教授等人就没有接受。

  

  三仙姑指望靠脸吃饭,现在的专家学者呢?靠头衔、名气、出书吃饭。三仙姑因为指望脸,所以,可劲在脸上下功夫;专家学者甚至大学呢,拼命地在“名气”“头衔”“著作”“发表文章”上下功夫。似乎有人特别喜欢看“三仙姑”式的笑话,为了满足专家学者对名气头衔著作的需求,还发明了“长江学者”“政府津贴”“XX奖”“博士硕士”“一级教授”“课题制”“核心刊物”等类名目繁杂的“头衔”“帽子”“机会”,供专家学者们选购,专家们便“争奔走焉”。

  这不,林某建某华校长,北某京大某学化学系学习,先后获得过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先后在德国Stuttgart的 Max-Plank 固体研究所、美国Iowa州立大学化学系和Ames国家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领域为无机固体化学和无机材料化学;原本当过重庆大学、浙江大学校长……

  温某儒某敏呢,老温的头衔、学术成果,“德高望重”“桃子满天下”之类,大家到网上搜吧,或者到北某大找个最不著名的教授或者看大门的保安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我这儿懒得贴了。

  

  瞧这两位高人,成果如此突出,意味着这脸上的粉也够厚的了,即使比不上三仙姑,恐怕和“下了霜的驴粪蛋”相差无几。

  如果不是前几天北某大学生若干人申请北大公开沈X阳教X授当初的什么案子的处理材料,我也不知道温教授的“德艺双馨”到什么地步。这不,几个学生,要求温教授任主任时处理沈阳教授的有关材料,这犯了温教授了忌,说有人要趁着北大120周年校庆时“搞臭”北 大。这罪名可不小。我思考了几天,究竟温教授所说的要“搞臭”北 大的“有人”是指谁呢?是指那几个向温教授申请公开处理沈阳的材料的学生吗?还是别的什么人?究竟我还是“智商不够”“知识量低”,真的没有想出来。

  不过,温教授这话说出来没有几天,要“搞臭”北大的人,还真的就跳出来了。我这里向温X儒C敏教授举报,这个刻意“搞臭”北大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大现任校长林X建X华先生!林校长居然连“鸿鹄之志”的鹄、“莘莘学子”的“莘”都不认识?不可能,他肯定是认识,但他抓住北大120周年庆典这个绝佳时机而故意念错,以便达到“搞臭”北大之险恶目的!温儒敏教授,你不这么认为吗?我很想听到你的看法。

  事实证明,我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校长自己道歉了,承认自己水平不高,的确不认识这两个字,并不是故意念错的。所以,温教授先生不去指责林校长刻意“搞臭”北 大,也完全可以理解了。

  

  如温先生这样的著名教授认为自己的学生要“搞臭”北 大,如林校长这样的中国第一文科大学的院长居然不识字!惊悉此讯,恰如一脚踩在“下了霜的驴粪蛋”上,本以为踩上了什么宝贝,稍加打量,原来,就是一粒驴粪蛋。

  看来,三仙姑的老脸,即使涂抹上几层粉,也还是老脸;下了霜的驴粪蛋,虽然看起来好看一些,也还是驴粪蛋。著名大学校长、著名专家学者搞出很多的头衔、出版“等身”的著作、弄个省部级的行政职务,包装得严丝合缝,也还是个“普通人”,那头衔、著作、省部级之类,无非是三仙姑脸上抹几层粉,驴粪蛋上下一层霜,虽然看起来好看一些,但是,无改于老脸和驴粪蛋的本质。

  

  温教授先生怀疑有人利用北 大1 20周年庆 典之佳机,要“搞臭”北 大,其实,有能力“搞臭”北 大的人,正是温X儒X敏教授和林建X华X校长自己。“近水楼台先得月”,要是别人,还真没有那么大本事,达不到那么好的效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