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果真是上辈子欠得太多?

2018-10-31 12:05:49  来源:依旧顽石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央视名嘴李咏患癌症去世,引来无数人唏嘘叹惋。顽石虽然很不喜欢作为主持人的李咏,但对一个并无恶迹的生命的早逝,仍然感到遗憾。不过,更让我心痛和沉重的是下面这则不能激起任何波澜的消息。

  在陕西西安打工的瑚先生(记者似乎忘了,在当下,像瑚先生这类人似乎是没有资格被称作先生的。顽石注),一家五口人,四年之内先后有儿子、妻子、女儿三人患癌。几年前,十二岁的儿子不治而死。今年六月开始,八岁的女儿也不得不离开充满欢声笑语的校园,躺到了病床上。现在,“瑚先生”的妻子和女儿还在靠化疗维持着生命。高昂的医药费,为治疗家人背负的数十万的债务,已经让“瑚先生”深陷绝望之中。面对记者的时候,“瑚先生”这样哭诉:“我上辈子欠太多了!”

  

  一家五口人,三个患癌症,其中一个已经死去,且背负着沉重的债务,在一个非战争时代,在没有遇到不可抗拒的天灾的情况下,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比这更悲惨的事。看到这样的惨况,顽石很难做到无动于衷!

  “瑚先生”家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患上癌症,新闻没有说,顽石不敢妄加揣测。我所知道的是,这几十年,包括癌症在内的恶性病呈井喷式增长,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没有那些冰冷的数字来佐证,也丝毫不会影响我的这种判断,因为我的同事、朋友,甚至我的亲人,许多都患了癌症,不少都是英年早逝。稍微关注时事的都应该听说过有关“癌症村”、“癌症乡”的新闻,一些地方几近“万户萧疏鬼唱歌”了。

  既然癌症是持续高发,且高速增长,那就一定有属于这个时代的原因,无需专家解难释疑,相信大家都知道这种状况一定与大面积的环境恶化与普遍存在的饮食问题有关。反映这方面内容的文章很多,顽石就不在这里详说了。

  

  除了为“瑚先生”一家的遭遇感到特别难受,我还因“瑚先生”的糊涂而分外悲哀。看到“瑚先生”“我上辈子欠太多了”的哭诉,我不由自主就联想到了《祝福》中祥林嫂,就是鲁迅笔下那个历经悲惨命运却仍然将希望寄托于神灵的农村妇女形象。一百年过去,较之祥林嫂,无论是家庭境遇,还是思想意识,“瑚先生”进步了吗?我不能回答。

  这两天,有朋友和我说,当下许多同胞——尤其是diduan人口——信仰上帝其实是因为生活艰难、精神空虚而去寻求安慰,我信。生活窘迫的人没有谁不希望脱离困境,当他们无法在现实中被拯救,又不能获得科学信仰的指引,精明的“上帝”乘虚而入也就不足为奇了。“瑚先生”在现世中找不到悲剧的根源,也没有摆脱悲剧命运的办法,便只能怪罪于前世,归咎于上辈子,这和许多因困窘而到上帝那里寻求慰藉的所谓耶稣信徒有什么两样?

  

  “瑚先生”可悲的不只是家庭的不幸境遇,还有倒回一百年前的祥林嫂般的麻木与愚昧;顽石悲哀的也不只是“瑚先生”,还有无数和“瑚先生”一样苦苦挣扎却不能自觉的我的同胞!

  2018.10.2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