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毛主席为什么说教条主义者“比猪还蠢”?

2018-10-20 17:01: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

  在中共党史上,第一次王明路线造成的损失最大。

  从1931年到1935年,在王明路线四年多的统治期间,白区的革命力量几乎丧失100%,红区的革命力量损失90% 。

  如果不是遵义会议确立了毛主席对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究竟伊于胡底就很难说了。很有可能,革命者会长时间地“在黑暗中摸索”,难以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

  王明路线之所以会造成如此巨大的损失,政治上的原因,就不多说了。

  经过了延安@整@风,毛主席已经总结得非常清楚,愿意了解的可以去读毛主席的原著。总而言之,就是教条主义、关门主义、宗派主义,就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就是把中国革命当成是苏联外交政策的延伸。

  

 

  02

  —

  今天主要谈谈王明路线指导中国革命时在技术层面所犯的错误——以王明路线的执行者在白区酷爱的“飞行集会”为例。

  什么叫飞行集会呢?

  就是指能迅速集合又能迅速分散的集会游行。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街头快闪”行动。

  革命老人武光在《忆北平共青团地下斗争片断》中写到:

  “‘飞行集会’的做法是选择人群集中的地方,由我们的同志出面,用三五分钟的时间作公开的讲演宣传,讲完后,立即飞快地跑掉,以免遭受敌人逮捕。”

  杨尚昆同志八十年代的对飞行集会也有回忆:

  那时南京路上有个先施公司,我们的人就去那儿先放个鞭炮,然后几个人高呼口号,于是行人便围了上来。这时警察就跑来抓人,这样每次我们都要被抓走一些人。工厂罢工说起来就是起哄,一个工头打了人,就一个车间马上停下来。工会也是共产党的。这样一闹巡捕就来抓人。工厂的基础垮了。恢复一段后,手就又痒了。就这么恶性循环。

  1961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摄了故事片《革命家庭》,其中对飞行集会也有形象化的展示——

  在繁华的上海街道上,人们三三两两的在购物,轧马路。突然一个信号出来,逛街的人拿出白布铺到地上,一个商人模样的人打开手里的酒瓶把里边的红色颜料倒在上面,一面红旗做好了,一条红条幅做好了。再来一人给写上几个字,“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武装保卫苏联!”等等。几个手脚麻利的年青人拿着红标语搭起人梯把它高高的挂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百货大楼的顶上传单被撒得漫天飞舞。

  特务发现异常情况,狂吹警笛,等大批军警赶到现场,“肇事者”已无影无踪。

  当然,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最严密的城市中心搞这样的活动,然后又可以全身而退,这只是电影中的表现。

  在现实斗争当中,飞行集会由于暴露了革命骨干,往往会导致惨重的损失。

  

  之所以“白区革命力量损失100%”,很大程度上要拜这种斗争方式所赐。

  有一篇回忆文章这样写道——

  “……已经接上关系的刘莹,这时被不时命令去参加的“飞行集会”吓坏了。她并不怕死。对死,早在一九二六年入党的时候就有了思想准备。她怕灵魂玷污——她亲眼见到三名女同学,熊宗瑛、刘敏和刘中一,无一幸免地在飞行集会时被捕,继而遭奸污,终于当了警官或特务的小老婆。”

  在电影《青春之歌》中,戴瑜就是因为在飞行集会上演讲而被特务盯上并秘密逮捕的,然后他很快就叛变了革命,给北平地下党造成重大损失。【点击阅读】

  

 

  03

  —

  飞行集会为什么付出了巨大代价,还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从技术层面来分析,主要有两点:

  第一,飞行集会的听众无法预先选定,大量的是普通小市民,也许还会有一些工人、农民、学生等等,会上进行的宣传不可能有针对性、系统性,在恐怖混乱的气氛中,听众也不可能认真聆听演讲者说些什么,能听清楚几句口号就不错了;

  第二,由于时间太短,演讲者根本不可能把道理讲清楚,也不可能和听众在相互了解,深入交流的基础上建立密切联系,最终发展成强有力的革命组织。

  

 

  04

  —

  飞行集会这种形式,总的来说于革命有害无益,为什么还会被王明们乐此不疲,大量使用呢?

  如果从思想方法上找原因,这就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个人主义思想在革命斗争中恶性膨胀的结果。

  他们不愿意深入工农群众,做长期艰苦并且通常是默默无闻的宣传工作和组织工作,也不愿意像鲁迅那样,在思想文化战线上一枪一发子弹地做“韧性的战斗”;

  他们追求轰动效应,把革命当成了表演革命,只要自己成了网红,群众是不是接受,是不是能够被发动起来,反而成了次要的事情;

  他们不明白,革命不是革命者的革命,而是人民大众的革命,革命不能包办代替,不能越俎代庖,更不能用革命者的表演,来代替人民革命本身;

  他们不明白,手段是要为目的服务的,不能把革命的手段,当成是革命目的本身;

  他们也不明白,革命是分为不同战线的。在三十年代,有白区工农运动的战线,有苏区武装斗争的战线,也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战线,不能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一条战线上来,也不能用一条战线代替其他战线;

  他们把马列主义,理解成了姿势主义,只要革命姿势,不管革命效果;

  李德在苏区指挥作战时,竟然挑选长大高大英俊的红军战士穿上新军装手执红旗站在高处“鼓舞士气”,结果使他成为敌军的最佳射击目标。这是把战斗当成了拍电影。

  

  他们这样做的结果,暴露了革命力量,不仅给中国革命造成了重大损失,也往往酿成了他们个人命运的悲剧。

  

  延安整风时期毛主席给干部开会。
 

  05

  —

  在延安@整@风时,毛主席曾经批评那些热衷搞飞行集会而造成重大损失的王明路线执行者“比猪还蠢”,他说:

  “猪过河还知道用前腿探一下,调查研究一番,猪撞了南墙还知道回头,教条主义者撞了南墙还不知道回头。”

  毛主席的话说得很幽默,但其实充满了沉痛和惋惜。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如果牺牲是由于敌人的残暴和强大造成的,那当然可以欣然接受,从容就义!

  

  但如果是自己的教条主义和愚蠢导致的,就很不应该了!

  

 

    文章原载于作者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