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班明峰:“首次犯法”不能成为不追究刑事责任的‘以罚代刑’

2018-10-12 14:23:4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班明峰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8年秋季中国发生“范冰冰偷漏税案”。

  此案终于有了最终结论:范冰冰在电影《大轰炸》剧组拍摄过程中实际取得片酬3000万元,其中1000万元已经申报纳税,其余2000万元以拆分合同方式偷逃个人所得税618万元,少缴营业税及附加112万元,合计730万元。此外,还查出范冰冰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少缴税款2.48亿元,其中偷逃税款1.34亿元。

  处理结果是否比较挠痒痒:补交税款,罚款,免于刑事处罚。【此案还有一个所谓‘宽严相济’的理论】{注:有【】号处为笔者的评论。以下同}

  修订后的《刑法》201条第四款明确规定:有第一款行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5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的除外。 【 (此规定,本文简称‘罚金代刑’)】

  【‘罚金代刑’可以看出,纳税人采取欺骗、隐瞒手段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申报,逃避缴纳税款数额较大(10%以上)、数额巨大(30%以上),是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但是,如果否定法律的灵魂是‘一刀切’, 多此一举挠痒痒规定‘罚金代刑’】:纳税人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同时具备以下3个条件,是可以不承担刑事责任的:1.已经补缴了全部应纳税款。 【‘罚金代刑’导致悖论,意思相当于‘第一次偷不要紧, 只要归还了就没事,就会大大降低了法律的威慑力, 让邪恶感觉‘罚金代刑’令人非常满意‘多有人性’邪恶(明知故犯的腐败犯罪分子等等,已经不属于‘人民’的概念范围)感觉法律的威慑力几乎已经荡然无存了,‘罚金代刑’ 将让有钱人非常挠痒痒,可用钱消灾难,正合孤(邪恶)意,‘罚金代刑’就违背‘立法是为了强调强大的一刀切威慑力,是以杀鸡吓猴并且广泛宣传单 ’伸手必被抓‘而不是为了表现统治阶级立法者的慈悲为怀仁慈之心去拉拢邪恶拥护自己为目的,或者其他,让人们难以猜测的目的。正确的法律是没有例外的。害怕法律有残酷性就会违背毛主席的’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真理和’对敌人的仁慈, 就是对人民的残忍‘真理。】

  2.已经缴纳了税收滞纳金。   3.并已接受了税务机关的行政处罚。......【是‘罚金代刑’用钱摆平的方式显然是违背立法的’稳定社会‘的初衷,对于有钱人是非常挠痒痒而幸福的巴望不得的新发现挠痒痒措施。有钱就可以避免犯罪分子手段惩罚, 是体现的邪恶这求之不得的好事情,如果杀人犯能够用大钱避免死刑,天下将会乱糟糟,‘罚金代刑’显然是违背公理的错误思维。不是触及灵魂的法律。在新加坡, 鞭刑没有‘罚金代刑’,即使是首次犯法者也必须被残酷惩罚,绝对不能够寻找借口例如’我不知道当众摸女人的奶是犯法;不知道偷逃税是犯法;不知道贪污受贿是违法。而法律让邪恶可以让邪恶用任何借口逃避惩罚就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所以不管是一次性犯法或者多次犯法,其性质都是一样的。都要一刀切以免留下漏洞。而新加坡鞭刑和罚款一样‘形影相随’残酷惩罚,在邪恶屁股上永远留下标记, 会影响将来配偶的成功率。让犯罪分子一次性‘享受’以后感觉‘非常痛苦,才能够起到教育作用而一生难忘, 天下的正义法律,哪怕是邪恶想用巨钱去交换其避免法律的惩罚是不行的。为什么新加坡的社会非常稳定,腐败不能够泛滥成灾, 道理非常简单——‘用强大的负反馈威慑力可以稳定系统’是百试不爽(百试百灵)的】

  【法律把第一次当成‘不严重’,去区别于第二次及以上的犯法‘才严重’,是一种错误的思维, 本质是鼓励‘不害怕第一次犯错误,只是是害怕第二次‘的脑残思维,是许多糊涂人的拍脑袋的思维, 本质如同’我只害怕第二次及多次的子弹头打穿透我的头, 的思维’‘第一次犯错误者应该轻轻罚款就可以了原谅它吧‘的脑残思维,还可以推理得到‘允许改革犯错误, 不允许不改革’的本质是鼓励犯错误,的脑残思维。 由于鼓励人人不怕犯盲目实干的犯错误,将会导致错误泛滥成灾而无可救药。因为一次性原则性错误(例如全面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让剥削现象泛滥成灾和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变革)就可足够导致两极分化巨大而让某些国家如同中东某些国家一样混乱不堪而崩溃!

  实干也检验出’轻视第一次犯法为无关紧要,是错误的思维‘。 前几年,一个’著名人物男高音双歌星家庭‘爱自己的独生子如同掌上明珠,他小时犯错误从来不被打屁股惩罚,总是轻轻地原谅’第一次’, 到他进入青少年时期开车横蛮犯法故意把别人伤,国家法律又保护青少年连同邪恶一起挠痒痒保护,法律 只轻判刑1年,一家人非常满意‘文明法律’,仿佛实现‘文明与残酷的拥抱而兼容’。刑警描述他是劳教所的‘快乐果’ (但是如果在新加坡早已被鞭刑让屁股留下永远的记录,就再也不敢于犯第二次了)。挠痒痒教育办法让被教育者感觉犯法如同玩游戏不当回事儿还可以出名,他出劳教所以后不痛改前非再聚众带头强奸,其母亲竟然穿花衣服花枝招飐如同庆祝节日一样去法院支持自己的孩子避免判刑,结果仍然被正义的法官判10年有期徒刑(现在已经大约过了6年);前些年新闻:云南高法学习精英‘废除死刑’的获奖论文的‘真理’去实干(实践),把严重杀人犯释放出监狱让他感觉伦理已经被变革为面目全非大变样了,‘杀人偿命’被废除了,人命如鸡了,杀人安全得很了,导致他晚上放心地继续杀11人(另外还有8个失踪者等待调查)。也导致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损失。前些年腐败泛滥成灾, 也是贪污受贿几亿仅仅是挠痒痒判刑3年,用儒家的‘爱一切’精神(相当于西方抽象人权的不科学没有阶级斗争的内涵的奇怪理论)指导法律改革,结果让犯罪分子的犯罪成本大大下降,负反馈力度大大下降的结果腐败导致腐败前仆后继泛滥成灾。导致事实上的今天的许多人在敢于偷漏税,也属于腐败、腐朽的明知故犯反人民,的现象。但是如果有革命者有毛泽东思想支持的法家的‘革命就必须残酷’的精神,立法就会避免挠痒痒化的趋势和大方向错误。

  如果愈来愈挠痒痒又想立’美丽文明‘的‘人权精神’想实现防止犯罪现象,的目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牛头不对马尾的思维,本质是悖论, 根本不能够实现稳定性的目标。相当于把手榴弹变革为肉包子去上战场打击敌人一样的的单相思,想成功的篡改规律而已。

  挠痒痒法律是没有威慑力的’墙壁上画的大刀‘就会导致邪恶者们个人利益争先恐后去违法,其‘人多势众’的整体破坏力已足够破坏国家的次序和安全。由此可见,“一定条件下逃避缴纳税款可免刑事责任”的法律规定是非常不合理,也不符合‘负反馈稳定系统’的客观规律。因为糊涂人想在‘第一次’就人为搞法外开恩废除负反馈。当然是让邪恶非常高兴和满意。但是却失去了从始至终的法律强大负反馈的威慑力,网开一面以后法律利剑将会退化为纸片,让坏人不害怕,就敢于明知故犯,以身试法,国家就会许多的明知故犯的人,会愈来愈不稳定,形形色色的腐败和杀人案违法犯罪分子就容易在挠痒痒的法律下泛滥成灾。前些年的腐败泛滥成灾的就是实干检验的‘挠痒痒法律不能够稳定社会’的实例。实干和理论的‘双检验’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更加可靠得多,因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有循环论证的逻辑性错误有循环论证的逻辑性错误, 并且有许多反例,例如不能够检验永动机理论和又无穷无尽内涵的哥德巴赫猜想、勾股定理等等命题,[(而勾股定理是终极真理,已经得到双检验证明,理论证明成立大约500次,而实干(实践)想检验这些命题却无能为力。],’以罚代刑法‘永远是人类不能够使用的错误办法。

  但是糊涂人却认为其是一条‘较为人性化的法律’,其实是成功规律的’又残酷性无感情性‘规律, 因而属拍脑袋单相思认为人性化 结论——“纳税人出现第一次偷逃税行为,在税务机关追缴税款并作行政处罚后,可不再追究其刑事责任。”属于无逻辑的非理性的对于邪恶现象的挠痒痒处理。这样的所谓‘人性化规定’本质是唐僧慈悲为怀精神。是没有法律的‘威慑力为灵魂’的设计。对于国家发展和社会稳定都是没有益的。范冰冰大案就是实干检验此法律加入人性化将会事与愿违的否定定性结果,导致其敢于与挠痒痒法律‘对着干’。就是不怕‘第一次惩罚的挠痒痒’导致邪恶现象会愈演愈烈。

  但是糊涂人对于此此法律却赞美为“对于构建和谐的征纳关系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糊涂人认为‘我有儒家精神,对于邪恶好(如同云南释放杀人犯导致其继续杀11人),它一定对我自己好’的单相思,自我感觉法律挠痒痒不错’可以构建和谐的征纳关系‘。但反例多得很。

  搞拍脑袋的慈悲为怀精神不符合真理。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所以法律必须保持残酷性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相当于‘一刀切’含义)所以不能允许由‘次数1’约等于0,作为‘根据’去干扰、决定邪恶被惩罚的力度。

  因为法律的本质是:是掌握国家政权的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

  法律的基本特征是:

  ①法律是掌握国家政权的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法律是无产阶级的法律而不是资产阶级的法律。是为保护人民利益服务的,而不是允许允许法律为剥削阶级、资本家服务去搞’以罚代刑‘。因为法律归根结底是以保护人民利益为原则性】

  ②法律是由国家制定和认可的;【’国家‘比较抽象,因为包括好人和好人、中间派,而不是一部分少数人(也会有腐败在人民代表内部的可能性, 毛主席有’党内存在资产阶级‘的论断)所以法律必须具有真理性,否则容易在阶级斗争中被资产阶级篡改法律, 搞极少数人对劳动人民,的资产阶级专政】

  ③法律是依靠国家强制力(警察、法庭和监狱等)保证实施;【不能把法律篡改为,让邪恶用钱摆平'消灾'而可减轻‘惩罚痛苦度'以便可以逃脱残酷的惩罚。所谓‘第一次犯法者罚款以后可不进入监狱’的拍脑袋脑残内涵设计, 明显篡改了‘负反馈’规律,而修改为‘以罚代刑’当然是错误的设计】

  ④法律是对全体社会成员具有普遍约束力。【老百姓、明星、大腐败官员等等被一刀切,判刑,任何人不能有例外】

  【从事件看,敢于揭发检举偷漏税,的崔永元取得了正义的初步胜利,法律也取得了一半多的胜利。但是群众还在质疑法律存在挠痒痒,‘依新的挠痒痒法可不予追究刑事责任’是否行得通?如此众目睽睽下巨大的逃税大案竟是‘以罚代刑’搞罚款了事。法律的残酷性设计为必要性是正确的。不科学的法律条文被讨论和修改的有真理性,才能有利于法治社会建设的科学性、逻辑性、公平性、长期性、有利于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的共产主义。

  法律不能够把发现违法行为完全交给予人民监督。必须有监控,否则,如果不是崔永元先生敢于举报,范冰冰大案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有“首次”出现。再加上对于‘首次’的特别关照挠痒痒处理,邪恶的安全度和幸福度会得到大大提高,而如果如邪恶逃脱法网,人民就会遭殃!如果搞社会主义的按劳取酬, 就不会容易发生新的这些两极分化现象。

  税务机关必须想办法主动介入监督。如果不去主动查,总是依靠人们偶然性的发现邪恶行为,法律将会名存实亡,税务机关就容易涉嫌失职渎职责任。

  “首次犯法”可以成为不追究责刑事责任的理由吗?不可以!推理是可以得到悖论的——一个邪恶首次杀11人,比不上第二次它只杀1个人的严重性,所以第一次就不应该判刑!实际上等于鼓励‘允许第一次犯错误’约等于不犯错误。第二次才追究责任。

  名人犯法就可以挠痒痒处理吗?不可以。不能够把法律变革为‘橡皮筋’!实际上‘没有名气的人逃税被判刑’的案件多得很,法律不能够搞‘以貌取人’、‘看人下饭’。 “首次被税务机关认定违法”(简称A)是不被追究责任的理由,就违背了‘负反馈可以稳定系统’的规律。本来是法律的正义性在于内涵必须符合负反馈规律。如果天下邪恶完全可以用‘A’这个大漏洞,故意犯许多的‘第一次安全性’偷漏税行为,由于哲学的‘量变引起质变’规律,完全可以让搞挠痒痒法律的国家崩溃!所以此法律内容A是错误的。

  第二个让邪恶高兴的是,税务机关如果缺乏主动介入的职业操守,不作为,那是非常有利于邪恶者偷税漏税的。假设,人人感觉’没有被查到等于不发生偷漏税‘只要没查到,邪恶就可以反反复复地犯下去,直到100次是安全的’没有发生偷漏税‘,被被发现的第101 次被定义为法律的“首次”发现,是不会进入监狱的,法律会形同虚设。再’以罚代刑‘挠痒痒地表示惩罚,如邪恶补交认罚,事实上邪恶就可以非常安全地违法首先富起来了,所以犯罪成本非常低,凡是搞此’犯罪成本非常低‘的法律都是错误的。

  ‘只要要交赔偿钱就可以随便犯法了’的设计图, 是非常脑残的思维。加上,若无人举报犯罪分子,它就平安无事。在这样的邪恶感觉’双保险‘的国家法律设计环境下,想想看,公民是愿意选择犯罪成本低的‘第一次非常安全’的一本万利违法呢?还是愿意选择守法一辈子却贫穷下去呢?岂不是‘逼良成娼’?必然是导致邪恶泛滥成灾, 前些年腐败贪污受贿几亿仅判3年不是导致腐败滑坡式泛滥成灾吗?

  建议法律人士借此机会提出修法,修改“首次违法并且赔偿和罚款就行了不被坐牢了”内涵的’以罚代刑‘。防止包庇纵容偷税漏税的违法行为的错误条款永远存在下去得到邪恶欢迎而危害国家和人民的安全。

  在范冰冰大案‘冰山一角’之下,法律的‘第一次可挠痒痒处理’如犯法行为愈来愈得到’地位提高的幸福,还能对于邪恶有威慑力和触动吗?整个中国是否只去抓一个小小的棋子就达到’依法治国‘目的了?

  后续的挠痒痒处理结果当然是让邪恶兴高采烈而跃跃欲试与法律对着干,但从对’范案‘的挠痒痒处理看,是留下很多逻辑性错误和遗憾的,长时间、大范围的偷税漏税,竟然只靠崔永元先生站出来为国、为民主持正义,如果没有他正义的检举揭发, 法律岂不是成为白纸一张形同虚设让全世界笑话?法律的尊严在哪里?就在于法律必须是先进性的、没有感情的、大公无私的,一刀切的、 有人民拥护的为基础。法律是铁面无情的,没有漏洞的。无论从法律是否过于挠痒痒?还是从道德滑坡、偷税漏税人数是否泛滥成灾?都不应该是’脑残的法不责众‘(一开始就搞挠痒痒的法律最容易导致腐败泛滥成灾然后无奈地稿法不责众)就此一鸣惊人地就要偃旗息鼓收尾,但是不能成为偷税漏税者‘后起之秀’安全性得到提高’的集体狂欢的滋生性土壤。

  不按劳分配而按资本分配,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邪恶性,其腐朽的体制,导致两极分化而不能够彻底消灭。下面按劳分配已几十年了,生存此‘范案’是情理之中。是两极分化的成千上万个例子之一。而中国高科技奖的奖金是500万元,并且难度非常大,不多发,每年只是奖励一、两个,有重大贡献的科学家一生的科技贡献的脑力劳动比演员的相当于虚拟经济本质的‘抢劫钱而已’的贡献大得多,却收入也仅仅是明星收入被限制之后的一部影视剧片酬的十分之一!难怪中国许多学生争先恐后报考艺术界行业,‘让少数人首先富起来’实际上是如演员比又高兴的科学家更加一马当先首先富起来,然后炒高房价的房子让人民在两极分化中贫穷下去。人人把心思放在能够首先富起来就能够共同富裕吗?这种资本主义抢钱的社会财富依靠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理论’为依据的脑残分配方式,除了导致两极分化愈演愈烈方面,对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不会有好处。其导致实现共同富裕愈来愈有希望吗?

  毛泽东时代,没有什么‘先富论’。但是很多官员不腐败, 共产党人与人民打成一片。精神境界高,演员也一样,人民赞美许多艺术家是“德艺双馨”,那时是对有终身成就的艺术家们的最高赞誉。但是私有制逐渐代替公有制的以来,现在还有“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呢?以前,将从事演艺工作的行业称之为艺术界(包括戏曲界、电影界、话剧界等等)为人民服务,有的艰苦朴素的京剧老艺术家牺牲在舞台上。它们和解放军英雄人物一样,不为了钱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永远 活在人民心目中。

  但是现在的演艺界的相当一部分人被‘先富论’的自私自利诱惑力毒害,还有一点毛泽东时代的道德道德底线吗?有人说‘范冰冰们德不配位’,评价是正确的。现在的演员被很多老百姓称之为‘戏子’,这一贬义词称谓的变化是对于金钱主义的道德的‘估低’,反映的是这一行业的铜钱味性质的泛滥成灾,在经过“先富论”的社会风气的金钱挂帅精神污染之后,几乎整个艺术界已经远离毛主席提倡的为人民服务的原则性。道德,正在大面积滑坡,偷漏税愈演愈烈,已经背离了文化的高屋建瓴本意,正在远离为人民服务的道德的本源。人们问得最多的是,好像范冰冰们一样的有钱人已经这么有钱了,来钱已经这么容易了,可它们为什么还要不满足要违法偷税呢?就证明‘先富论’违背阶级斗争规律和物质不灭定律。‘贪心不足蛇吞象’可描述剥削阶级的本性难移。不可能有共产党人的一心一意让劳动人民首先共同富裕的崇高精神。人是一种复杂的动物,没有无产阶级立场的人的欲望之壑是无法填满的。也让那些狂热追星者得到教训:盲目成为‘追星族’无原则性的追求那些无道德的明星,倒不如追为人民服务的科学家和勇与献身的解放军为光荣。

  以前的‘明星偷漏税案’处理,总体上大多数人是满意的,(例如,刘x庆,‘毛x敏x’、'小燕子的扮演者'、某空姐等等)但‘范偷税案’处理结果,却出现了群众一边倒的不满意法律的挠痒痒,对于群众普遍的不满意的情绪切不可掉以轻心,因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人民的意愿就是法律的内涵。法律如果为明星“偷漏税者”们专门设立法外开恩的网开一面的刑法,法律的权威和威慑力将会一落万丈。‘有钱可使鬼推磨’就是‘天下真理’!有钱认罚就可以代替刑狱的判刑法了。则有钱人将会欢呼‘依法治国’的伟大而趾高气扬, 将会随心所欲把一切挠痒痒法律踩在脚下当作废纸。

  真理性规律是:凡是偷漏税就属于犯罪分子,就应该严刑峻法,必须一刀切。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几次,其‘子弹头’破坏性本质都是一样的。应该以偷税的金额来‘正比例’裁定其刑事的惩罚力度,而不是以偷税的‘次数’大小来裁定‘力度为0’。

  所以,已经到了非改变革财富分配极为不公的市场经济体制的时候了。但是一些糊涂人对于一部分依靠不义之财发大财的,通过资本、炒房、影视高收入出场费获得巨额财富的不公平现象已麻木了,‘久入茅厕不觉其臭’。而对另一部分在实体经济下的劳动者却仍然挣扎在生存困境边缘的状况视而不见。以羡慕用不义之财暴富为‘光荣’。全世界极少数的中、高收入者掌握了社会财富分配的主导权和政策,他们只为他们这些人代言,和制造千奇百怪的法律。掌握社会舆论话语权的是一些大资本获得者和暴富者,剥削者等等,而不是劳动人民。在阶级斗争中,在‘先富论’命题下,阶级斗争规律决定剥削阶级只会为自己剥削阶级代言。

  但是,那些从资本市场、从演艺圈获得巨额财富的人,并没有如先前DXP设想的‘学习雷锋’的“先富带后富”,而是将剥削者自己的巨额财富转移到国外享清福,大明星在国外有豪宅。巨富商人将大量财富转移到了国外。长此以往,中国将被这些蛀虫掏空。有人搞搞‘藏富于民’搞私有制代替公有制,本质就是要藏富于这些富人的腰包,要让这些人的财产有‘私有制法律保障’,他们就会有安全性而不会逃跑怕不会害怕有‘打土豪’的共同富裕现象发生。但是,国家即使是对这些人的不义之财财富不管青红皂白给法律保障,它们仍然是要转移资产到资本主义国家外国去。专家证明腐败邪恶不用20年可以通过偷漏税等等手段在邪恶的市场经济私有制下把中国变革为‘被挖空财宝的大山’。

  ‘范案’绝不是孤立事件,这是社会的道德滑坡的病态的表现。从这些年演艺界暴露出来的腐败现象不少, 继大量官员腐败以后,演艺界‘前仆后继’正在变成不少人敛财暴富的腐败好地方,而不是为人民、为国家为共同富裕服务。道德的丧失已经让我们的艺术为人民服务目标走向为金钱服务的拜金暴富的目标,艺术‘铜钱味’已经越来越浓,成为社会道德沦丧的帮凶,演艺界道德的沦丧如同癌症细胞,逐渐泛滥成灾,社会风气在变坏。丑恶、颓废、靡乱、勾心斗角、美化西方的享乐主义等等内容占居了主导地位,成为了颠覆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和平演变的逆流。所以,法律绝不能设计为,让犯法的邪恶依靠有钱而可以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而应该‘一刀切’,让他们像那些抢劫国库的盗贼一样,一次残酷无情的惩罚就足按他们偷税的金额大少被计算机计算,精确地判入狱的刑期,受到法律威慑力杀鸡儆猴的刑事惩罚。以教育人类: 人人不要有侥幸心以身试法!腐败伸手必然被抓!才能在强大威慑力下,减少人间 一切腐败、犯罪现象,有利于实现社会和谐。残酷性的过程才能够实现和谐的目标。因为实现目标文明不等于其过程也必须文明而法律必须有挠痒痒性。

  法律规范不同于其他规范,其重要特征是,法律的残酷下和一刀切的严谨性。它有正确的而特殊的负反馈灵魂,用有痛苦性的惩罚内涵逻辑地构成。构成一个法律的要素有,法律原则、法律概念和法律规范。每一个法律规范由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两个部分构成。都是利用‘残酷能够建立威慑力而实现稳定性的目标’是正确的无产阶级法律的内涵。

  法律的行为模式是指,法律为公民的行为所提供的标准是统一的。而不是几个方向的(如同让人们自己吃‘自助餐’一样选择最为幸福的其中一种。)

  法律家制定而认可的行为规范,是‘不许这样行为’的棱角分明的规定,称为‘禁止性规范’。法律必须表现出来。法律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带有强制性,不同于其他的非法律的规范的权利和义务。往往是用‘必须’来描述。所以如果犯罪成本非常低,有钱人可以用钱消除坐牢和被枪毙的下场,群众叫做‘用钱摆平’。于是这些腐败等等现象仍然是可以在此挠痒痒环境里继续泛滥成灾。则‘敲山震虎’和‘杀鸡儆猴’强大负反馈方法被‘以罚代刑’破坏了。但是法律是由国家强制力保障实施的残酷性行为的统一规范,任何犯罪分子是没有‘特殊地位’的,不可以允许其有被特殊的赦免权。所以宪法规定赦免权不能够让国家总统随心所欲一言堂单独决定。

  由于法律是一种国家意志,它的实施由国家强制力来保障。法律所规定的权利和义务是由专门的国家机关以强制力保证实施的,国家的强力部门包括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有组织的国家暴力。

  因为社会是指以物质生产为基础而结成的人们的总体,法律的调整是指向人们的行为,是对人们行为所设立的标准,即调整一定的社会关系。法律是具有普遍性的社会规范:

  1、普遍的有效性,在一国主权内法具有普遍效力。

  2、普遍的一致性,法律不可以强人民所难。[例如吃狗肉者必须被罚款和坐牢将会让人民没有食物和特殊的药品之,而更加痛苦]。

  法具有可诉性,法律的程序性。法律强制实施是通过法定时间与法定空间上的步骤和方式而得以实现的。

  法的本质就是统治阶级实现阶级统治的工具。具体地说,它是指国家按照统治阶级的利益制定或认可,并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其实施的行为是保护人民利益的原则性的,法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范的总和。法是被提升为国家意志的统治阶级的意志的体现。

  对于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的严重犯罪,黑恶势力犯罪、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制售伪劣食品药品所涉及的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发生在经济社会建设重点领域、社会保障中的搞假冒伪劣、征地拆迁、灾后重建、企业改为私有制、医疗、教育、就业等领域严重损害人民利益、社会影响恶劣、群众反映强烈的任何人员的职务犯罪,商业贪污、贿赂犯罪等,这些人员必须被依法从严惩处。不能够搞法外面开恩、网开一面的‘以罚代刑’,总而言之必须搞严刑峻法才能够稳定社会,让人民能够在稳定的社会环境里实现共同富裕。任何时候(即使是社会逐渐好转)也不能够把法律篡改得愈来愈挠痒痒,对于法律来说不能够搞‘天天变革才不会亡党亡国’的错误思维 。因为严刑峻法永远对于人民完全没有危害性,对于犯罪分子是有杀鸡吓猴威慑力的, 不能够把已经违法的人、不遵纪守法的人的内涵当作‘人民概念’内涵去制定大政方针和法律(例如,废除75岁以上的人的死刑的法律就非常脑残, 是网开一面, 并且把年龄作为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分界线;)去判断‘仍然是应该得到幸福的人民’的范围。

  正确的法律的长期稳定性非常有必要。不能够把原则性改来改去愈来愈乱糟糟让邪恶有幸福感,才能够成为阶级斗争中的又杀伤力的无产阶级‘灭火机’作用,不能够认为长期以来没有阶级斗争了就自作多情的的把必要的残酷负反馈措施的法律逐渐完全废除而自废武功,警示事物‘文明度得到提高’。但是却让邪恶者、腐败者、违法乱纪者喜笑颜开兴高采烈赞美脑残的自废武功‘好得很’。

  无产阶级革命者必须坚持强大负反馈法律,则社会就可以避免乱糟糟,才能够 能够保护和维持社会的稳定, 保护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不会被被阶级敌人破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