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伊文:中国医改要警惕印度陷阱,学习古巴经验

2018-10-12 15:29:49  来源:“爱思想读书圈”微信公号  作者:尹伊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1.jpg

  印度医改的补贴

  有什么玄机?

  印度最近推出一个新医保计划,亮点是要给穷人更多的医保补贴,使他们可以去私人医院看病。这样的医保是很能吸引选票的,但其实质性的影响将会是什么呢?

  印度是一个名义上有“全民医疗福利”的国家,因为它的公立医院是免费的。但名义下面的实质却是,公立医院缺医少药,服务质量非常差,不仅拥挤糟乱、医药匮乏,而且医疗事故频频发生,譬如供氧出问题导致婴儿夭折、注射液感染使病人死亡等等。

  这样的“全民医疗福利”带来的健康卫生结果是:预期寿命短,儿童死亡率高。譬如2015年,印度的预期寿命是68岁,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是每千人58名。同年的世界预期寿命平均值是72岁(中国是76岁);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世界平均值是41名(中国是11名)。

  面对如此劣质的医疗服务,印度人生病多数不敢问津免费的公立医院,生怕病没治好还出了事故。所以,人们尽量去私立医院看病,只有实在没钱的穷人才去公立医院。印度私立医院的服务是相当不错的,在国际上颇有名气。与国际上的医疗价格相比,尤其是和发达国家的价格相比,印度价格便宜,因此吸引了不少附近的外国人来印度就医,旅游医疗成为印度私立医院的特殊产业。这项产业给私立医院带来很大的利润,不少人对此大为赞赏,认为这表现了印度医疗的“发达”“先进”,所以才能够出口。

  这种“发达”“先进”出口造成的医疗资源配置后果是什么呢?公立医院资源匮乏,穷人要“冒着生命危险”在劣质的公立医院看病;私立医院资源充沛,为外国人提供优质服务,为自己增加利润。

 

  古巴医疗为什么

  能够出口内需两全?

  世界上还有一个著名的医疗出口国家,它的医疗体制和印度全然不同,它的健康卫生结果也和印度全然不同。这个国家是古巴,古巴大量出口医疗,但它国内的穷人也能够同时享受优质的医疗服务。如此的优质服务使古巴获得了不仅远优于印度,甚至优于美国的健康卫生结果。譬如2015年,古巴的预期寿命是80岁,美国是79岁;又譬如2010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每千人古巴是6名,美国是8名。更令人惊叹的是,古巴的医疗成本还远远低于美国,古巴的人均医疗费用只是美国的5%。世界银行和联合国把古巴模式推崇为楷模,赞扬它创造了低成本、高效益的奇迹。

  创造古巴奇迹的一个重要元素是古巴的巨大医生数量,人均医生数量古巴是美国的三倍,是世界上人均医生最多的国家。每千人古巴拥有7.5名医生,美国只有2.5名,北欧医生最多的挪威也只有4名,而印度少得不到1名(0.7名左右)。

  正是因为医生数量庞大,古巴可以“出口”医生而不影响国内的医疗质量水平。古巴拥有如此数量的医生,是因为古巴政府多年来一直根据科学测算有计划地培养医生,设立了大量的医学院,培养出大量的医生。关于古巴的医生培养和医疗体制的具体详情,请参阅《天下为公——中国社会主义与漫长的21世纪》。

  古巴的医疗出口给国家带来了可观的外汇收入,这些收入帮助古巴政府解决了许多社会经济问题,同时使古巴的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获得更多的发展资源,进一步增强了古巴在医疗服务和医学教育方面的产能和国际竞争力。这种产能发展使古巴在国际贸易中形成了特殊的“相对优势”。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相对优势是廉价劳动力的低端制造业,而古巴的医疗出口却是高端的服务业。中国和亚洲四小龙是“世界工厂”,英美等国是“世界学校”(大量外国学生去英美留学),这是人们看到的常态格局。古巴却是常态中的异数,它成为了“世界医院”和“世界医学院”,目前古巴不仅出口医疗服务,它的医学院还招收了大量的留学生,其中包括美国的学生。古巴的异数产能带来的不仅是经济收益,而且还有政治的“软实力”。

 

  警惕印度陷阱

  学习古巴经验

  对比印度和古巴的医疗状况,可以看到巨大的差异,而印度的新医改很可能使差异更为加大。

  印度的新医改给穷人补贴,让他们去服务水平较好的私立医院看病。但如果私立医院中的医生数量没有增加,大量穷人涌入之后,服务水平还可能维持吗?医生培养需要很长的时间,私立医院很难马上招募到大量的医生。私立医院用原有的医生数量,应付扩增的大量新病人,如此应付使私立医院成为医改补贴的最大受惠者,因为它们可以立刻增加收入、增加利润。给穷人的补贴,转手落入私立医院的腰包。

  印度模式和古巴模式有泾渭分明的差别。

  (一)印度贫富悬殊,劣质服务给穷人,优质服务由富人享受;古巴公平共享,全民都享受优质医疗服务。

  (二)印度的国家医保补贴,转手进入了私立医院腰包;古巴的国家医疗投资(包括医学院),全民获利。

  (三)印度的医疗出口,使外国人和私立医院受惠,让稀缺的医疗资源为外国人服务;古巴的医疗出口,使国家和全民受惠,并且良性循环地增强国家相对优势的竞争力。

  古巴模式是社会主义模式,印度是是资本主义模式。医疗供给中的关键元素是医生,而培养医生的周期是非常长的,需要长期投资,不能急功近利地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市场效应,社会主义的资源配置恰恰可以避免这方面的问题。印度的医保补贴具有拉选票的短期政绩功效,但是会造成长期问题。补贴刺激了私立医院的需求,但是缺乏需要长期培养的医生供给,使医疗供需进一步失衡,使资源进一步配置给急功近利的私立医院,使社会医疗服务和全民卫生健康落入陷阱。

  印度的陷阱给中国医改敲响了警钟,切不可走印度那样的道路,古巴模式才是正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