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金一南:为什么说中美博弈,中国一定会赢?

2018-10-11 07:42:46  来源:时事爱好者  作者:金一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是金一南教授最新一篇演讲,金教授的这篇演讲非常精彩,之前我们发过音频版的,很多朋友听完都受益匪浅,今天我们将文字版的内容分享给大家。

  以下是正文:

  贸易战是个很重要的方面,但不仅仅于此。贸易战打到今天,我们不管从舆论、从微信、网络上看,还是从各方的采访来看,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中国经济学家看衰中国,美国经济学家看衰美国。

  你一采访中国经济学家,一片唱衰,“完啦!糟啦!大难啊!我们糟糕了,一塌糊涂!”;

  你采访美国经济学家,跟我们一样,“完啦!遭啦!特朗普把美国折腾成这样,美国将来出大麻烦了!”。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双方都唱衰自身。

  都是经济学者,都是专家学者,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

  我说了一句话:双方对自身的缺点都了若指掌,双方对对方的缺点都有所不知。

  都知道自身一大堆缺点和毛病,中国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的缺点和毛病知道的太多了,美国经济学家也一样。但对对方的毛病知道的不多。

 

  那么贸易战期间,中国的优势在哪里?美国的优势又在哪里?

  中国的优势,第一,我们制造业优势;第二,市场优势;第三,开放优势。

  美国的优势是什么呢?第一,科技优势;第二,货币优势,美元;第三,军力优势,不行就打。这是美国的优势。

  制造业方面,美国长期占世界工业制造的20%以上;

  日本在高峰时期,大约在1995年1996年,接近美国,占到世界工业制造20%,然后下滑;

  德国制造业不错,但是量太小,长期在世界制造业10%以下;

  而中国则是异军突起,2009年与美国达到同一比重,各占世界制造业18%,然后中国继续上升,美国下降。

  中国制造业2016年已经占世界制造业比重25%,世界第一。这种制造业的优势,任何国家难以取代,而且中国还在上升。

  华盛顿有句话讲,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理工科人才,中国是首个年度专利申请数量突破百万的国家,占全球专利申请总量近40%,比美国,日本,韩国加起来还多。

  你说这趋势不可怕吗?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学报讲,44%的中国大学生主修自然科学和工程学,美国只有16%,考虑到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4倍,这一趋势将来十分可怕。

  美国人还学工程学吗?还学自然科学吗?他们选修什么呢?法律,金融,医学,因为最来钱呐,工资待遇最高了,他们都搞这个去了。

  中国,按照美方统计,中国本科生每年毕业600万名工程师,即使90%作废,转行,还剩60万,也很可怕。

  美国有这样的人吗?奥巴马要返回制造业,特朗普要返回制造业,领导,政府大力疾呼,拼命号召,人在哪里?工程师在哪里?蓝领工人在哪里?白领技术人员在哪里?

  可你看曹德旺在美国搞玻璃厂,雇佣的工人,都是四五十岁,实际上四十岁极少,大部分是50岁60岁的,谁给你当工人啊?谁干啊?没人干,非常困难!

  美国今天面临的问题是他想返回制造业,他回得去吗?人在哪里?单靠政府号召就回去啦?政府号召我就选修工程学啦?我不想学,工程、建筑,没人学的。这是美国今天很大的问题。

  美国刁难我国在美国的投资,华为、中兴、三一重工、联想,都受到刁难。中国安抚美国企业在华的投资,我们开放,你要投资,来啊,我们继续欢迎,我们继续开放。

  美国收紧开放程度,反移民法。特朗普讲了,几乎每一个中国学生都是间谍。中国扩大开放程度,他在以阶级斗争为纲,我们在改革开放。

 

  在这个方面我们和美国是完全相反的,这就决定了在贸易摩擦中中方的中长期优势。

  我们近期股市低迷,大家唱衰,都觉得不好。中国经济学者大量看到的都是中国近期,美国经济学者唱衰美国,他们大量的看到的都是美国经济的中长期,双方视点不一样。

  中长期对美国非常不利,近期给我们造成了意外的困难,所以我们感觉这坎儿好像都过不去了一样。博弈的双方都难,没有谁是容易的。

  特朗普是个40后,他1946年生的,他简单的把过去美日经济对决拿过来用在今天和中国的经济对决,80年代末美日经济对决,一个《广场协议》把日本打趴下了,日本直到今天都恢复不了。

  但是注意,特朗普先生是40后,美国的交班很怪异,60后交班给40后,奥巴马是61年的,特朗普是46年的,他都能完成交班,60后交给了40后,40后上来了,然后拿出对付日本的那一套对付中国,完全不行!

  80年代末,美日经济对决是产品之间对决,双方都有独立于对方的完整的产业链。美日汽车,干起来了,日本汽车有完整的产业链,全在日本生产;美国汽车完整的产业链,全在美国生产,计算机、电器都是这样,各自有完整的产业链。

  全球化经济发展到今天,中美双方经济对决不是产品的对决,不是汽车产品的对决,不是计算机产品的对决,是撕裂的产业链,这和美日对决完全不一样,40后至今还没有明白这个问题,他觉得还是产品。

  你看他划分的非常细,中国的几千种产品,其中大量的都是中间产品,不是最终产品。

  中间产品进入美国,他们还要进行再加工,再升值,这就影响极大了。因为产业链密切的上下游关系,决定了并非谁掌握了高端技术谁就掌握了一切,掌握中低端的也并非那么容易取代,只是赚取的利润不高而已,我们承认,中低端赚取的利润不如高端,但是也不能忽略中低端的优势。

  美国回不来了,美国想要回到中低端,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已经回不去了,工程师在哪里啊?蓝领,白领在哪里啊?没人啦!这些事都由中国人干了。

  那好,找一个替代中国的,有中国这个规模吗?有中国这个质量吗?有中国这个创新能力吗?没有啊!

  我们今天讲很多高端的优势,我们顶礼膜拜,但是我们中低端也有优势的,我们正在往高端走,但是我们手中也不是一张牌都没有,他们难以替代。

  产业链的撕裂除了两败俱伤,已经无法形成传统意义上的对立格局,传统美日对决,你必须要签广场协议,你不签就完蛋,只好这样,日元升值,最后一塌糊涂,今天你试试看?

  今天是产业链的撕裂,两败俱伤,对中兴的制裁非常典型,美国制裁中兴,高端芯片卡我们了,芯片卡住了,中兴老总说我们行将休克,大家听了非常震惊,中兴,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世界第四大电信设备供应商,被美国卡了一个芯片就休克啦!

  大家觉得,为什么我们经济学家唱衰自己的国家,因为美国太厉害了。一个芯片把我们搞住了,中国就完了。

  我说,你知道这是产业链吗?中国要是完了,美国也完了。

  你看高通怎么办?高通2017年的营业额(下图),红色部分是中国,橙色部分是韩国,美国看这个缝儿,就一条细缝儿,跟人的眼睛眯了条缝一样,高通在美国没有什么销售。

  

640

 

  2017年高通全球销售营收223亿美元,中国市场占150亿美元,占2/3,比例还在一直上升,而在美国本土,高通营收微乎其微。把中兴制裁,不买美国芯片,高通同时也完了,这就是产业链。

  特朗普懂这个吗?他得慢慢学。美国人讲,特朗普30年没有进行任何的教育了,各种培训班他都没进过,我们现在就是培训班,就是在这里慢慢接受教育。

  特朗普的一个大麻烦就是他30年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培训教育,他一个40后,还停留在过去产品对决那一套,他知道今天是产业链吗?他今天给美国带来了大麻烦。

  所以,为什么对中兴又缓和了?关键是为了救高通!中国不买高通,高通也完啦!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国。2017年中兴出货4600多万部,超过一半使用高通芯片,中兴休克,高通深受重创!这就是今天的产业链。

  2015年我们对高通开出9.75亿美元的罚单,高通十分配合,第一时间交纳,马上就把钱交上来了,并且对国产手机生产厂商专利费打6.5折,失去中国市场是高通无法接受的,这是今天的产业链,这是今天形成的共生关系,这种关系无法斩断。

  美国深陷经济全球化陷阱,国家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冲突无法化解,企业的税收大量在海外了,企业的就业在海外了,然后国家还得保护他,国家花了高额的费用,不管是战争还是和平,去保护他,给企业带来这种困境,给国家带来这种困境,所以美国今天的优势正在被化解,他的科技优势、货币优势、军力优势正在被化解,而且不是被人化解,是他们自身把优势化解了。

  克林顿的高级军事顾问泰森讲了一句话:美国高科技行业能否抵住中国的挑战,并不取决于美国能否成功地遏制中国的进步,而取决于美国自身保持和支持美国公司创新能力。

  迄今为止,美国政府政策措施主要集中在支持煤炭开采、钢铁生产等传统行业,而非创新,大家不要忘记,特朗普是个老派人物,他是个40后,他希望煤炭重新开采,钢铁重新生产,黑烟重新冒起来,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浓烟滚滚,他钟情于传统的工业。你拿传统工业与中国竞争,行吗?

  反移民政策严重损害美国科技创新,你到加州硅谷看看,中国移民、印度移民、以色列移民、东欧移民,大量在硅谷。特朗普反移民,你反的是什么?反人才。

  再看我们今天的城市,中国也一样,深圳最活跃,深圳科技创新能力最强,美国很担心深圳未来30年,40年取代加州的硅谷成为全世界研发创新中心。为什么呢?深圳五湖四海,深圳移民。

  上海这一轮为什么落后了?上海移民很难啊,所以他就落后了。当然,深圳现在移民也有问题,深圳现在移民也不容易了。

  就是一个地区啊,我们中国有句话叫做“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人必须得流动,才会有创新。特朗普反对流动,美国就是传统的,宗教的,白人的美国。你可以阻断人才流动,阻断直接损害美国科技创新。喜欢这篇文章的读者,小编推荐大家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九龙军事。可阅读更多精彩好文。

  沃顿商学院经济学家哈里森讲:我们现在在做的其实不是支持新兴行业,是在救助衰退行业。

  都对美国现在的政策很不满意。特朗普到底是个老派人物,而且他这个人胃口很大,想干的事儿很多,有点志大才疏。

  宣布国内减税,这做的是不错,企业开心,但是大家注意,政府本来就没钱,这一减税,政府更没钱了。

  宣布重返月球,美国阿波罗计划之后,废弃了,为什么?因为没钱,登月太花钱了,不登月了。

  特朗普宣布,重返月球,又得花钱,大幅增加军费,筹划太空部队,军费增加到创纪录的7160亿,军费在美国之后的九个国家,从中国到第10名九个国家加起来总和还没有7160亿多。极大的增加军费,继续严厉制裁俄罗斯,签署美台军舰互停,美台交往法案,恨不得和我们打起来。

  提出退出伊核条约,又军事威胁伊朗,伊朗又和他干起来。

  搞全面贸易摩擦,跟各国都过不去。

  然后2018还大兴基本建设。

  其实核心就一句话:钱在哪里?打仗要钱,建设也要钱,你有钱吗?

 

  美国著名的风险投资者凯西说了一句话:在军费问题上特朗普表现太过愚蠢,只能使得美国政府在破产道路上加速前进

  他说:他到哪里去筹措美元?如今俄罗斯和中国已经不再购买美国国债,外国投资者也在寻机抛售,假设特朗普成功连任,第二季任期结束,美国政府为财政赤字支付的利息每年就近万亿美元。每年为美国政府贷款支付的利息将近万亿美元,你怎么办?特朗普已经债务飙升。

  我们说特朗普接手了一个不是特别好的摊子,他要在摊子上有所作为,他要想把债务压下去,非常难。

  大家可以看看美国国家债务,美国的债务一直控制在原来可控的水平,这时基本相当于他的国民经济总量,美国债务现在已经超过了国民经济总量,就是说他现在全年的国民经济生产还不够还债的。

  但是这个债务以前是没有这么高的,1776年美国建国,到1980年里根上台,美国全部的多少界政府,两百多年,美国政府债务不到一万亿美元,财政状况还是不错的。

  但是你看1980年到2008年,里根上台到奥巴马上台,债务10万亿,为什么?因为期间,2002年,阿富汗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美国债务开始飙升。

  2008年,奥巴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胜选,债务20万亿,超过美国国民生产总值(17万亿),这是对今天的美国来说债务非常严重的,压力巨大的一件事。

  特朗普发誓要把债务减下来,但是现在这个趋势,到特朗普第一任期结束,债务要达到25万亿

  彼得·席夫,美国经济学家中唯一一位准确预测了2008金融危机,以房贷引起的金融危机,他说:可能加剧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大问题是,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都在借钱。

  美国国家债务飙升为什么这么高呢?美国人不存款,美国69%的人存款在1000美元以内,1000美元合人民币不到7000块,放在中国,全家存款不到7000人民币,这不是开玩笑吗!美国就开玩笑,他们不储蓄的。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国各大银行没有人去存钱,银行没钱。

  中国人都存钱,赚点钱就要存起来,中国人储蓄意味着什么?这个储蓄极大的支持了政府,而且我们相信银行不会倒闭的,所以我们没有说经济风险,股市低迷就跑去银行挤兑,我们一挤兑,银行也够呛,你看我们没有挤兑,我们相信银行永远不会垮台,有政府的信用担保,银行一定会还我钱的。

  美国不行,美国稍有风吹草动就挤兑,本身也没多少钱,都欠债。

 

  所以,美国现在的大问题,他们国家除了发国债没有别的渠道,从民间收集不到钱,大家不往银行里交钱,69%存款都在1000美元以下,很多美国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的大问题在这。

  美国不储蓄,中国高储蓄,中国你看指标不漂亮,政府还在那干,为什么?因为政府有民间储蓄,有非常丰厚的资金在银行里。

  美国怎么办?国就靠借贷,但是借贷要还利息,而这个利息极高,你再看我们银行储蓄,银行储蓄的利息很低啊,这完全不一样。

  美国现在面临大麻烦,所以呢,我们从今天看就是这样的趋势,短期看双方贸易战结局必然是两败俱伤,长期看,贸易战不但将倒逼两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而且通过一段时间的较量,反而有助于双方找到新的平衡点。

  我们的产业链,就是平衡点,就是双方的国际分工,就是交叉在一起。最安全的是什么?就是跟对手最紧密的混在一起,你也掰不开我,我也掰不开你。

  美国有个电影叫《教父》,这部电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黑手党老大的父亲被杀了,他讲了一句话:你能给对手最大的震撼是什么?就是能和对手平静地坐在一起喝咖啡。这是对对手最大的震撼,他和我是杀父之仇,我和他坐在一起喝咖啡,他也知道我,我也知道他。

  我们今天和绝对不是和美国分开,你干你的,我干我的,然后我们就开始冷战,绝对不是这样,我们更要和美国混在一起。

  有人讲现在问金教授能不能到美国投资,我说到美国投资很好,只要你能进得去,你就干!就怕你进不去,他的限制很严。我们就跟他混在一起,最安全。

  对于中国人来讲,我们要认清自己的真实地位,坚持扩大改革开放,积极主动与国际接轨,加大对国际产业链的深度嵌入,努力培植扩大内需,最终谁也奈何我们不得。

  我们介入国际产业链,嵌入得越深,我们越安全。而且我们现在内需明显提升,这次贸易摩擦如果在2006、2007年发生,对我们的伤害比今天要大。

  十几年前,2006,2007年的时候我们的进出口贸易占我们国民经济总量的63%,今天只占33%,比例大大下降了,因为内需提升了。贸易摩擦在今天对我们虽然也有影响,但不会有2006/07年的时候那么大,不像宣传的那么玄。

  当然,我也找到了一点历史缘由。这次贸易战,我们国内一篇哀嚎,不管是理论界,还是企业界,还是民间,还是股市,这种状况以前也出现过——抗战之初,国内舆论一片哀嚎,打不过日本,不能干。

  抗战之初我们成立了著名的“低调俱乐部”,都是中国一流的学者,周佛海、陈布雷、胡适、张君劢、陶希圣、梅思平、汪精卫,当时中国最聪明的大脑,他们聚集在一起,成立了“低调俱乐部”。

  什么叫做“低调俱乐部”?蒋介石跟共产党在一起讲抗战,高调,吹牛皮,说共产党吹牛皮,老蒋也跟着吹,抗战?抗的过吗?打得过日本人吗?所以他们是低调,包括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都低调,不愿意跟着别人一起“唱高调”,别吹,根本打不过。

  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讲过,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的要素,没有一种能和日本比拟,战必败。这和我们今天是何其类似啊,我们今天学者在讲的,中国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组织的要素,没有一种能和美国比,贸易战,中国肯定失败。这两者有什么差别?历史在惊人地重复。

  当然,这个“低调俱乐部”,除了胡适和陈布雷,其他全部变成了汉奸。

 

  你看,中国最聪明的大佬是怎么看中国的,当年抗日,能干得过吗?

  毛主席就说干得过!为什么?毛主席《论持久战》讲了一句话:战争的伟力最深厚之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老蒋说要抗战,胡适吃饭的时候问他:委员长,你说要抗战,抗多久?老蒋回他:6个月!为什么是六个月?因为国民党兵工署向老蒋报告,南方北方所有的枪炮弹能够师以上单位打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枪炮弹都没有了,老蒋能说抗6个月,也算可以了。

  老蒋只看到了武器的统计数字,而毛主席讲《论持久战》,毛主席看到了民众,战争的伟力最深厚之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我们今天不也是这样的吗?我们今天的贸易战最深厚的根源是外汇储备吗?是美国国债吗?是贸易盈余吗?是民众!

  什么样的民众?华为的任正非,以及他们这批企业家。43岁创业,1987年以27000员集资创建华为,2015年华为全年营收利润110亿美元,2016年,华为国内纳税700亿,海外纳税200亿,将华为发展成了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震惊了美国人,堵截华为。

  任正非说:阿富汗战乱时,我去看望过员工;利比亚开战前两天,我就在利比亚,我飞到伊拉克不到两天,利比亚就开战了,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让你们去英勇奋斗!

  什么叫企业家精神?什么叫中国企业家精神?这是我们过去以往理论能突现的吗?中国发展道路没有理论能凸显,中国企业家的这种性格,这种人格,这种创业的耐受性,没有人能够超越。

  今年4月10号,美军攻击叙利亚,4月11号任正非给我发了一条短信,10号下午空袭,他9号刚刚离开叙利亚,我跟他说你要保重,他说他正在贝鲁特喝咖啡。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的精神,都在第一线。

  任正非讲过一句话: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

  多霸气的话啊!这句话我觉得,超越了我们现在的所有经济理论。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这就是今天中美博弈我们的优势,就是毛主席讲的话:战争的伟力最深厚之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

  中国社会,中国人这种勤劳勇敢,这种创新能力无可替代,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最大的资本。

  我最后再说几句话结束这个讲座:

  第一句,知识不是力量,只有能执行的知识才是力量。培根说知识就是力量,他指的知识是能执行的这部分知识,不是所有知识都是力量,发牢骚的知识形不成力量,讲怪话的,灰心丧气的也是知识,它形不成力量。

  第二句话,人人都是普通之人,人人都可能做非凡之士,从任正非,到高德康,到周晓光,哪一个不是普通之人?普通的农民,普通的工人,他们都做到了非凡之事。

  第三句话,在谦卑的骨子里,也流淌着江河。

  最后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深渊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原标题:金一南:为什么说中美博弈,中国一定会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