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曹征路:出发点与落脚点

2018-10-06 14:45:33  来源:昆明湖畔电影公社  作者:曹征路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最近网上有两篇东西值得特别留意:

  

 

  

 

  02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习近平总书记有一个明确表述,“就是科学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是什么?就是历次党代会报告明确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

  这些都是公之于众一以贯之的庄严宣告,并不是秘密。

  为什么到了《回顾》与《实录》里说法就不一样了?

  原因是在他们看来,他们才是改革开放的设计师,现在的一切都已经偏离了他们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03

  先看《回顾》。

  文章貌似在文艺文化领域里作断代史梳理,把40年分成几个10年,其实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我在《改革时代的中国现代主义》(1997年英文版,2014年中文版)里把这个当代文化史上的阶段放在“现代主义”的总标题下分析,并不是因为80年代的文学、艺术、电影和学术思想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现代主义运动中取得了何等成就和地位,而是试图借助现代主义—现代性—现代化这个分析框架对一个历史转折时代作一番总体性的描述和分析。”

  

 

  他说:“如果现代化指的是资本主义工业化大生产所带来的技术变革和社会经济层面上的变化,那么现代性指的是与这种物理上的变化相适应的社会历史经验,包括法律制度、社会组织和行为规范;而现代主义或现代派则是基于这种物质环境变化和社会历史经验基础之上的‘文化愿景’、精神面貌和风格创意。”

  这样一来,在中国文坛闹腾了很多年的“现代主义”究竟要表达什么就很清楚了,尽管他也承认这些作品成就不高。

  其实类似的论调,在他之前就有多个美国学者表述过,比如夏志清、李欧梵、王德威等人。2011年7月张旭东在上海大学开会的时候,就表达过现实主义文学没有当代价值没有地位的看法,这个观点当时还引发了争论。

  

 

  那么,为什么今天又要老调重弹呢?

  原因是他们发现经过这些年的忽悠,殖民地心态和文化自卑心理尽管喧嚣一时,但放在中美两国矛盾升级的大背景下看,效果并不理想。

  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并没有丧失社会主义记忆,忘记国家尊严。

  他们解构历史的同时,也解构了自己。

  他们着急上火了。

  

 

  04

  精神生产领域如此,物质生产领域也是同样。

  

 

  这事怎么看都像是一次高级黑,仔细琢磨其实不过是50人论坛的一声开场戏,就如同《苏三起解》前的那一声“苦啊——”

  

 

  难道主流媒体一致性地对法律概念集体失忆吗?当然不是。

  

 

  

 

  05

  有意思的是,被称为中美关系设计师的佐@立@克在这个时间段也向中国发出警告。

  这些警告比较集中而准确地概括了美国人对中国的担忧,这种担忧不仅仅局限于特朗普政府,而且成为美国各阶层的共识。

  “美中矛盾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而几乎是系统性的。”

  

 

  顺便说一句,这位佐立克先生在担任美国政府官员期间从顶层设计、机制搭建到务实操作,全方位参与了对中美关系的操控,著名的《中国2030》就出自他的手笔。而现在,中国的发展和转型中的外交政策居然偏离了他所设计的方向,能不着急上火吗?

  这些现象如此密集地出现这个毛衣战金融@战还有什么战的当口,重申出发点,强调落脚点,没有半点含糊,恐怕不能说是偶然。

  

 

  06

  2018年9月27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中国石油辽阳石化公司考察,他强调:

  “我们的国有企业要继续做强做优做大,那种不要国有企业、搞小国有企业的说法、论调都是错误的、片面的。”

  从这个角度看,这个话也绝非偶然。

  一位美国朋友曾经问我,为什么这几十年中国没有出现一部拿得出手的交响乐?

  我想到了钢琴协奏曲《黄河》,想到了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想到了歌剧《白毛女》,这些都是用西方经典艺术形式演绎的中国作品,都出现在几十年前。

  为什么已经“现代主义”了这么些年的今天,反而拿不出一部像样的“现代”作品?

  后来我又想,也许只有伟大的时代才能产生伟大的作品,也许这样的作品正在向我们走来?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我期待着。

  曹征路写于2018年国庆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