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立足主权,扬长避短,打赢经济战

2018-09-28 17:29: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题记:在2018年9月21日举办的莫-干-山论坛上,孔-丹就如何提高我国的核心技术实力,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本文通过评论对孔丹先生的看法,认为扬长避短,重申要树立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思维,而不仅是提高核心技术实力,完全可以打赢这场经济战。

 

  一、原文:孔-丹:关于中美贸易摩擦,有一个概括,四句话,我是接受的。表象是贸易之争,背后是产业之争,核心是利益之争(对于这个利益之争,我们希望互利共赢,美国就要搞丛林原则,就要零和博弈。大家基本利益是冲突的。),实质是道义之争。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对我的攻击最后归结到包括不尊重知识产权,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等等,最后归结到,说我们中国的国家干预,以及国有企业,等等。他认为这是不公平竞争。

  

 

  评论:我认为,孔先生是位有正义感、有爱国心、有责任感的人,我对他是尊重的。这里的评价,只谈对问题的认识,不涉及个人感情。

  中美贸易战,表象是贸易之争、背后是产业之争、核心是利益之争,实质是道义之争。这些话,都没有错,皮象之言。但是,没有抓住根本。

  我认为,中美贸易战,或许叫经济战更准确一些。因为,双方的斗争,显然并不止于贸易领域,当然涉及中国国内经济政策、金融政策、产业结构、经济组织领导体系等全方位。这个斗争,由来已久,且斗争手段包括政治、学术、教育、宣传等应有尽有,也不仅止于贸易制裁、抬高关税之类小儿科的东西。

  

 

  难道这些年,我们天天讲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天天派出专家学者到美国学经济,不是中美经济斗争的一部分、和经济斗争没有关系?我们自己有没有自己的经济思维?没有。所有的经济思维都直接或者间接来自于美国的输入。美国输入的经济思想,会对中国有利?你信吗?我不信。这算不算是经济思想战?那50人,在扯什么?

  中美经济战,本质是经济主权之争,是世界市场之争,是用什么样的规则构建新型世界经济秩序之争。仅说什么产业、利益、道义,仍然没有抓住根本,仍然让中央决策者、前线指挥者、后方支援者,无所适从。

  我认为,中美经济斗争,目前来看:一是本国经济主权之争,二是世界经济主导权之争。

  

 

  经济主权方面,就是我们要守住我们本国的市场,保持全国金融独立自主,坚决禁止让外资染指中国金融!美国人不也对本国市场极力“保护”吗?首先,他保护本国的资本市场,就是不允许中国去投资。你拿一千亿人民币去投资,看人家美国要不要?当然不要,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多次。那么,既然美国不要中国的人民币投资,我们为什么要欢迎美元来华投资?第二,美国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市场,比如,华为的手机等产品,好不好,不管,我就是不让你在我本国市场上销售。那么,既然美国拒绝中国手机去美国销售,我们为什么还要欢迎苹果?第三,是金融主权的保护。在中国,外资保险公司,已经是遍地开花了,甚至,支付宝、滴滴等,均由外资控制。你去美国控制人家的保险、支付手段,看看人家准不准?你也让美国发挥一下“比较优势”,让他们只搞农业,不发展高技术,美国答应不答应?在国际贸易的定价问题上,你和美国商量一下,能否出让一下美元的定价结算权?肯定都不会答应。这根本不是什么开放不开放的事,这本质是对本国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的保护问题。这一点,我倒觉得美国人没有做错。错的是我们,我们误以为这个世界是开放的,世界经济是一体化的,市场是国际化的,其实,完全不是,这些属于主权,怎么可能“国际化”“一体化”,无非是对中国经济进行欺骗、误导的宣传。

  

 

  我认为,认识不到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就认识不到如何与美国打这场所谓的贸易战,就必然是盲目的、没有胜负标准的,甚至不知道,打来打去究竟我们是赢了,还是输了。所以,才有贸易战,中国受损、美国也受损之类的糊涂说法。

  二是世界经济主导权之争。什么叫世界经济主导权之争,就是谁控制和影响的世界市场大谁赢。世界市场,不能光从国家、地理范围上看,还要从商品交易的种类、数量上看。控制世界市场,包括控制(影响、主导)商品结构、商品贸易、商品定价和结算。美国人在这方面,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人家连蒙带骗加军事打击,掌控世界金融,拼命维护、神话美元的所谓“世界货币”地位。我们为什么要接受美元的这种“国际货币”地位?比如,美国人搞了个“信誉评级”,掌握了对所谓世界各国经济情况的评价权,可以“一言兴邦,一言丧邦”。中国不也有很多人配合美国的这种所谓的“信誉评级”吗?不是天天宣传这些“信誉评级”吗?为什么要让这些机构掌握中国企业的情报?这不是资敌吗?中国还是有人清醒的,也搞自己的“信誉评级”。这是按照美国的逻辑、规则出牌,效果并不好,也是自己经济思维低下的原因导致的。再比如,掌握世界商品的美元定价权和结算权。恐怕,就是美元的汇率,也是由美国华尔街自己掌握的,并不是什么市场决定的。这样,一个国家能否从国际贸易中获取利润,就要看定价了。定价权丧失了,你就只能吃亏,占不了便宜,连公平公道也不可能。比如,美国人控制世界“产业链”,给中国的分工是“世界工厂”,位于世界产业链的最低端,还说是什么“比较优势”,去他娘的世界工厂、比较优势,我们才不当世界工人,谁想当谁当;不要这种狗屁“比较优势”,无非是“冤大头”,定价权被人家掌握,当然,你就是天生“便宜货”。人家还能操纵股市,不要说什么股市是自然的,连著名演员黄某明、赵-薇会操纵股市,美国人就不会?操纵股市有什么技术难度吗?

  

 

  这几年,中国要搞自主的高新技术,粮食也要自给,搞自己的制造业,又搞“一带一路”,显然:一是要住守本国市场,二是要抢占国际市场,改造国际经济秩序。而这两方面,就是要了美帝的命。中国市场,是美国资本转嫁美元危机的第一关键场所,如果中国也搞自主的高技术,美国有可能失去这个危机转嫁场。而中国推动一带一路,则直接侵蚀美国在亚洲、非洲甚至欧洲的市场,相当于剥了美元霸权的皮。所以,美国人一方面压迫中国继续开放市场(=拾=条就是其重大具体成果),继续维持并深化对中国市场的金融控制;另一方面打贸易战,引起股市动荡,把中国手里的美元吸走,让你没有美元资本去推动“一带一路”。这样,中国在国内国际市场上,都受到了美元资本势力的攻势。

  怕不怕?怕有什么用。有没有办法破解?当然有。办法多的是。

  本号前面的文章,提到应对美元霸权的办法,兹不赘述。

 

  二、原文:这个事情怎么看?要从长远的历史来看,本来是不公平,原来我们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他们是帝国主义。现在他们站在新的立脚点,说不公平,因为“我们是纯粹的市场经济,你们是国家干预的,参与的,所以这个竞争是不公平的。”这句话本身也是个伪命题。因为美国也搞大量的国家干预。只不过方式,方法不一样。

  评论:美国本质上是个资本主义国家,这个没有什么疑问和争议。问题是,究竟什么叫资本主义国家?所谓资本主义国家,就是说,这个国家的政权,完全是由资本集团掌控的,所谓政府、议会、法院,无非是维护资本统治利益的一个机构。也就是说,政府、总统、议会、宪法法院之类,是资本的走狗!一言一行,都要听资本的。就美国来说,就是白宫,一定要听华尔街的!!华尔街,才是美国真正的掌权者,白宫,只是华尔街的影子、傀儡。这个,应该是没有争议的,尽管有些人不同意,或者刻意掩盖这个事实。就是在分析认识问题的时候,这一点,经济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中国的改革,某些人不是一直希望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变成资本的“守夜人”吗?不是一直在叫喊“纳税人的钱”吗?不是“小政府大社会”吗?不是推动“政府购买服务”吗?不是一直在瓦解国有企业吗?不是要“把权力关进笼子”吗?不是“政府法无明文即不可为,企业法无禁止却可为”吗?不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作用,政府发挥重要作用”吗?不是说“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吗?不是要“简政放权”吗?这些所谓的经济改革,无非就是一个目标:破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性质、宗旨、路线、方针、政策,把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改造成资本的“守夜人”!

  中国的改革哪一点不符合美国的要求?就是无论怎么改,在全国人民心目中,政府还是比企业的权力大!政府怎么着都还是企业的“上级”!怎么政府还要管企业,以前管生产经营,后来,不管生产经营了,但,还要监管企业和安全生产。党和政府怎么就不能成为资本的傀儡、影子呢?

  美国人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国企还没有完全“混合所有制”;等混合所有制完成之后,就是外资控股制;等外资控股制完成之后,就是外资独资制!总之,中国不要有主权经济,只要做一个彻底的市场,即可!!

  

 

  国企的作用是什么?国企的作用是定海神针!只要这个领域国企在,你外资、私资,不管多大,就有一个竞争对手,就不能为所欲为,这也是中国市场主权沉有完全沦陷的表现。国企的存在,还确保了中国还保留着国内市场的某种意义上的定价权,使得定价权还没有完全丧失。这也是美国人最反感的地方。

  

 

  中国要想打赢中美经济战,党和中央政府,就必须承担起组织生产劳动的使命、任务和义务。这是独立自主的人民政权的意义所在。

 

  三、原文:像曼哈顿计划就是美国的国家战略,现在美国的DARPA(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用军事采购来支持高技术发展,这都是国家干预。现在特朗普直接用加关税的方式,这就是最典型的直接干预。完全不是遵循自然形成的中美贸易现状。所以这四句话,我是接受的,认同的。

  这种情况下怎么应对?应该说我们现在跟美国的博弈中,真正的制高点是关键的核心技术。如果做一个评估,我听到的,总体来说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都和西方国家有巨大差距,巨大差距,不是小的差距。

  评价:错了,没有抓住重点。

  技术差距,不是贸易战被动的根本原因。注意扬长避短,即可。

  我们当然要发展关键技术,但是,仅有关键技术,并不必然导致中国在经济战中的优势和胜利。中国科技方面,当然不足的地方,美国科技,也不是包打天下。作战,讲究扬长避短。美国人掌握了芯片技术,中国这方面不行,所以,人家就用芯片要挟你,这叫扬所长、击所短。中国呢?难道就没有长处。举个例子,我们的市场,应该比美国市场大,这就是我们的长处。可以对美国关闭中国市场!但对其盟友如日本韩国开放市场。没有中国市场,日本、韩国的某些企业,分分钟完蛋。

  国家,或者说中央政府,对经济不是干预不干预的问题,重点是要不要担负履行组织生产建设的使命义务的问题!

  美元霸权,关键依赖美元对外投资和垄断国际贸易结算。那么,中国可以禁止美元投资,拒绝国际贸易用美元结算。以中国市场在美国对外投资和贸易中的地位,这对美国霸权,应该是一个沉重打击。

 

  四、原文:大家众所周知的中兴事件,打到了我们的命门,这是很好的。有人说美国这次发起中美贸易战,对中国是良药苦口,我也接受。我认为是很好的老师,很好的教员。没有它们,我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可能深刻的。刚才说的四句话,就是美国的老师教给我们的,告诉我们的。

  我的一个想法,我也表达过,就是我们要去催生,建立新型的举国体制。举国体制1.0版就是计划经济时期,建立了独立的工业体系,两弹一星,给我们真正地创造了今天的非对称性均衡的环境。大家批评计划经济,把它当成一种原罪来看待。其实都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国家的决策。

  评论:是该对建国以来前后两个三十年的经济思维进行一翻总结的时候了,是该对新自由主义的毒害进行清算的时候了,是该重新确立新的主权意识的时候了。老实说,我不怕美国人拿高技术要挟中国人,也不怕美国用金融要挟中国人,甚至也愿意承担美国向中举派出总督这种羞辱,但是,关键,我们下步怎么做!!

  

 

  能建立“举国体制”,当然是好事。但是,在当前股份化、私有化、资本化、外资化趋势之下,建立“举国体制”,恐怕根本不可能。按照“破字当前,立在其中”的思维,“举国体制”,首先不是建立的问题,而是打破的问题,就是打破私有化、资本化、外资化的问题!

  所谓举国体制,就是党和政府承担履行起组织全国范围的生产建设的权力义务,按照经济建设规律组织全国人民进行工业农生产劳动和建设。计划经济总体上是伟大的、正确的,其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其经验仍然值得继承发扬;计划经济有缺点不足,但是,仅是工作中的缺点,是前进中的不足,完全可以也应该改进、完善,这些缺点,不能成为否定计划经济、诬蔑计划经济、抛弃计划经济的借口。

  

 

  另外,把计划经济说成是“举国体制”,是有些矮化的,没有抓住计划经济的本质。我们搞原子弹、氢弹,那么大的事,也并不是举国体制,而只是一个系统,就完成了这个任务。搞青蒿素,也是医疗系统内的、课题组相关力量的事,并不影响其他方面的斗争和建设。那时的计划经济之所以给人“举国体制”的印象,是因为,各方面都不考虑个人、本单位的利润、得失,只考虑对国家、对人民是否有利,所以,对各方面的要求,都顾全大局,给予无偿、大力支持,因此效率奇高、交易运营成本几乎没有。

 

  五、原文: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我认为是2.0版的举国体制。这个举国体制,给我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用举国体制处理好了这个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大家对4万亿有点概念,实际上,我们中国率先用国家的调整能力处理好了这次危机。

  评论:改革开放的40年,是对计划经济的破坏过程,是对所谓“举国体制”的破坏过程,不是什么“2.0版的举国体制”。改革开放后,之所以还有些“举国体制”的味道,完全是计划经济的回光返照。所谓“不改革死路一条”,这个“死路”,指的就是计划经济,指的就是毛泽东思想经济,指的就是举国体制!因为你讲究“利润”,讲究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不找市长找市场”,所以,每个企业、单位、个人,都要追求所谓经济效益。所以,中央政府要想做一件大事、需要全国各战线、各地方、各领域支持的时候,人家都要讲价还价,要利润,这必然导致“交易成本”大大提升。准确地说,私有化、资本化、利润化,必然导致“举国体制”瓦解!即使不瓦解,则“运营成本”“交易成本”也大得让国家无法承担!

  

 

  六、原文:十年一次,今年是2018年,又发生了这样一个极其严重的挑战。在我看来可能是我们国家民族遇到的一个很关键的时期。就是     说的,不可能敲锣打鼓,抬着轿子,就进入了复兴的大门。还有人说,这是对中国复兴大业的一次半渡而击,认为如果现在不对我们进行遏制,中国的发展将对他们产生威胁。

  评论:这个我同意,苏联当时掐断对中国的工业支援,也是中国工业化的关键时期。只要发扬艰苦奋斗、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精神,克服这点困难,没有什么。

  如何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如何“集中力量办大事”?上策,当然是恢复当年的公有制体系,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党和政府承担起组织生产、劳动、建设的权力和义务,建立独立自主的科研、生产体系;中策,采取国有化办法,建立国有科研生产体系,不要过多求助于民营企业;下策,借助民族企业的力量,发展中国自己的科研生产体系。无论是上策、中策、下策,打击买办官僚资本势力,批判新自由主义,批评改造团结民族资本,重新确立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思维,扩大公平公正、互通有无、平等协商的对久贸易,都是必须努力做到的。

  

 

  以上三种策略,哪个最难?我认为,下策最难,甚至成功的可能不大,因为交易成本太大,不能唤醒人民群众的主人意识。上策应该最容易,因为体现了人民群众的主人意识,且交易成本最低。不然,建国之初,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就不会选择“公有制”,不会搞“一化三改”。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大佬时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