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铭:市场主权损伤过程及挽救对策

2018-09-28 10:31: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说明:解剖一下“出租车”市场这只麻雀,借以理解“市场主权”这个概念,以及市场经济中的大资本吃掉小资本的规律。当初写这篇文章时,只是意识到了这种出租车企业的不安全,没有想到,还真的出了命案。

  约三年前,中国TEXI市场与D-D、油步之间的矛盾斗争已经告一段落:D-D和优步经过一翻不为人知的折腾,终于获全胜、如愿以偿,取得在中国的合法存在和出租车市场占有,即,这个由不明外-资控制的所谓私-有企业。可以想见,这个市场份额一定会越来越大,直到最终把传统的出租车业的民族资本完全挤跨。联想一下中国交警半夜三更打击黑出租的积极性,不难想象,小柳姐姐能量之大,便是政-权也惧其三分。

  “黑车”叫作扰乱市场,难道“弟弟”“优步”就不叫扰乱市场?

  个体“黑车”不安全,难道“弟弟”“优步”就安全?(这是当年的原文,没想到真的会出人命)

  “黑车”有这样那样的毛病,需要警察叔叔夜半出击,难道“弟弟”“优步”就没有?

  如果谁还不明白什么叫市-场-主-权,那就该去问问中国的那些老的出租车公司,当他们的市场禁脔被别人撕走大块后,心里是什么苦楚。再想想当初交警叔叔忠心耿耿地半夜三更禁“黑-车”时,肉食者对你们是多么偏爱,你们是多么高兴和满足。而今天,当肉食者不再保护你们的出租汽车市场时,你们又是多么灰心丧气却又无可奈何!

  “D-D”的终极公司是一家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小-桔-快智”。“D-D”股-权结-构复杂,但是,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中国投资,如中——国+人)寿等。可以说,“D-D”混合资本是外资主导的含有中国投资的资本。其中的中国投资,性质当属买-办资-本。

  也就是说,D-D抢占中国民-族出租车市场奶酪,是外资在买-办资-本协助下,对民-族资本-独家市-场和利益的一次有织组的威胁、侵占,它顺利获得最终的巨大胜利。回顾一下,当老出租汽车公司这种曾经高贵的民-族资-本面临这种侵略时,泪水汪汪地向政府乞助,要求保护咱们的共同奶酪,但,最终如人老珠黄的女人一样,被肉食者这个负心人狠心地抛弃了。只能独自哭泣,别无办法,“商人重利轻离别”呀!

  我个人主张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直接维护的还不是工人、农民工的利益,而是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虽然,民族资产阶级非常讨厌我,他就是那么不知好歹、不辩是非、不分忠奸。我觉得,民族资本应该是最主张维护经济主权、或者市场主权的。如果吃肉者有经济市场金融主权意识,那么,外资也很难挤占中国的出租车业市场,出租车业的民族资本还会继续独享垄断、实质是国家政权对经济市场主权的保护而带来的独家利润!

  但是,民族资本却没有主张保护市-场主-权,没有反对外资的侵入,实际是没有能力抵挡外资对市-场主-权的侵蚀,权力也没有帮助它维护这个市场主权。我想,在当前深开化放的社会思想舆论环境中,政权和国有资-本甚至不会意识到市主场主权的存在和意义,当然也不可能义正词严、理所当然地捍卫这个主权。也就是说,在权力根本没有意识当然也不会保护经主济权、市主场权甚至还以出卖这个主权为“先进”的经济思想舆论之下,民资要么投降外资,如中国人寿那样,充当买-办、为虎作伥,挤占纯属民族资本的空间,最终是“兔死狗烹”的命运;要么,接受改编,坐等外资和买办资本联合起来将自己的利益全部拿走。两者没有本质区别,无非是早死晚死而已。

  猛回头,当初出租汽车公司发展的历史,即这个领域的民间资本的发家史,也是出个体户租汽车的泪血史。最早的出租车并不是公司式经营,而是个体户经营。如果大家有记忆,应该知道,80年代的中国改革对于个体户是多么鼓励和关照。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随着出租车市场不断扩大,此行业相对很高利润引起了国内其他资本的垂涎:它要独吞这蛋糕!为此,就必须把已经存在的和潜在的个体户彻底消灭!于是,在与肉食者一翻得得得得后,打着“公司化经营”旗号进行的出租车市场革新粉抹登台。据有关资料,某大城市对出租车行业实施“特-许-经-营”,理由是规范管理,政府将经营权无偿向市场配置——实质是向民族资本配置,剥夺个体人在出租车已经取得的市场运营权利,只特许一些新成立的公司来经营,绝大多数出租车司机不得不受雇于这些公司、受其榨剥。在某最大都市6万多辆出租车中,个体经营牌照仅有千辆,再想申请几乎不可能。也就是说,出租车行业的民营资本已经将出租行业视为自己的一块禁区,谁也莫想再分其羹。这时,民资本与肉食者联合起来,共同压榨出租车司机-本质是工人阶-级,禁止现实的和潜在的个体户小资产分享这个市场利益。所谓的“特许经营”,本质无非是权与资的勾结以便独享市场而已。

  当初,曾经大力鼓励个体出租车经营的,已经将出租车企业作为了“新欢”。个体户因为缴税太小、微不足道,人老珠黄,已经被负心汉给抛弃或者说被出租车行业的民族资本挤得不允许生存了。

  这种从对个体经营“宠爱”到“抛弃”,活脱脱体现了一种逻辑:大鱼吃小鱼,肉食者只为大鱼服务,必然喜新厌旧,抛弃小的。也就是说,他是按照“利润”逻辑,来推进“市场特许”“公司化”的。

  这个逻辑一经确立,就意味着,公司化的民族资本,尽管此时得到万千宠爱,如果更大资本试图进入行业时,肉食者就要再结新欢。这就决定着,资本逻辑也就是市场逻辑之下的权与民资的这段恩受,必然是苟且露水夫妻,是走不远的,就如当初权力与出租车个体户曾经的“恩爱”一样。这意味着,今天的小DD必然取而代之。

  作为政府改革后的第一任合法妻子——出租车个体户小资产,当受到试图染指出租车行业利益的较大的资本时,政府并没有保护它的这个结发妻子,并没有想到把出租车管理起来、搞集体所有制经营,而是马上抛弃了这个妻子,与大资本结成了新欢。想想,那些不要集体所有制,一意孤行地搞个体户小私有制并被当时的权力鼓励和保护的人们,你们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仅仅做了十八天的夫妻,却要守十八年寡、受十八年的罪,也够可怜的。

  但是,出租车个体户仅是受这个罪的第一位怨妇。

  第二位怨妇,便是公司化经营后的出租车公司,典型的民资,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剥削性,它抢夺个体户出租车的奶酪,并持续压榨剥削所招收的司机师傅,禁止新个体户进入这个出租行业,体现资本的压迫剥削一面;另一方面,反抗性,当更大资本——国际垄断资本(小柳)觊觎中国市场时,这个出租车领域的民族资本便马上生出对抗情绪!谁不反对小三呢?即使是转正后的小三,也还是反对新小三的。这体现了对外-资、更多大资本反抗的一面,当然这个反抗是非常懦弱的,是不彻底的,是注定要失败的。起初,为保护自己独占出租车市场利益,出租车民间资本勾结肉食者或者权,主导成立了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出租车资本企业,对于“黑车”——也就是潜在的个体户出租车——进行无情打击,从法律、政策等方面,对那些企图从出租车领域讨碗饭吃下层人,使出了霹雳手段。还记得警察深更半夜查黑车吗?还记得个体户想申请经营出租车有多难吗?还记得宁波象山的出租车司机的“一路哭”吗……实际是禁止个体经营,阻止其分享民营资本眼里的奶酪。

  传说,有一个说法叫与民争利,难道“公司化经营”就不叫做与民争利?

  传说,有一个说法叫做市场机制,难道个体户经营出租车就不叫市场机制?

 

  二

  “弟弟”“优步”来了。

  这是由不明外资和内部买办联手打造的、穿着“互联+”这种时髦外衣的“新美人”,系出名门,实力强大、出手阔绰、体态轻盈,要多美有多美。这样的“丽人”,特能摄人魂魄。正独享出租车市场红利、守着负心汉过日子、不思进取、人老珠黄的民-族资本,一下子就遇到了新“小三”:她经过一翻哭闹之后,不得不接受现实:权力、势力——这个负心汉老公跟着“D-D”“优步”跑了,留下她独守空房、暗自垂泪,钱包越来越瘪,钱尽人亡。当年抢个体户饭碗,今天自己饭碗又被新欢抢走,出租车市场上又一次上演了大鱼吃小鱼的活剧。

  这时候作为出租行业的民族资本,只能与外资“滴滴”“优步”共事一夫。当然,他们恐怕还要负责为外资“洗脚”之类的粗活,实际上成了个供外资驱使的丫环,逐渐地完全地向外资让出整个出租车市场。

  还不光如此,因为人家势力强大,恐怕,连喜新厌旧的改-革,最终也要成为外资的“丫环”呢,“负心汉”最终将受到外资这个恶婆娘的长期虐待!前段时间,连起两场命案,可是,人家连警察叔叔也不放在眼里。所以,个体户小、民资,不要太伤心,“负心汉”总要受到报应。但是,很不幸,最终结果却是民资与权力“玉石俱焚”。相信,当对中国出租车市场的控制完成后,如中国人寿之类的买办资本的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应该也被外资消灭,不允许其在中国出租车市场分一杯羹。

  你千万不要小看小柳家父女的超高能力和雄心壮志!

  最近,看到盐业由国家专营到“开放市场”即私营的改革,特别是美国的资本马上就侵入来了。其背后和将来的事故,与出租车行业的沿革应该完全一样。

  相信,如此故事当绝不仅仅发生在出租车和盐业领域。只不过是由全民所有制即国营企业到民族资本、或者个体户小资本的倒退,最后大家都被外资吞并。这不是什么体制机制问题,这是政权奉行的资本逻辑的问题。

  综上所述,途径如下:其一,个体资本被民营资本(因为多有官家背景,所以也是官家资本),而官家资本在改开、经济主权沦丧的环境下,不得不让利于外部资本,最终,民资全面萎缩。其二:国营企业→国有企业→私企(私有资本)→外资并购,从国营到国有再到私有,是所有权改变,而从私有到外资并购,则是经济主权变化,即:当国营企业被改革成“私企”时,它就由社会主义企业,变成了民资企业,相应地,推动这个改革的政策,也就成了“负心汉”政策,即具备了买-办性质,在外资欲吞并民族资本时,它不会也根本意识不到,其有义务和权力对民族资本提供主权保护,反而认为这种对经济主权的吞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表现,是“与国际接轨”的重要表现,是“引进国际战略投资”的重要内容,是“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表现,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先进思想。不难看出:从国营向国有、向民营化、向私有化改变的进程,实质是接受外资并购的准备阶段,是为经济殖民化扫清障碍。而民资、私资在没有政权提供的经济主权保护的前提下,是必然要迅速退出中国经济、市场舞台的。

  前几天,我的几位民族资本家朋友,对外资进入中国金融机构不加限制,非常欢呼,他们不知道,外资进入中国金融,就意味着他们的死亡之期到了。我不知道,他们面对死亡时,怎么就那么高兴?

  传说,警察叔叔夜半打击黑车,难道“DD”最初不是黑车?

 

  三

  挖苦一下嫌贫爱富的资本逻辑和“负心汉”,还有个体户及民资企业,出一口恶气。但我并非仅为了挖苦、仅为了出这口恶气,关键还是要解决问题,即解决个体户、民族资本还有这个负心汉喜新厌旧问题,毕竟,这些问题都攸关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攸关包括小资本、民族资本在内的广大中国人民的生计,攸关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因为经过这么多年折腾,大家都受了罪,应该明白些事理了。所以,工作应该好做些了。总结一下历史,目的在于找出路,而不在于批评、骂人。

  分析一下各种资本的性质:个体户是小资产阶级,出租车资本是带有官僚背景的民族资产阶级,如中国人寿之类与外资合资的资本,是买办资本势力,也可能可以算为一个买办资产阶级,比如柳家父女,而注册在开曼群众的离岸资本,是外资,底细我们不清楚,但绝对不是开曼群岛的资本。从资本的嗜利性看,无论是个体户小资本,民族资本还是买办资本,都是外资侵占中国市场、实现对中国经济彻底殖民化的工具,“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最终都被外资清除出中国这个大市场。

  如何应对这种必败的局面?

  一是必须树立经济、市场主权意识。出租市场的演变雄辩地表明,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就是走上了殖民地的道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原本我们只以为是宣传、口号,没有实质意义。现在,出租车的经历表明,这不是简单的宣传,而是活生生的冷酷的现实。资本是无祖国的,资本只关心利润,为了利润可以不择手段,经济主权、市场主权在他们眼中一文不值。但是,由资本市场竞争的惨酷性,资本特别是民族资本,是很需要政策保护的。政权对民族资的保护,就是经济主权的体现!

  为了避免民族产业的进一步沦陷,现阶段必须对外资的进入采取极严格的限制措施。

  二是必须破除资本逻辑即利润逻辑。政权应该保护民族利益,但也要保护个体户的利益。从当前的情况来看,短时间内完全消除是有些难度的,也不利于团结。“减租减息”行不行?也就是压缩一下垄断性的民族资本的赢利空间,同时,组建相关行业的集体所有制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和利润,让利于司机师傅,让利于个体经营者。

  三是严厉打击对国营企业的资本化、私有化行为。这种做法实质是出卖中国经济主权的买办行为,这些人有意无意地充当了经济领域的伪军。可能那些对国企“MBO”的人并没有这种想法,认识不到其后果,但是,实质上却做了外资的帮凶,是为虎作伥。必须采取金融、经济、行政的办法,用国有资金、以适当的价格收回被私有化的国有企业、私人拥有的股权。

  四是必须禁止中国民族资本与外资联合并购中国国有、私有企业。实质是阻止民族资本的买办化。已经私有化的企业,应该用适当的方式回归国家化;制止私有资本参股并购国有企业。同时,禁止国有资本、私人资本与外资联合参股并购国有企业、私有大型企业。

  五是必须组织个体经营为集体经营。这是走向公有制的重要一步。我相信,通过出租车个体户的这个经历,大家应该明白,靠小资本是无法立足的。只有采取集体经营并向全民所有制过渡的方式,才符合劳动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和总体利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