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中秋抒怀——月圆天涯人共照,离散何止千万家

2018-09-24 17:22:38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华民国的主流媒体曾“吁请海内文豪,从兹多谈风月”。八十多年过去,为社会和谐计,顽石决定响应半回。一者顽石不是文豪;再则顽石也不擅捕风捉影,值中秋将至,附庸风雅而谈谈月,所以只能叫半回。

  中秋月圆,本寓意团聚。然顽石读古人中秋诗词,感受到的却大多是孤独离散,念旧思亲,仕途失意,落寞萦怀。从唐人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到宋人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人生能有几中秋?人自多愁,月又何愁”,几乎都是低徊婉转,愁肠百结。

  在一个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里,没有那么多留守儿童,也没有那么多空巢老人,除了战乱,也不应有太多家庭妻离子散,何以文人墨客每到中秋便会愁对婵娟、怅望嫦娥?

  

  “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为“一日看尽长安花”而奔波,为“功名只向马上取”而驱驰,一代又一代的士子、征夫长年羁旅行役,作客他乡,由是望月怀归感时伤别便成了中秋诗作的主旋律。穿过岁月的烟云,我们还能感受到“人间系情事,何处不相思”的悲悯,也能触摸到“细数十年事,十处过中秋”的无奈,依然能聆听到“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的叹惋。

  那些宦海沉浮、贬官去职、流落异乡的骚客,每至中秋,更是免不了触景生情,对月怀思。豪气的刘禹锡也会抒发“绝景良时难再并,他年此日应惆怅”的悲苦,豁达如苏东坡也免不了“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的怅惘。

  

  还有一类人,满腹才华,一腔抱负,却始终怀才不遇,壮志难酬,他们看到中秋月圆,很自然就想到了人生的残缺和理想的破碎。“十分好月,不照人圆”,辛弃疾中秋之夜的感喟是那样的回肠荡气扣人心弦。上天给了他抱负,给了他理想,也给了他实现理想抱负的绝世才华,却始终不给他施展的机会,残酷的现实生生折断了他理想的翅翼。“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我们从这千古浩叹中,感知的不只是辛弃疾个人的悲剧,更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同时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剧!

  ……

  

  良辰将至,追昔抚今,顽石忽然有些多愁善感了。

  现代社会,通讯这般发达,交通如此便捷,可城市乡村,地北天南,月圆天涯人共照,离散何止千万家!那不计其数的痴男怨女,数之不尽的留守老人,数不胜数的孤苦孩子,有谁再去为他们抒写“凄凄惶惶”“明月空床”?有谁还来帮他们吟咏“安知千里外,不有雨兼风”?

  2018.09.2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