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 评文在寅访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2018-09-19 15:29:28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今天在平壤举行会晤,这是两人今年内的第三次会晤。

  金正恩给了他一个惊喜,亲自到机场去迎接他。

  虽然文在寅从首尔启程前声称,此次访朝最主要议题是朝鲜半岛无核化,并期待朝鲜做出“震撼性让步”,但他所率领的代表团,却不像是“无核化代表团”,而更像是“经贸代表团”——代表着韩国一大半GDP的最重要财阀都赫然在列。

  正像人们经常说的:你的身体语言暴露了你的真实想法。

  韩国代表团的构成,证明“无核化”做为一个目标,已经是过去式。文在寅关于无核化的种种表态,都是说给舆论和“国际社会”听的,韩国真正想要并且可欲的是经贸!

  在冷战结束后持续20多年的全球化进程中,朝鲜差不多是地球上仅剩的投资处女地,就像真空吸引空气一样强烈吸引着跃跃欲试的投资者。

  文在寅此次访朝,可谓明修“无核化”栈道,暗渡“投资朝鲜”陈仓,有可能使韩国经贸界在朝鲜捷足先登。

  

  02

  有人可能会产生疑问:韩国经贸界为什么要到一个没有弃核的朝鲜投资,难道他们不怕打了水漂吗?

  当然不怕。

  正如笔者多次指出过的那样,朝鲜核武器恢复了半岛北南的军力平衡,并足以威慑任何可能的入侵者,这使得朝鲜半岛的和平获得了保障,朝鲜的投资环境也因此骤然改善了。

  虽然今年以来,朝鲜一直以“无核化”为“金苹果”在和美国吊膀子,但金正恩和特朗普都明白这个“金苹果”只能看不能吃。

  特朗普想要的,是可以拿来搪塞国内政敌的“政绩”,而金正恩想要的,是把和特朗普的关系用作对付周边国家的筹码。

  他们两个人的华尔兹跳得很华丽,配合默契,令周边的吃瓜国家看得头晕目眩。

  03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朝鲜核问题”,在今天的国际形势下,在看得见的将来,朝鲜不可能弃核。

  为什么呢?拥核使得朝鲜获得了一种在它数千年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地位:依靠自己的力量确保自身的安全。

  甲午战争后,朝鲜失去中国的保护,逐渐沦为日本独占殖民地的惨痛经历,使得朝鲜把独立的自卫能力看得比一切都重要。

  朝鲜为了获得核武器,经历了三代人的努力,并不惜忍受长达10年的“苦难行军”,当然不可能轻易放弃。

  更重要的是,拥核还使得朝鲜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优裕地位——从国际“乞儿”,成了国际社会争相送上鲜花的“公主”。

  这当然并不仅仅是靠八零后将军的外交手腕,更重要的是因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乎所有国家都意识到,和一个拥核的朝鲜保持良好关系符合自己的利益。

  

  图为乌克兰核武器。

  04

  在当代世界,曾经拥核而又最终弃核的国家只有两个:一个是乌克兰,一个是南非。

  乌克兰严格说起来并不算是一个独立的核国家,它只是做为苏联的一部分,在苏联解体前部署了核武器而已。

  独立后的乌克兰对美国和欧盟抱有极大幻想,以为放弃核武器能够使自己迅速融入西方,甚至加入欧盟,最终这些幻想全部都落了空。失去了核武器的乌克兰在惨遭肢解的时候,陷入了既不能战也不能和的窘境。

  南非弃核则有更加特殊的原因。

  南非的核武器主要是前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开发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南非面临政治剧变,德克勒克领导的白人政权不愿意让曼德拉及非国大领导的黑人政权接管核武器,所以才做出了弃核的决定。

  朝鲜完全不属于这两种情况,所以不可能弃核。

  更何况,如果要迫使朝鲜弃核,一个绝对必要的前提条件是需要一个团结一心的国际制裁联盟。但今年以来,在年轻的金正恩委员长的“魅力攻势”下,这个制裁联盟已经土崩瓦解,不复存在了。

  

  05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如何和拥核的朝鲜打交道,也需要认真思考。

  朝鲜的地缘位置,对中国来说极为重要。

  在历史上,朝鲜问题处理不好,有可能导致改朝换代。

  隋朝的灭亡就和隋炀帝三次远征高句丽失败直接相关;清朝的灭亡,也和甲午战争的失败直接相关。

  一个拥核的朝鲜,和中国的关系是友好?不友好?还是“正常的国家关系”?与中国结盟还是与其他国家结盟?

  不同的状态对中国的安全、外交、经济等,都会产生截然相反的影响。

  朝鲜已经拥核了,她已经上升为国际棋局的棋手,不再是任何国家的棋子了,不能再用舍车保帅的眼光来看待她了!

  越早认识到这一点就越有利。

  

  06

  中朝之间的密切关系,在过去数千年里,都是建立在共同的安全利益基础上的。在朝鲜获得核武器之后,这一基础如果不是荡然无存,也极大弱化了。

  未来可行的方向,是把中朝关系建立在共同的经济利益基础上。

  一个拥核的朝鲜,如果同时是美韩经济体系的一部分,则对中国是一种结果。

  一个拥核的朝鲜,如果同时是人民币经济圈的一部分,则对中国是另一种结果。

  这甚至和金正恩个人的好恶都没有太大关系。“大势”一旦形成,领导人个人的选择就不重要了。

  尤其是在美国转向“民族主义”,中美有可能进入漫长的冷战格局的情况下,具有“桥头堡”地位的朝鲜就更加重要,关键问题仅在于是谁的“桥头堡”?

  中国的,还是美国的?

  这次文在寅访朝,在青瓦台公布的代表团名单中,除了青瓦台高官和多名内阁重要成员外,还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界选出52名代表,其中三星、SK、LG、现代汽车等韩国14家大企业高层人士尤其令人关注。

  文在寅没有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表现出了下一盘大棋的气概。

  青瓦台发言人称,希望以此次韩朝首脑会谈为契机,政府推动的半岛新经济构想能够提速。

  韩国《亚洲经济》称,鉴于大批财经界人士被列入韩方代表团名单,韩朝首脑会谈可能重点讨论经济合作事宜。

  “财阀总动员助力文金会,韩朝经济合作提速。”17日,韩国各大媒体的头条充满了这样的标题。

  现在才是决定未来千年朝鲜半岛格局的关键时刻,文在寅已经抢跑了。

  中国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