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不劳而获!美国每年如何从中国拿走大量财富?

2018-09-16 11:00:05  来源:《红旗文稿》  作者:杨多贵 周志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美国从全球掘取霸权红利的途径五花八门,笔者归纳总结了以下十个主要途径和渠道。途径一:铸币税收益;途径二:国际通货膨胀税收益;途径三:债务收益;途径四:海外投资收益;途径五:流动性收益;途径六:不公平贸易收益;途径七:汇率操控收益;途径八:金融衍生品收益;途径九:大宗商品期货收益;途径十:知识产权收益。

  

不劳而获!美国每年如何从中国拿走大量财富?

  500年来,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到英国,再到美国,国家“霸权形态”从传统“领土殖民”形态,逐渐“羽化”成现代“金融殖民”形态。美国作为当今全球唯一的超级霸主,金融殖民是其权霸护持的核心秘笈,金融霸权成为美国获取霸权红利的基石,霸权红利成为美国不劳而获的源泉。通过投资、贸易、债券、股市、期货、汇率、大宗商品,以及多如牛毛的各种金融衍生品等工具,美国从全球掘取霸权红利的途径五花八门,笔者归纳总结了以下十个主要途径和渠道。

  

途径一:铸币税收益

 

  铸币税是指货币发行者通过发行货币而取得的收入,是利用其法定货币发行权力所取得的一种特殊税种。一般情况下,一国铸币税的总量近似地等于该国中央银行投放的基础货币量。由于美元是国际公认的储备、支付和结算货币,美联储就成为“世界中央银行”,这样美国就拥有了在全球范围内攫取铸币税的权力。美国在购买别国的商品、劳务或进行对外投资时,就可以通过印发美元来支付。这部分美元就是由美联储投放出来,而输往国外的基础货币量,是美国获得的最基本的国际铸币税。

  目前,在全球流通的美元现钞超过9000亿美元,大约2/3左右在美国体外流通,这意味着美国征收的存量铸币税至少为6000亿美元。美国平均每年能获得大约250亿美元的铸币税收益,二战以来累计收益在2万亿美元左右。由于人民币不具有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中国国际贸易不得不大量借助美元计价和支付,目前以美元计价的贸易约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80%,也就是说,2013年4.16万亿美元的贸易额中,约有3.33万亿是以美元计价和支付的;同时中国外汇储备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以美元资产的形式持有的,大约占全部外汇储备的60%—70%。按照2013年年底3.82万亿美元计算,在全部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大约占到2.29—2.67万亿美元。这样,按照广义铸币税概念计算,假设中国的外汇储备全部以美国国债的形式持有,同时美国财政部与中国财政部国债息差为1%,则每年美国从中国经济发展中不用支付成本就至少拿走了大约230—260亿美元的铸币税。

  

途径二:国际通货膨胀税收益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曾说:“通过一种持续不断的通货膨胀过程,政府能够秘密地和不被察觉地没收其公民的大量财富”。由于美元是国际本位货币,通货膨胀,美元贬值,其实质就是美国掠夺世界各国财富。美元通过贬值获取的巨额利益,在学术上被“雅称”为攫取“国际通货膨胀税”收益。

  自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黄金从每盎司35美元,到2011年8月已突破每盎司1900美元,按此标准计算,美元贬值已经超过98%。如果估定1967—2006年美国的外债平均为3万亿美元左右,那么通过美元贬值90%,美国因减轻外债负担而获取国际通货膨胀税为2.7万亿美元,年均获益675亿美元。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尤金·斯蒂格利茨说:“发展中国家在自己也非常需要的时候,几乎零利率借给美国数万亿美元。这反映了问题的实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美国的净转移,是颠倒的对外援助形式。”估计以此手段使世界上的财富每年进入美国的数额约占美国新增GDP的30%,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食利国。

  

途径三:债务收益

 

  欠债对别国来说是坏事情,但是对美国却是好事情,债务是美国掠夺世界各国财富的基本手段之一。美国是一个超级债务大国,截至2014年11月30日,美国联邦债务总额高达18.01万亿美元,与美国名义GDP之比上升至103%,历史上首次突破100%。2011年,俄罗斯总理普京曾经一针见血地批评美国是世界经济的“寄生虫”。他说:“14万亿美元甚至更高的巨额债务,说明美国靠举债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世界经济和自己的美元垄断地位过着寄生虫的生活。”

  

途径四:海外投资收益

 

  美国的资本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从事着最有利可图的行业,而别国只能将手中的美元外汇存入美国银行或购买美国国债,获取微薄的利息,因而,美国对外直接投资回报率远高于外资在美国获得的回报率。按2013年情况计算,美国10年期债券的名义利率是2%—3%,减去同期国内通货膨胀率2%—2.5%,实际支付的利息在0%—0.5%之间;而美资跨国公司在国外直接投资的平均回报率高达10%—20%。美元的一进一出,一来一去,让美国赚了盆满钵满。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2011年6月28日发布的美国对外金融资产高达203153亿美元,美国对中国的资产总值约22500亿美元,约占总资产的11%。2007年美国直接投资领域获得收益3682亿美元,支付外国投资者1344亿美元,净收益2338亿美元。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专家估算,中、美投资的收益差,让中国在1996—2006年年均损失700亿美元。以美国通用汽车在华投资为例,其投资回报率大约为25%,四年便收回投资成本,五年之后每年从中国净赚几亿美元。而中国对美债券的投资回报率仅有2%—3%,扣去美元不断贬值的损失,中国在美投资的收益实际为负。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坦研究指出:仅美国每年从经济全球化当中获得收益就超过1万亿美元,而付出的成本只有500亿美元。

  

途径五:流动性收益

 

  由于美元在全世界通用,美元的金融市场规模很大,资金流动性很强,而且世界上很多金融市场都用美元进行定价和交易,因此,美国发行美元债券成本低、卖价高、利润大,这就是流动性收益。美国金融机构大搞金融创新,无限制地滥发各种美元债券,就是追逐这种超额的流动性收益。世界现有外汇储备总额为7.5万亿美元,60%为美元,如果1/3为流动性美元,那美国就相当于无偿地获得了2.5万亿美元的资产。如果这些资产的回报率为10%,从这部分资产中美国每年就可净赚2500美元。美元是如同流水一样到处流动的,哪里低洼,就流向哪里。只要中国紧缩,美国就能够宽松;中国紧缩出来的空间,就会被美国宽松出来的货币挤占。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于2008年10月、2010年11月、2012年9月先后实施第一轮、第二轮和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这些量化宽松所印出来的美元,多数都流入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美国保持其通胀压力不大的背后,是这些货币流入了其他国家,而其他国家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途径六:不公平贸易收益

 

  2002年国际发展及救援非政府组织乐施会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由国际贸易所产生的收益当中,97%流向了富国和中等收入国家,只有3%的比例流向了贫穷国家。作为WTO的领导者,美国无疑是全球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如,一件在中国工厂生产的汗衫成本为4美元,它在美国沃尔玛公司的售价可以达到40美元,中国只获得极小比例的利润,却为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贡献了36美元,中国收益占整个产品的比价是10%;在美国市场销售的芭比娃娃,若以每个10美元计,其中8美元是美国境内的运输销售成本与利润,1美元为管理运输费用,65美分为日本等国的原材料成本,中国只能拿到35美分的加工费,仅占整个产品比价的3.5%;一台标有中国制造的iPad,在美国售价每台499美元,其中LCD平板占95美元、苹果A4处理器占26.8美元、16GB存储器占19.5美元,这些高附加值的零配件成本占售价的54.4%,组装费只占售价的3.4%。摩根士丹利的一项调查显示,1998—2003年间,仅中国制造的婴幼儿服装就为美国的父母们节省了4亿美元。研究表明,由于能够购买中国低价的出口货物,使得美国低收入人群的生活水平可能提高了10%左右。

  

途径七:汇率操控收益

 

  美国汇率政策是“予取予夺、随心所欲”,汇率操控是美国的重要生财之道,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汇率操纵国。在美联储的主动操纵下,1986—1995年期间,“广场协议”导致日本对外净资产的汇率损失累计约为3.5万亿日元。2001年后,美元相对主要货币又持续贬值超过30%。在2001—2006年期间,美国累计对外借债3.209万亿美元,然而,美国净负债却减少了1990亿美元,等于美国净赚3.408万亿美元,其中:美元贬值让美国赚8920亿美元,资产负债收益差距让美国赚1.694万亿美元,其他手段赚1.469万亿美元。2011年10月11日,美国会参议院不顾国内外的强烈反对,以63票支持,35票反对,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该法案旨在要求美国政府调查中国是否存在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的行为,将人民币汇率与中美贸易挂钩,逼迫人民币汇率升值。这种“美国生病,让中国吃药”的做法,是赤裸裸的金融霸权。

  

途径八:金融衍生品收益

 

  美国政府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大力支持金融创新和相关金融法案建设,使其金融衍生品大行其道,直接和间接地为巩固和强化其金融霸权地位服务。目前,美国金融衍生品交易约占全球份额的40%,成为全球商品金融交易中心、定价中心。美国的标准普尔公司、穆迪投资服务公司和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几乎垄断全球信用评级,掌控了资本市场的定价权。利用信用评级“话语权”,设立有利于债务人的评级标准,让负债累累的美国长期坐拥AAA等级,每年可以节省数千亿美元的利息支付,这本应是中国等债权国的合理、合法收益。美国华尔街是金融衍生品的鼻祖,其擅于利用金融衍生品把国内的风险转嫁到国外。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2008年由美国次级债引起的金融海啸导致全球金融资产价值缩水超过50万亿美元,其中仅亚洲发展中国家就蒸发了9.6万亿美元的资产值。

  

途径九:大宗商品期货收益

 

  石油、黄金、粮食、铁矿石、稀有金属等大宗商品期货都是美国的操控对象。通过操控大宗商品期货价格,不但能够获得巨额的利润,还能够打击政治、军事和经济领域的竞争对手。1980—1990年,美国及其盟国将石油价格控制在每桶30美元上下,严重制约着苏联能源出口收入,抑制其经济发展。2004年,美国操控大豆期货价格先升后降,使中国70%的大豆压榨企业破产,外资顺利垄断了中国的食用油市场。2010年5月16日,我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曾说:在国际市场中,虽然我国占65%的铁矿石进口量,但是没有发言权。从2002年至今,进口铁矿石价格已经由不足30美元涨到150美元,而钢材价格仅由2000元左右涨至目前的4400多元。“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我国拥有超过全球50%的稀土资源储量,并占据全球90%的市场份额,但1990—2005年,中国稀土出口量增长近10倍,平均价格却跌至1990年时的一半。

  

途径十:知识产权收益

 

  近年来,知识产权收益已经成为美国霸权红利的一个重要部分。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美国通过修订WTO规则,把国内保护知识产权的做法一次次地延伸到国际社会中。研究表明,2009年美国知识产权产业的增加值约占GDP的17%,有2.5万亿美元之多。美国商务部2012年4月份发布的《知识产权与美国经济》报告显示:依靠版权、专利和商标保护的企业支撑着大约4000万个就业岗位,相当于美国员工总数的约28%。知识产权密集型行业创造的GDP超过5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约35%。美国几乎每个行业均直接或间接地生产或使用知识产权保护。中国高铁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中国“7.23”甬温线动车意外追尾事故发生后,美、日、欧等国家拼命唱衰、抹黑、妖魔、围剿和打击中国“高铁标准”,其背后的真实目的一目了然。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本文原载《红旗文稿》2015/03。原标题《霸权红利:美国不劳而获的源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