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的沉思

2018-09-07 11:55:2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历届国民党主席都会到访大陆,他们的第一站必是中山陵,或黄花岗,但他们从来不肯去南京的雨花台烈士陵园、上海的龙华警备司令部旧址,向那些被蒋介石杀害的中共烈士献花、鞠躬,当然他们也从来没有到过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

 

  01

  前两天,一个闷热的下午,我来到了位于北京西山森林公园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

  广场是为纪念上世纪五十年代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事业牺牲于台湾的大批隐蔽战线无名英雄而修建的。

  1949年前后,我军按照中央关于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秘密派遣1500余名干部入台。

  由于叛徒出卖等原因,岛内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大批地下党员被捕,其中被国民党当局公审处决的就有1100余人。

  广场因山势而建,占地约3000平方米,坐西面东,视界开阔,气势雄伟。迎面是以黑白两色曲线隐喻海峡两岸的巨幅景观墙,中有毛泽东主席的题诗:

  惊涛拍孤岛,

  碧波映天晓。

  虎穴藏忠魂,

  曙光迎来早。

  沿着景观墙左右台阶拾级而上,两边的花岗岩墙壁上刻着到目前为止、经各方查找发现的846位牺牲于台湾的烈士英名。

  名字以阴文素镌,若隐若现,既暗合了隐蔽战线的斗争特质,也彰显其淡泊名利的高尚品格。其中更有许多留白和空格,以便未来发现新的英烈名字可以随时增补上去。

  广场正中昂然屹立一块长14米、高4米的纪念碑,正面是5组浮雕,再现隐蔽战线的5个突出战斗场景。

  浮雕前是以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为原型的英雄塑像,用大实大虚的艺术手法展现了隐蔽战线先烈的英姿。

 

  02

  我在塑像前向烈士鞠躬致敬,天空中也洒下点点雨滴,似乎在为烈士的英年早逝而悲伤的。

  吴石,国民党“国防部”的中将参谋次长,和国民党军中的二号人物陈诚是保定军校同学,在国民党内可谓前途无量,有可能出任参谋总长、甚至“国防部长”。

  和《潜伏》中的余则成一样,吴石也是在目睹了国民党的腐败后转向共产党的。

  据其子吴韶成忆述,解放战争期间,吴石对国民党内“官员巧取豪夺,贪污腐化泛滥成灾”等“极感焦虑”,“在家与挚友交谈,不断喟叹: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他对蒋政权似已彻底绝望。

  1949年,吴石和中共取得了联系,当年6月赴台路过香港时,正式接受了中共地下党托付的任务。

  中共给他的代号是“密使一号”。

  陈宝仓,也是国民党军中将。同样毕业于保定军校。

  抗战期间,陈宝成所在的部队和共产党人接触较多,他在政治上有明显转变。

  当国民党败退台湾时,担任台湾第四兵站总监的陈宝仓已是地下党员。

 

  朱枫,本是大家闺秀。早年向往进步,加入共产党。

  抗战后期,朱枫一直在日伪控制下的上海做秘密工作。

  1949年11月,经香港到台的朱枫以特派员的身份与中共台湾地下党最高负责人蔡孝乾秘密接上了头。

  聂曦,原名聂能辉,原国民党东南行政长官公署总务处交际科科长,吴石将军的副官,军衔上校。

  聂曦在福州解放后随吴石赴台湾,朱枫前往台湾与吴石会面,聂曦充当了他们二人之间联系的信使。

  1950年1月29日,蔡孝乾被捕后叛变,由于他的出卖,吴石、陈宝仓、朱枫、聂曦先后被捕。

  1950年6月10日16时30分,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在台北马场町刑场同时殉难,时年分别仅为56岁、45岁、50岁、33岁。

  逃到台湾的蒋介石和国民党,由于在大陆的失败而百倍疯狂,因为这一事件,居然有1100多人被处决!

  台湾宝岛笼罩在白色恐怖和血雨腥风之中。

 

  03

  这些年来,国民党在大陆的形象为之一变,“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走一个”的狰狞面目没有了,被代之以温润可亲的形象。

  谈及历史上国共之争,人们往往用“兄弟阋墙”一言以蔽之,渐渐淡忘了“兄弟”笑容可掬的面具后面,曾是一副杀人如麻的嘴脸!

  从2005年连战首访大陆开始,历任国民党主席都会到访大陆,他们的第一站必是中山陵,或黄花岗。

  但他们从来不肯去南京的雨花台烈士陵园、上海的龙华警备司令部旧址,向那些被蒋介石杀害的中共烈士献花、鞠躬。当然他们也从来没有到过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

 

  他们在大陆、在台湾杀了那么多共产党人,现在抿嘴一笑,装的跟没事人一样!

  没有态度其实就是一种态度!

  难道国民党今天还认为当年他们的先辈杀害革命志士和爱国同胞杀得对,杀得好,杀得应该吗?

  当然,中共领导的革命,也是武装斗争。但不要忘记,中国革命的暴力形式,是蒋介石代为选择的。

  大革命时期,中共领导的是和平非暴力的工农运动,结果却遭遇了“四一二”大屠杀。

  没有大屠杀,就没有武装反抗国民党。当年的国民党反动派就像这几天被刷屏的“纹身男”一样,首先使用暴力,最后却被暴力所推翻。

  04

  事情还有更令人感到意外的。

  原国民党74师师长张灵甫的儿子一直以“@张灵甫之子张道宇”账号活跃在网上。有网友问我:“郭老师对于张灵甫的儿子怎么看?”

  我回答说:

  如果他到山东沂蒙山区,为74师进攻解放区时残杀翻身农民,奸淫掳掠的暴行表示忏悔,如果他到孟良崮去祭奠在孟良崮战役中牺牲的解放军战士,为他父亲犯下在战争罪行表示忏悔,那我会对他表示尊重!

  他现在把父亲的亡灵拖出来各种显摆的行为,只会使张灵甫将军在历史面前更加尴尬和难看,所以他是不孝之子,也不识大势,不懂大是大非!我表示遗憾。

  这也是我要对国民党说的话:国民党不要假装清白和无辜,必须清算自己的历史原罪,而不是靠伪造和歪曲历史,才能找到自己的历史定位!

  张道宇先生没有表态。一个账号为@海峽兩岸軍品收藏的台湾网民却跳出来怂恿张道宇:“博主侮辱抗日英雄,根據《英烈法》可以提起訴訟”!

  如果,国民党不再仅仅是清白无辜,而成了凛然不可侵犯的英雄!那么,被他们杀害的烈士呢?

  不知不觉中,暮云四合,夜色降临,山风阵阵,我抬头仰望纪念广场上四位烈士的塑像,他们注视着北京城的万家灯火,神情严峻,默然不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