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何新:诸葛一生唯谨慎(修订)

2018-08-14 11:55:40  来源:何新老家伙的博客  作者:何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何新历史杂记】

  诸葛一生唯谨慎

  读《叶剑英913后致毛泽东的亲笔信》

 

  呈主席阅示。叶剑英。毛批:总理阅,交汪存。

  【1971年10月4日叶剑英致毛泽东的信

  主席:

  首先敬祝万寿无疆!

  林彪、妻、子叛变,黄、吴、李、邱附逆,以为结纳几个死党,掌握几架飞机,散布几句谣言,制造几桩借口,就可以施展阴谋,篡党篡国,结果作恶自毙,余孽落网,从反面上使全党提高觉悟,提高警惕,增强团结,增强战斗力,证明坏事做到头可以变成好事。

  中央57号通知发出后,军委直属各单位、军兵种和院校,按总理指示,分批分片进行传达、学习、讨论、批判和揭发。据各单位初步反映:

  一、明摆:各常委会上传达时,讲到林彪谋叛三阶段(暗害主席、广东割据、北窜投敌)同志们初听惊奇,再听愤怒,最后听到林逆机毁人亡,一种沉重心情又爽然消失,转为快慰,发人深省。

  二、物证:在军委直属各兵种首长会议上,曾把林彪给黄永胜的亲笔信(照片)给大家传观了一遍,又选了三篇交代材料(王飞、江腾蛟、鲁珉)给大家念了一遍,这种铁证如山,完全粉碎了可能在少数人心上半信半疑的精神状态,收到全功。

  三、要快:林彪叛党叛国罪行,是按中央规定,有计划有步骤进行的,我们是逐步扩大,层层下达,严格保密。但从传达效果看来,显比隐好,快比慢好,大家同意中央意图,加快步伐,拟于十月中旬传到基层,这样似台风过后,万里无云,做到思想上充实提高,组织上调整巩固。

  估计到十一月以后,工作重点将转到正常,为使政治局参加军委办公会议同志和我,了解一下军委各方面的工作情况,拟提出第一批汇报题目:

  一、战备情况。由总参负责准备;

  二、连队建设情况。由总政负责准备;

  三、军工生产情况。由总后和国防工办准备。

  我这个人脑子空,水平低,能力弱,有时也产生:“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的自卑感,这不对。当努力克服,努力学习,努力工作。

  这次主席令我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我十分感戴主席的信任,但又十分害怕工作做不好,误了大事。

  昨天军委办公会上,我坦白地说出我的低能,请求同志们经常提示工作意见。同志们果然在会上提出许多建设性的宝贵意见。如果我能虚心地经常请教各同志,特别是经过东兴同志能够得到主席指示,加上在政治局会议上能够得到总理和各同志的指示,那么工作上的错误可能比较少些,我当尽力做去,请主席放心。

  有时间请赐一见,得到指示,以利工作。

  谨致 敬礼!

  叶剑英谨上

  一九七一年十月四日

  

【何读后略论:诸葛一生唯谨慎​】

 

  1、叶剑英是中国现代史中一具枢纽意义的非凡人物。以系统论,叶剑英早年出身粤军,后加入黄埔而隶属周恩来,1931年到江西即主持军委参谋及情报工作。在中共战争革命时期,叶长期主持参谋部,较少攻城野战之功,故评帅时叶尝自谦而坚辞。(其辞帅文件见存于中共档案。而非如近年流传所谓粟裕辞帅之流言则乃出于家人及佞者之妄语吹嘘也。)

  2、但是,叶在20世纪中共政治历史中至少曾经在两次重大转折时期​起到关键枢纽人物之作用。

  一为1935年8月在甘南对毛泽东的紧急报信,促成毛、周、秦、彭、林等果断率一方面军残弱部队孤军北上,遂使中共政治局摆脱张国焘以四方面军之强大兵势挟持钳制之危机。

  此举之意义实不亚于遵义会议,但未被治史者所充分估计。唯毛泽东则终身念念不忘叶氏此功,故始终对叶别具青睐。

  另一为1976年毛去世后,叶以军委副主席身份坐镇军委,支持华、汪发动10月事变,遂改变中国现代历史走向。​

  毛泽东生前论叶,曾经说此人有文化(1975.5)。在十帅中,叶不仅工于诗赋,而且喜浸润古史,颇通韬晦之术。故毛多次说叶大事不糊涂——貌似糊涂实际不糊涂。故毛泽东一向器重叶,甚至临终前传有托孤之意。

  3、1971年9.13事变后,毛泽东决定彻底改组军队领导班子。

  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黄永胜等离职反省的通知。通知宣布:此后军委日常工作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同志主持,并筹组军委办公会议,进行集体领导。

  10月3日,毛泽东再命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撤销中央军委办事组的通知》。通知宣布:撤销军委办事组,成立军委办公会议。军委办公会议由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并由叶剑英、谢富治、张春桥、李先念、李德生、纪登奎、汪东兴、陈士榘、张才千、刘贤权十人组成,即日成立,在中央军委领导下负责军委日常工作。

  10月4日,叶剑英即上书此函呈报毛泽东,报告军委传达林彪叛国事件的情况,以及自己就任后开展工作的态度及设想。此信全文以蝇头小楷书写,周正恭谨,一笔不苟,果然字如其人。

  4、近年关于913事件坊间有诸多异说。

  然读叶公致毛此亲笔信,备陈林彪谋叛之三阶段——暗害主席、广东割据、北窜投敌——“最后林逆机毁人亡​”等,“铁证如山”云云。参证黄、吴、邱、李及林、叶秘书等近年出版之各回忆录,可证913事件之大略,即为中共当年文件之所描述者。

  而近年市井流传什么“黑匣子录音”的阴谋论之类,实皆极其不经而荒谬。

  ​5、此信中叶云:“这次主席令我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我十分感戴主席的信任,但又十分害怕工作做不好,误了大事。”

  实际早在庐山9.2全会期间,1970年8月30日,即毛泽东将与陈、林摊牌之前夜,毛泽东曾秘召周、叶单独谈话,予以抚慰。

  又在9月6日下山前再次见叶,命其为周助手及顾问,研究军国问题,已有起用而将来取代林掌军之暗示也。

  6、此信中,叶虽已身受负责军委之大任,却谦言曰:

  “我这个人脑子空,水平低,能力弱,有时也产生:‘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

  “军委办公会上,我坦白地说出我的低能,请求同志们经常提示工作意见。同志们果然在会上提出许多建设性的宝贵意见。如果我能虚心地经常请教各同志,特别是经过东兴同志能够得到主席指示,加上在政治局会议上能够得到总理和各同志的指示,那么工作上的错误可能比较少些,我当尽力做去,请主席放心”云云。​

  “——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我年轻时就没本事,现在老了更办不了大事了。语出《左传》僖公三十年,此典乃《左传》“烛之武退秦”之名篇也。

  叶帅引此为言,貌似卑谦而其实暗寓深意。所谓“壮不如人”,明言自己战争年代战功不如林彪、黄永胜、许世友等行伍出身之辈也。然此语之原文如下:

  “晋侯、秦伯围郑,……佚之狐言于郑伯曰:‘国危矣,若使烛之武见秦君,师必退。’公从之。

  辞曰:‘臣之壮也,犹不如人;今老矣,无能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

  乃许之。夜缒而出,见秦伯。……遂退秦师。​”

  观此而知,最妙者乃此语下文郑文公之答语:“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过也。然郑亡,子亦有不利焉”——我没有早起用你,现在形势危急才找你,是我的过错。但是如亡了国,你也没有好处!

  叶氏此一引用可称极妙。其言貌似不卑不亢,谦退藏形,表明叶的确善于自处,深谙自己与毛之关系并非战友而乃处隶属于君臣关系;第二又暗示当今国家同样面临危难,虽自己昔日曾被冷遇,但今日仍当勉力而出为国家承担责任也。

  毛泽东深通《左传》,当然完全知此语出处及郑伯之言的下文​,但一切皆在未言及不言中矣。

  ​​此实乃关乎当日历史、政治及人心微妙之点,盖可意会,而难具深言也。

  而在叶帅之前,彭、贺、林三元帅等都曾主持军委、军队工作,则皆以跋扈任性而不能得善终——岂偶然哉?岂偶然哉!

  【附录】此信复印件之第4、5、6​页:

 

 

  叶剑英手迹

  ​【附注】关于1935的密电事件

  关于叶剑英1935年9月9日,叶剑英收到张国焘给陈昌浩的密电,立即送报毛泽东。对此毛泽东1937年3月在延安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有如下的说明:“张国焘在分裂红军问题上做出了最大的污点和罪恶。左路军和右路军的时候,叶剑英把秘密的命令偷来给我们看,我们便不得不单独北上了。因为这电报上说:‘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时如果稍微不慎重,那么会打起来的。”(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666页)

  1971年8月28日毛泽东在长沙与韦国清、丁盛、刘兴元谈话,要他们尊重叶帅。谈话被整理成《毛泽东谈话内容追记稿》。毛泽东概述了党内前五次路线斗争后说:“以后就出了张国焘搞分裂,叶剑英在这件事情上立了一大功,张国焘打电报给徐向前、陈昌浩说,坚决南下,否则彻底解决,当时叶剑英同志当参谋长,他把这个电报拿出来先给了我,我们才走了,否则,我们就当俘虏了。”​

  朱德就此曾回忆说:一、四方面军北上,张国焘“到阿坝时,他就变了,不要北上,要全部南下,并发电报要将北上的部队调回南下,我不同意,反对他,没有签字。电报由叶剑英同志接着,告诉中央毛主席,没有向下面讲,中央就马上决定单独北上了。如果上去的部队调转,中央是很危险的”。(《朱德委员长谈红二方面军渡江同四方面军会合前后的经过情况纪要》1960年11月9日下午,政治学院资料室藏)​

  叶剑英晚年回忆:“那天,前线总指挥部开会,新任总政治部主任陈昌浩讲话,他正讲得兴高采烈的时候,译电员进来,把一份电报交给了我,我一看电报报头是给陈昌浩的,便递给了他,他讲话正兴头上,没顾得上看,又顺手给了我。我一看才知道是张国焘发来的,语气很强硬。我看到这个电报后,觉得这是大事情,应该马上报告毛主席。”​

  近年此事有人质疑,认为在现存四方面军历史档案中找不到有关电文。​我就此曾问过叶选基(叶剑英晚年秘书)。他说:叶帅说过确有此电、此事,叶剑英当时任红军前敌参谋长,负责军事文电。叶从得到电报后当即给毛泽东看,毛泽东与周恩来博古等紧急会商后立即决定率部离去,但命叶剑英仍把电文交给陈昌浩。而此电后来可能被张国焘陈昌浩销毁,所以未见于四方面军存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