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 梅新育:胡鞍钢何“罪”之有?

2018-08-06 09:49:36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郭松民 梅新育
点击:   评论: (查看)

郭松民:胡鞍钢“罪”在何处?——评《解聘(除)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和教授职务呼吁书》

  最近一段时间,在网络舆论空间和“学术圈”里对清华大学胡鞍钢教授的围攻愈演愈烈:一会儿“公开信”啦,一会儿又是“呼吁书”啦,气势汹汹,咄咄逼人,很有一点要把胡鞍钢拉下马来,批到批臭,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劲头!

 

  胡鞍钢何罪?

  反复阅读《呼吁书》,发现胡鞍钢之罪,千言万语归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就是他居然敢断言“中国综合国力已超出美国”!于是就天地不容,罪该万死,应该千刀万剐!

  可笑的是,这封半文不白、很有一点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民国范儿”文风、指责胡鞍钢“有辱斯文”的“呼吁书”,自己却出现了惨不忍睹的最低级错别字,把“综合”写成了“综和”、“竟然”写成了“竞然”、“长矛”写成了“长茅”,不知道起草者会不会又把这个错误甩锅给“文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北大清华可就交相辉映,堪称双壁了。

  现在要问的是,胡鞍钢认为“中国综合国力已超出美国”,无论准确与否,无非是他作为一位研究者的学术观点而已,怎么就成了弥天大罪了呢?

  按照“呼吁书”的说法,如此一来,就“远引无数他国戒心,近发邻国恐惧”,不得了啦,天要塌下来,八国联军又要到津门来,这全是胡鞍钢惹的祸,于是就要向胡鞍钢兴师问罪,鸣鼓而攻之。

  读到这里,我觉得有一万匹草泥马要从口中奔腾而出!真想把当年赠给旧《炎黄春秋》的四个字再赠送给这些撰写“呼吁书”的“清华学者”。

1.webp (2).jpg

  怎么了?中国的学者肯定一下自己国家的发展成就,为自己的国家自豪一下,即便不够准确,就成了弥天大罪了?难道中国人只能永远说“我们很卑贱”、“我们快要崩溃了”、“我们要永远接受美国的耳提面命,绝无非分之想”才算“有常识”、“有学术”?

  如果这一逻辑成立,那么新中国成立时,毛主席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十九大宣布中国“强起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岂不更是错的离谱,罪不可赦?

  还要再问一句:如果一位中国学者为自己的国家自豪一下,对祖国的发展成就肯定一下,就“远引无数他国戒心,近发邻国恐惧”,那么特朗普天天都在宣传“让美国再次伟大”、鼓吹“美国优先”,就不害怕引起其他国家的“戒心”、“恐惧”吗?难道为自己的祖国加油、呐喊、鼓劲是美国人的专利?

1.webp (3).jpg

  这份“呼吁书”,说白了无非是“友邦惊诧论”在今天的翻版罢了。

  美国破坏WTO的规则,单方面启动对中国的贸易制裁,他们不惊诧;美国制定“台湾旅行法”,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干涉中国统一,他们不惊诧;美国以朝核问题为借口,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他们不惊诧;一个中国学者说了句“中国综合国力超越美国”,他们就惊诧了。

  好个“清华部分校友”,是些什么东西!

  作为一位学者,胡鞍钢有权发表自己的学术观点与研究成果,如果认为胡鞍钢的观点是错误的,完全可以写文章与胡鞍钢商榷、甚至反驳。但“呼吁书”的作者,却完全没有兴趣驳斥胡鞍钢的观点,而只是借机对胡鞍钢大肆进行人身攻击,什么“抛常识于不顾,视学术为无物”了,什么“有辱斯文”了,什么“误国误民”了,等等,等等,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这就意味着,这些人真正在意的,不是胡鞍钢的观点,而是胡鞍钢这个人,是他身上表现出来的对中国的政治认同与制度认同,以及建立在认同基础上的制度自信和道路自信。

  所以很清楚,围攻胡鞍钢,就是为了杀一儆百,就是为了向中国人泼冷水,打掉这两年来刚刚开始初现端倪的民族自信,重建已经摇摇欲坠的对美国的认同和崇拜。就是为了让中国永远不敢梦想超越美国,永远跟在美国屁股后面爬行,永远不能突破美国教条,永远接受美国的管教与规训,永远对美国奉行事大主义,永远做美国的文化和经济殖民地。

  难怪有网友会讽刺说:胡鞍钢说中国超过了美国,伤害了多少清华校友的感情。这就使他成了清华公敌。

1.webp (4).jpg

  这些以“清华校友”的名义散发的“公开信”、“呼吁书”,是清华真正的耻辱,因为这意味着清华根深蒂固的“留美预备学校”买办知识分子传统的精神病灶,在今天的“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的共同作用下,再次恶性发作,成为投降主义、失败主义的“理论依据”。

  毛主席说过,气可鼓不可泄!即便胡鞍钢的某些观点不准确,甚至错误,也绝不意味着他对中国的政治认同和制度认同是错误的,不意味着他对中国未来发展的乐观态度是错误的,更不意味着中国永远不可能超越美国。

  在当下这个相对困难的时刻,还是让我们回顾毛主席说过的话:

  让国内外敌人在我们面前发抖吧,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打不开?点这里>>>

  正因为如此,这些签名围攻胡鞍钢的人,那些长美国志气灭中国威风的人不会幸免,他们一定会以汉奸之名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梅新育:为胡鞍钢声辩

    最近,胡鞍钢教授饱受围攻。本来性格一贯不喜欢掺和这类事情,而且这些天集中精力干活写东西,不想分散精力。但这次对胡教授的围攻极不正常,远远超过底线了,在微信群中数次为胡教授说话之后,不能不专门写几句话,在此贴出:

  首先,作为学者,对综合国力比较分析这类学术课题,胡教授有言论自由之权利。他怎么分析是他的事,是否接受是你自己的事,你不能因为这种学术研究内容你不接受就要求敲碎他的饭碗,人肉他的家庭出身等详尽私人信息,……这些超过底线了。

  其次,胡教授曾经做出过堪称历史性的贡献。1990年代,他和王绍光合作的《中国国家能力报告》堪称石破天惊,指出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财政汲取能力急剧衰退,正在走向苏联、南斯拉夫解体之覆辙。当时我还是个学生,我永远无法忘记阅读这本书时我的震撼。正是这本书为分税制改革、重建中国财政发挥了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扫清行动思想障碍的作用,对中国经济制度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而没有1990年代的财税改革,现在的中国恐怕已经解体了。须知,一个国家,一个政权,决定其命运的归根结底是两种汲取能力:汲取经济资源的能力,汲取人才的能力。凭此一书,他和王绍光教授足以载入史册。在任何一个时代,能够对历史发展产生这样实实在在影响的学者都很少见。有些人讥笑胡教授,其实是不了解胡教授的历史性贡献。

  不仅如此,胡教授还差点作出了第二项足以载入史册的贡献。他提出深刻全面改革民族政策,可惜因遭到某委组织的上百篇文章围攻叫骂,他丧失了坚持的勇气,这一任务也就不能不留给后面的人了。

  第三,胡教授遭受抨击的研究课题及其结论与国家决策无关,凭什么要他承担什么责任?近10年来,我没见到领导人引用胡教授的言论和数据,更没有见到引用他关于综合国力比较的结论。他也没有参加十八大、十九大和政府工作报告文件撰写工作。

  第四,有几个学者能够像胡教授那样作出这样的历史性贡献?如果对他都能这样肆意无底线围攻威胁,要求解雇,一旦开此先例,其它绝大多数人贡献远远不能与他相比,还能指望享有言论自由和安全?

  我并不赞成胡教授关于综合国力比较分析的结论,我觉得那可能是研究方法出了差错,但我不能不维护他言论自由的权利。

  我一位教授兄长(他并不赞成胡鞍钢的不少具体观点)的话说得好:我们不是在为胡鞍钢而战斗,我们是在为自己而战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