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且论高善文的“投名状”与胡鞍钢的“超越论”

2018-08-05 14:32:54  来源:李光满冰点时评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且论高善文的“投名状”与胡鞍钢的“超越论”

  最近几天,两个经济学家在网上受到了广泛关注,一个是高善文,一个是胡鞍钢。高善文的主张是中美贸易战到了关键时刻,中国应该主动向美国递交一份“投名状”,以获得美国的好感,争取美国不再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以解贸易战之困。胡鞍钢的主张是中国的总体国力已经超越美国,这一“超越论”主张被某些人称为“误上惑下”。

  首先我们需要弄清两个人的身份,这两个人都是有一定影响的“经济学家”,高善文是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而胡鞍钢是中国经济50人成员、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家首批文科资深教授。

  其次是当前中美关系正处于高度敏感和紧张状态,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在这个特殊时刻这两个有一定影响的“经济学家”一个主动“跳出来”,一个被人“翻出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显然,事件的发生不同寻常,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说:“物之反常者为妖。”看这些年胡鞍钢的学术成果,再看这次他提出的“超越论”,显然仍然属于“百家争鸣”的学术范围,可以讨论、争鸣。但看现在某些人讨伐胡鞍钢的架势,仅仅只是要就“超越论”讨要一个学术说法吗?显然不是,其核心是要讨伐被他们称之为“误上惑下”的行为,“误上”是指什么?想想不禁一身冷汗,“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尔,沛公何为:最高层的决策也,这里暗含的意思是,强国之策与强国之梦都是错误的,而这种错误源之于胡鞍钢的媚上误国所致,如果如此,那么这些暗中将矛头指向强国之策和强国之梦为错误的人岂不是其心更加当诛?

  再说高善文,高善文在山西证券的一次演讲中公开宣称,对越自卫反击战、改革开放都是中国为了讨好美国而向美国递交的“投名状”。其意是指,本来因递交了“投名状”而“恩爱”的中美关系因受胡鞍钢等人误导而变坏,与美国交往的政治基础已经“荡然无存”(高善文语),必须再向美国递交一份新的“投名状”,以便重新获得美国接纳。

  这里我们必须引用高善文的原文,否则容易引起误读:中国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和美国所倡导的意识形态格格不入,为什么美国愿意接纳中国、愿意支持中国的开放政策,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号。高善文以《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投奔梁山必须有“投名状”为例,说道:一般的投名状是什么?去山下杀个人,去山下随便杀个平民,然后提着人头上来,这样就与朝廷结下了死仇,成为了通辑犯、杀人犯,轻易不会跟朝廷搞到一起,这样梁山可以接纳你。打越南这一重大决策就是中国送给美国的“投名状”,这使得美国非常感动,并且愿意非常坚决地拥抱和支持中国。

  我不知道那些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为国牺牲的解放军战士面对这一“去山下随便杀个平民”,然后提着人头送给美国作“投名状”的说法有何感受,至少我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污辱,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和改革开放仅仅是因为“中国赌上国运”(高善文语)向美国递交的“投名状”吗?这仅仅是一派胡言还是另有其它目的?读完高的全文我们还真的看出此论的目的并不一般。

  高善文随后说道:随着中美关系全局的变化,中国内政外交的全局正在发生影响深远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很不幸的是在2018年刚刚开始展开,……战略家需要再次体现出40年以前的胆魄、智慧、远见、手腕和身段,而中国在这一选择之中能否作出正确的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读罢高善文的这一段,谁都能明白其意何在,无非就是要中国再向美国再递交一份“投名状”,而此时美国正在跟中国打贸易战,中国正在跟俄罗斯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按高善文的长篇分析,这次中国的“投名状”须递上两个人头,一个是俄罗斯,立即跟俄罗斯撕破脸,跟美国一起制裁搞垮俄罗斯,另一个是立即停止贸易战,满足美国的所有要求,以求得美国的原谅,从而争取在美国面前有一个位置。

  现在我们再引用高善文文章中的一段话来看看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一个代表团跟美国国务院的助理国务卿及随员来谈。会谈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差,以前会谈大家有一些交集,就如何改善中美关系有一些建设性建议,但这次完全是针尖对麦芒,谈不起来,美国相关方面对中方代表团总体上是非常敌视、非常不友好的态度,所以中方代表团成员都很沮丧。谈到最后,这位……起来说,“您就说一说,我们和中国政府回去到底能够做什么?”你给个主意,你说一说我们到底实实在在能做什么,这些东西我们马上就可以做,做完以后马上就可以改善中美关系,美国人民愿意说,中国也愿意做,你给我提几条建设性建议,我回去马上就办,办完以后中美关系不就有转折和缓和吗?我们的任务当然可以来听你抱怨,但我也希望实实在在有一些建议,回去以后马上落实,落实之后马上就可以改善中美关系呀。这个助理国务卿是政治任命,是特朗普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任命的,他把身体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眼45度向天,眼睛看着天花板,从鼻子里哼出了两个英文单词,这个单词叫“Be humble”,Be hanble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呢?“你们这帮……,别跟我装逼”,翻译成中文就是这个意思。Humble英文原意是“谦卑”。

  在美国人面前如此奴颜媚骨,如此下作无耻,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让美国总统到其书房低头弯腰拜见的毛主席如果得知他缔造的国家的某些人现在竟然对美国如此媚态,会如何震怒?这是要让中国人民重新跪下去吗?

  胡鞍钢作为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学者,其治学一定要严谨,其成果和结论一定要经得起时间检验,坚守一个学者,一个知识分子为人治学的基本底线是应该的。但有人当此国难当头之时,以胡鞍钢的“超越论”做文章,无限夸大“超越论”的作用,甚至将“超越论”引向阴谋论,引向对中国策和中国梦的攻击,则是另一种性质,更加恶毒。

  在当前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的形势下,有人要中国向美国举白旗、搞投降,有人要中国自残下跪向美国递交“投名状”,就早已不再是理论探讨,也不是一般的学术论战了,而是一种汉奸行为,而其“投名状”也更像是一封劝降书。这里我们会想起当年汪精卫投日成立伪政府当汉奸时的理由就是:抗战必亡,战则亡国亡种。其八条理由为:第一,日本处处都比中国先进。第二,中国同日本打,必败无疑。第三,国际援助不可靠。第四,除了共产党,中国人并不真正想与日本人打。第五,中日同文同种,日本能够帮助中国摆脱英美白人统治。第六,欧洲民族主义是霸道,日本民族主义是王道。第七,亚洲黄种人在日本领导下团结起来,才能摆脱白种人统治。第八,坚决抗日是共产党的阴谋。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八条与高善文“投名状”中的论据何其相似乃尔!

  现在我们再回头看看某些人讨伐胡鞍钢的目的:因为胡鞍钢的错误导向,夸大了中国实力,引起了美国的警觉,由此引发美国调整对华战略,并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这里且不说美国调整对华战略是从奥巴马时期提出“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就已经开始,甚至此前从1989年事件之后就已经开始,跟胡鞍钢的“超越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现在有人以胡鞍钢的“超越论”来否定中国之策和中国之梦,否定中国近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打击中国人的自豪感和自信心,然后掩护高善文之流向美国递交“投名状”,出卖中国国家利益和中国人民的尊严,其狼子野心是否已昭然若揭?

  胡鞍钢或有错处,或有偏颇,但高善文等却无疑是在卖国。“超越论”或有不妥,但“投名状”却是实实在在的无耻。堂堂中国人被高善文等人的无耻行径羞辱至此,还仅仅是笔墨讨伐的问题吗?对汉奸卖国行为我们应如何处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