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八一建军节:谈谈六五式军装

2018-08-02 10:00:08  来源:郭松民的散兵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一支军队来说,在展示自身性质和光荣方面,军装的重要性仅次于军旗。

  新中国成立后,在我军采用过的各式军装中,六五式军装最能体现解放军作为“人民子弟兵”性质。时至今日,六五式军装已经被废止33年了,但海外媒体仍用六五式军装代指解放军的形象,在国内,六五式军装也仍然经常出现在演出和纪念活动中。

  

  六五式军装享有如此特殊的地位,不是偶然的。

  这套军装的设计灵感可以说直接来自毛泽东主席本人,这也是毛主席晚年最喜爱的一套军装,除了那套朴素的浅灰色中山装外,晚年毛泽东穿得最多的服装就是六五式军装。

  六五式军装的出台,并不是仓促决定的,而是经历了一个酝酿的过程。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一直念兹在兹的一件事,就是如何保持我党我军“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的优良传统,防止出现脱离群众的状况。

  为此,毛主席采取了很多措施,包括干部参加劳动,与群众搞“三同”,将军下连当兵等。而取消军衔制,取消仿苏军制服的五五式军装,恢复我军自身的光荣传统,就是这一系列措施中的一种。

  

  1964年夏天,在北戴河讨论高级干部减薪问题时,贺龙元帅向毛主席提出:“是不是连军衔制一齐取消算了?”毛主席听后立即回答:“取消好,搞掉那块牌牌,我早就想搞掉它。”回北京后,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大将将讨论情况报告了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林彪元帅,林彪元帅也表示赞同。

  1965年,毛主席再次表示:“我赞成走回头路,恢复到老红军的样子,只要一颗红星、一面红旗,其他的统统都吹了。”“过去搞什么将、校、尉那一套,我是不感兴趣的。”

  在正式取消军衔制,推出六五式军装的前一天,即1965年5月25日,《解放军报》发表社论《促进我军更加革命化的重大措施》,其中有一段专门论述新军装的意义——

  军衔制取消以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公安部队所有部队人员一律佩带全红五角星帽徽,全红领章。新的帽徽,领章非常大方,朴素,突出了鲜红的革命色彩,帽徽是一颗红星头上戴,象征着党和毛主席的领导,领章是革命的红旗挂两边,象征着我军非常无产阶级化,非常战斗化,这种帽徽,领章非常鲜明的非常形象的体现了我军的革命本质和光荣传统。

  “革命本质和光荣传统”,精彩!到位!说的何等好啊!这段话今天看来仍然是对六五式军装的最好阐释。

  

  我军采用六五式军装的时间长达二十年。在这个期间,身穿六五式军装的人民解放军取得了珍宝岛战斗的胜利和西沙海战的胜利,援越抗美也取得决定性胜利。

  六五式军装的闪闪红星和解放军的胜利与荣耀紧密联系在一起。

  这一时期,也是我军历史上军民关系最好,解放军在人民群众心目中地位最高,青年都以参军为光荣,地方青年则以军装、军帽为最酷最帅的历史时期。

  1985年,实行了20年的六五式军装走入历史。此后我军又进行了多次服装改革,现行军服是2007年正式列装的。

  

  关于07式军装,我想指出这样几点:

  第一,07式军装的设计思路是强调专业性,淡化政治性,体现了自由主义关于“国家-军队关系”的意识形态叙述,即“军人只是一种专业,不涉政治”。

  这样的设计思路造成了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军装失去了神圣性、崇高性,在中国的制服序列中和警服、保安、海关等制服一样,“泯然众人”,这就构成了对解放军的一种贬低。

  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解放军从一开始就不是单纯的军事力量,而是一支“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毛主席井冈山建军时就规定红军既要打仗,又要做群众工作,还要打土豪筹款子,以后逐渐发展成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三大任务。解放军走到那里,都担负着宣传群众、教育群众、组织群众的任务,在各方面做人民群众的榜样,所以解放军具有非常好的政治和道德形象,毛主席曾经发出过“全国人民学解放军”的号召。

  但07式军服完全没有体现出解放军的政治和道德形象,而仅仅体现了专业形象,这是以一种直观的方式向单纯军事观点回归;

  

  第二,07式军装在设计思路上突出特点是“脱红”,即尽可能排斥红色,并不适合作为黄色人种的中国军人穿着。

  以陆军军装为例,大檐帽的红色帽墙被取消了,领花和肩章上也完全没有红色,帽徽上的红星实在无法取消,则被刻意淡化了。设计者忽视了一点:中国人是黄种人,我们的肤色只有在红色映衬下才显得精神饱满,红光满面。而现在“邮政绿”的暗绿色调加上暗黄的金属配饰,让军官和士兵都显得“面有菜色”,萎靡不振。

  07式的深绿色系适合白色人种的皮肤,不适合黄色人种的皮肤;

  有人以作战隐蔽需要为“脱红”辩护,这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这里指的是日常穿着的常服和礼服,并非作战、训练穿着的迷彩服。迷彩服完全可以而且应该根据作战训练的需要来设计。

  陆军之外,军兵种的服装问题更大,尤以海军军装完全和西方接轨,更是莫名其妙。

  人民海军和西方海军并无渊源,完全是在人民解放军陆军的基础上组建的,前几次军装改革均保留了某种陆军的特征,以示对这一历史事实的尊重,07式军装则是完全一刀两断了。这种英美式海军制服来自海盗传统的轻佻设计与中国人民海军军人的质朴、内敛的气质犹不相符,看上去格外不伦不类;

  

  第三,07式军装过于趋美军化、趋国民党军化。

  2007年,我军刚刚换发新军装,台湾媒体就讽刺说“两岸未统,军装先统”,可见这套军装给人的印象。

  但这种“先统”是“国军”统“共军”,而不是“共军”统“国军”。

  身着07式军装的军人,看上去很像自己当年的手下败将,却和自己的先辈毫无共同之处,这是怪异的,不合逻辑的,像是患了失忆症的病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准备到哪里去?

  学谁也不能学手下败将啊?真是的。

  本来,解放军以自己的光荣历史和辉煌战绩,在世界上是和美军、俄军分庭抗礼的一流军队,这种鼎足而立的地位,也曾经鲜明地体现在解放军的军装上。

  行文至此,我要再次申明:在21世纪的今天,我是赞成军装改革的!

  我想强调的仅仅是:军装的演进要尊重自己的历史和传统。

  要知道,军人的勇敢精神很大程度上来自自己的光荣历史。

  六五式军装改革的成功经验,就在于其设计理念最大限度地体现了我军的“革命本质和光荣传统”,体现了人民性。

  只有尊重自己的传统,军队才会有足够的自信,才会获得无论是友军还是敌军的尊重。

  

  关于军装的讨论,其实核心的问题是:中国还能不能自我赋予荣誉?中国人民解放军自己的荣誉是不是荣誉?

  六五式军装给了完全肯定的回答。07式军装给了基本否定的回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