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论公知的西门庆化

2018-07-28 13:37:11  来源:昆明湖畔电影公社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7月23日,一位不具名女生发文指知名公益人,“乙肝斗士”雷闯曾性侵自己。当天晚上,雷闯在个人朋友圈发布声明,承认性侵指控。

  7月25日,一篇《章文,请停止你的侵害》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作者显然是一位年轻女性,称自己于2018年5月15日被两度入选“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的知名媒体人章文强奸。章文并在事后对她说:“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生。”

  以这两件事为起点,“公益圈”、“公知圈”这两个高度重合又互相加持的圈子连续发生“手榴弹炸粪坑”式的“爆炸”——一个又一个头顶光环的“公益人”、“公知”被曝曾骚扰、性侵甚至强奸女性。

  有人粗略的统计了一下,一二三四五六……已经十二个人了,名单还在增加。“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有之,“自由在高处”的作者亦有之,几乎所有台面上最活跃的、态度最激烈的、最亲美、最迷恋民国、最痛恨文革的自由派公知,都在其中了。

  公知们显然乱了方寸,他们的回应也真不像样——摸蒋方舟大腿的理由,居然是她有多名男友;摸易小荷大腿的理由,则是她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饭局上。

  “和尚动得,我也动得”,阿Q的逻辑生命力真够强的。在这些知名公知那里,女性完全成了没有任何主体性的欲望对象,自由啊、权利啊、人格啊都没有了。

  很明显,他们挂在嘴边上的,他们都不信;他们真信的,他们都不说。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破产。

  前几年,随着中东、乌克兰等陷入混乱与内战,他们在政治上破产了。没有人再愿意听信公知的忽悠,让中国也步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后尘;

  这几天,随着蒋方舟、易小荷等人站出来,公知们在道德上也破产了。

  他们希望别人相信他们是华盛顿、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但人们看到却只是西门庆!

  是的,公知已经西门庆化了。纵欲,上更多的女人,上各种各样不同的女人——既是他们的人生目的,也是他们的目标。

  季羡林想实现而没有实现,只能在日记里意淫,文怀沙有条件实现但因为年事已高力不从心的目标,今天年富力强的公知都已经得遂所愿。

  看来,对他们来说,像西门庆那样在高潮中死去,才是最精彩的人生。

  “普世价值”之类的东西,不是追求的目标,只是一盏用来照射女性的强光灯,目的为了让她们头晕目眩或不知所措,以至于不能推开去解开她们腰带的手。

  他们还没有像乌克兰、格鲁吉亚的公知(如萨卡什维利)那样上台执政,就腐败成这个样子,真是非常耐人寻味。

  他们言必称美国、西方,总是以西方文明在中国传播者自居。

  但西方文明的精神并不是这样的。

  被称为“资产阶级的马克思”的马克思·韦伯就认为,勤勉、认真、机敏、精心谋划、科学管理、节欲、以节省的原则获得最多的财富,这才是资本主义精神。

  在著名的《鲁滨逊漂流记》中,对具有典型的“资产阶级人格”的鲁滨逊来说,获取利润才是他唯一使命。甚至在他获得最大胜利的场面中,性的诱惑仍然被排斥在外。当鲁滨逊过了一段荒岛上离群索居的生活后,开始注意到他的孤岛缺乏“社会”时,他为求得“同伴”的安慰而祈祷,然而读者们却发现他所渴望的只是一个男性奴隶。

  中国公知极端纵欲的西门庆人生,意味着他们比富有进取精神的资产阶级还等而下之,他们代表了一种极为腐朽的文化。

  这种文化只重现世的享乐与感官刺激,丝毫不考虑未来与长远——我死了以后哪管洪水滔天?!

  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把积聚财富本身作为目的,西门庆的价值观则把极度纵欲,各种花式啪啪作为人生目的。

  西门庆真的就是今天中国公知的祖师爷!

  一切道德和操守,都来自于对未来、对彼岸的信仰。

  公知的西门庆化,原因正是他们失去了彼岸或者信仰的结果。

  很可能,他们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彼岸或信仰。

  他们自己不信的东西,却要推销给中国作为未来改变的目标,这不是害人吗?

  尔曹身与名誉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公知们破产了,不会影响中国的进步。正相反,中国会因为他们破产,而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未来属于人民,属于社会主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