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李鸿章到底是英雄还是国贼?

2018-07-22 10:52: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顽石按】早几日,有人愤然给顽石留评,说李鸿章是大英雄,怎么能和秦桧、汪精卫并列。这几天不甚方便,未及时回复。今天,顽石将以前写过的一篇有关这位“大英雄”的文章发到公众号里,请诸君公断!恰逢南京有关方面让跪了数百年的秦桧堂而皇之地坐了起来,那么此文也可以算作对这类事件的评论。

  我早几天写了《对李鸿章的评价为什么会出现截然不同的观点》,新浪博客首页登出后(题目被改为“李鸿章是英雄还是卖国贼”),引起了较多的关注,赞成者居多,质疑的也不少。那篇文章主要不是评价李鸿章,而是阐述为什么评价历史会出现偏差,李鸿章评价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有人希望我对李鸿章这个颇富争议的历史人物有进一步的探讨,于是我今天就再论李鸿章。

  近年来,“李鸿章”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名字。一些人通过出书、发文、讲座等各种方式在大张旗鼓的诠释甚至讴歌这位晚清重臣,使得这个死去了一百多年的幽灵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又神奇的复活了。综合来看,当下对李鸿章的评价不外乎三种:恨之者骂他为汉奸国贼;爱之者敬之为不世出的英雄;还有一种人貌似中庸,说他有功有过,被人骂为汉奸的那些事乃不得已而为之,是在替腐朽的清廷背黑锅。李鸿章做了些什么,到底该如何评价,现在为什么会出现李鸿章热,和他同时代地位相当而政见、人格、情操迥异的左宗棠相比较有什么不同,笔者不揣鄙陋,说说自己的见解,以就教于各位方家。

  综其一生,李鸿章主要做了以下的一些大事:追随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运动起家,创建淮军,在平定捻军中发挥主要作用,力倡洋务运动,力阻收复新疆,创建北洋水师,最“辉煌”的当然是代表清政府和外国列强签订了30多个不平等条约。从维护封建王朝的统治来看,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和平定捻军,自然是“功莫大焉”,受时代的局限,这两条我们就不去过多指责他了;办洋务,虽然他个人捞了不少,平心而论还是有功于社稷,如果讲功绩的话,我以为这方面可以算是他的功业;在一些条约的签订中,李氏也曾付出过艰辛的努力,屈辱条约的签订不能完全归咎于他,毕竟是在大厦将倾的时候办外交;创办北洋水师,客观上对近代中国海军的发展有一定的积极影响。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李鸿章对国家是有贡献的。但我们就能据此说李鸿章是英雄吗?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去评价一个历史人物呢?

  尽管李鸿章做过有益于国家的事情,但从大节来看,从主流判断,李鸿章仍然是汉奸国贼!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当新疆在阿古伯建立政权、伊犁被沙俄强占之后,大清政府实际失去对新疆的控制达十年之久。民族英雄左宗棠等人坚决主张收回新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朝重臣李鸿章却一再上书主张放弃新疆。“新疆乃化外之地,茫茫沙漠,赤地千里,土地瘠薄,人烟稀少。乾隆年间平定新疆,倾全国之力,徒然收数千里旷地,增加千百万开支,实在得不偿失。依臣看,新疆不复,与肢体之元气无伤,收回伊犁,更是不如不收回为好。”这是李鸿章写给慈禧太后奏章里的原话,这份奏章还保存在国家档案馆,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所幸慈禧最终并未赞成李鸿章的主张,而是接受了左宗棠的建议。新疆有没有用,能不能收复,在今天看来,已经是不用讨论的话题了。但从李鸿章的思想分析,至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其一,这是典型的汉奸国贼的思维,六分之一的国土说不要就可以不要,汪精卫投降日本都还要羞羞答答地说自己是“曲线救国”,还不敢像李鸿章这么明目张胆、理直气壮;其二,李鸿章并非像讴歌他的人说的那样具有“远见卓识”,他认为新疆不可收复,而左宗棠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自筹军费,统率数万湖湘子弟,居然只用了一年时间就逼迫阿古伯自杀、赶走沙俄和英国侵略势力、收复新疆全境,从此新疆再没有从中国的版图消失,历史无情的证明了李鸿章的短视;第三,有人说李鸿章不过是奉慈禧太后之命行事,但从是否收复新疆的问题看,李鸿章并非每时每刻都和慈禧的观点保持高度一致,他提出了反对收复新疆的意见,慈禧也并未因此收拾他,这说明以他当时的地位和影响,是可以不必事事按照慈禧的旨意去行事的,而实际情况也正是这样。

  再来看看李鸿章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他果真是在替清廷背黑锅吗?是不是如时下某些人所说“如果没有李鸿章,中国会损失更大”?仅举两个例子吧。 1883年,中法战争在越南境内爆发,清廷命李鸿章统筹边防战事,李鸿章一如既往的主张在列强面前“韬光养晦”,认为“各省海防兵单饷匮,水师又未练成,未可与欧洲强国轻言战事”。他先与法国驻华公使宝海签订《李宝协议》,旋为法国政府反悔;第二年,战争进入胶着状态,四月,李鸿章又与法国代表福禄诺签订了《李福协定》,五月,随着法军进攻谅山,协议又被撕毁;不久,清军在广西和台湾两个战场上分别取得重大胜利,大败法军,李鸿章最终与法国代表巴德诺签订了《中法会订越南条约》,结束了战争。条约规定法国拥有对越南的“保护权”,中越边境对法国开放等特权。时称“法国不胜而胜,中国不败而败”。从整个事件看,李鸿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洋奴。他首先认为列强不可战胜,但就在大胜法国的前提下,居然还签订如此丧权辱国的条约,这是一个稍有远见和有民族自尊心的人能做得出来的吗?再看1895年,甲午海战后,李鸿章代表清政府在日本马关签订了《中日马关条约》,割地、赔款均创纪录,当然该记录后来又被他签订的《辛丑条约》所破,我姑且不说条约内容,看看这样一个事实说明了什么吧:李鸿章去世后的第二年,吴汝纶东游日本考察教育,看到李氏当年谈判时坐的凳子竟要比日本人坐的凳子矮半截,不觉悲从中来,大书“伤心之地”。难道不坐矮凳子就不能签订条约吗?难道要求和日本人坐一样高的凳子就会割让更多的地、赔更多的款吗?看到这样矮一截的凳子,再看电视剧《走向共和》描写李鸿章在马关为了争取国家损害最小而与对手据理力争竟至于痛哭流涕,你还信吗?想想两江总督左宗棠巡视上海时,租界里的洋人见到这位大清高官无不战战兢兢,毕恭毕敬,又是因为什么呢?难道左宗棠巡视上海时,大清就强大无比,李鸿章远赴马关时,大清就弱不禁风了?他们可是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啊!这只能说明“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那么,被一些伪历史学者津津乐道的李鸿章创建北洋水师的真实情况又如何呢?1885年,清政府成立海军衙门,醇亲王总理海军事务,李鸿章为会办。李鸿章利用这个机会,于1888年创立了北洋水师,任命丁汝昌为水师提督。成军后的北洋海军,拥有舰艇25艘,官兵4千余人,在成军当时是亚洲最强大的海上力量。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丁汝昌何许人也?李鸿章的安徽同乡,早年参加太平天国运动,太平天国衰败后,投降湘军,后归附淮军,从此攀上了李鸿章这棵大树。丁汝昌完全不懂海军,所以在他统率下的北洋海军训练水平极差,官兵贪污腐败成风,后来他和刘步蟾自杀均是服食鸦片,可见在当时的北洋海军里鸦片是可以信手拈来的东西。这样的海军会有战斗力吗?后来战败,有人归咎于装备落后,军费短缺,简直是无稽之谈!是不是当时中国就没有海军人才呢?非也。早在1866年,左宗棠就在福建马尾创办了“求是堂艺局”,培养了中国最早的一批海军人才。特别是严复,后来公派留学英国学习海军,成绩出类拔萃,和开创了日本一个时代的伊藤博文是同学,且成绩优于伊氏。就是这样的海军精英,李鸿章弃之不用,却要任用完全不懂海军的丁汝昌,所为何来?丁汝昌虽不懂海军,但他有一个突出的特点,那就是绝对忠于李鸿章。由此可见,李鸿章创立北洋水师的真正目的就是要建立只听命于自己的李家海军。甲午海战中,丁汝昌执行李鸿章“保船制敌”的方针,消极避战,心存侥幸,出海护航时竟然连弹药都没有带足,致使北洋海军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与日本舰队进行了一场长达5个小时的海上会战,结果极大地影响了战斗力的发挥,中国军舰沉没4艘。此后,清军在鸭绿江、九连城等战场与日军激烈交战,但终未能挡住日军的攻势,最终,旅顺、威海等重要海军基地失守,北洋水师全军覆灭。从筹建北洋水师到指挥甲午海战看,李鸿章到底是中华民族的功臣还是罪人,是不该有太多疑问的吧。

  李鸿章一生贪恋权势,贪图享受,讲究排场,腐败成性,敛财无数,富可敌国。他亲笔在自家中堂撰写了一副对联:“享清福不在为官,只要囊有钱,仓有粟,腹有诗书,即是山中宰相;祈大年无须服药,但愿身无病,心无忧,门无债主,便作地上神仙。”对比一下左宗棠的自撰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其境界高下立判,自是无须多说。清末流行于民间有一副著名对联:“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上联就是写的李鸿章,李乃安徽合肥人,曾任宰相;下联写翁同和,翁乃江苏常熟人,曾任司农(相当于现在的农业部长)。此联一语双关,充分反映了当时民间对吸食民脂民膏的李鸿章、翁同和之类的贪官的愤恨之情。这样一个大发国难财的权臣也配称为英雄?有人告诉我说:“俄罗斯最近解密档案中提到割地赔款签约之前,白俄政府私下重金贿赂李鸿章,后来李鸿章用这些钱将后代送到美国学习,现在都跻身美国上层社会。”(顽石注:这种说法已经被白俄罗斯解密档案证实。)这种说法是否可信,我没有得到进一步的证实,但从李鸿章一贯贪婪腐败的性格与习惯看,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他在办洋务的过程中,大肆收受贿赂和回扣,捞了无数的银子就是证明。

  写到这里,我越来越疑惑,为什么李鸿章在当下会有那么高的人气?为什么很多人要为包括李鸿章在内的诸如秦桧、袁世凯、汪精卫之流招魂?

  不错,李鸿章确曾做过一些对国家有益的事情,但我们是否因此就可以说李鸿章是个好人,甚至是个英雄?一个杀人犯,他可能在小时候送过糖给别的小孩吃,法院是否可以据此认定其杀人无罪?汪精卫年轻时是一个激进的革命者,曾经深得中山先生赏识,那是否就能以此来掩盖他后来卖国投降的罪孽?评判任何一个历史人物,是应该坚持几个标准的:一是看大节是否有亏,二是看主流是否向善,三是看对民族、国家是否有益。从这三方面衡量,李鸿章是汉奸国贼本不应该成为疑问。有人质疑我对左宗棠的评价,认为左镇压农民起义,杀了很多人,是个刽子手。就算镇压农民起义是左宗棠的污点,但他激昂大义,挺身而出,百战艰难,收复新疆,保住了要被李鸿章们放弃的1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难道还算不上民族英雄吗?

 

  任何社会现象的产生都不会是偶然的,“李鸿章热”的出现同样如此。就其主流来看,李鸿章是国贼当无疑义,可居然有那么多的人要为他评功摆好,要不遗余力的为包括李鸿章在内的历史上那些汉奸国贼平反昭雪,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可以肯定地说,这股逆流的出现一定有着某些必然的原因。但不管这背后有着怎样的图谋,有一个事实就摆在那里——谁出卖国家民族利益,谁玷污神圣的民族情感,历史终会将他唾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