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小文章有大道理

2018-07-18 14:21:0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气候异常,或暴雨倾泻,或高温炙烤,顽石希望大家加强防护,注意保重身体。毛主席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保护好身体,才能继续干革命。

  前些日子,有人批评顽石写的尽是无聊文章,什么风景啊,足球啊,和国家大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对不起,顽石能力有限,加之胆小,所以只能写点如某些人眼中的“无聊文章”。今天连无聊文章也不写了,推荐给诸位读几篇古人的小文章。在一些人眼中,这几篇或许也是“无聊文章”。当然,倘使有些悟性的话,多少是可以从“无聊文章”中悟出一些不那么无聊的东西的。

——《笑林广记》

  原文

  一秀才数尽,去见阎王,阎王偶放一屁,秀才即献屁颂一篇曰:“高耸金臀,弘宣宝气,依稀乎丝竹之音,仿弗乎麝兰之味,臣立下风,不胜芯馨之至。”阎王大喜,增寿十年,即时放回阳间。十年限满,再见阎王。此秀才志气舒展,望森罗殿摇摆而上,阎王问是何人,小鬼回曰:“就是那个做屁文章的秀才。”

  赞曰:“此秀才闻屁献诊谄,苟延性命,亦无耻之甚矣,犹胜唐时郭霸,以尝粪而求富者,所谓遗臭万年者也。”

  【翻译】

  一个秀才寿数已尽,去面见阎王。阎王偶然放了一个屁,秀才马上献《屁颂》一篇,说:“(大王您)高高地耸起金臀,大大释放了宝气,既像演奏美妙的音乐,又似在传播麝兰的馨香,我站在下风的地方,被香气熏陶得如痴如醉、如梦如幻。”阎王听了十分高兴,给秀才增加了十年阳寿,当即将其放回阳间。十年的期限满了,秀才又见到阎王。这个秀才扬眉吐气,远远看见森罗殿,摇摆着走了上去。阎王问这是什么人,小鬼说道:“就是那个做屁文章的秀才。”

  我因此感叹:“这秀才闻见屁就献媚,苟延残喘,不要脸到了极点,比唐朝时候凭借吃粪来求得富贵的郭弘霸更加无耻,这些人就是所说的遗臭万年的人啊!”

黔之驴

——柳宗元

  【原文】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然,莫相知。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之,觉无异能者;益习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翻译】

  黔这个地方本来没有驴,有个多事的人用船运载了一头驴到了黔地。运到后发现驴没什么用处,便把它放置在山下。老虎见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就把它当成了很神奇的东西。于是隐藏在树林中偷偷地窥探这头驴子,渐渐地走出来接近它。老虎小心谨慎,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有一天,驴叫了一声,老虎大吃一惊,便逃得远远的;认为驴子将要咬自己,非常害怕。然而老虎来来往往地观察它,觉得驴子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似的。老虎慢慢听惯了它的叫声,又靠近它前前后后地走动,但始终不敢向驴子发起进攻。老虎又渐渐靠近驴子,更加随便地戏弄它,碰撞、倚靠、冲撞,诸般冒犯,驴终于忍不住发起怒来,用蹄子踢老虎。老虎非常高兴,心想:“驴子的本领只不过如此罢了!”于是老虎跳跃起来,大声吼叫,咬断了驴的喉咙,吃光了它的肉,然后扬长而去。

  哎!外形庞大好像蛮有德行,声音宏亮好像很有能耐,假使驴子不使出它的技能,老虎虽然凶猛,但它多疑、畏惧,终究不敢搏杀驴子。如今像这样的下场,可悲啊!

狱中上陈后主书

——傅

  【原文】

  夫君人者,恭事上帝,子爱下民,省嗜欲,远谄佞,未明求衣,日旰忘食,是以泽被区宇,庆流子孙。

  陛下顷来酒色过度,不虔郊庙之神,专媚淫昏之鬼;小人在侧,宦竖弄权,恶忠直若仇雠,视生民如草芥;后宫曳绮绣,厩马馀菽粟,百姓流离,僵尸蔽野;货贿公行,帑藏损耗,神怒民怨,众叛亲离。恐东南王气,自斯而尽。

  【翻译】

  君王,应该恭敬地敬仰上天,关心爱护老百姓,节制嗜好和欲望,远离奸邪之徒,天未亮就起来理政,天黑了还忘记吃饭,这样下来就能恩惠遍及天下,福泽绵延子孙。

  陛下近来沉溺酒色,不虔诚地敬奉郊庙的神灵,却专门亲近淫邪的恶鬼;罗致小人围绕身侧,任由宦官玩弄权术,将忠诚耿直之人当成仇敌,把黎民百姓看成草芥;后宫嫔妃穿锦着绣,马厩里洒满了粮食,百姓流离失所,野外到处是倒毙的尸体;贪污受贿公然而行,官府的仓库早已空虚,天怒人怨,众叛亲离。我担心东南的天下,从此不再归陛下所有。

  2018.07.1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