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我看到了不一样的布达拉宫

2018-07-13 17:01:48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到拉萨,一定要去游览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坐落于拉萨市区西北玛布日山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集宫殿、城堡和寺院于一体的宏伟建筑,也是西藏最庞大、最完整的古代宫堡建筑群。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7世纪,是松赞干布为迎娶尺尊公主(来自尼泊尔)和文成公主而兴建,后遭战火毁坏。1645年(清顺治二年),清朝属国和硕特汗国时期护法王固始汗和格鲁派摄政者索南群培主持重建。此后,布达拉宫成为历代达赖喇嘛的冬宫居所,以及重大宗教和政治仪式举办地,也是供奉历世达赖喇嘛灵塔之地。布达拉宫是过去藏族地区的政教中心,也就是统治中心。

  布达拉宫依山垒砌,群楼耸峙,殿宇巍峨,气势恢弘,是藏式古建筑的杰出代表,也是中华民族古建筑的精华,因此被选作第五套人民币50元纸币的背景图案。布达拉宫的主体建筑分为白宫和红宫,主楼十三层,高115.7米,由寝宫、佛殿、灵塔殿、僧舍等组成。

  

  布达拉宫号称“世界屋脊上的明珠”,它是一座艺术的殿堂,其金属冶炼、壁画、彩绘、木雕等各方面均闻名于世,它的建筑与装饰艺术均体现了以藏族为主,融汇汉、蒙、满及印度、尼泊尔诸地艺术的特点。

  布达拉宫还是一座藏文化(尤其是藏传佛教文化)博物馆。各殿堂中保存有大量的珍贵文物和佛教艺术品。除了历世达赖喇嘛的灵塔,还有藏族匠师制作的各种金银器物,镶嵌珠宝的法器、供器和民族工艺品,琳琅满目,价值连城。布达拉宫还珍藏着大量书籍,从佛教经典到医学、天文历算,十明(十类学问)学科无所不有。这些文物对于研究西藏的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等都具有重大的价值。

  

  尽管严格控制参观人数,但布达拉宫里头依然游人如织,摩肩接踵。要想静下心来细细观赏,慢慢感悟,几乎不可能。顽石被簇拥着、裹挟着,随巨大的人流一起粗略地浏览了开放的部分宫殿。除了和大多数游人一样迷离于宫殿的回环往复,惊叹于壁画、唐卡、雕塑等各类艺术的精美绝伦,咋舌于众多灵塔与菩萨的珠光宝气,钦佩于藏文化的博大精深,折服于世代藏族人民的勤劳智慧之外,我还看到了另外的布达拉宫。

  我看到了等级森严。“众生平等”是佛的真义,或者说是佛经宣扬的真义,佛的本生故事“王子饲虎”、“尸毗贷鸽”向信众们传达的就是“众生平等”的理念。而我在布达拉宫看到的只有森严的等级,全无平等的众生。顽石在这里略举几例:

  

  达赖处理政务的宫殿和居所就在布达拉宫的最高层,这就是地位和权力的象征。达赖接见官员极有讲究,自己高高在上,官员都坐在较矮的凳子上,但级别较高的官员觐见会在凳子上加垫子,级别越高,加的垫子就越多。

  达赖居住的宫殿下面有个平台,平时作僧侣学习场所,重要的节日就用作戏台,达赖就在楼顶之上居高临下看戏。演员为了能让达赖看到自己的脸,就将面具倾斜45度戴在额头上,这种装束由此发展成为藏戏的一个重要特征。

  五世达赖的经堂,可以容纳数百个上千人同时听经,信众的座位只有前后之分,倒没有高低之别,而五世达赖巨大的座椅不仅用黄金铸造,而且高高在上,所有信众非仰视不能见他的尊荣。

  

  即便是丧葬,也都有严格的等级规定。藏族的丧葬方式一般分为五种,即塔葬、火葬、天葬、水葬、树葬。塔葬是等级最高的葬礼,只有极少数尊贵的活佛(如达赖、班禅)才有资格享用。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就坐落在布达拉宫的灵塔殿中。塔高14.85米,是宫中最高的灵塔,塔身用黄金包裹,并嵌满各种珠宝玉石,建造中耗费黄金3721公斤(也有说11万两),塔身镶嵌了上万颗宝石,正中镶嵌的那颗蓝宝石举世无双。其它灵塔虽然不如五世达赖喇嘛灵塔高大,其外表的装饰同样使用大量黄金和珠宝,座座可谓价值连城。一般喇嘛使用火葬,普通信众则只能天葬、水葬或者树葬。

  我还看到了财富掠夺。从外面看,红白两色的布达拉宫虽然雄伟壮观,但略显单调。可是进到里面,就立刻能感觉到它的金碧辉煌、美轮美奂、华贵雍容与珠光宝气。布达拉宫聚敛了数之不尽的财富,它的价值无法估量,无可比拟。我不知道别的游人是不是也如顽石一样思考过,这些财富从何而来?不只是布达拉宫,还有那众多宏伟的寺庙,那一座座富丽堂皇的贵族庄园,它们是怎么建成的?那里边无数的金银珠宝又是怎么聚集起来的?

  

  无需做太多的求索,只要有正常思维就能想象得出,那些财富决不是如所谓的“灵童转世”一般,是神灵的赐予,而是世世代代藏族劳动人民创造的。或者是作为奴隶,被残酷压榨来的,或者是作为信徒,按“佛”的指引虔诚供奉的。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是掠夺;不管哪里的宫殿、寺庙、庄园,还有里面的奇珍异宝,都是劳动人民的心血。

  不能否认,一代又一代的信徒,有许多是虔诚皈依,他们希望通过弘扬佛法来普度众生;也不能否认,佛教的传入在西藏的统一和发展过程中发挥过积极的作用。但换一个角度看,我们可以发现,还有另外一个佛,或者说,在一些人那里尤其是统治者那里,佛是有另外的用途的。前文说过,布达拉宫是政教合一的中心,由此可见,在西藏一千多年的历史中,佛教都是为政治服务的,说得更明白一点,佛教实际上是藏族统治者用来维护其统治的工具(其它宗教也大抵如此)。

  这就是我看到的不一样的布达拉宫,我认识的不一样的佛。

  2018.07.1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