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中国人口出生率下降的原因

2018-07-10 15:20:25  来源:知乎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脱离人类社会的运转规则,谈人类社会的现象,就是胡说八道。

  生育是社会成员再生产的行为,与社会和经济密不可分,必须从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角度去考虑。

  

(上)

 

  相比农业社会多生育给父母带来收益,在工业社会生育导致父母的利益受损。

  在前工业化的社会之中,有两个特点:社会成员之间血缘联系紧密,拳头即真理。

  原始部落之间,为了争夺森林、草原、牧场、女人、奴隶,部落之间彼此残杀,互相猎头。失去部落庇护的人,被部落放逐的人,等于死亡。部落的衰亡,也意味着幸存部落成员即将面临死亡。对原始社会的部落来说,本来死亡率就很高,不多生孩子,就是等死,主动不生孩子,就是找死。

  这个不展开说了,说说封建社会。

  古今中外的封建社会,中央对基层从来都没有实现过如臂使指。

  中国是皇权不下县,欧洲是诸侯林立。

  封建法律的推行其目的决不是想扩大封建领主的权力,倒可只看作是想把他们的权力缩小。自国王以下,直到最下级的领主,都由封建法律妥为制定等阶,各有各的职守和义务。在领主未成年时,该领主所有的土地的地租归其直接上司领受,土地管理权亦归其直接上司掌握。结果,各大领主未成年时,他们土地的地租和对土地的管理权也都归于国王。国王对于这种未成年的领主,尽保护教育的责任,并以监护人的资格,为之婚娶,不过选择的对象,要身分相称。但是,这种法律,虽本意要加强国王的权力,削弱大领主的权力,但仍不能使乡村居民得有安宁的秩序官良好的政府,因为它不能彻底改变纷乱状态所由而起的财产制度与风习。政府的权力仍过小,贵族的权力仍过大,而贵族权力过大,正是政府权力过小的原因。封建等阶制度虽然确立了,国王仍不能制服大领主。大领主,依然横暴如故。他们相互间依然不断地任意作战,甚至常常对国王作战。广大的乡野仍呈一片强取豪夺和骚乱的景色。——《国富论》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社会成员以血亲为纽带结成群体,维护共同利益。

  土客冲突给当地人民,无论是土方还是客方,都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归究其原因,不同研究者的说法都各异,但普遍接受的一点是:土客冲突的本质,在于争夺生存资源;而其极端形式--土客械斗,则是乡村争夺资源的一个极端形式。此外,当时政府的挑动,以及地主土地制度的限制等,也是土客冲突的重要原因。土客冲突自明朝以前就在中国南方不时出现,但都规模不大。 但到了清末,满清政府为要彻底清算消灭太平军等反政府势力。同时,广东沿海等地的人口剧增(各地移民及自然人口增长),人民生活困苦,生存资源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因为当时政治、经济都非常急剧变动,因此惨烈的土客械斗发生就在这种背景下。其中尤以“四邑地区”的土客械斗,最为惨烈。

  社会成员世世代代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彼此之间是熟人社会。一个村子的利益直接影响到每一个村民的利益。

  这种事情到今天,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仍然有。村子之间,为了争夺水源,资源,甚至舞龙舞狮的上风,在族长的领导下,大打出手。

  《圣经》创世纪之中记载的一次械斗+抢劫

  34:1 利亚给雅各所生的女儿底拿出去,要见那地的女子们。

  34:2 那地的主希未人、哈抹的儿子示剑看见她,就拉住她与她行淫,玷辱她。

  34:3 示剑的心系恋雅各的女儿底拿,喜爱这女子,甜言蜜语地安慰她。

  34:4 示剑对他父亲哈抹说:“求你为我聘这女子为妻。”

  34:5 雅各听见示剑玷污了他的女儿底拿,那时他的儿子们正和群畜在田野,雅各就闭口不言,等他们回来。

  34:6 示剑的父亲哈抹出来见雅各,要和他商议。

  34:7 雅各的儿子们听见这事,就从田野回来,人人忿恨,十分恼怒,因示剑在以色列家做了丑事,与雅各的女儿行淫,这本是不该作的事。

  34:8 哈抹和他们商议说:“我儿子示剑的心恋慕这女子,求你们将她给我的儿子为妻。

  34:9 你们与我们彼此结亲,你们可以把女儿给我们,也可以娶我们的女儿。

  34:10 你们与我们同住吧!这地都在你们面前,只管在此居住,作买卖,置产业。”

  34:11 示剑对女儿的父亲和弟兄们说:“但愿我在你们眼前蒙恩,你们向我要什么,我必给你们。

  34:12 任凭向我要多重的聘金和礼物,我必照你们所说的给你们,只要把女子给我为妻。” 34:13 雅各的儿子们,因为示剑玷污了他们的妹子底拿,就用诡诈的话回答示剑和他父亲哈抹, 34:14 对他们说:“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妹子给没有受割礼的人为妻,因为那是我们的羞辱。 34:15 惟有一件才可以应允,若你们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和我们一样,

  34:16 我们就把女儿给你们,也娶你们的女儿,我们便与你们同住,两下成为一样的人民; 34:17 倘若你们不听从我们受割礼,我们就带着妹子走了。”

  34:18 哈抹和他的儿子示剑喜欢这话。

  34:19 那少年人作这事并不迟延,因为他喜爱雅各的女儿。他在他父亲家中也是人最尊重的。 34:20 哈抹和他儿子示剑到本城的门口,对本城的人说:

  34:21 “这些人与我们和睦,不如许他们在这地居住,作买卖,这地也宽阔,足可容下他们。我们可以娶他们的女儿为妻,也可以把我们的女儿嫁给他们。

  34:22 惟有一件事我们必须作,他们才肯应允和我们同住,成为一样的人民,就是我们中间所有的男丁都要受割礼,和他们一样。

  34:23 他们的群畜、货财和一切的牲口岂不都归我们吗?只要依从他们,他们就与我们同住。” 34:24 凡从城门出入的人,就都听从哈抹和他儿子示剑的话。于是,凡从城门出入的男丁都受了割礼。

  34:25 到第三天,众人正在疼痛的时候,雅各的两个儿子,就是底拿的哥哥西缅和利未,各拿刀剑,趁着众人想不到的时候,来到城中,把一切男丁都杀了,

  34:26 又用刀杀了哈抹和他儿子示剑,把底拿从示剑家里带出来就走了。

  34:27 雅各的儿子们因为他们的妹子受了玷污,就来到被杀的人那里,掳掠那城,

  34:28 夺了他们的羊群、牛群和驴,并城里田间所有的,

  34:29 又把他们一切货财、孩子、妇女,并各房中所有的,都掳掠去了。

  34:30 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

  34:31 他们说:“他岂可待我们的妹子如同妓女吗?”

  村子内部,也是谁拳头硬,谁说了算。相比曾头市,祝家庄祝朝奉最大的弱点就是儿子少,必须和扈家庄、东村庄结盟。扈家庄、东村庄一反水,祝家庄马上就陷入内情尽泄、孤立无援的不利境地。

  这三处庄上,三村里算来,总有一二万军马人家。惟有祝家庄最豪杰,为头家长,唤做祝朝奉,有三个儿子,名为祝氏三杰。长子祝龙,次子祝虎,三子祝彪。又有一个教师,唤做铁棒栾廷玉,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庄上自有一二千了得的庄客。西边那个扈家庄,庄主扈太公,有个儿子,唤做飞天虎扈成,也十分了得。惟有一个女儿最英雄,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双刀,马上如法了得。这里东村庄上,却是杜兴的主人,姓李,名应,能使一条浑铁点钢枪,背藏飞刀五口,百步取人,神出鬼没。这三村结下生死誓愿,同心共意,但有吉凶,递相救应。 这个曾头市上,共有三千余家,内有一家,唤做曾家府。这老子原是大金国人,名为曾长者;生下五个孩儿,号为曾家五虎:大的儿子,唤做曾涂,第二个唤做曾密,第三个唤做曾索,第四个唤做曾魁,第五个唤做曾升。又有一个教师史文恭,一个副教师苏定。去那曾头市上,聚集着五七千人马,扎下寨栅,造下五十余辆陷车,发愿说,他与我们势不两立,定要捉尽俺山寨中头领,做个对头。——《水浒传》

  这样的社会之中大家族具有先天优势。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军阀也是一样。

  军阀混战,为了私利,与老百姓的利益无关。老百姓只是看客,并被迫按照军阀的要求提供钱、粮、兵员、女人。所以,如果没有血亲集团担任军官和士官,层层控制,层层裹挟,层层监督,军阀手下的乌合之众们,早就一哄而散了。

  比如,曹操集团就是以曹家军为核心,异姓将军为为外围。如果没有曹家军作为集团的稳定核心,异姓将军很难稳定团结在曹操周围。

  操欲观武官比试弓箭,乃使近侍将西川红锦战袍一领,挂于垂杨枝上,下设一箭垛,以百步为界。分武官为两队:曹氏宗族俱穿红,其余将士俱穿绿:各带雕弓长箭,跨鞍勒马,听候指挥。操传令曰:“有能射中箭垛红心者,即以锦袍赐之;如射不中,罚水一杯。”号令方下,红袍队中,一个少年将军骤马而出,众视之,乃曹休也。休飞马往来,奔驰三次,扣上箭,拽满弓,一箭射去,正中红心。金鼓齐鸣,众皆喝采。曹操于台上望见大喜,曰:“此吾家千里驹也!”方欲使人取锦袍与曹休,只见绿袍队中,一骑飞出,叫曰:“丞相锦袍,合让俺外姓先取,宗族中不宜搀越。”操视其人,乃文聘也。众官曰:“且看文仲业射法。”文聘拈弓纵马一箭,亦中红心。众皆喝采,金鼓乱鸣。聘大呼曰:“快取袍来!”只见红袍队中,又一将飞马而出,厉声曰:“文烈先射,汝何得争夺?看我与你两个解箭!”拽满弓,一箭射去,也中红心。众人齐声喝采。视其人,乃曹洪也。洪方欲取袍,只见绿袍队里又一将出,扬弓叫曰:“你三人射法,何足为奇!看我射来!”众视之,乃张郃也。郃飞马翻身,背射一箭,也中红心。四枝箭齐齐的攒在红心里。众人都道:“好射法!”郃曰:“锦袍须该是我的!”言未毕,红袍队中一将飞马而出,大叫曰:“汝翻身背射,何足称异!看我夺射红心!”众视之,乃夏侯渊也,渊骤马至界口,纽回身一箭射去,正在四箭当中,金鼓齐鸣。渊勒马按弓大叫曰:“此箭可夺得锦袍么?”只见绿袍队里,一将应声而出,大叫:“且留下锦袍与我徐晃!”渊曰:“汝更有何射法,可夺我袍?”晃曰:“汝夺射红心,不足为异。看我单取锦袍!”拈弓搭箭,遥望柳条射去,恰好射断柳条,锦袍坠地。徐晃飞取锦袍,披于身上,骤马至台前声喏曰:“谢丞相袍!”曹操与众官无不称羡。晃才勒马要回,猛然台边跃出一个绿袍将军,大呼曰:“你将锦袍那里去?早早留下与我!”众视之,乃许褚也。晃曰:“袍已在此,汝何敢强夺!”褚更不回答,竟飞马来夺袍。两马相近,徐晃便把弓打许褚。褚一手按住弓,把徐晃拖离鞍鞒。晃急弃了弓,翻身下马,褚亦下马,两个揪住厮打。操急使人解开。那领锦袍已是扯得粉碎。操令二人都上台。徐晃睁眉怒目,许褚切齿咬牙,各有相斗之意。操笑曰:“孤特视公等之勇耳。岂惜一锦袍哉?”便教诸将尽都上台,各赐蜀锦一匹,诸将各各称谢。——《三国演义》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没有兄弟的,要结拜兄弟,儿子稀少的,要广认义子。

  比如,刘关张桃园三结义。

  及刘焉发榜招军时,玄德年已二十八岁矣。当日见了榜文,慨然长叹。随后一人厉声言曰:“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玄德回视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玄德见他形貌异常,问其姓名。其人曰:“某姓张名飞,字翼德。世居涿郡,颇有庄田,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豪杰。恰才见公看榜而叹,故此相问。”玄德曰:“我本汉室宗亲,姓刘,名备。今闻黄巾倡乱,有志欲破贼安民,恨力不能,故长叹耳。”飞曰:“吾颇有资财,当招募乡勇,与公同举大事,如何。”玄德甚喜,遂与同入村店中饮酒。 正饮间,见一大汉,推着一辆车子,到店门首歇了,入店坐下,便唤酒保:“快斟酒来吃,我待赶入城去投军。”玄德看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玄德就邀他同坐,叩其姓名。其人曰:“吾姓关名羽,字长生,后改云长,河东解良人也。因本处势豪倚势凌人,被吾杀了,逃难江湖,五六年矣。今闻此处招军破贼,特来应募。”玄德遂以己志告之,云长大喜。同到张飞庄上,共议大事。飞曰:“吾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结为兄弟,协力同心,然后可图大事。”玄德、云长齐声应曰:“如此甚好。” 次日,于桃园中,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三人焚香再拜而说誓曰:“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毕,拜玄德为兄,关羽次之,张飞为弟。——《三国演义》

  比如,西门庆热结十兄弟。

  西门庆便道:“正是,我刚才正对房下说来,咱兄弟们似这等会来会去,无过只是吃酒顽耍,不着一个切实,倒不如寻一个寺院里,写上一个疏头,结拜做了兄弟,到后日彼此扶持,有个傍靠。到那日,咱少不得要破些银子,买办三牲,众兄弟也便随多少各出些分资。不是我科派你们,这结拜的事,各人出些,也见些情分。”——《金瓶梅》

  再比如,十三太保。

  十三太保,为唐朝末年之节度使李克用的十三位儿子(包括义子),大太保李嗣源、二太保李嗣昭、三太保李存勖、四太保李存信、五太保李存进、六太保李嗣本、七太保李嗣恩、八太保李存璋、九太保符存审、十太保李存贤、十一太保史敬思、十二太保康君立、十三太保李存孝,因皆被封为太保而得名,有时亦特指第十三位义子李存孝。除三太保李存勖外,其他十二人均为养子。——百度百科

  这样社会之中,血缘是重要的纽带,所以要歃血为盟。

  在这样社会之中,比血缘再次一步的是人身依附关系,比如门客、家臣。诸多家臣,吃诸侯的饭、穿诸侯的衣,生死富贵,全仰赖于诸侯。所以,只知诸侯,不知天子。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反过来,就是一人失势鸡犬不留,动不动就满门抄斩,灭门九族(十族),只有这样才能斩草除根。否则,弄不好就出死士豫让、许贡门客刺孙策、忠臣藏之类的事情。

  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魏忠贤完蛋,整个大明朝鸡犬不宁——连袁崇焕都给魏忠贤修过生祠,清除阉党,到底想杀到谁打住?《绣春刀》之中,魏忠贤倒台后,魏忠贤的义子赵靖忠执掌东厂,疯狂残杀所有与魏忠贤沾边的人,既是为了灭口,也是为了积极表现,以图自保。

  这种鸡犬不留、满门抄斩,进一步加强了大家族社会成员之间的联系。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血缘关系、熟人关系,异常重要,维持一个大家族,向外争夺利益,抵御外来侵犯,对所有人都有利。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没有足够的人丁,就难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村里也一样,挖绝户坟,踹寡妇门,无非是因为这样的家庭没有男丁出来教训做缺德事的人。在许多情况下,即使有法律,由于法律程序相对繁琐、需要证人作证或者法律条纹不可能过于严密苛刻等因素,也往往不能在日常琐事矛盾中发挥作用。在这样社会中,有四五个儿子,就可以在村里(社区里)横行霸道。反过来,没有孩子,或者没有儿子,或者儿子未成年,就只能忍气吞声。

  张扣扣家与死者王自新家就在公路边上。他们两家相邻。张扣扣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王家则是一栋旧土房。王自新有三个儿子,平时都在外工作与生活,平时就他与老伴杨桂英生活在这栋老屋里。——网上新闻

  任何经济行为都是建立在暴力基础上的,没有足够的暴力,就没有确保的经济利益,反过来,有了足够暴力,就可以修改游戏规则,进而获得足够的经济利益。

  生育孩子,对父母来说,还是晚年一种经济保障。

  前工业化社会,没有化肥、良种,农业生产水平极端低下,剩余产品很少。(粮食产量暴涨是农业工业化的结果,有了化肥、良种产量暴增,所谓独立单干,积极性增加,所以粮食产量暴涨,基本是罔顾事实的胡说八道。)

  虽然在理论上,各国国家都宣传尊敬老人,然而在现实社会之中,在多数农业社会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儿子,也没有足够的财产可以维持生活甚至收租的话,生活如同乞丐。

  日本电影《楢山节考》之中,按照村里的规矩,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人,要被送去孝敬山神,实际上就是被遗弃到山上,死于冻饿或被野兽吃掉。原因很简单,粮食产量太低,不能赡养多余的人口。哪怕老人消耗的粮食很少,但是,对村子来说,也是无谓的“浪费”。

  儿子背母亲上山,山上白骨森森。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父母自然有动力,尽可能多地养育孩子,尤其是男孩子。

  农业社会之中,人力、畜力是主要动力源,男子是主要经济来源,处于统治地位,决定家庭之中的大事。相比之下,妻子处于从属地位,在许多大事上没有发言权。

  生育对女性来说,是高风险事件,养育子女更需要极大的精力。但是对男性来说,只要射精即可。虽然妻子对多生孩子持保留意见,但是丈夫往往要求女性尽量多生。

  在一些媵妾婚的大家族,包括皇族之中,继承人的数量直接决定妻子(包括媵妾)的地位,在这样的家族之中,没有生育,就没有地位。生育女儿,不如生育儿子有地位。

  毫无疑问,如果尤二姐不流产,那么她绝对能威胁王熙凤的地位。

  在这样的家庭之中,妻子也有多生孩子,尤其是男孩的冲动。

  进一步考虑,在这样的社会之中,虽然生育率高,但是死亡率也居高不下。

  孩子死亡率高的原因至少包括饥荒、疾病和战乱。

  《白鹿原》之中,白嘉轩一家属于当地社会中上层。他家无论是老婆,还是孩子,死亡率都很高。

  娶头房媳妇时他刚刚过十六岁生日。那是西原上巩家村大户巩增荣的头生女,比他大两岁。他在完全无知慌乱中度过了新婚之夜,留下了永远羞于向人道及的可笑的傻样,而自己却永生难以忘记。一年后,这个女人死于难产。

  第二房娶的是南原庞家村殷实人家庞修瑞的奶干女儿。这女子又正好比他小两岁,模样俊秀眼睛忽灵儿。她完全不知道嫁人是怎么回事,而他此时已谙熟男女之间所有的隐秘。他看着她的羞怯慌乱而想到自己第一次的傻样反倒觉得更富刺激。当他哄唆着把躲躲闪闪而又不敢违坳他的小媳妇裹入身下的时候,他听到了她的不是欢乐而是痛苦的一声哭叫。当他疲惫地歇息下来,才发觉肩膀内侧疼痛钻心,她把他咬烂了。他抚伤惜痛的时候,心里就潮起了对这个娇惯得有点任性的奶干女儿的恼火。正欲发作,她却扳过他的肩膀暗示他再来一次。一当经过男女间的第一次交欢,她就变得没有节制的任性。这个女人从下轿顶着红绸盖巾进入白家门楼到躺进一具薄板棺材抬出这个门楼,时间尚不足一年,是害痨病死的。

  第三个女人是北原上樊家寨的一户同样殷实人家的头生女儿,十六岁的身体发育得像二十岁的女人一样丰满成熟,丰腴的肩膀和浑圆的臀部,又有一对大xx子。她要么是早熟,要么是婚前有过男女间的知识,一钻进被窝就把他紧紧搂住,双臂上显示着急迫与贪婪,把丰满鼓胀的xx子毫不羞怯地贴紧他的胸脯。当他进入她的身体时,她嗷嗷直叫,却不是痛苦而是沉迷。这个像一团绒球的女人在他怀里缠磨过一年就瘦成了一根干枯的包谷秆子,最后吐血而死了,死了也没搞清是什么病症。

  第四个女人娶的是南原靠近山根的米家堡村的。对这个女人他几乎没有留下什么记忆。她似乎对他的所有作为毫无反应。他要来她绝不推拒,他不要时她从不粘他。她从早到晚只是做她应该做的事而几乎不说一句话。她死的时候,他不在家,到镇上去了。回来时看见她的嘴死死咬着被角儿,指甲抓掉了,手上的血尚未完全干涸,炕边和炕席上凝结着发黑的血污和被指甲抓抠的痕迹。说是午后突然肚子疼,父亲找他不在就去镇上请来冷先生急救。冷先生断为羊毛疔,扎针放血时血已变成黑色的稠汁放不出来。她死得十分痛苦,浑身扭蜷成一只干虾。

  当麦子收割碾打完毕地净场光秋田播种之后的又一个仅次于冬闲的夏闲时节里,他娶回来第五房女人──木匠卫老三家的三姑娘。无论如何,她的心病无法排除,每到夜晚,就在被窝里发虐疾似的打颤发抖。半年未过,她竟然神情恍惚,变成半疯半癫,最后一次到涝池洗衣服时犯了病,栽进涝池溺死了。

  第六个女人胡氏被揭开盖头红帕的时候,嘉轩不禁一震,拥进新房来看热闹的男人和女人也都一齐被震得哑了嘻嘻哈哈的哄闹。这个女人使人立即会联想到传说中的美女,或者是戏台上的贵妇人娇女子。当嘉轩从新房挤出来到摆满坐椅饭桌的庭院里的时候,有人就开始喊胡风莲了,那就是秦腔戏《游龟山》里一位美貌无双的渔女,几乎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此后果真不再闹鬼。胡氏的精神却再也没能恢复过来,日见沉郁日见寡欢日见黑瘦下去,吃了冷先生几十服中药也不见起色,直至流产下来一堆血肉,竟然卧炕不起,不久就气绝了。——《白鹿原》

  孩子的死亡率也一样高的惊人。

  白嘉轩第三个儿子降生以后,取名为牛犊,在二儿子骡驹和三儿子牛犊之间,仙草按照每年一个或三年两个的稀稠生过三男一女,全都没有度过四六厄运就成为鹿三牛圈里的鬼。四个孩子的死亡过程一模一样,如出一辙:出生的第四天开始啼哭,日夜不断,直到嗓子嘶哑再哭不出。到第六天孩子便翻起白眼,眼仁上吊。仙草看见那翻吊的白眼仁就毛骨悚然。白赵氏冷冷他说:“还是一个短命的。”其实在孩子刚刚发生尖锐的啼哭时,她就料就了这种结局。她拿一撮干艾叶在手心搓捻成短短的一柱,栽到孩子的脑门上,用火点燃。那冒着的烟和燃着的火渐渐接近头皮,可以听见脑门上的嫩皮被炙烤的吱吱声,烧焦的皮毛散发出一股刺鼻的焦臭气味。白赵氏不管抽搐扭动的孩子,硬着心肠又把同样的艾叶栽到孩子的两边脸颊上,烧出两块黑斑。这四个孩子都经过艾叶的炙烤,却没有一个能活到第七天。仙草每一次都忍不注悼泪,尤其是那个女儿。白赵氏不哭也不劝她,每次都只是一句话:“注定不是阳世的人。”

  白赵氏一生生过的男孩和女孩多数都死于四六风,唯一能对付的就是那一撮艾叶,大约只有十之一二的侥幸者能靠那一撮艾叶死里逃生,脑门上和嘴角边却留下圆圆的疤痕。白赵氏从炕上抱走已经断气的孩子,交给鹿三,鹿三便在牛圈的拐角里挖一个深坑,把用席子裹缠着的死孩子埋进去。以后挖起牲畜粪时,把那一坨地方留着,直到多半年乃至一年后,牛屎牛尿将幼嫩的骨肉腐蚀成粪土,然后再挖起出去,晒干捣碎,施到麦地里或棉田里。白鹿村家家的牛圈里都埋过早夭的孩子,家家的田地里都施过渗着血肉的粪肥。——《白鹿原》

  再看《红楼梦》。贾宝玉原本有个哥哥,贾珠。贾珠不死,贾宝玉怎么可能被那么溺爱。

  这政老爷的夫人王氏,头胎生的公子名叫贾珠,十四岁进学,后来娶了妻、生了子,不到二十岁,一病就死了。

  这样的家庭尚且如此,缺吃少穿的多数劳动者家庭更不用说。

  从父母的角度考虑,既然孩子夭折率高,那么为了最终能剩下几个孩子,自然有必要多生几个。

  从另一个角度看,当时的社会也缺乏靠谱的避孕手段。

  避孕套的历史发展,最早的避孕套-杜蕾斯官网 ​www.durex.com.cn

  现代避孕套的出现要追溯到17世纪的英国。英国国王查理二世的御医康德姆(Condom)受到膨胀鱼鳔的启发,用它套在阴茎上防止怀孕,并将这个"发明"献给了查理二世,并被人们称为"愉快的发明",现代避孕套由此产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避孕套在英文里被叫作"Condom"。在这之后,鱼鳔避孕套经过不断改进,采用更佳柔软轻薄的小羊盲肠,经过特殊工艺加工,其造型已经接近于现代避孕套。 与此同时,差不多在同一个时期,梅毒被带入欧洲,并在贵族和军队中传播,人人谈"梅"色变。为了预防疾病传染,意大利医生罗皮奥发明了用亚麻制成的安全套,并在贵族和军队中广泛使用。因此,也有人将这作为现代避孕套的起源。不过,不论现代避孕套的发明者是康德姆还是罗皮奥,避孕套的两大作用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了。 直到19世纪 ,出现了硫化橡胶避孕套。到19世纪末,天然胶乳的出现又一次让避孕套的发展有了质的飞跃。

  避孕药的历史更短。

  口服避孕药的历史:女人的一场独立战争--文史--人民网 ​history.people.com.cn

  黄体酮是一种在墨西哥人工合成的药物,从野生甜薯中提取而来。黄体酮是美国药剂师拉塞尔·马克看到二战中吃郁金香茎的荷兰妇女不容易怀孕的事实后,决定从植物提取激素的成果。后来,他终于发现了一种被妇女用来减轻痛经的墨西哥植物,当他在墨西哥把这些甾体激素提取出来的时候,即成为避孕药的一个里程碑。

  1952年1月,平克斯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在兔子和老鼠身上证实,黄体酮具有防止排卵的功效。但是如果将这项试验用在人类的身上,还需要大量的试验。

  1953年6月,桑格意识到凯瑟琳有能力资助平克斯的研究,就介绍两人认识。最后,凯瑟琳给平克斯开了一张4万美金的大额支票,并保证以后所需资金全由她提供。研究项目重新启动。

  1956年,罗克用Syntex和西尔两家公司的药物进行了研究,比较数据后,最后选择了西尔的配方:异炔诺酮-炔雌醇甲醚片(Enovid),这是提交FDA批准的第一种避孕药。

  1957年,罗克选了大剂量避孕药进行试验,以便确保Enovid的避孕效果万无一失。 这年夏天,FDA批准Enovid用于治疗月经严重失调,并要求药物标签上面标有警示内容:Enovid会防止排卵。因为当时美国还有三十个州立法禁止对生育进行控制。但是在那个时候,全美国的女性为了得到这种药,都莫名其妙地得了一种常见的妇科病“月经紊乱”。

  1959年,西尔公司向FDA提出申请,允许Enovid作为避孕药出售。1960年5月9日,FDA正式批准了这一请求。

  无法无天的农业社会,血缘关系结成人与人之间主要关系纽带,人力是主要劳动力,父母需要子女赡养,家族需要继承人,承担生育风险和抚养负担的女方基本没有发言权,死亡率又高的出奇,这样的社会之中,父母自然有多生育子女的冲动。再加上没有靠谱的避孕措施,出生率高就不足为奇了。

  

(中)

 

  人类是社会动物。

  阶级社会的最高权威是国家,如果仅仅考虑夫妻的态度,不考虑国家的态度,显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农耕社会,封建诸侯实力来源于三方面:兵员数、粮食产量和地形。其中,兵员数和粮食产量都与人口数密切相关。人工修建的要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地形的劣势,修建要塞,需要钱、粮、民夫,这些也都与人口数密切相关,没有一定的人口数,就是孤家寡人。即使名下辖区地域辽阔,也没有任何实力。

  燕东有朝鲜、辽东,北有林胡、楼烦,西有云中、九原,南有呼沱、易水,地方二千馀里,带甲数十万,车六百乘,骑六千匹,粟支数年。南有碣石、雁门之饶,北有枣栗之利,民虽不佃作而足于枣栗矣。此所谓天府者也。

  赵地方二千馀里,带甲数十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数年。西有常山,南有河漳,东有清河,北有燕国。燕固弱国,不足畏也。

  韩北有巩、成皋之固,西有宜阳、商阪之塞,东有宛、穰、洧水,南有陉山,地方九百馀里,带甲数十万,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

  大王之地(魏国),南有鸿沟、陈、汝南、许、郾、昆阳、召陵、舞阳、新都、新郪,东有淮、颍、煮枣、无胥,西有长城之界,北有河外、卷、衍、酸枣,地方千里。地名虽小,然而田舍庐庑之数,曾无所刍牧。人民之众,车马之多,日夜行不绝,訇々殷殷,若有三军之众。臣窃量大王之国不下楚。今窃闻大王之卒,武士二十万,苍头二十万,奋击二十万,厮徒十万,车六百乘,骑五千匹。

  齐南有泰山,东有琅邪,西有清河,北有勃海,此所谓四塞之国也。齐地方二千馀里,带甲数十万,粟如丘山。三军之良,五家之兵,进如锋矢,战如雷霆,解如风雨。即有军役,未尝倍泰山,绝清河,涉勃海也。临菑之中七万户,臣窃度之,不下户三男子,三七二十一万,不待发於远县,而临菑之卒固已二十一万矣。临菑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鬥鸡走狗,六博蹋鞠者。临菑之涂,车毂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扬。夫以大王之贤与齐之强,天下莫能当。今乃西面而事秦,臣窃为大王羞之。

  楚,天下之强国也;王,天下之贤王也。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陉塞、郇阳,地方五千馀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史记》

  肉搏战时代,个人体力有限,魏武卒也好,秦锐士也好,骁果军也好,都需要一定的数量。只有一定人口基数,才能选拔出足够数量的骁勇战士。

  农业也是一样,由于生产水平低下,剩余粮食很少。另一方面,由于运输水平低下,运送粮食的效率极低。支付战争的费用必须储备大量的粮食。储备大量的粮食,必须有大量的人口。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其用战也,贵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甲胄矢弩,戟楯蔽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

  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车战得车十乘以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 故兵贵胜,不贵久。——《孙子兵法》

  因粮于敌自然是上上策,但是如果对方坚壁清野,后方补给的粮食就必须源源不断运往前线,否则,只能退兵。诸葛亮屡次伐魏失败,与军粮不济有重要的关系。

  反过来,防守的一方,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必然被围困而死。

  长平之战,赵王临阵换将的直接原因,还是国内储备粮耗尽,齐国拒绝借粮。赵国打不起持久战,被迫选择速战速决。如果赵国粮食还能支持,即使秦国用白起换下王龁,也未必能攻克廉颇防守的营垒。

  无论是兵,还是粮,说到底,都取决于人口数量。

  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大学》

  有人就有地盘,有地盘就有钱,有了钱就能维持政权。有人是第一步的。

  在农业社会,人口就是一切。所以,国家并不限制生育。甚至想方设法吸引外来人口,搞抢人大战。

  今秦之地方千里者五,而谷土不能处二,田数不满百万,其薮泽、谷、名山、大川之材物货宝,又不尽为用,此人不称土地。秦之所与邻者三晋也;所欲用兵者,韩、魏也。彼土狭而民众,其宅参居而并处;其寡萌贾息民,上无通名,下无田宅,而恃奸务末作以处;人之复阴阳泽水者过半。此其土之不足以生其民也,似有过秦民之不足以实其土也,意民之情,其所欲者田宅也,而晋之无有也信,秦之有余也必。如此而民不西者,秦士戚而民苦也。臣窃以王吏之明为过见。此其所以弱不夺三晋民者,爱爵而重复也,其说曰:“三晋之所以弱者,其民务乐而复爵轻也。秦之所以强者,其民务苦而复爵重也。今多爵而久复,是释秦之所以强,而为三晋之所以弱也。此王吏重爵、爱复之说也,而臣窃以为不然。夫所以为苦民而强兵者,将以攻敌而成所欲也。兵法曰“敌弱而兵强。”此言不失吾所以攻,而敌失其所守也。今三晋不胜秦,四世矣。自魏襄以来,野战不胜,守城必拔,小大之战,三晋之所亡于秦者,不可胜数也。若此而不服,秦能取其地,而不能夺其民也。 今王发明惠,诸侯之士来归义者,今使复之三世,无知军事;秦四竟之内陵阪丘隰,不起十年征。者于律也,足以造作夫百万。曩者臣言曰:“意民之情,其所欲者田宅也,晋之无有也信,秦之有余也必。若此而民不西者,秦士戚而民苦也。”今利其田宅,而复之三世,此必与其所欲而不使行其所恶也,然则山东之民无不西者矣。且直言之谓也,不然,夫实圹什虚,也天宝,而百万事本,其所益多也,其徒不失岂所以攻乎? 夫秦之所患者,兴兵而伐,则国家贫;安居而农,则敌得休息。此王所不能两成也,故三世战胜,而天下不服。今以故秦事敌,而使新民作本,兵虽百宿于外,竟内不失须臾之时,此富强两成之效也。臣之所谓兵者,非谓悉兴尽起也,论竟内所能给军卒车骑,令故秦兵,新民给刍食。天下有不服之国,则王以此春围其农,夏食其食,秋取其刈,冬陈其宝,以大武摇其本,以广文安其嗣。王行此,十年之内,诸侯将无异民,而王何为爱爵而重复乎? 周军之胜,华军之胜,秦斩首而东之。东之无益,亦明矣,而吏犹以为大功,为其损敌也。今以草茅之地,徕三晋之民而使之事本,此其损敌也,与战胜同实,而秦得之以为粟,此反行两登之计也。且周军之胜、华军之胜、长平之胜,秦所亡民者几何?民客之兵不得事本者几何?臣窃以为不可数矣。假使王之群臣,有能用之、费此之半、弱晋强秦、若三战之胜者,王必加大赏焉。今臣之所言,民无一日之繇,官无数钱之费,其弱晋强秦,有过三战之胜,而王犹以为不可,则臣愚不能知已。——《商君书》

  秦国对三晋的老百姓喊话:只要你们来秦国落户,直接分房子、分地而且三代免税。和当年秦国的政策相比,今天抢人大战的政策简直弱爆了。

  三晋老百姓来秦国,增加秦国粮食产量,减少三晋的粮食产量和兵源,这是直接挖三晋的墙角。

  当时,控制了陕西、山西就能统一全国。对秦国来说,只要征服了三晋就天下无敌。没有这样的招揽移民的政策,秦国最终也能统一中国,但是对地广人稀的秦国来说,吞并人口稠密的三晋,显然要缓慢、艰难得多。

  这样的时代,国家只会鼓励生育,绝不会限制人口数量。人头税在事实上起到了抑制人口的效果,但是其本意绝不是抑制人口,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

  何况,现实之中,皇权高高在上,难以把触角伸展到基层。老百姓有的是办法回避人头税。税收对人口的抑制作用,微乎其微。

  农业社会,无论是民间还是国家,都有增加人口的冲动,在这样的社会中,出生率居高不下,就不足为奇了。

  

(下)

 

  到工业化社会,这种建立在血缘基础之上的利益联系,被自然而然的打断了。国家和阶级取代了维护个人经济利益与人身安全、晚年生活保障等原先由家族承担的社会功能,个人利益不再以家族血亲为基础,而是以国家和阶级为基础。

  随着工业化的发展,金钱和机械取代了土地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劳动力成为商品,人财物大流通。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人员流动日益频繁,活动范围不断扩张,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由血缘联系转向经济联系。金钱取代了血缘,成为了人与人之间联系的纽带。血亲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共同利益越来越少。

  那种生于斯、长于斯、养于斯、老于斯、葬于斯,世世代代繁衍于斯的情况,很难再现。荣国府、宁国府那样,一所大宅之中,祖孙三代甚至四代同堂,不分家的现象,难以想象。

  同一个家族之中的人,未必有共同利益。儿女长大,远走高飞。兄弟姐妹,天各一方。父母、兄弟姐妹之间,往往数周、数月、甚至数年才能见上一面,偶尔通个电话,报个平安。相邻十年的邻居,彼此不知道姓名,老死不相往来。

  这样的社会之中,熟人关系不断瓦解,社会成员之间的关系,日益原子化。大家族失去存在的可能,大家族之中成员之间的共同利益越来越淡化,维持一个大家族,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另一方面,大家族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随着热兵器的发展,中央政府有能力把触角伸向基层。中央的暴力压倒了地方性的暴力,中央垄断所有的暴力,所有的暴力都由中央政府的暴力衍生或授权而来。社会成员的行为,只能在中央政府的允许下运动,或者说,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运动。

  于是,大家把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收起来,虚情假意地坐下来,靠警察、法官和律师解决问题,暗中较劲。

  教父考利昂说过,一个提着公文包的律师所抢到的钱比一千个拿着冲锋枪的强盗抢到的钱还要多。老头子显然深谙国家暴力有压倒性的社会中的游戏规则。

  在这样的社会之中,那种明目张胆的动辄血肉模糊甚至血流成河的血亲械斗是没有存在的空间的。祝家庄、曾头市、水泊梁山那样以血缘或者歃血为盟为纽带建立的称霸一方的暴力集团,既难以存在又容易自行瓦解。

  实际上,教父考利昂为首的黑社会集团使用暴力的时候,也高度注意如何规避法律的惩罚。比如,教父考利昂安排汤姆黑根攻读法律成为律师,指导黑社会集团如何既能杀人越货又不被法律追究。比如,麦克去杀人以前,家族老一辈教给他如何避免留下证据。所以,美国的黑手党和老家西西里的黑手党,在运作方式上,颇有创新之处。相比老家的黑手党,美国的教父们更懂得处理暴力和法律的微妙关系,更善于在法制社会之中,利用法律的模糊地带为非作歹。但是,美国的黑手党毕竟脱胎于西西里的黑手党,内部成员靠血亲凝聚,权力仍然靠血亲传承。所以,在第二代教父麦克的晚年,就发生了继承人危机。

  多说一句,继承人危机大致有三个原因:一是由于社会分工细化,年轻人选择或被选择的可能性更多,他们未必愿意继承父辈的职业,也可能被迫接受其他的职业。二是由于社会流动性更大,子女经济更独立,虽然未必有老人提供经济支持时滋润,但是活下去还是可以的,因此父母对子女的影响和控制越来越弱,也难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子女。三是随着男女平等,一夫一妻制的推广,多数家庭的子女数量明显下降,可供选择的继承人越来越少。麦克夫妇之间的关系显然比其父母考利昂夫妇之间的关系平等,教父考利昂有三个儿子一个养子,而教父麦克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侄子。

  这种情况下,多几个子女(儿子),不如自己成为中央暴力的一部分,或者用钱贿赂官僚或者聘请最好的律师。

  无论是让自己的孩子加入官僚集团,还是让他成为律师。这都是需要成本的。于是,质量型养育胜过数量型养育。何况,再多的子女,将来也难免人各有志,天各一方。

  从经济的角度看,国家出现了养老制度。养儿防老的意义明显弱化。

  当然,个别情况下,国家推卸责任,另说。

  不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质量型养育也胜过数量型养育。毕竟,一个精英子女能给自己的帮助,比若干个失业的,长期挣扎在贫困线上的甚至“啃老”的子女,能给自己的帮助要多得多。某种意义上说,由于经济不景气出现的年轻人就业困难,导致的“啃老”现象,也有效地抑制生育。毕竟,自己生活都困难,生那么多孩子,怎么养活得起?

  女性地位的崛起,进一步推动了生育率的下降。对女性来说,生育是高风险高投入的过程,大多数情况下,女性都不愿意过多生育子女。农业社会,女方处于从属地位,虽然不愿意,但是没有发言权。工业化社会,机器取代了人力和畜力,体力不再是就业的门槛,女性的就业机会增加。于是,女性经济地位提高,社会地位提高,有权对丈夫说“不”。职业女性越来越多,这些职业女性和全职妈妈相比,必然养育更少的子女。

  希拉里克林顿只有一个女儿,这样的事情,在150多年前,是难以想象的。当年,即使是维多利亚女王,也必须不断生育,成为整个欧洲的祖母。某种意义上讲,一战是维多利亚女王的三个孙子(外孙)之间的战争。

  维多利亚女王有权领导一个国家。但是,她不能不考虑社会舆论压力,她也必须努力顺应统治阶级内部主流观点,以获得统治阶级的支持。希拉里则不同,她所处的时代,女性职业化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她在社会上有广泛的同盟军。

  科技力量的发展为生育欲望下降的夫妻(情人),提供了可靠的避孕选择,这个就不展开讲了。

  工业化社会,民间对生育的欲望下降了,国家也不再追求人口数量了。人口是综合国力的表现之一,但不是压倒性因素。否则,印度就是世界第二强国了。

  这时,除非发生严重的灾难,比如卫国战争,中国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一般情况下,国家没有鼓励生育的政策。

  更严重的是,资本对人口没有迫切需求,相反却利用各种生活必需品谋求最大利益。比如,控制教育、医疗、住房等生活必需品,提高生活成本,谋求最大利润。

  与农业社会之中,社会成员可以使用各种手段规避人头税,躲避来自税收的生育子女的成本不同,工业社会的管理细致入微,资本对社会的控制深入每一个细胞。世界虽大,却没有资本控制不到的地方。在这样的社会中,想逃避生育子女的成本是完全不可能的。

  从买房到生儿育女,入托入学,完成义务教育,高中、大学,需要的资金是数以百万甚至千万计的。这不是一般的家庭能够负担的。

  许多年轻人,尤其是长期漂泊在外地的年轻人,即使掏光“六个钱包”也无力购房。他们因为无力购买住房而无法成家,无法成家连第一步门槛都跨不过去,也就谈不上生育子女。有时,他们长期同居,但是一直采取避孕措施,即使意外怀孕,也往往选择人工流产。毕竟他们的经济实力,并不支持他们完成劳动力再生产循环。

  多生一个孩子,就意味着百万甚至数百万数量级的开销。这些年轻人无力给自己的子女一个可以良性发展的生活环境,又不甘心自己的子女成为靠救济生活的社会底层。于是,自然选择减少生育了。

  相比之下,一些甘于生活在贫困之中的人,比如三和大神,未必在乎他们子女的未来。但是,他们根本没有生育的机会。他们每日的生活费不过几十元,连嫖妓都不够,没有交配权,更遑论生育。

  

(总结)

 

  分析了生育率下降的因素,如何提高生育率,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有些因素是大势所趋,无法改变。

  有些因素则涉及到少数人的利益,考虑到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这些因素估计也难以改变。

  所以,在可以预期的未来,出生率的下降和人口总数的减少,仍然难以扭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