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杰人为何会被刑拘?

2018-07-08 14:03:28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天下说法
点击:   评论: (查看)

  得知陈杰人被刑拘是7月5日清晨,我在国外。我当时从多方渠道确证了这个消息,并得知其涉嫌敲诈勒索和非法经营两个罪名。湖南某知情人士告诉我,说陈杰人是4号凌晨被带走的,涉嫌的金额据说还挺大。我问:“有上千万吗?”他说:“不止”。我一时错愕。

  7月5日上午,《湖南日报》发了一篇署名晨风的文章《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似有所指地写道:

  值得警惕的是,有人把网络视作为所欲为的“自留地”,热衷制造和放大负面舆情,以“发声”上位、借“监督”牟利,有的甚至实施敲诈勒索,唯利是图,前台是“正人君子”,背后是“金钱交易”。这些人或者长期“独狼式”集中炒作某个特定地域、特定群体,或者互通声气、彼此呼应,在网络空间“长袖善舞”,引来不明真相者围观和“粉丝”跟风炒作,形成舆论漩涡。

  这段话,若在平时,也不会太在意,但这个敏感时刻,对比一下,每一句都像在影射陈杰人涉嫌的罪名。长期以来,陈杰人以“杰人观察”的网络平台,撰写了大量以舆论监督为名的文章,有很多措辞激烈,剑拔弩张,而事后又自己删除,甚至有时还替被批评者说好话。这种态度转变,我当时看不懂。他自己解释,说舆论监督之后,问题解决,当然要替人家挽回声誉。现在想来,完全不能排除是背后有金钱在起作用啊。但警方未公布权威信息,也不能瞎猜,于是思虑再三仍然没写,怕被扣上一个落井下石的帽子。

  今天,湖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发了信息:日前,公安机关破获一起“以网牟利”,大肆进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陈杰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据公安机关初步查明,陈杰人本人或伙同他人,以营利为目的,使用网络发帖炒作、删帖等手段,从中非法牟利;大量搜集、歪曲、夸大有关单位和个人负面信息,以在网上曝光、负面炒作相要挟,大肆进行敲诈勒索,获取巨额资金和非法财产;多次冒充领导亲属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招摇撞骗。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靴子落地了,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陈杰人是谁,为何需要警方如此慎重其事。有不少网友都希望我写一写陈杰人,因为我曾经跟他有过并不愉快的交集。鉴于很多人对湖南警方的不信任,尤其前有益阳实名举报人吴正戈被打击报复,有人猜测这次陈杰人是否也是因为实名举报某官员被抓。因为在事发前,他确实在微信公众号上实名举报邵阳市委书记,而且自称受到了“死亡威胁”。那么,这到底是一起打击报复案,因言获罪案,还是一起媒体人利用发帖实行的敲诈勒索案呢?或许,从网络的蛛丝马迹中,我们可以一窥究竟。

  我最初注意到陈杰人,是因为维基解密(WikiLeaks)的一份名单。一份公开的报道称:“美国使馆通过与驻在国各界人士进行交谈,从而了解并搜集该国政情。”这些消息提供者,原本是受美国外交部门保护的,就像新闻记者要保护自己的消息来源一样,如果任意被公开姓名,他们很难再找到受访者。但维基解密打破了这个保密协定,赫然公布了名字。名单中有一些是标注“保护”(protect),还有标注“严格保护”(strictly protect)的,后者说明受访人身份比较重要,或者提供的信息比较有价值。

  陈杰人的名字,在维基解密中出现了31次。想不注意到他都不行。

  Chen Jieren (strictly protect), an independent journalist with access to the Zhongnanhai leadership compound and who is the nephew of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 He Guoqiang.

  nephew of Politburo Standing Committee (PBSC) member He Guoqiang and editor of a Communist Youth League website;

  Well-connected journalist and International Visitor Program grantee Chen Jieren (strictly protect).

  ……

  文中,陈杰人被加注了“严格保密”。

  有报道称:“美国为访谈人加注保护字样,一般有出于多种考量的可能。这其中包括受访谈人身份敏感,被披露后会受到伤害或困扰——美国于中东地区访问许多女权运动人士即属此例。也可能是谈话内容太过敏感,透露出去会造成外交上的尴尬或被动——许多交谈中品评外国政要的电文属于此类。还可能是谈话内容并非完全翔实,仅供参考,故此不能被泄露,以免发生以讹传真。维基解密的中国电文各自属于何种情况,并不甚明确。”

  我曾经去过陈杰人的老家娄底双峰县,问过陈杰人的发小,他到底是不是什么高官的外甥,他们都大摇其头。光屁股玩到大的,谁不知道谁的底细啊,从没听说他有个舅舅是常委。我又问了一些他在北京和长沙的事情,话里话外,他老家的人似乎对他评价很不好,不愿说太多。我基本可以断定,这个“nephew”是他自己吹牛的,而且说了还不止一次,外国人也姑且信了。但没想到本该保密的谈话,被破解了,出口转内销,这就尴尬了。

  所谓不愉快的交集,我记得当年是因为网络谣言的事情怼上陈杰人的。公知造谣传谣,那时比较普遍,陈杰人只是其中的一个,但他微博认证“中国政法大学XX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导”,却是我不能容忍的。因为该研究中心只是一个非在编机构,没有编制,所谓的“研究员”是虚的,跟政法大学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应该误导让人以为他是政法大学的老师。于是,在我的质疑下,他删除了这个自我介绍,改成了“某高校研究员,硕导”。呵呵。

  陈杰人的学历,最早可见的是1988年毕业于湖南省娄底师范学校,但1972年出生的他,16岁就毕业,多少也让人觉得年龄上有点问题。他自称担任公务员十年后于1998年考入清华大学法律硕士,2001年毕业,因为没有查到其学历,我无法肯定,能肯定的是他没有从事法律相关职业而当了记者。当记者时他造过的最大的假新闻,是报道关于武汉女大学生卖淫事件,声称湖北高校女大学生十分之一存在卖淫现象,当时引发舆论众怒。最后,他被《青年参考》解职。

  因涉及假新闻,他被《中国青年报》、《公益时报》、《法制周报》等开除或解聘,但他自称“因坚持舆论监督或批评公权,三次被解除媒体职务”。对于这种自我标榜,我因反感其传谣,曾经在微博上揭穿他:“陈杰人因虚构采访事实,杜撰新闻,并在当事人高纯提出异议后还殴打致其耳聋,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2008)开民一初字第892号和893号判决书有记载。”我说的这个案件,是有书证的,陈杰人对此也没有什么辩解。但估计那个怨是结下了。我这个人情商低,老得罪人。

  陈杰人在微博上消失后,转战微信公众号。我因为批评湖南的一些违反法治现象,在某些公共事件上也发表一些见解,被某些网友误认为是湖南人,并给我推荐“杰人观察”,说我们都属于仗义执言的。陈杰人主动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时间大约是去年6月份,谈论了吴正戈案。我感觉这次长达半个小时的通话,是他的一次主动示好。他认为这个案件风险很大,吴正戈家属又没有什么钱,不值得冒险。我当时就说,这种案件根本就不是为了钱。

  我的微信公众号写得不算很勤,打赏也很少,比较惨淡。陈杰人的微信公众号做得风生水起,每篇文章最后必放其光鲜靓丽的介绍,后来又推出了付费咨询,大意是每次收费1-2万,如果案件重大,收费20万起,然后还有自己的律师团队,可以对接各种大案。底下粉丝各种不理解的评论,他全部给怼了回去,认为这种收费是非常正常的。那时,我隐隐有点担心他。我做律师十几年,收费咨询也就是每小时几百,收几万块钱一次的咨询,是不敢的。至于非律师以律师名义接案,更是大忌,是违法的。

  我最后一次见陈杰人,也是唯一的一次,是今年上半年,在某个案件的小型研讨会上。他主动跟我打招呼时,我还没认出他来,因为跟网上照片有点差别,没那么精神,也老了。他坐在我旁边,我们是相继发言。很难得,那次我们的观点非常接近,我发言的时候,他听得很认真。他发言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他即兴发言的口才不错,没有明显的湖南口音,可能是在北京呆久了的缘故。他的法学功底,听起来也不差,如果能在这方面潜心研究,或许正如他自我介绍中说的,可能会成为一个“法学学者”吧。他很聪明,也很勤奋,但我实在不懂,为什么这么有才的一个人会因为钱,走上那么一条歧路。

  被抓前,陈杰人所说的那个“死亡威胁”,其实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记者,在他微信公众号上的留言,颇为气愤地控诉了他,最后一句提到“不要有命挣没命花”。这句话,平常人看到,可能会认为就是一句谩骂,或者诅咒,顶多是一句泄愤的话,含义跟“多行不义必自毙”也差不多。但陈杰人坚持认为,这是女记者向他发出的“死亡威胁”,并且决定跟其背后的力量决一死战。我当时很好奇他为什么对“有命挣没命花”那么敏感。现在,我好像明白了,钱这个字,有时真的是“正义”的毒药。

  陈杰人所做的事情,在民间褒贬不一,他有刚正、不畏强权的一面,也有让人佩服的文笔。他本来应该是湖南人的骄傲,只是,那些以正义为名写的文章,背后到底有多少利益的勾连,我们现在无从得知。或许随着案件的进一步深入,所谓的“大肆进行敲诈勒索,获取巨额资金和非法财产”应该会大白于天下吧。我一向不敢把人想得太坏,尤其是他从未在公开场合对我的批评恶语相向,一直对我保持尊重。真希望,那个从娄底师范走出来的学生,多年后回去,仍然是初心不改,仍然是那个心怀理想的少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