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刘仰: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2018-07-06 10:50:35  来源:作者微信  作者:刘仰
点击:   评论: (查看)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注:最近有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我还没看,但一些评论已经将这部电影捧到天上去了。看了一下评论和介绍文章,大致知道了这部电影的内容。因此,在这里发一篇我六年前写的文章。当初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质疑薛蛮子借白血病搞慈善自肥。如今,电影又回到这个题材,根据一个真实事件改编。即某人因为走私治白血病的药品被起诉。不知道编剧、导演是否涉及白血病慈善和外国医药公司。)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以下是我2012年7月写的文章,略长,稍有删节。蓝色文字是添加的注释。

  白血病俗称“血癌”,似乎正越来越多。有报道称,中国目前有400万白血病患者,大搞白血病慈善的薛蛮子也认可这个数据。报道还说,中国每年新增4万名白血病患者,其中50%是是2-7岁的儿童。白血病为何多发?白血病为何在低龄儿童中多发?本文不做探讨,本文只说针对白血病治疗的慈善活动。

  看过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的人应该知道,白血病以前无药可治,确诊就等于发出死亡判决书,剧中楚楚可怜的山口百惠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近几十年来,白血病的治疗有了不少进展,根据不同类型的白血病,治疗方法大约有化疗、放疗、移植、药物治疗等,但治疗费用都很高。其中,针对慢性白血病有一种药物叫做“格列卫”。此药为瑞士诺华公司的专利产品。百度百科上注明此药为“非专利仿制药”,据我所知,此注明不确。至少在发达国家,诺华公司“格列卫”的专利保护期还没过,依然在专利保护范围内。在个别国家,例如印度可以仿制格列卫,但有限制,印度仿制的格列卫不能在印度以外国家销售。

  去年,网上曾有传言说,瑞士诺华公司“免费”赠送给中国患者的格列卫,被中华慈善总会以每盒2.5万元的价格卖给患者。很快,瑞士诺华公司和中华慈善总会都否认了这一传言。这一传言的背后就牵涉到白血病慈善的复杂背景。

  瑞士诺华生产的格列卫在美国的售价约为1.9万人民币一盒,在中国的售价据说最高达2.58万一盒。为何两者有这个差价,暂且不论。按照格列卫在中国的市场价格,患者每月需服用一盒,一年的治疗期,中国的白血病患者仅在此药物上的花费就高达30万元人民币左右。显然,很少有人能够负担这一高昂的医疗费用。于是,我们看到诺华公司极具光环的一个宣传:诺华公司为全球80个国家、4万名白血病患者提供免费药品的救助。这一带慈善色彩的行为,无疑提升了诺华公司的形象。但事实上呢?

  据中华慈善总会介绍,从西历2003年到西历2011年,中国接受诺华格列卫项目救助的人数不到1.7万人,其中,只有1957名是全额救助的。其他被救助者在一年治疗期内需自己负担3个月的药物费用,即7万多人民币,瑞士诺华捐赠9个月的治疗药物,此项目即为“3+9”共助计划。如果按中国有400万白血病人、每年新增4万新患者计算,瑞士诺华救助项目的实质就是:用不到0.5%的慈善,启动了这个巨大的医药市场。的确,中国已经成为瑞士诺华全球业务增长最突出的地区。

  这个事实从人们善良的观感上说,瑞士诺华的慈善救助总比一毛不拔好,至少缓解了中国一部分白血病人的一部分经济负担。看起来好像的确如此。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前文说过,百度百科为了配合瑞士诺华的慈善形象,把格列卫说成是“非专利仿制药”,其实不是。深受白血病困扰的中国患者知道,除了以2.5万元人民币一盒的高价购买瑞士格列卫外,还可以通过“非法”渠道购买印度仿制的格列卫。那么,印度格列卫的价格是多少呢?通过非法渠道进入中国的印度格列卫最低价格是1600元人民币左右一盒!也就是说,印度仿制的格列卫在包含了印度药厂的利润、走私者的暴利外,其价格只有瑞士诺华拥有专利的格列卫的十六分之一!推算一下,就算瑞士各方面成本较高,瑞士诺华在本土生产的格列卫成本大约也只在其标价的十分之一左右。简单做一个算术题:“3+9”救助计划,中国患者需个人支付7万元左右,表面上看,瑞士诺华捐助了20多万,实际上,一年30万元左右的格列卫药物,其生产成本参照印度格列卫的走私价格,应该不超过3万元人民币。由此很清楚,中国患者个人支付7万元左右药费,诺华看起来发善心救助了20多万,实际上,那7万多元对于诺华来说也是翻倍的利润。这就是专利保护的好处,这就是慈善的本质。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薛蛮子大肆宣扬的多个慈善项目中,有一项就是白血病慈善。最近被广为人知的是青岛姑娘鲁若晴的白血病救治。媒体报道说鲁若晴的白血病救治手段似乎是移植,但薛蛮子的白血病慈善也包括药物治疗。薛蛮子曾质问中国卫生部:为何不管400万白血病患者?治疗白血病的药物在中国还未被列入医保,药费除了瑞士诺华“发善心”等,大多要靠患者自己掏腰包,因此,薛蛮子对卫生部的质问显得很替患者着想。如果中国政府卫生部应对薛蛮子的质问,全部采购诺华格列卫供白血病患者治疗,毫无疑问,诺华制药将发一大笔横财。尤其是,据日本NHK报道,瑞士诺华格列卫的专利保护期将于西历2016年终止,届时,谁都可以仿制。因此,薛蛮子配合诺华制药趁最后几年时间狂赚一笔的可能完全存在。

  问题是,中国为何不能像印度一样,现在就仿制格列卫?然后可以用很低的价格向白血病患者提供药物?其中缘由我不清楚。据我所知,中国的专利保护法规定,在特殊情况下,某些专利保护可以强行解除。那么,对于治疗白血病的格列卫专利药,中国政府没有强行解除专利保护,究竟是不能?还是不为?我不知道。

  瑞士诺华格列卫在中国的超高价、印度低价格列卫在中国的“非法”,造成的一个后果是:民间白血病慈善有了巨大的生存空间,其生存方式之一就是为中国的白血病患者提供购买瑞士诺华高价格列卫的药费。我在薛蛮子的微博上看到,民间白血病慈善也不是全额救助,他们也像中华慈善总会一样是分对象、分级别的,其细分的程度甚至比“3+9”救助计划更细。如果民间白血病慈善是某些有钱的大佬直接掏钱给瑞士诺华购药,甚至是走私印度廉价的格列卫,然后再把药物送给需要治疗的中国白血病患者,我还觉得他们真有点善心。但是,民间白血病慈善大多都是号召民众捐钱,不得不让我怀疑,他们是利用民众的善心、民众的钱,来给诺华格列卫增加利润(或者利用瑞士诺华的高价与印度低价之间的巨大差价自肥)。

  事实上,只要中国政府强行解除对诺华格列卫的专利保护,中国的白血病患者就可以大大减轻药费负担,甚至进入医保都有可能。那么,鼓吹慈善又鼓吹专利意识的舆论,在这个问题上的目的究竟何为?我不知道民间白血病慈善机构和个人最终是否从瑞士诺华拿提成(外国医药公司通过“医药代表”之类给高额回扣,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国内医药企业都是跟他们学的!),也不知道瑞士诺华与中国的民间白血病慈善是否有隐蔽的资金支持,但是,基于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慈善(这是我新浪博客上另一篇文章的标题)”的一贯观点,我有理由这样怀疑。

  只要强行解除专利保护就很容易达到目的的简单方法,除了让瑞士诺华的利润受损之外,对于400万中国白血病患者来说是“善莫大也”的好事,为何要绕这么大圈子,又是慈善、又是专利,还让中国政府显得丢人?媒体舆论把矛头指向官方慈善“卖药”嫌疑的同时,民间慈善是否也需要严格的监督?凭什么民间慈善就一定是善良的、可信赖的?鼓吹民间慈善的良好形象,同时打击官方慈善,在我看来,更像是争夺以慈善名义卖高价西药的竞争行为。

  薛蛮子在中国网络上一夜之间横空出世,除了他“天使投资人”的光环和身份外,还有一个光环就是“抗癌明星”,即,他作为一个结肠癌患者,成功地康复。有人怀疑他这个抗癌明星的故事是假的,对此我不清楚,难以判断。但我知道,瑞士诺华研制治疗结肠癌的药物已经很多年,似乎不太顺利。前几年,瑞士诺华为了获得结肠癌的药物专利,曾试图并购罗氏制药,购买了罗氏制药约三分之一的股份,但并购也不太成功。我在一个名叫“上海情报服务平台”的网站上看到,西历2007年刊出的“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的管线产品”网页赫然写着:“PTK7876(Vatalanib)为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蛋白抑制剂,适应症:结肠直肠癌,实体瘤,正在进行临床III期试验。”如果哪天“抗癌明星”薛蛮子开始搞结肠直肠癌药物的慈善,大家不必奇怪。如果他开始搞结肠直肠癌新药的实验性治疗,也将很正常。因为新药的人体试验在国外比较严格,而在中国,各种各样的手段,包括以慈善的名义,经常为外国新药的人体应用轻松地提供案例。

  西方医药公司的高价专利药物,基于对西药的迷信,在中国的确有相当大的市场。由于西药的专利保护,昂贵的价格使得中国患者难以承受,于是,某些民间慈善就肩负起用广大民众的钱购买昂贵西药的重大使命。当然,为了慈善的形象,其中隐秘的关联,除极少数核心人物外,绝大多数参与其中的普通人未必清楚。

  此外,我希望中国民众对于西药的迷信能有所降温。西历2007年,美国FDA(食品药品管理局)就对诺华制药公司发出安全警告,认为该公司某个药物与美国发生的数例死亡案有关。FDA正式研究该药上市后的安全性5个月后,共收到115例毒副作用报告,包括17例死亡。诺华公司也不得不向医生发出安全警告,认为自己生产的该药存在导致严重肾衰竭等严重不良反应的可能。近日,英国媒体爆出重大新闻:罗氏制药多年来共隐瞒1.5万名患者药物不良反应的死亡报告,非死亡的不良反应者数量更多。这一事件共涉及罗氏制药的八种药物,其中,乳腺癌药物赫赛汀、恶性淋巴瘤药美罗华、丙肝药物派罗欣、直肠癌药物安维汀、肺癌药物特罗凯等药在中国有售。注意,其中也有治疗直肠癌的药物,而诺华公司当初想收购罗氏制药,目标之一就是这个药。至于罗氏制药的这个药与诺华制药的结肠直肠癌药物有何联系和区别,专家们可以提供看法。由此我们也能看出,被很多中国人迷信的西药并不安全,而打着慈善的旗号推销天价西药的行为,有时候无异于谋杀。在此问题上,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不知道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此文就当是给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提供一个背景。

  【刘仰,察网专栏学者,著名作家、评论家,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