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吕永岩:转基因以泼皮方式推行只能适得其反

2018-07-01 08:53:22  来源:吕永岩的博客  作者:吕永岩
点击:   评论: (查看)

  吕永岩按语:众所周知,美国一直以“实质等同”反对转基因标识,经过美国人民的多年抗争,尤其是美国有地方州率先突破孟山都的阻挠,立法标识转基因,迫使美国总统不得不签署了全国统一的转基因标识法令。美国实施转基因标识,是对以往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实质等同”的否定,从法律层面证实了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实质不等同。中国转基因专家至今仍然坚持“实质等同”。如今美国转基因强制标识马上要实施了,他们又打肿脸充胖子说“强制表示可减少对转基因食品的反对”,真是浑说混有理。墨索里尼总是有理。长期以来,转基因就是靠运动员兼裁判员式监管和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的泼皮宣传方式,试图强行让人们接受,但这只能令人看清转基因是伪科学,是有害技术的真相,只能适得其反。

  

 

  

 

  原标题:转基因:美国标识战,到底谁赢了?

  作者: 宋宇铮  来源:知识分子

  编者按:美国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成为法律,这一强制性标记法案,看似是反转基因一派的胜利,但却招致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一些美国民间环保组织的批评,认为法案是折中的结果,代表着大公司利益的胜利。这一立法过程经历了怎样的一波三折,普通美国民众又怎么看待?

  1 一波三折的立法过程

  7月2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的法案,结束了围绕该法案长达5年的曲折和博弈。

  这项法案要求对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进行强制性标识,不过食品公司可以选择以下三种方式中的任意一种进行标识:文字、转基因成分图示(将由FDA制定)或是链接到产品成分的二维码。

  这一强制性标记法案,看似是反转基因一派的胜利,但一贯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一些美国民间环保组织却大为不满,并认为法案是折中的方案,代表着大公司利益的胜利。

  回望美国转基因标识立法走过的5年,或可一窥其中缘由。

  2011年9月,美国非营利组织“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向联邦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递交了关于“对转基因食品强制性标识”的请愿书。这也是该话题第一次在全美引起大规模的讨论与争议。

  在此之前,尽管不少环保组织曾宣扬“转基因食品具有巨大危害”等言论,但是由于政府监管部门和科学界的“通过审核认证的转基因食品和普通食品一样安全”的坚定立场,该话题并未引起广泛的反响与讨论。而这次请愿书的提交以及随后诞生的“标出转基因!(Just Label it!)”运动选择了主打消费者的知情权策略,对于转基因食品存在安全风险的言论则减少了许多。在话题被引导到消费者的权利后,转基因食品及其标识问题的讨论很快引起了公众和政界更广泛的关注。

  2012年11月,到这时为止,关于“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强制性标识”的请愿书已经获得了一百余万个美国公民的签名。由于FDA并没有给予明确回复,参众两院也没有相应提案,一些州开始跃跃欲试要对此自行立法。民权运动发达的新英格兰地区再次走在了最前列。康涅狄格与佛蒙特两州相继提出各自的法案,然而前者在州议院的表决中未能通过,而后者在州农业委员会通过后则直接选择抛弃法案,没有再交由州议会表决。对于这样的结果,当地居民和议员认为是州政府受到了来自孟山都(Monsanto)等转基因技术公司的压力。这些公司则公开表示如果相关法案在两州通过,那么州政府将面临来自整个行业的一场诉讼。

  在新英格兰两州有过尝试后,加利福尼亚州在11月选择了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采取行动——全民公投。尽管一开始舆论对公投通过有所利好,但是在标识将增加纳税人负担、引发食品价格上涨等担忧下,公投最终还是以48.59%的赞成率没能被通过,这也被视为“标出转基因!”运动的低谷。

  2013年6月,尽管在上个月末的参议院表决中一份十分严格的“强制性转基因标识”提案被以71票对27票的压倒性优势否决,该运动还是在康涅狄格州最终取得了成效。6月3日,康涅狄格州议会通过“强制性转基因标识”法案,成为了全美第一个通过该类型法案的州,尽管有着“包括一个邻州的其他四个州通过类似法案后才会生效”的限制。6月17日,同样位于新英格兰地区的缅因州也通过了有着类似限制条件的法案。

  此后一年里,又有除了中西部和南部传统农业州的20多个州提出了类似法案,但均未获得通过,或是仍在审理表决程序中。

  2014年5月,佛蒙特州通过并由州长签署了“对转基因食品强制性标识”法案,在该州销售的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必须在显著位置标明“含有转基因成分”,法律将于2016年的7月正式生效,且没有需要其他州通过才可生效的限制条件。转基因食品公司们这时才开始感到形势紧迫了起来。

  佛蒙特州不仅成为了第一个相关法律确定会生效的州,也使新英格兰六个州中的一半都通过了“强制性转基因食品标识”法案,整个东北部的其他州都有可能效仿。

  2016年3月,在农业大州堪萨斯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派特·罗伯茨(Pat Roberts)提议和领导下,一项将禁止各州立法强制标识转基因食品,并建立自愿标识体系的法案在参议院进行表决,该法案最终以48对49的一票之差未能通过。

  尽管众议院已在去年夏天通过了与此类似的“转基因成分自愿标识”法案,这次在参议院的受阻还是让许多出资赞助该法案的食品公司也开始做第二手准备,来为自身的转基因产品按照佛蒙特州严格的标准进行标注,因为7月1日的生效日已经越发临近。

  2016年7月,不仅佛蒙特州的法律已然生效,国会两院每年8月长达一个月的休会期也即将到来。在此情况下,共和党参议员派特·罗伯茨与民主党参议员戴比·史黛比娜(Debbie Stabenow)共同起草了一份有所妥协的全国性转基因食品标识法案,也就是最终获得通过的法案。这次法案在参议院得以通过,并迅速递往众议院进行表决。一个星期后,该法案在众议院同样获得通过。

  这项法案在佛蒙特州严厉的“强制性标注”和FDA的完全自愿性标注中找到了一个平衡,并且从实质上推翻了佛蒙特州的法律,也遏制住了各州对此立法之势。缺失多年的全国性标准得以建立,食品公司们获得了更加便捷的标识方法,但一些强烈反对转基因食品的民众却仍旧不满。二维码成为了旋涡的中心,“标出转基因!”运动组织认为这是对那些没有智能手机去扫描二维码的消费者知情权的剥夺。

  2 “我们要的只是知情权”

  “标出转基因!”运动的创始人加里·西什伯格(Gary Hirshberg)其实并不是“圈外人”。今年65岁的他曾就读于美国的汉普郡学院(Hampshire College),一所以创新和民权运动闻名的学校。在毕业后他和朋友一起创建了石原农场 (Stonyfield Farm),也就是如今世界上最大的有机酸奶公司。而在政界,他也曾在奥巴马总统的指派下,在贸易政策顾问委员会任职。

  谈及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标记,西什伯格在参议院的一次会议上的表态代表了“标出转基因!”运动和许多美国民众的态度。

  首先,他强调了自己对于转基因技术本身持有完全中立的态度,强制标记出转基因食品的要求只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根据媒体的调查,十个美国人中有九个都支持对转基因的强制性标记。既然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开始关心他们所吃的食物是怎么种出来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告诉他们,保护这份知情权。”

  其次,他认为关于标记转基因将会带来的大量后果完全是子虚乌有。人们担忧对转基因食品的特别标记会导致消费者的排斥,不利于技术推广。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就显示,“转基因”标签尽管并不影响消费者对这项技术本身安全与否的判断,却会引起更多消费者的负面联想,从而导致他们愿意花更多的钱去购买那些带有“非转基因”标签的食品。

  而西什伯格则表示,“巴西是世界上第二大转基因食品生产国,他们早就对转基因食品进行了强制性标记,然而时至今日,巴西市场上只有5%的食品是有机的,人们也完全接受了转基因食品。”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标记将带来成本和食品价格上涨的言论,他则更加不屑。“根据我的经验,食品公司无时无刻不在更新着他们产品上的标记,新的技术,新的口味,每年也通过着各种不同的审批,为什么单单对转基因成分的标记就会导致食品价格的上涨呢?”同时,他也举例说明,世界上有64个国家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强制性标记,但食品的价格在这些国家并没有因此而上涨,人们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最后,他再次呼吁形成全国性的强制性转基因标记法律,将知情权和选择权交回给消费者。

  而当这个月全国性的强制性转基因标记法案获得通过后,西什伯格再次发声,这次他写了一封给所有食品企业管理者的公开信,在信中,他表示希望各个公司能够继续依照佛蒙特州的标准,选择在包装上以文字形式来对转基因成分进行标注。“在这个时候,所有消费者都会注视着你们是否会对标记政策进行改变。”信中同时提到,金宝汤(Campbell Soup)、玛氏食品 (Mars)和达能酸奶 (Dannon)几家大型食品企业都已经公开表示,将会继续依照佛蒙特州的标准以文字形式醒目地进行转基因成分标注。

  而在一些普通美国民众看来,这样的转基因标记法案也是让他们不能理解,不能接受的,比如加里·西什伯格在汉普郡学院的后辈。“我真的不能够理解这样一个法案,我们想要的只是知情权。既然我们决定了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强制标注,那为什么不能以最醒目的方式来做呢?没有人会在超市里扫二维码的,一句话难道不比一张二维码更容易表达吗?”汉普郡学院的一名大三学生加比·夏皮罗在采访中对《知识分子》这样说道,他是一名环保运动的积极参与者。

  二维码标记之所以在美国产生如此大的争议是不无根源的,曾经在中国生活了三年的一名汉普郡学院毕业生大卫(化名)解释道:“在中国,二维码的确使用很广泛,人们也有扫描二维码的习惯,因为借助微信可以很方便地去完成这个操作。但是在美国,二维码并不是一个人们在每天的生活中都会用到的东西。也没有一个好的APP能够帮助人们去完成扫码。尤其是对于一些贫困的人而言,二维码完全是陌生的。”

  对于是否应该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记,学习农业和贸易政策的他直言自己其实并不排斥转基因食品,但是标记关乎的不是转基因这个技术本身,而是消费者的知情权。“有的人关心他的麦片里有没有麸质,所以我们对麸质进行了标记。有的人关心他的巧克力里有多少能量,所以我们就对能量进行了标记。事实上,如果你去观察食品的包装,盐、食用油、谷氨酸钠等等物质都被标记了出来,这并不代表我们想告诉人们盐或是糖是有害的,人们也没有因为发现一瓶可乐里有添加剂就不再购买,我认为对转基因成分进行标记唯一的目的就是因为有的人想知道,所以我们就应该保护这份知情权。”

  而当最后被问及今后将如何在购物中选择食品时,两个人也有着不同的答案。夏皮罗对转基因食品有着很强的抗拒,所以他表示自己将会优先选择带有“非转基因(Non-GMO)”标记的食品,“我认为法案的通过对于‘非转基因’标记的普及是个很好的机会,既然人们如此关心食品是否具有转基因成分,那么当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公司在遮遮掩掩的时候,那些真正没有使用这项技术的产品就应当会被以最醒目的方式标注出来,告诉消费者它们才是正确的选择。”

  大卫则表示虽然自己对转基因食品没有任何排斥,但是仍然会拒绝那些使用了二维码标记的食品。“我不知道一家公司会出于怎样的目的来选择用更麻烦的二维码而不是文字来进行标记,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对消费者的欺骗。用中文来说就是‘自欺欺人’。这样的公司显然不值得消费者去信任。”

  3“一个双赢的选择”

  尽管许多消费者对法案仍旧有着诸多不满,加里·西什伯格也给食品行业的管理者们发出了公开信,但法律将要生效,新标准将要产生的事实似乎谁也抵挡不住。在众议院表决通过后,与此利益最为相关的美国食品制造商协会(GMA)迅速发出了新闻稿,表示非常欢迎国会两院所通过的新法案,认为这是一个属于消费者和食品制造商的双赢选择。“全国性法律的通过既保证了每个州的消费者都能够了解到食品中转基因成分的信息,也避免了各州不同标记法案给食品公司带来的繁杂与高成本。”

  与“标出转基因!”运动的态度完全不同,该协会请求奥巴马总统能够尽快签署该法案,使之生效,并且表示佛蒙特州自己的标记法案生效后,已经威胁到整个国家的食品供销,扰乱了秩序,甚至许多商品都停止了在该州的销售。

  除了公开欢迎新法案以外,该协会还在用实际行动推动着法律尽快地实施。对转基因成分的三种标记方法中,文字清晰明确,图示也将由FDA进行设计,唯独二维码的标准不够统一、完善。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美国食品制造商协会专门推出了一项名为SmartLabel的新技术,使用了该技术的产品上的二维码和二维码链接到的食品成分都有统一的标准。据该协会称,目前已经有包括联合利华、好时和通用磨坊等食品巨头旗下的1000余种商品应用上了该技术,到2017年底预计将有34000种食品应用该技术进行标记,且不限于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商品。

  对于许多人所诟病的“只有智能手机才能够扫描二维码”的问题,SmartLabel也有着自己的解决方案。使用了该技术的所有产品的成分信息都将放置于SmartLabel的网上平台,只要能够连接互联网便可以在任何设备上按品牌或名称进行查询,而不必使用二维码。同时,与之配套的SmartLabel App也将在今年内面世,让消费者能够更方便地查询到产品的成分信息。

  美国食品制造商协会推出的这一技术相当于由行业协会制定了二维码标记的相应标准,也在一定程度上更方便了消费者对于商品信息的查询。不过,当《知识分子》在对使用了SmartLabel的产品进行测试查询时,却发现尽管商品的其他信息标注得清晰明确,有关转基因成分的信息却被放到了不显眼的“其他信息”中,并没有一目了然的显示在成分里。这样的做法可以说是将标记做到了尽量不明显。

  对于这样的标记,消费者自然也不会轻易买账。在采访中才获悉了SmartLabel技术的夏皮罗认为这是对消费者“无耻的混淆视听”。“法案要求的是对转基因成分的标记,二维码却把消费者们链接到包含产品所有信息的平台,而且这样的二维码还被应用到了不含转基因成分的商品上,这样还怎么能称作对食品转基因成分的标记?”

  大卫对此也显得十分失望,他表示这就是一份仓促通过的法案所带来的后果,“使用二维码对转基因成分进行标记,但是具体怎么做?没有按照法律进行标记又应该受到怎么样的惩罚?这些内容并没有被阐述清楚。显然,这份法案不是为了真正标记转基因成分而生,而是为了规避现有的严格的标记标准。”

  尽管存在着上述对转基因标记的批评,无论怎样,如今各州曾经通过的相关转基因标记法律都已失效,新的立法也不再存在可能性,由国会经过漫长拉锯,并由奥巴马总统签署的转基因标记法案成为了美国全国范围内的唯一标准,围绕转基因食品的新的消费习惯和观念也都可能因此形成。

  

 

 

原标题:转基因标识:知情权的成本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5月,中储粮下属湖南分公司遭举报,其委托的多家企业被指使用“顶包”手法进口转基因菜籽油,从中赚取巨额利润。消息一经曝光,关于转基因食用油安全性的争议再一次成为焦点,而不少消费者也在“挺转”与“反转”的争论中,呼吁保障对转基因产品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近日,中国台湾地区宣布,从7月1日起实行转基因强制标示,直接使用转基因食品的原料,以及非有意掺入转基因食品含量超过3%的食品,将分3阶段完成标示。

  各个国家和地区对相关产品的标识是如何规定的?消费者要求的知情权会产生什么成本?近日,《中国科学报》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专家。

  定量标识与定性标识

  “在转基因标识上,美国、加拿大等国采用的是自愿标识政策,而包括欧盟、日本以及中国在内的国家和地区则采取强制标识政策。”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不同的是,我国是定性标识,而日本、欧盟等国家和地区使用的则是定量标识。”

  以欧盟为例,据记者查阅,欧盟2004年4月生效的规定称,含有转基因成分超过0.9%(标识阈值)的产品必须从始至终在标签上标出“基因改良”或“加工自某种转基因作物”的字样。

  而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中国农业科学院油料作物研究所基因工程与转基因安全评价研究室研究员吴刚表示,“日本的规定是,主要原料中批准的转基因成分达到5%后才需要强制标识。”

  而我国对转基因标识的管理则规定“有”则“标”之,根据我国2001年颁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凡是列入标识管理目录并用于销售的农业转基因生物要进行标识,目录包括5大类共计17种。

  专家表示,相比之下,定量标识的管理办法似乎更加“高明”。 “如果某个产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但是含量没有超过0.9%,那么根据欧盟的规定,并不需要标识。”罗云波向记者解释。

  而成分阈值如何规定,其依据并不明确。

  “某种程度上,定量标识意味着更容易豁免标识。”吴刚指出。

  这样一来,在实行定量标识的国家,就出现了产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但是消费者却没有看到标识的现象。

  绝大多数采用目录标识

  罗云波指出,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 按照目录进行转基因标识,换言之,没有出现在转基因标识管理的目录中的产品,并不要求做出标识。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是目录标识,而在食用油上,除了欧盟在理论上要求标识外,全世界也只有中国真正对其进行标识。”吴刚补充说道。

  他告诉记者,若任何产品和食品都进行标注,实际操作中也很难统计。“按照相关的规定,转基因的油菜籽油需要标识,而以此为原料的加工品数量巨大。”吴刚举例,“比如,用这种油炸的油条是否要标识呢?如果油条涮了火锅,那么火锅是否也要标识呢?”

  “如果所有的产品都进行标识,那恐怕会标识不过来。”罗云波也表达了相一致的观点。

  而将于10月开始施行的新《食品安全法》中规定:生产经营转基因产品应当按照规定显著标示。

  罗云波表示,新《食品安全法》主要强调了标识的显著性,但是,由于没有具体的标准,“显著”仍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

  而“相关规定”也指向《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等文件中的规定。

  转基因标识的成本

  进行转基因的检测和标识也带来成本的增加。

  吴刚向记者介绍,在其所在的研究室进行一份样品油检测,大概需要几千元。而且,在现有的技术下,并不是所有的油都能检出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

  “这主要取决于油的精炼级别。比如,贮备的油菜籽油都是毛油或者四级油,检测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没有问题。但是,经过高度精炼的一级油没有核酸也没有蛋白,就比较难检测。”

  6月18日,在基因农业网主办的第二期农业基因沙龙上,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表示,从现在来看,我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上,都不具备普遍的转基因检测能力。如果要他们来承担重新建立一个网络,成本将会非常高。

  “因为检测转基因食品的实验室要达到千万级水平,每年的人工费用,包括试剂的消耗,都得在几十万元到百万元。”姜韬说。

  他指出,如果任何产品都要标识转基因,那么,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无论是生产、仓储,还是物流、加工环节,都必须将非转基因与转基因生物隔离,因此,也会带来成本的大副增加。

  他还提醒,由此增加的成本将转嫁给普通消费者,换言之,那些对产品是否含有转基因成分并不在意的消费者,都将承担转基因标识所增加的成本。

  “我认为,谁对转基因标识提出要求,那么就由谁来承担相应的成本。”姜韬表示。

  而在具体的成本之外,姜韬还指出,转基因标识会带来无形成本。“这个标识出来以后,表面上看,保护了一部分知情权,但是如果伤害了市场的秩序,对整个社会也是负面的,甚至标识的暗示会通过舆论作用于社会,产生不良的效应。”

 

  延伸阅读

  转基因生物标识的标注方法:

  (一)转基因动植物(含种子、种畜禽、水产苗种)和微生物,转基因动植物、微生物产品,含有转基因动植物、微生物或者其产品成分的种子、种畜禽、水产苗种、农药、兽药、肥料和添加剂等产品,直接标注“转基因××”。

  (二)转基因农产品的直接加工品,标注为“转基因××加工品(制成品)”或者“加工原料为转基因××”。

  (三)用农业转基因生物或用含有农业转基因生物成分的产品加工制成的产品,但最终销售产品中已不再含有或检测不出转基因成分的产品,标注为“本产品为转基因××加工制成,但本产品中已不再含有转基因成分”或者标注为“本产品加工原料中有转基因××,但本产品中已不再含有转基因成分”。

  难以用包装物或标签对农业转基因生物进行标识时,可采用下列方式标注:

  (一)难以在每个销售产品上标识的快餐业和零售业中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可以在产品展销(示)柜(台)上进行标识,也可以在价签上进行标识或者设立标识板(牌)进行标识。

  (二)销售无包装和标签的农业转基因生物时,可以采取设立标识板(牌)的方式进行标识。

  (三)装在运输容器内的农业转基因生物不经包装直接销售时,销售现场可以在容器上进行标识,也可以设立标识板(牌)进行标识。

  (四)销售无包装和标签的农业转基因生物,难以用标识板(牌)进行标注时,销售者应当以适当的方式声明。

  (五)进口无包装和标签的农业转基因生物,难以用标识板(牌)进行标注时,应当在报检(关)单上注明。

  第一批实施标识管理的农业转基因生物目录:

  一、大豆种子、大豆、大豆粉、大豆油、豆粕;二、玉米种子、玉米、玉米油、玉米粉(含税号为11022000、11031300、11042300的玉米粉);三、油菜种子、油菜籽、油菜籽油、油菜籽粕;四、棉花种子;五、番茄种子、鲜番茄、番茄酱。

  (胡璇子整理自《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