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东宏 李宇辰:金融资本支配国家,金融开放谨防忽悠

2018-06-26 12:00: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东宏 李宇辰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一位微友在群里说,“小资本和民族资本由国家控制,但大的私人资本和跨国资本却支配国家。”我当即评论说,“高!”他的说法准确地说明了当今世界国家与资本的一般关系。但对中国却不完全适用:考虑到中国加入了以美国为核心的世界经济分工体系,我国的经济自主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个说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比如中国按照贸易顺差发行人民币,就失去了货币主权,再比如,中国根据世贸协议进口洋垃圾,失去了部分市场主权,但是,由于中国有着完整的经济体系,尤其是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中国的经济是独立的,也因此保持了经济、科技、教育、社会和政治体系。

u=2574807511,3696111216&fm=27&gp=0.jpg

  一、关键资本决定国家

  中国经济独立的保障是什么呢?前三十年,在孤立的世界环境下,公有制经济基础上完整的经济体系,保证了中国完整的经济、科技、教育、社会和政治体系。改开后,是什么呢?有一个问题问得好,“为什么印度改革开放了两个三十年没有出现中国奇迹,中国只改革开放了一个三十年就出现了?”答案是,前三十年工业化基础上,健全的民族资本体系和国有资本的统治地位:健全的民族资本体系是经济和政治安全的基础,而且意味着经济增长的基础和潜力。国有资本的统治地位则不仅是经济和政治安全的保障,而且意味着在市场基础作用的基础上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那么,是什么支撑着健全的民族资本体系和国有资本的统治地位呢?答案是:在改开的中国,关键资本决定国家。是关键资本支柱式地支撑着国家的安全、稳定和发展,从而决定着国家的性质和面貌。什么是关键资本呢?从产权性质上讲,大型、重要的国有资本就是关键资本,比如国有和国有控股银行,起到了稳定金融的作用。从行业分类上讲,关键资本包括金融资本、对国计民生具有决定作用的产业资本、对经济结构的升级起关键作用的核心技术资本以及对现代商品流通起领导作用的先进商业资本。

  二、金融资本是关键资本中的核心资本

  关键资本可以分为产权类关键资本和货币类关键资本。产权通过分配使用价值分配财富,货币则通过分配价值来分配财富。与此对应,经营产权的关键资本就叫产权类关键资本,包括对国计民生具有决定作用的产业资本、对经济结构的升级起关键作用的核心技术资本以及对现代商品流通起领导作用的先进商业资本;而经营货币的关键资本就叫货币类关键资本,即金融资本。现代社会的商品循环,包括实物循环和货币循环。在实物循环链条上,产权类关键资本通过其一定程度的垄断地位,共同决定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而货币循环,则由金融资本独家垄断。从实物循环和货币循环对国民经济作用等量齐观的角度看,金融资本的重要性与其它关键资本的重要性相等。可见,金融资本是关键资本中的核心资本。然而,金融资本的重要性不止于此,金融资本的重要性大于其它关键资本,因为,与近代社会商品的实物循环主导货币循环,货币循环只对实物循环起辅助作用不同,现代社会,货币循环主导商品的实物循环,虚拟经济主导和决定实体经济。

  金融资本的重要性还不止于此,货币是分配价值的资源配置机制,金融是分配和管理价值的产业,金融资本则是从事价值分配和管理的资本。如上所述,产权通过分配使用价值分配财富,货币则通过分配价值来分配财富。这样看,产权和货币是资源配置的两大基本机制。我们所说的市场机制不过是产权机制的市场表现形式,从逻辑上讲,产权机制先于市场机制,而且是市场机制的基础,而市场机制不过是产权机制的市场表现形式。不仅如此,政府之手,除去其中货币作用的成分,也是以产权为基础,立足于产权和市场发挥作用的,是以政府之手表现的产权机制形式。所以经济学理论,一定要把产权确认为基本的资源配置机制。在确认产权机制后,还应当确认货币机制,因为货币通过分配价值来分配财富,与产权机制通过分配使用价值来分配财富一起,正好构成完整的资源配置机制。现代社会里,货币通过分配价值来分配财富,使得货币机制对经济的调节更高效快捷,但是,货币机制运用不当,经济更容易出问题,美国产业空心化就源于美国80年代以来对金融资本的放任自流,使得金融资本利用分配价值的特权侵蚀制造业的利润,控制并做空制造业。由此可见,金融资本用好了,可以起到高效快捷调节经济的作用,用不好则可以使经济迅速颓败。现代社会走进了货币循环主导商品的实物循环,虚拟经济主导和决定实体经济的怪圈,其原因就是放任金融资本利用分配价值的特权侵蚀制造业的利润,控制并做空制造业。走出这个怪圈,需要把货币作为分配价值的资源配置机制看待,规制金融资本,比如,我们可以按人头来平均发放部分货币来改善资源配置,提高消费能力,优化需求侧。而西方免费医疗、教育和养老,成功地提高消费能力,优化需求侧,其原理不就是把货币作为分配价值的资源配置机制看待,变相地按人头来平均发放货币吗?只是没有用市场之手,而是用的政府之手而已。

  三、西方教我们的金融理论是发展陷阱

  统计资料表明,2017年美国的虚拟经济产值占GDP总量的比例,是78.8%,其制造业产值已经不到15%,但是,美国依然是第一强国。为什么?美国不是靠生产和贸易存活的,而是靠对世界经济的经济管理。美国GDP的78.8%都是美国向世界收取的管理费。美国通过发行美元管理世界的流动性,靠发达的股市和评级体系为世界各国的大公司提供信用,靠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为世界提供大宗商品的供求信息和价格信息,靠美元在世界贸易中的世界货币地位定价各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的价格和各国货币的价格。正是凭借世界经济管理者的地位,美国通过其虚拟经济里的虚拟价值向世界收取管理费、薅各国羊毛以及全要素生产率来瓜分世界经济的价值和发展成果。美国的经济学和金融学会告诉世界这些吗?不会!美国会告诉我们怎样的经济学和金融学呢?首先,必须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学和金融学。这种学说告诉发展中国家怎样发展成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金融,而不能发展成发达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其次,必须是作为统治对象国的经济学和金融学,按照这种思想发展起来的经济必须与美国的管理者地位相对应,接受美国经济的统治,以便维持其世界经济管理者的地位,比如中美国,即中国负责生产,美国印钱消费。再次,必须是有利于其薅羊毛的经济学和金融学。最后,最好是能引起政权更替的经济学和金融学。美国屡次声称不能容忍中国不改革开放,就是这种经济学和金融学本质在政治上的体现。美国希望我们怎么改?就按上述四条改。

  近几十年来,不少从西方留学归来的人占据了我国经济和金融领域的重要位置。他们带回来的就是美国为中国量身定做的作为被统治对象的经济学和金融学。这种金融学对金融的理解是肤浅的:

  比如金融的本质,百度百科就说是价值流通。而且这种理解堂而皇之地进入大学教材。其实,金融的本质是价值的分配和管理。价值流通只是价值管理的方式。分配价值是管理价值的基础。只有科学分配价值,才能科学管理价值。金融理论回避货币的价值分配功能,还配叫金融理论吗?

  再比如把人民币改革的目标定位于成为世界货币,就好像美元从世界货币的地位摔下来以后,人民币能接替美元成为世界货币似的。其实,美元之后再无世界货币,世界根本不可能接受人民币为世界货币,因为中国人口是美国人口的数倍,世界人民的负担会倍增,就好像全世界人民在供养一个瘦子之后,好不容易等到瘦子死了,又要供养一个大胖子。对大国来讲,觊觎美元地位等于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不同的是当年孙权想把曹操架在火上烤没有得逞,而我们是自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而且拉都拉不住。

  再比如,学界特别重视全要素生产率意图实现额外的增长,其实,全要素生产率被学界当成了增长问题来研究是错误的。全要素生产率不是增长问题,也不是增长的分配问题,直接就是财富的国别分配问题,是由技术进步引发的、以知识产权、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为工具,并由国际政治、国际军事斗争配合的、不正当的国别分配问题。赃物市场和赃物私有制是其制度根源,不正当的知识产权制度和国际金融制度是其制度基础。全要素生产率中财富的来源:1、世界上每年都有大量没有价值和价格的财富有了价格,进入价格计算体系;另外,有大量有价值没有价格的财富,也有了价格,并进入价格计算体系。这些财富不能体现在当期GDP中,而是体现在随后的GDP中,历年进入量的差额形成GDP的增长量。这些滞后增长的财富主要进入货币和知识产权强大的国家。2、从国际贸易和金融的角度,由于国际贸易和金融的存在,产权价值和货币价值的变化,也会给不同国家带来不同的滞后正增长合负增长,当然正增长主要随着发达国家货币和知识产权的增值而被发达国家取得。这部分滞后的增长中,包含了早已进入价格和价值计算体系的价值。这部分滞后增长的价值也不能体现在当期GDP中,贡献了后期的GDP增长。虽然全要素生产率是伪命题,但全要素衰退(率)却是真命题。全要素衰退是指,一国由于在国际贸易和金融体系中的不利地位,不明原因地失去本该属于自己的财富,实质上是发展中国家为发达国家贡献莫名的增长。

  再比如,金融学和经济学至今不能科学解释为什么美国能够实现高工资低物价这样浅显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难寻。当然要从美元怎样定价各国商品和货币讲起:美元怎样定价各国商品和货币,比如中国商品和RMB?各国商品国内贸易的目的是获得本币,国际贸易的目的是获得美元。对美国来说,各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最终要兑现为美元,这样美元不仅获得了定价各国商品的垄断权力,而且在美元对各国商品的交换关系上,形成了多国商品为获得美元而降价竞争的关系,从而使各国商品的美元定价被不合理地压低。由于各国商品和本币的交换价格关系已经在国内贸易中确定,在美元定价各国商品的出口价格时,也给各国本币定了价。当然,同出口商品一样,是不合理的低价。这就是美国物价低的原因。当然低价的外国商品,冲击了美国的制造业,导致美国产业空心化。但是美国的高端制造业由于拥有众多知识产权,受到垄断的保护,得以生存。然而,美国高科技的发展却由于工业基础的缺失,失去了创新的需求支持和本国工业提供的科研投入支持。 美国的高科技垄断也有定价RMB的作用,对美元对RMB低定价起辅助作用,因为RMB买美国的高端产品须接受不合理高价,而接受美货的高价就接受了美元的高价,决定了美国高端产品对RMB的交换比。其机理是美货通过定价RMB定价美元与RMB的交换比。 美元和美货的高价,决定了美国服务的高价,进而又与后者一起决定了美国人的高工资,因为美货、劳动力、和服务都是美国国内市场上的商品,三者通过市场交换用美元来相互比较和决定,比如劳动力的价格可以用消费品价格来衡量。最终形成美国高工资低物价。当然,这以美国制造业外移为前提。

  总之西方教我们的金融理论是发展陷阱。

  四、金融改革必须排除西方错误理论对顶层设计的误导,设计新型金融

  我们的金融改革必须破除西方金融理论这个发展陷阱的桎梏,修正出自西方舶来理论的顶层设计,按照金融的性质、中国的实际和科学设计世界经济体系的需要进行顶层设计,并用新的顶层设计指导改革,展开各种改革措施:

  (一)、按照世界长子的身份设计自己的金融

  历史上,中国长期是世界的长子,民族复兴任务完成后,也将长期是世界的长子,因此,中国应该按照世界长子的身份,开发自己的金融理论,设计自己的金融。长远看,中国应按照金融的性质、中国的实际和科学设计世界经济体系的需要进行金融改革。短期看,中国不应谋求用人民币取代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而应该用一个真正代表世界人民的政府间国际组织的货币币取代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同时,中国也不应过分追求全要素生产率,导致中国与世界关系的紧张。

  (二)、从中国产业升级的历史中寻找灵感和出路

  中国金融保障经济独立自主升级的过程,决定中国金融改革的路线图。我们必须从中国产业升级的历史中寻找改革的灵感和出路。比如:中国产业开放的时间次序是,轻工业~重工业~有限的金融业。在金融业有限开放的前提下,我国保存了完整的、国有资本主导的国民金融资本体系。这个金融体系,有效保障了我国从轻工业到重工业开放所必须的金融环境。离开这样的金融环境,我们会和南美国家一样,连在产业开放方面犯错误的资格都没有。正是得利于这样的金融环境,我国的轻工业和重工业,虽然有很多行业被外资控制,但总量有了极大的发展。也就是说,正是因为金融行业没有完全放开,中国的产业开放才能取得一定成绩,虽然犯了不少的错误,比如,关键行业被外资控股,核心技术掌握在外资手中,产业大而不强。但是我们没有犯颠覆性错误,还可以集中精力把核心技术掌握下来,驱赶外资对关键行业的控制,真正做强中国的产业。向前看的话,我国的关键技术资本,只有在完成中国制造2025以后,才具有与其它产业资本共同支撑中国金融改革的实力,我国的金融改革才是安全的,才具备问鼎世界货币的产业资本条件。在中国具备这样的产业条件前,必须保持金融资本的独立性,用独立的金融资本保障产业资本的安全和技术资本的自主升级。

  (三)、立足于服务中美贸易战和金融战进行金融改革

  中美贸易战和金融战是避免不了的。在中美贸易战和金融战中,双方的战略都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都是立足于自己的关键资本,对对方的关键资本的弱点发动攻击,通过破坏对方的关键资本尤其是其中的核心资本,打击和削弱对手。但是双方战略的基础不一样,因为双方关键资本不一样,关键资本中的核心资本也不一样:美国制造业已经萎缩,但关键技术资本发达,同时金融业发达,并掌握世界货币;中国制造业发达,但关键技术资本落后,同时金融业落后于美国,也不掌握世界货币。同时,双方的国家类型也不同,美国是管理型国家,而中国是生产型国家。由于上述两个原因,双方的战略是不一样的:美国的战略是管理型国家攻击生产型国家,削弱其生产能力,攻击重点是对手的关键资本,攻击的核心是金融。中国的战略是生产型国家攻击管理型国家,削弱其管理能力,攻击重点是对手对世界经济管理权的基础-金融垄断和知识产权垄断,攻击的核心是作为世界货币的美元。

  近期,金融改革必须立足于服务中美贸易战和金融战进行。从这个角度出发,金融改革必须服务于固本攻敌,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经济的大方针,避免金融业脱离实体经济而恶性发展。在国际舞台上应该看轻人民币入蓝,注重国家间的货币互换,推动石油等大宗商品人民币结算,利用国家之间黄金同盟关系,加大美国操控黄金和美元比价的难度,必要时,挺黄金,去美元。另外,除了中国制造2025完成以后资本项目才能放开外,中国必须防止外资通过控股大型金融企业,利用其控制的金融实力,里应外合,破坏和打击中国的产业资本,尤其是关键资本。

     本文首发:海疆在线网,转载请注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