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郭松民|国际人物论之:“节目主持人治国”的特朗普

2018-06-24 14:17:3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松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6月21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加拿大G7峰会上向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方向扔了两块糖果。

  特朗普在G7会议上扔给默克尔2块糖:别说什么都没给你。

  一位在现场的国际观察家描绘了当时的情景。

  他说,峰会快结束时,默克尔和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劝说特朗普签署联合公报,而特朗普明显对公报不满。

  最后特朗普站起身来,从皮夹克口袋里掏出两块Starburst橡皮糖,扔到桌子上,并对德国总理说:“看,安格拉(默克尔),不要说我什么都没给你。”

  诺,就是下面这种糖,很便宜的。很多宾馆的前台都会放上一盘到两盘,前来登记入住的房客都可以免费品尝。

  不知道为什么特朗普会在口袋里揣这么两块糖。

  特朗普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和许多美国人一样,年轻时吃了太多的糖,又爱喝不健康的高糖碳酸饮料,他已经患了糖尿病,并不适合再吃糖。

  莫不是他专门设计了这一动作,这两块糖是他事先准备的道具?

  很可能。

  从政之前,特朗普不仅是地产富豪,也是一位颇能哗众取宠的节目主持人。

  这个“甩糖”的动作非常酷,也非常屌,如果在电视直播镜头前这么做,一定能够引发观众歇斯底里的尖叫和掌声。而论辩对手会气得脸色发青,但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与方式进行反驳。

  你撅着嘴一言不发吗?输了!你抓起糖果甩回去吗?你也输了!

  默克尔是如何回应的,观察家没有讲,我们也不得而知。

  如果我是默克尔,我就会不动声色地把糖果退回去——

  “谢谢,唐纳德,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我要的不是糖果,而是西方的合作。这个诚意你有吗?”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它表明,尽管特朗普经历丰富,拥有多重身份,如地产巨头、作家、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等,但他在潜意识里的自我认知,还是一个聚光灯下的主持人。

  他会时不时地像一个主持人那样表现,也会按照主持人的行事逻辑治国。

  很明显,特朗普有着非同一般的虚荣心。

  他渴望时时刻刻都生活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他对推特的病态爱好也证明了这一点。

  特朗普赚钱也好,竞选总统也好,说到底是为虚荣心所支配。

  当特朗普炒卖地皮发了大财之后,《生存者》节目的策划人马克给了特朗普一个建议:做一档以你自己为中心的真人秀节目。

  这搔到了特朗普的痒处。他与马克一拍即合,说干就干。于是,一颗电视新星闪亮登场。

  第一季的《飞黄腾达》迎来了2000多“想做唐纳德”的人,11个城市在争取主办这个节目的机会。最后的竞赛当然在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举行,由特朗普亲自担任主持。

  他还参与了Discovery Channel的《Curiosity:What's America worth》节目,并担任讲解员。特朗普于2009年11月25日在《华尔街:金钱永不眠》客串扮演自己。

  电视节目主持人有什么特点?

  依笔者多年担任电视评论员的观察,主持人的特点就是只追求短期的现场效果,掌声、尖叫声之类,不管长远的后续影响,不管自己讲的话是不是符合逻辑,是不是符合事实,也不管节目结束后许下的诺言能不能兑现。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可以这样主持节目,也可以这样治国,这样处理国际问题吗?

  特朗普上台以来,不断退出各种国际条约和组织,如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TPP、伊朗核协议、以及最近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

  这些重大决定,不能说完全没有考虑美国的利益与形象,但潜意识里占据支配地位动机,恐怕还是要取悦于美国国内那些自认美国是“山巅之城”的观众——

  “You are fired!”很爽,很酷,很屌,不是吗?

  “主持人治国”正在摧毁美国的“领导地位”。

  美国的“领导地位”本来就因为美国的霸权政策以及金融危机后的持续衰落而摇摇欲坠了。

  “主持人治国”则加速了这个进程,因为这使美国看上去像个笑话。

  在特朗普各种夸张的表演中,美国的道德权威久像烈日下的冰淇淋那样不断融化,世界可能还有点害怕美国,但没有谁再尊重它。现在连中国国内最亲美的公知,都有点羞于为美国辩护了。

  美国有着众多的基督徒,但这些基督徒忘了《圣经》教训的“谦卑”二字,狂妄已经蒙住了他们的双眼,他们的喝彩使特朗普越走越远。

  美国人需要的是回顾历史。

  近现代以来,所谓的霸权国家一拨接着一拨,但大都气数难以超出百年。

  十六世纪的西班牙、十七世纪的荷兰、十八世纪的法国、十九世纪的英国。

  就拿英国来说,从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确立霸权,到1914年一战爆发,大英帝国的霸权事实上已经结束了,二战时已经变成美国的小跟班了。

  丘吉尔被罗斯福和斯大林肆意捉弄嘲笑,那种锥心泣血的耻辱经历,美国人还没有感受。

  美国二战后建立的霸权至今也已经七十多年了,按照上述霸权周期律,应该也是时间不多了。

  如果美国领导人能够小心谨慎一点,那么美国的“领导地位”也许可以延续的时间长一点。

  但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特朗普正是这样一个美国末代人物,他的出现或将加速美国时代的落幕。

  后世的历史学家回望这一历史时期时,一定会得出应有的结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