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吴法天:改革开放四十年了,不要再纵容空手套白狼的金融骗子

2018-06-09 09:48:22  来源:微信“天下说法”  作者:吴法天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浙江义乌正在发生的重特大经济犯罪腐败窝案的举报

  尊敬的义乌市委林毅书记您好!

  义乌,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一个经典样板,也是中国奇迹的见证。中央电视台热播剧《鸡毛飞上天》讲述了义乌人诚信经商的故事,我们作为义乌人也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但近些年,发生在义乌的一起重特大经济犯罪腐败窝案,却给这方热土蒙上了一层阴影。深知您无论是作为义乌市长还是市委书记,都关心地方经济,体察民意,是老百姓爱戴的父母官。我们希望您能知道,这个在义乌发生的真实故事,这帮人是如何空手套白狼,骗取银行和民间数亿资金却逍遥法外的。这个经济毒瘤不除,义乌发展会受到很大的影响,义乌的名声也将受到巨大损害!

  2014年12月21日,义乌籍网络名人,知名法学教授吴法天写了一篇题为《义乌已沦为骗子的天堂?》的文章,首次提到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简称神力针织)龚贤书及其女婿何平等人采取诈骗手段,通过民间借贷和银行贷款聚敛了大量财富,转移资产,令某些国家银行资金严重流失,一些商户为此倾家荡产。现在,我们陆续查明,在此巨大骗局背后,还存在着严重腐败,国家银行工作人员是幕后帮凶,法院执行局长是其保护伞,导致五年来53件判决涉及到的数亿财产均未执行,成为空文。

  一、通过民间借贷,骗取大量个人或公司的资金

  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龚贤书及其儿子龚苏德、女儿龚美英、女婿何平为股东,由龚贤书任法人代表。2010年前,先龚苏德退出股东,成立了浙江一点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龚苏德老婆王京京任法人代表,开始转移资产,掏空公司,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生产经营的“米兰春天”、“与狼共舞”等品牌的袜子内衣等货物由浙江一点通电商渠道在营销,所得货款转入王京京淘宝账户以及弟弟王珏强天猫账户,后王珏强汇到王京京账户上。何平利用在浙江神力上班的同村堂兄弟何春在农业银行开户(账号是6228460380018975813),把其他销售渠道所得的贷款或公司其他收入全部转移进入何春账户。自从2012年龚美英成为神力公司女掌门人,一个有计划有预谋的诈骗团队形成了:龚贤书等人大肆举债,通过民间借贷诈骗;龚美英等人利用供货合同和合作商加工合同大肆诈骗货款,何平等人则通过骗贷获得巨额银行资产。他们互相配合、紧密合作、订立攻守同盟,成为义乌商界闻之色变的黑恶势力。

  现年46岁的陈安林和35岁的向静,重庆人,是十几年前怀揣着梦想来义乌创业的那批人。他们先以理发手艺给人家打工起步,后慢慢开了一家小理发,起早贪黑,靠一把一把剪头发积赞了一点财富,在义乌市世纪商城地下一层篁园路入口购置两个店面房产,价值1200万元。夫妻俩靠勤劳也过上幸福安康的生活。2013年7月3日,这个令陈安林和向静终身难忘的日子,相识多年的义乌人龚苏德找到他们,要他们到招商银行义乌支行给他姐夫何平的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贷款1000万元担保。若换做别人,陈安林和向静不可能去签字,因为担保有风险。但龚苏德是老熟人,此前互相提供过担保,加上这笔贷款还有其他人担保,银行行长楼文新也说没有问题,极力劝说,于是他们就签了。贷款到期,神力针织不还款。2014年4月1日,银行向法院起诉担保人,法院执行了陈安林夫妇俩约180万元现金,查封其价值1200万的两个商城门面,奋斗十几年,一生积蓄,顷刻归零。不甘心就这样被人掠夺全部财产的陈安林夫妇,开展了一番调查。不查不要紧,查出来一个蓄谋已久的圈套:在贷款之前,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早已被几家公司起诉拖欠货款,而神力针织为其他公司担保的贷款数千万元,也早已逾期。这笔1000万的贷款,除陈安林夫妇外,其余7人均为龚苏德、何平安排的无偿还能力的人,只有陈安林夫妇抵押了房子。放款以后,这笔钱就迅速通过神力针织公司账户转到龚苏德老婆王京京和何平的堂弟何春户头上,根本没有用于公司生产经营。

  2013年10月11日、2013年10月16日、2013年10月17日、2013年11月5日、2013年11月15日何平、龚贤书、龚美英、龚苏德向兴业银行义乌支行,以公司发展生产流动资金为名发放贷款总额3400万元,迅速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后债务到期不能偿还,此笔贷款全部由担保人华伟归还,令其倾家荡产,想死的心都有了。

  楼水波,仅仅因为信任龚贤书承诺的借款用于临时周转发工资,出借200万元,钱到账就转给龚贤书儿媳妇王京京,就开始宣布企业要破产,耍无赖不还钱。

  其实早在2012-2013年,神力针织在义乌佛堂法庭有据可查的债务就有多宗,案号分别为(2012)金义佛堂商初字第572号、(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301号、(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462号、(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476号、(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454号,(2013)浙金商终字第1628号。当时这些债权人都通过诉前保全,查封了神力针织的账号、车间、仓库,神力针织已经停产。从2012年起,神力针织及其实际控制人龚贤书、何平就已经通过拖欠货款、转移资金等方式掏空企业资产。

  已起诉有判决书的:

  1、(2012)金义佛堂商初字第572号,2012年11月7日浙江基达纺织有限公司起诉拖欠加工合同货款154381.99元。

  2、(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301号,2013年5月13日浙江航艇针织有限公司起诉拖欠原材料合同货款156万元,并查封土地诉前保全。已破产倒闭。

  3、(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454号,2013年8月7日金华市安特包纱有限公司拖欠原材料氨纶包覆纱合同货款约92万元,并诉前保全查封基本帐号,已破产倒闭。

  4、(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476号,2013年8月15日浙江中威氨纶有限公司诉拖欠合同原材料货款4914696.25元。

  5、(2013)金义佛堂商初字第462号,2013年8月12日,东阳市星卓针织袜业有限公司诉合同加工费230133.06元,已破产倒闭。

  6、(2014)金义佛堂商初字第253号,2014年4月9日义乌市洁诺针织有限公司诉合同加工款2518795.29元。

  7、(2014)金义佛堂商初字第254号,2014年4月9日义乌市佛堂石楼袜厂楼仁彪起诉拖欠合同加工费512565.66元,一下子被打倒破产倒闭。

  8、(2014)金义佛堂商初字第290号,2014年4月16日东阳市剑飞袜厂何其剑起诉拖欠加工合同款37533.83元。

  9、(2014)金义佛堂初字第82号,2014年2月12日义乌市新店彩印有限公司诉合同货款229384元,只做一笔生意一下子被打倒。

  10、(2017)浙0782民初8547号陈芳诉合同货款90万元。

  11、(2013)金义廿三里商初字第685号,楼水波诉民间借贷200万元。

  12、(2016)浙0782民初17775号,义乌市丽得印刷厂诉合同货款130206元。

  13、(2014)金义佛堂民初字第13号,上海通路快建网络服务外包有限公司诉合同服务费91479元。

  14、(2014)金义商初字第1938号,东阳市华锦纺织品有限公司已归还兴业银行贷款3400万本金及利息。出于朋友情谊给何平担保,华伟就归还3400万元,华伟倾家荡产至今仍在还债。

  15、(2014)金义佛堂商初字第250号,义乌市印刷行业会长季忠民给何平担保民泰银行义乌支行贷款归还2295046.64元。

  尚未起诉的案件:

  1、龚贤书隔壁村福田街道齐街村骆光茂、骆云仙,龚贤书以公司流动资金发展生产为名各借去200万元,300万,至今未还,掠夺骆光茂,骆云仙个人财产。

  2、给龚贤书、何平、龚美英合同加工款,义乌市苏溪镇齐山楼村人楼健军内衣加工款约59万元。

  3、给龚贤书、何平、龚美英加工袜子的诸暨人陈巧巧拖欠货款约97万元,陈巧巧不相信法律,独自一人抱住龚美英要从三楼跳下去,龚美英只好每个月汇1万元,到2017年下半年一共汇47万元,2017年下半年起龚美英也不汇了,尚欠陈巧巧50多万元。

  4、徐辉也是诸多受害者中的一位。2011年9月7日,何平找徐辉先后借款1300万,2011年9月20日何平找曹立民借款300万。2013年9月,何平为了逃避债务故意将名下的北京宣武区广安门外大街一处面积为196.42平方的房产故意过户给小舅子龚苏德,被债权人发现后,何平承诺将上述房产作价1150万元过户给徐辉和曹立民抵作部分债务,并在2014年3月16日签了书面协议。但是龚苏德为了逃避担保责任,于2014年3月20日将此房产抵给工商银行,获得工商银行982万贷款。

  5、福田街道联平村朱桂敏做一点小生意认识何平,何平在平安银行义乌支行贷款2000万元,到2014年12月10日朱桂敏归还2000万元,但利息1507787.33元何平至今未付,见(2016)浙0782民初1553号判决书。

  6、重庆人陈安林夫妇在义乌开理发店,一巴一巴剪头发积累了一点财富,给何平去招商银行义乌分行担保贷款,两间赖以生存的理发店店面被义乌市法院查封封去,还划走现金180余万,一下子把陈安林夫妇财产掠夺过去,家破人散,流落街头。

  此外,用货抵去的客户是大量的,给何平、龚贤书、龚美英提供原材料合作加工的客户有五十多家,由于一时与龚美英签订供货加工合同,就跳进了虎口,货天天送去,货款就是不结,神力仓库收货签字她都不承认,龚美英吩咐车间仓库会计层层打折,层层克扣,最终还是用一文不值的积压烂货相抵去,这些客户货抵去后到现在还是堆在哪里未处理掉。例如:廿三里街道何宅村、何平一个亲姨妈,给龚美英加工塑料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积小成多,最后有60多万货款,龚美英竟打折6折36万元,用一些烂袜抵去,至今还堆在家里,一下子这个何平姨妈病倒,弄得家破人亡,贫穷困难。由于龚贤书一家毒辣,导致多少客户倒闭家破,倒闭厂破,寻死不想活都有。

  为逃避债务,何平、龚美英将在锦绣公寓、香港城、西景花园、工人路等多处房产都转到龚苏德处,龚苏德又转给季洁,致使法院执行不到财产。楼水波也被龚贤书骗取借款两百多万,法院打赢官司,却执行不到一分钱财产,因为财产全部被转移了。以同样手法,以借款为名义实质诈骗,龚贤书向骆光茂借款200万,向骆云仙借款300万,骗的资金后龚并非用于企业经营而是用于子女购买豪车,别墅,从而使受害人的钱财无法要回。当这串名单越来越长,受害人越来越多,事情开始越发清晰了。

  二、骗取银行贷款占为己有,导致国有资产流失

  这个团伙以神力针织公司、美人计公司为道具,以龚苏德为核心,龚苏德的父亲龚贤书、媳妇王京京、姐姐龚美英,姐夫何平为主要成员,进行疯狂的银行骗贷,几年骗得数亿。

  2012年7月12日何平代表神力针织向义乌市农业银行签订人民币8606万元的《最高额抵押借款合同》,神力针织通过虚构抵押物提供虚假担保的方式陆续向农行贷款八笔共计9000万元,全部转入私人账户:2012年12月5日发放贷款1000万元;2013年6月26日放贷1000万元,被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2013年6月28日骗贷10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2013年7月5日放贷15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2013年7月9日,放贷10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2013年7月10日放贷13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2013年7月11日,放贷12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2013年8月6日放贷10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以上贷款,没有半分钱用于公司周转,没有半分钱用于进原材料,全部转移到何春、王京京户头,骗贷掠夺国家银行国家资产成功。《最高额合同》只有8606万元,银行却大开绿灯,主动发放9000万元。义乌市农业银行将这9000万元债权卖给中国长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部在北京,分部在杭州),以7折卖给中国长征,净亏2700万元。只有短短的40天(2013年6月26日至2013年8月6日)里义乌市农业银行净本金就亏掉2700万元,还不算利息。五年来,中国长征委托法院拍卖5000万元报名一直以来没人报名。这么巨大的骗贷,若没有银行工作人员的受贿、渎职、玩忽职守或者勾结作案,恐怕很难成功。

  此后,几乎空壳的神力针织又向招商银行义乌分行、金华银行义乌分行、民泰商业银行义乌分行、义乌市棒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新光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浪莎小额贷款、平安银行义乌分行、兴业银行义乌分行等集中贷款9180万元。这些判决书的文号和金额分别是:(2014)金义佛堂商初字第250号,民泰银行义乌分行1000万元;(2014)金义商初字第1211号,招商银行义乌支行骗贷1000万元,转入何春、王京京户头,没有半分钱用于进原材料;(2015)金义商初字第5150号,金华银行义乌分行120万元及利息;(2015)金义商初字第7019号,金华银行义乌分行180万及利息;(2015)金义商初字第5149号,金华银行义乌分行诈骗1000万元;(2016)浙0782民初1553号,2013年5月8日、5月31日、10月11日向平安银行义乌支行贷款900万元、600万元、500万元,合计2000万元;(2016)浙0782民初1540号判决书显示,平安银行义乌支行2014年12月10日发放贷款11995215.79元,迅速被转移到何春、王京京户头。(2014)金婺商初字第1087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9月30日至2014年1月8日期间,分五次共向中国建设银行分华分行借款4770万元;(2015)金义商外初字第263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12月20日,从新光小额贷款骗贷100万元;(2015)金义商外初字第264号判决书显示又向新光小额贷款100万元;(2015)金义商外初字第261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12月20日,向新光小额贷款80万元,被转移王京京、何春户头;(2013)金义商初字第2252号判决书显示,龚贤书、龚美英、何平连带清偿浪莎小额贷款1000万元;(2014)金义佛堂初字第634号,龚贤书、何平、龚美英将魔爪伸向了棒杰小额贷款,不计后果地用高利息的都骗,成功骗得棒杰小额贷款586.8万元本金及利息。

  以上约20家国家银行被以何平、何正健、龚贤书、龚美英、楼小萍为首的诈骗团伙掠夺国库,涉案金额约3亿,这绝对不是银行借款纠纷,而是以何平为首的有预谋有计划恶意掠夺国家银行金库资金,占为己有,构成掠夺侵占罪,合同诈骗罪,何平自从2012年起先将浙江神力针织品公司掏空,后以浙江神力土地房产一宗地多家银行抵押,后又以无货或一文不值烂货抵押,用金钱贿赂银行工作人员(经办人),何平事后说:我用10%—20%的佣金返还给各银行经办人,每个银行工作人员都拿到利益,为我拿国家银行钱一路大开绿灯,这些银行工作人员国家的钱与他们无关,他们已得到利益了,最后银行向法院起诉了,追不回来,已是万事大吉了。五年来约20个银行约20个判决书都叫义乌市人民法院执行局长李小健执行,连半分钱都没有给国家银行执行来过,国家银行这约3亿被以何平为首的诈骗团伙掠夺去了,判决书成一纸空文,而何平一家人耀武扬威,过得逍遥滋润!

  当初劝陈安林夫妇签下担保的招商银行义乌支行行长楼文新,后来去了何平创办的浙江美人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当执行董事(何春为经理),在何平儿子的浙江玉美控股有限公司任监事,还在何春担任执行董事的杭州悦来悦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担任监事。楼文新还跟浙江玉美控股有限公司一起成为了浙江无微不至供应链公司有限公司、浙江瘦金体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陈安林夫恍然大悟:这行长不是跟借款人一伙的吗?!

  他们甚至把触角伸到杭州、上海的银行,也成功骗贷,外地银行起诉到义乌要求查封神力针织时才知道,神力针织早已是一个空壳。根据(2014)杭拱初字第660号判决书显示,光大银行杭州分行2013年8月15日给神力针织放贷200万元,2013年8月16日放贷300万元,2013年8月19日放贷200万元。上述七百万元均未归还,被转移到个人账户。所有被告均缺席庭审,法院判决至今未得到执行。根据(2014)杭西商初字第693号判决书显示,2013年1月15日广发银行杭州文三支行与神力针织签订贷款合同,2013年2月6日放贷1500万元,还以浙江神力公司仓库内4500万元的存贷针织品作抵押物。而当时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库存抵押物,所以这次贷款是虚构抵押物的骗贷行为。(2016)浙0103民初257号判决书显示,2014年12月24日平安银行杭州分行向何正键发放贷款900万元,神力针织作为担保方。现查明,神力针织当时还有大量生效裁判文书未执行,神力针织以虚假担保骗取银行贷款,再度得逞。

  所有贷款合同写明是流动资金进原材料进包纱,但贷到款后,就是不支付原材料货款,从2012年到2014年,神力针织欠货款的公司名单越来越长,欠的款也越来越多,诉讼不断。以支付原材料购买原材料的名义贷出来的款,都跑进了何平、龚苏德、龚美英的个人账户。为了逃避追查,他们精心策划,注册、入股了几十家公司,用来转移资金,甚至用国外孩子的账户洗黑钱。目前,这些公司有的被吊销有的被注销,存续的也基本上是空壳,没有实缴资本,没有实际业务。

  三、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转移资产继续“创业”致富

  龚家真是生财有道!一方面,法院执行不到财产,另一方面,债务人却一直在以钱生钱。龚贤书、何平、龚美英将座落在佛堂工业园区50亩土地约七万平方米厂房出租给约40家企业经营,房租收入每年约1000万元以上,四年下来总收入在4000万元以上这些出租收入没有半分钱交于法院用于执行,也没有交税。2013年10月起,为了躲避追债,何平夫妇曾经在昆山开办新的针织内衣企业,骗债主们说夫妻俩给人家老板打工,实际何平、龚美英是该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债权人向公安机关举报其骗贷、合同诈骗均未得到立案。

  2016年,何平看到风平浪静,又公然携巨款回到义乌“创业”,何平在北苑雪峰路272号(中医院旁边)跨界园6楼租用上千平米创办了美人计电子商务,从业人员上百人,据内部原来在浙江神力针织上班的员工透露,2016年销售额上亿,2017年上半年销售量已经上亿,连锁店全国各地遍地都是,加盟店比比皆是。原浙江神力针织的“米兰春天”商标,龚美英又在2016年起下单加工,贴牌加工厂上百家,为龚美英加工袜子、丝袜、连裤袜、内衣、内裤系列,米兰春天业务量大增,仅2016年销售额已达上亿,2017年上半年已达上亿,因为他们是通过深圳美人计公司转移资产,故均无纳税。

  下面是现在神力公司厂房部分出租厂房情况:

 

  该诈骗团伙这些年注册的公司、经营情况以及个人状态:

  A、龚贤书担任法人代表(活动与经营情况)

  1、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40%存续法人代表

  2、义乌市淘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1%已注销

  龚贤书现在情况:

  1、2014年4月,龚贤书花钱中标洛店村30亩地的十年使用权。

  2、将神力针织厂区里的100多颗大樟树移到农庄,转移企业资产连棵树都不放过。

  3、收老家福田街道洛店村166号房租,每年20万元以上,自2013以来计收入100万元,隐匿房租收入,租给义乌市倩倩花边厂卢大朋。

  4、摇控指挥在义南工业区塔山路100号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50亩土地,7万平方厂房,年出租收入上1000万以上,对佛堂镇政府说是资产管理公司在出租,对社会说是出租给欠款人,一派胡言,全由龚苏德、龚贤书在收出租,隐匿巨额出租收入,从2013年12月算起合计房租收入在5000万元以上。在2018年2月5日前的五年里法院没有碰触到龚贤书一根毫毛。

  B、何平担任法人代表(活动与经营情况)

  1、上海润娅实业有限公司100%存续

  2、义乌市禾润针织贸易有限公司50%已注销

  3、义乌通瑞市场开发服务有限公司51%已注销

  担任股东:

  1、北京富润德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50%存续

  2、杭州 伊荷美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60%吊销

  3、合肥丝润商贸有限公司50%注销

  4、南京富润德艺术有限公司49%存续

  5、三弦互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09亿其中何平出资600万存续

  6、三弦智慧文化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亿,其中何平出资300万,存续

  7、三弦资产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33亿,其中何平出资3984万元存续。

  8、上海仁本帝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10%注销

  9、义乌市百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60%存续

  10、中山市润娅服饰有限公司30%注销

  11、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40%存续

  何平现在的情况:

  1、当前在义乌雪峰西路272号跨界园6楼美人计瘦身衣,法人代家是何春,何平对外说是打工,每个月1万元。据说2017年何平有2个亿产值,没有交国家一分税。何平是美人计瘦身衣创始人。

  2、在雪峰西路跨界园6楼做企业品牌管理。“共响圈”,据内部人说:2017年产值2个亿。

  3、在全国在杭州在深圳到处做“女人计瘦身衣”传销,到处招摇撞骗。

  4、到处出席古董文化拍卖会,周游世界。义乌市人民法院没有触碰过何平一根毫毛。

  C、龚美英担任法定代表人(活动与经营情况)

  1、上海耐品实业有限公司95%注销

  2、上海仁本帝盛企业发展有限公司90%注销担任股东

  3、浙江神力会织品有限公司20%存续

  4、义乌市淘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49%注销

  龚美英现在的经营情况

  1、当前龚美英在北苑幸福里做神力针织的品牌“米兰春天”系列袜子内衣,约有20个企业给龚美英加工,2017年产值有2个亿以上,不要交国家一分税。

  2、在后宅新凉亭经营“米兰春天”电子商务园区。

  3、到处周游世界度假,跳舞、出入何平的古董文化拍卖会,自2013年至今义乌市法院没有一次抓过龚美英。

  D、王京京(最大财产隐匿者)(活动与经营情况)

  1、义乌市禾润农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持股60%,执行董事、经理

  2、义乌市亮颖视力保健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持股58%,执行董事、经理

  3、北京众仁佳业科贸有限公司,股东持股50%监事

  4、浙江一点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持股10%,执行董事经理

  5、义乌市栩瑶针织品商行(已注销)

  王京京当前房产(部分房产)

  1、义乌市西景园小区40号

  2、义乌市丹溪北路18号1108室

  3、义乌市福田街道洛店村166号

  4、义乌市江东钓鱼矶8幢6号

  5、义乌市稠城绣住65幢东侧

  6、义乌市稠江锦都盛世家园25-4-4-402

  E、龚苏德注册公司(据龚苏德讲神力有4亿资金转在龚苏德王京京身上)(活动与经营情况)

  1、北京众仁佳业科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50%

  2、义乌市禾润农庄有限公司持股40%曾经是法定代表人(2016年5月3日变更为王京京)

  3、金华市隆诚达快运有限公司持股19%;

  4、北京市天森高新技术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55%

  F、何春(何平替身,何平代理人,何平为了逃避法律打击,据何平讲有6亿资产转移在何春身上)(活动与经营情况 )

  1、深圳瘦身公式服装有限公司,注册50万元,法人:何春持股90%

  2、义乌市米尚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90%

  3、深圳扁鹊健康科技养生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90%

  4、深圳黄帝内经健康科技养生有限公司持股90%,法人代表。

  5、义乌市厚博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持股60%,法定代表人,地址:雪峰西路272号。

  6、深圳美人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持股5%,1000万元,监事

  7、浙江美人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个人不持股),注册资金5000万元,深圳美人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0%

  8、义乌市春磊鞋厂,廿三里街道何宅村西12号

  9、浙江玉美控股有限公司,经理(个人不持股)深圳美人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5%。

  10、杭州怩来悦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个人不持股),浙江美人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持股

  G、何毕(何春爸爸)现年66岁,没有文化,完全是何平的代理人

  1、浙江时空漫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法定代表人何毕。

  2、义乌市梵响资产管理合伙企业,何毕、鲍丹阳(神力针织公司员工)龚姚福(龚美英堂弟)

  3、还有何青,龚姚福等等注册的公司

  H、龚苏青当前房产(龚贤书小女儿)

  1、义乌市北苑东方国际村70幢5号

  2、义乌市稠城宾王市场F1-013号第五层

  3、义乌市绣住10幢303室

  4、龚苏青在神力公司门卫房内开设“米兰春天”系列产品针织内衣袜子超市商店,请问龚苏青房租交在哪里?房租交了没有?

  5、龚苏青在东阳市紫荆庄园别墅第6栋价值上千万元。

  6、与何晓君假离婚逃避法律打击。

  何晓君房产及经营情况

  1、义乌市稠州北路540—546号201室

  2、在国际商贸城青龙银海后面开酒吧福田市场银海路出头处

  3、与龚苏青假离婚,逃避法律打击

  还有很多何平的替身何毕、何青、龚姚福、张禹、季洁、吴晶晶等等转移财产帮凶,窝藏资产,隐匿财产,逃避法律打击。

  掠夺国家银行金库的主犯何正健、楼小萍都将资产恶意转移给何正健哥哥,恶意掏空公司,然后与何平一起实施掠夺国家银行与个人他人财产,转移在他人名下,这完全是一起震惊全国浙江的以何平、何正健为首的系列黑社会掠夺国家个人财产的恶性经济犯罪腐败窝案。

  四、勾结执法部门,涉嫌利益输送,腐败官员充当保护伞

   自2013年以来,在以何平为首的经济犯罪团伙涉案累累,有53件判决书交给了义乌市法院执行局长李小坚执行,李局长不但不主持公道,伸张正义。2018年2月5日前没有半分钱执行来过,反而李小坚与何平串通一起,为何平出谋策划,为何平推脱罪责,勾结一起,千方百计保护何平团伙不受法律打击,原来何平通过亲戚关系攀附上李小坚,通过金钱收买李小坚,使其成为何平的坚强保护伞,收受何平上千万贿赂。社会上在流传,李小坚还是其他黑社会性质的保护伞,李小健勾结义乌融资典当小额贷款民间借贷高利贷的执行人收取10%点,五年来当义乌法院执行局长以来已经聚敛数亿财产,李小坚在义乌社会上影响恶劣,是义乌最大腐败分子,李小坚是何平团伙的最大保护伞,请看下面事实:

  1、人家老懒上电视黑名单,而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没有!

  2、人家老懒上浙江法制报黑名单,而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没有!

  3、人家老懒上社会公共广告牌滚动播放,而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没有!

  4、人家老懒上公安派出所布控可以抓,而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没有!

  5、人家老懒限制坐飞机坐高铁住高档宾馆高消费,而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没有!

  6、2015年有一次何平从北苑派出所送到法院,李小坚对承办法官说:“何平手指有伤疤,有高血压,留置不符规定,叫他回去好了。”就这样在李小坚保护下何平大模大样走出法院。

  7、2015年有一次东阳市公安方面报警,何平控制请义乌法院火速来提人,当法警出警后,李小坚竟打电话给法警“回来,不要去!”

  8、2014年申请人楼水波找到龚贤书住在他儿子龚苏德别墅里,带法警想去抓龚贤书到法院,在别墅院子里遭到其儿子殴打,法警人就不抓了,空手回去。事后找李小坚局长反应情况,李小坚态度恶劣,说谁叫你们打架的,出去,我还有事。

  9、2014年申请人楼水波去找到龚贤书在其儿子别墅门口并将其人控制,打电话给陈怀英法官,陈法官说还没有上班来不了。

  10、2014年申请人楼水波找到龚贤书在通信市场门口并将其控制、龚贤书女儿态度极其嚣张说,有本事叫法院来抓,叫不来法院的人给我滚远点,当事人打电话给陈怀英法官,陈法官说快下班了,没有人空。第二天当事人去陈怀英办公室质问为什么这么做,几次将人找到控制住了还不出警,陈怀英说何平的亲戚找过李局长,叫当事人自己去找李局长。

  11、2015年前何平所有案子都分在陈怀英一个人身上和一个助手身上,陈怀英一身正气,看了以何平为首黑社会经济腐败案子后,义愤填膺,何平这家人危害义乌,危害浙江,危害杭州,掠夺国家银行金库,掠夺他人财产已达到令人发指地步,陈怀英法官对我们申请人说:”你们要团结起来,向义乌市公安局刑大经侦大队报案,向市领导反映,伟海拉链陶海弟一家去坐牢,神力龚贤书、何平一家更要坐牢,龚贤书、何平远比陶海弟犯罪更严重。

  12、2014年的一天,申请人楼水波来到李小坚办公室询问龚贤书情况,多次找到龚贤书并控制住,为什么不出法警。李小坚说,谁叫你借钱给龚贤书,我们法院又没有义务给你要债,申请人说,没叫法院要债,为什么不司法拘留,李小坚说,被执行人年纪大了不适合拘留,其实当年龚贤书才60出头。

  13、李小坚局长对陈怀英怀恨在心,采取了一系列报复行动,先将陈怀英调离执行局,安排一个陈怀英速调办公室,陈怀英的同办公室助手调到乡下法庭。

  14、为了保护何平团伙,后来李小坚采取了进一步更恶劣手段,将神力何平53个执行案子全部分解分散在十多个法官头上,我们这些受害者申请人根本找不着谁是承办法官。有一个承办银行的法官态度蛮横,气势凶凶,我们个人的执行案子去问,他竟说:“我们是承办神力银行的,你们以后不要来我们办公室!”自从2015年陈怀英调离后,我们申请人根本没有找到哪个法官是自己的承办法官。就这样神力何平的执行案子被李小健分散了,不了了之。

  15、2017年农历腊月的一天下午,老懒楼小萍开着路虎豪华汽车准备逃离义乌去深圳过年,被新光小额贷款私人侦探拦下在后宅高速 收费站,楼小萍急忙抛向10万元一捆人民币私了。这事给法院110知道后,法警火速赶到后宅收费站带人。这时何平派出2个带眼镜的朋友,要求法警不要带人,法警不肯,这俩人立马与李小坚通电话,李局长发话:“已经私了,先放人。”就这样无懒楼小萍开着路虎一路欢歌笑语离开义乌。

  16、何平在全国各地有这么多公司在经营,年产值数亿元,经常在拍卖古董字画,龚美英在全国各地经营着米兰春天,有20多家加工厂,年产值数亿元。何平与义乌原招商银行行长楼文新在北苑雪峰西路272号跨界园6楼经营着“共响圈”“瘦身女人内衣”“美人计内衣”,他们一伙人经常在全国各地举办推荐“美人计”营销大会,继续招摇撞骗,龚美英继续在北苑幸福里电子园做米兰春天内衣,完全有能力履行已生效的法律文书罪,你李小坚局长为什么不抓何平、龚美英追究拒执罪。

  17、老懒龚贤书在福田街道洛店村166号老家出租给倩倩花边厂,房租收入每年在20万元以上,自2013年起已收房租100万元以上,龚贤书作假合同写成承租方是龚贤书的债主,房子是还债的。你李局长应该调查清楚龚贤书追究拒执罪。

  18、被查封的土地和厂房,五年来仅这厂房出租收入合计在5000万元以上,如果按照其口头宣扬的五五分成,执行局长李小坚分到2500万元以上。

  19、何平团伙掠夺后最大隐匿转移财产受益人王京京开办的浙江一点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一直注册经营在神力公司4楼,请问龚苏德王京京浙江一点通房租是交给龚贤书、何平,还是交给法院。按(2014)金义商初字第1938号执行案子,完全可以抓龚苏德追究拒执罪却不追究。

  20、龚苏青、何晓君在金华银行义乌分行中有担保,而龚苏青有义乌市北苑东方国际村70幢5号,有宾王市场F1-D13号第五层,有绣信10幢303室,有东阳市紫荆庄园别墅第六幢何晓君有稠州北路540—546号201室。完全可以追究龚苏青、何晓君拒执罪却不追究。

  21、龚苏德、王京京夫妇有义乌市西景园小区40号,有丹溪北路18号1108室,有绣住65幢东侧,有钓鱼矾8幢6号,有锦都盛世家园25幢4单元402室。可以追究龚苏德拒执罪却不追究。

  五、我们受害人的呼吁和诉求

  纵观以何平为首的黑社会掠夺国家金库掠夺个人他人财产的涉黑涉恶系列经济腐败窝案,我们受害者不禁要问:

  1、只要是何平、龚贤书、龚美英、龚苏青、何晓君、何正健、楼小萍签字担保的银行贷款,五年来一分都不要归还,这足以说明这个以何平、何正健为首的团伙不是一般借款民事纠纷,而是手段极其恶劣的黑社会经济诈骗犯罪。

  2、只要诚信人担保他们都归还自己的份额:东阳市华锦纺织公司华伟归还兴业银行义乌支行3400万元,朱桂敏归还平安银行义乌支行2000万元,陈安林归还招商银行义乌支行180余万现金,2个地下商城商铺被法院查封,季xx归还民泰银行义乌支行229万元,而以何平为首的团伙一分不归还,这足以说明以何平为首黑社会极其残忍的手段涉黑涉恶行径的令人发指的经济犯罪,而不是一般民事借贷案子。

  3、约20家银行涉案3亿多被以何平为首团伙掠夺,五年来一分没有追回来,足以说明这些银行国家工作人员是有利益得到的,何平为什么频频得手,最重要的是只要把钱放贷出来,何平吮喏以10%—20%不等的回扣返还给各银行工作人员经办人,经办人员得益了,而国家的钱是唐僧肉与己无关,白白流失,国家的损失与己无关,这足以说明金融系统腐败利益输送乱象现象。

  4、浙江神力针织品有限公司为什么到现在还在册,在以何平团伙的精心策划下,先恶意掏空,后诈骗了多少银行?多少加工户?多少供应商?神力土地房产早在2013年8月14日被义乌法院查封,而2014年12月还有多家银行被神力公司龚贤书、何平放贷担保,现在继续用浙江神力针织公司出租,诈骗有53个判决 书,难道工商市场监管局继续验审,通过继续在册,去危害社会去掠夺他人财产,请义乌市工商市场监管局注销神力这个公司。

  5、神力公司2013年8月14日已查封,2013年12月4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为什么不把厂房不把进出大门封掉,而留给龚贤书、何平、龚美英、龚苏德、王京京出租,这个厂内一共约30家企业,多的时候40多家,一个被查封的企业,野草杂草丛生,龚贤书东躲西藏,还出租这么多出租企业,是不是埋下了安全隐患,给佛堂镇政府带来了消防安全隐患,政府给龚贤书供地50亩,银行给何平发展生产,而现在还出租收入上千万,自2014年以来神力没有交过一分税收,政府是农夫,国家银行是东郭先生,而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是豺狼是毒蛇,五年来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没有触碰到一点法律毫毛,我们这些债主从2014年起上访写信控告,公安推法院,法院推公安,上访无门,我们欲哭无泪,无处申冤。

  6、五年来53个判决书没有一分钱执行来过,义乌市法院李小坚执行局长,一手遮天,徇私枉法,执行案子被他分解不了了之。无人管,李小坚贪桩枉法,瓜分出租房收入,包庇保护犯罪分子,我们这些债主强烈要求对这个执行局李小坚受贿涉黑涉恶充当保护伞立案侦查侦办,李小坚自称自己是华东政法大学毕业,参加过1989年运动资格老。揪出这个义乌最黑的的最大的腐败分子。

  为了社会公正法治,为了社会正义扬善,我们这些被以何平为首的黑恶势力掠夺他人财产的债主,已经奔走五年了,已经上访五年了,已经去了义乌市法院李小坚执行局上百次了,已经去了义乌市公安经侦大队上百次了,我们呼天天不灵,呼地地不应。今天我们写信求助义乌市市委书记,写信求助于义乌市纪委书记监察委主任。为了保障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稳定,挽回国家银行损失,保护国家金融秩序,坚持打击以何平为首的黑恶势力,我们恳请义乌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义乌市监察委员会、义乌市公安局、义乌市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以何平为首的黑恶势力掠夺国家金融掠夺他人财产涉黑涉恶系列腐败窝案,绳之以法,坚决彻底迅速打击铲除以何平为首的扫黑除恶势力。为民作主,为民请命,为民除害,万分感谢!

  目前,几十位债权人强烈要求义乌市人民法院、义乌市公安局:

  一、成立浙江神力针织骗贷专案组,义乌法院执行局把涉及神力针织和龚贤书等人的判决书统一由专案组执行,配备新的执行人员,形成强有力的执行合力。鉴于此前在执行过程中发现债务人与执行人员有勾结,要求义乌市人民法院李小坚局长回避,成立由王宁、吴刚、陈怀英组成的专案执行组。

  二、迅速启动神力针织破产清算程序,将何毕,何春,何平,龚贤书,龚苏德,龚美英团伙犯罪材料移送义乌市公安经侦大队侦办。

  三、要求追究龚贤书、何平、龚美英拒不执行已生效法律文书罪,移送义乌市公安局。

  四、全面追查龚贤书、龚美英、何平、龚苏德、王京京及其与其相关的王珏强、何春、何毕等人的巨额资产。

  五、以骗贷罪、合同诈骗罪、侵占罪、洗钱罪追究上述团伙的刑事责任。

  控告人:1、浙江中威达氨纶有限公司吴俊铭13566719350

  2、义乌市福田街道官端前村楼水波13588687188

  1、义乌市福田街道王牌村楼仁彪13388458870

  2、义乌市廿三里街道何宅村何其剑13806796376

  3、金华市安特包纱有限公司金维清13958405888

  4、义乌市福田街道齐街村骆光茂13516999918

  5,义乌市福田街道齐街村骆云仙

  5、义乌市福田街道联平村朱桂敏13777916666

  6、重庆市人陈安林向静夫妇13516921828

  7、义乌市兴丰化纤纺织有限公司(沪江线业集团)陈芳13806792652

  8、义乌市新店彩印有限公司徐新钱13750967558

  9、义乌市洁诺针织有限公司朱元英15857949291

  10、东阳市星卓针织袜业有限公司周兴平13388656666

  11、浙江可元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浙江印刷行业协会会长季忠民13335909090

  12、棒杰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金兆钢13566966758

  13、新光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骆华威18305892333

  14、浪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翁荣弟13606897988

  15、义乌市苏溪镇齐山楼村       楼健军13906895907

  16、东阳市锦纺织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   吕伟

  17、宁波市人徐辉

  18、诸暨市人                   陈巧巧13989513329

  19、浙江航艇针织有限公司       骆晓明13735750011

  20、义乌市得丽彩印有限公司     贾章能

  21、上海通路快建网络服务外包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荣加林

  全体债主叩首

  2018年4月11日

  以上签字捺印的受害人承诺对举报材料真实性负法律责任。本平台只提供免费的举报和控诉渠道,文字内容不代表本平台的立场和观点。建议上述实名举报人依法维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