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2018-06-08 15:17:5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逃税风波”被热炒之后,网友们高呼:税务总局出手,大戏要开场了!

  我的回应是:按此节奏,不看好后续,系统性黑盖子还是打不开。

  从官方态度看,尽管英雄崔永元先生的鼓擂得很好,但也就是为一出折子戏开场做点前奏,这出戏不可能演成大戏。

  如何解读这一出戏的进程呢?

  无击鼓,不升堂。

  过去的衙门,门口放一面大鼓,告状的人一击鼓,官员就会升堂,无击鼓,不升堂。崔永元先生这次就干了多年无人击鼓的事,搞得无锡地方不得不升堂。但是,国税总局也就指示无锡升堂,没有指标各地为类似案件升堂。中国的演出公司很多,影视公司很多,娱乐节目单位很多,与“娱乐死”相关的电视台也很多,涉天价代言费的集团也很多。如果崔先生亮出的那张合同和一抽屉合同的当事方都涉嫌违法,我不相信只有某几个明星和某几个公司涉案。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只有一个击鼓者——崔永元。

  有状子,发令牌。

  崔先生击了鼓,那衙门就要让他亮状子,据他自己讲,已经约好时间递交上去。大致的戏路应该是:无锡地方机关按照这个状子往下查,一方面当然是得查状子本身的涉案嫌疑者,另一方面还可能带出几个案中案或者说牵连串案,顶多就只有这个效果。

  大家要知道,税务稽查部门的权力是很有限的,它顶多也就只能查涉税问题,它没有权力查“围绕资本帐本发散”的核心问题,公司的钱不只是可以转给个人帐户,还可能转给个人公司,还可能转给七大姑八大姨的公司,还可以转化为股份,还可以转化为“慈善基金”,还可以转化为物品……这都是衙门令牌上不会授权的,因而,折子戏就不可能唱成大戏。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有演大戏的可能,那就是税务、审计和警察三方开展全国性联动,但绝无此可能。

  公堂之下,各有“背后”。

  本来也就是个娱乐圈的黑事,本来也就是一堆肉场上的事,但是,一放到大环境,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各自的“背后”。这“背后”到底有什么呢?按现在传言的段子,不是“干爹干娘”,就是“金爹金娘”,反正都有很厉害的“爹娘”。事实上,到底有没有那多爹娘呢?照我看,在这个圈子里要大红,干爹肯定是有的,至于干爹有没有那么硬扎倒不好讲,应该硬不到哪里去,难不成娱乐圈都是“天上人间”那点事?

  不过,大家也要清醒,即使“背后”没有传言中那么神秘,折子戏的走向也一定会朝着传言的走向走。有多少明星是“代表”和“委员”呢?背后无硬台,他(她)们本身也已经很硬很硬了,加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仍然是当下最普遍的要求,谁都不愿意把一点逃税案弄成举国震动的事件,真如此闹下去,后面的戏还怎么演?

  打板子,不拆台。

  鼓击了,状子递了,堂也升了,官爷不可能没有点交待,毕竟“大小合同”流行了那么多年,你硬讲天下无贼,恐怕会大失民心,衙门口的那面鼓只怕会被人家搬走,让你升不了堂。

  过去,搭戏台,都是群众自己动手,现在,戏台全是资本负责,演员全是由资本培养,演什么戏,该如何演,全是资本说了算,哪怕是唱对台戏,那也是不同资本间交锋的阵地,决不是普通看戏者可以决定的。

  衙门是判官,你们把对台戏唱过分了,引起了观众的起哄,我就得打你几板子,不管你“背后”的干爹是谁,旧段子必须适时退场,否则,新段子没法登台。板子,我照样地打,戏台,我不会拆。

  会打谁的板子呢?崔先生的那份状子上面写着的人或公司总要有人担责,为了显示衙门的震慑作用,陪着挨打的恐怕也要找几个法人和自然人,不会再有更多的大板子,绝不会是“有偷必捉”,别等着演那一出。

  快谢幕,新戏呢?

  中国人,这些年都被戏子们搞得不怎么有思想了,连记忆力也搞得不行了,整天迷着看新戏。事实上,她们也确实很厉害,能不停地给大家换新戏,前三天,还演“霸王别姬”,后三天就换成了“游龙戏水”,上午刚唱“斩马謖”,下午就演“祭天庭”,晚上接着演“金莲调叔”,至深夜,大家都能快乐地进入梦中。

  新戏是什么,我无法推断导演怎么排,但,我肯定知道,“逃税折子戏”已经可以知道结尾了,谢幕词已经写好。

  我从不担心崔永元的安全问题,不会有人动他。我真正担心的是:十几亿的观众,只知道跟着演员的情绪走,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出戏,更不知道未来的戏会演什么。

  附说明:

  1、本人的《“张文中案”能否推动普法教育?》一文在某网站被要求撤稿。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有人不喜欢看这出戏。

  2、有人讲我是“美分”。为什么这样讲?因为他们讲我经常把民主挂在嘴上,讲我表扬特朗普太多。怎么说呢?不管你讲我是“美分”还是“美元”,反正这两点我还是要坚持。我对民主有自己的想法,你们可以反对,但无效。我对特朗普也有“赞美”,但这是苦涩的赞美,我内心更想他只能给我以“笨蛋”的感觉,然而,他暂时还不象笨蛋,还真有那么点会演戏的能力。

  3、今年不一般,很多成功人士被宣传、被神化,在对每一个人的介绍中,都要讲述一节其年轻时的“悲伤史”,借此让其形象更高大化。在此类节目和文章中,经常会用到“那个年代”的写法,操盘者水平相当的高,既回避了明斗,又达到了丑化目的。真别小看“那个年代”四个字,这四个字的战斗力不亚于真理性否定,其丑化历史人物的恶性和传染力是空前的,且能得到保护。这是华夏最大的戏。

  写于2018年6月5日星期二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