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秦德君:马克思的学问有多大?卢梭、伏尔泰、霍尔巴赫、莱辛、海涅和黑格尔加一块估计也顶不住

2018-06-06 14:23:2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秦德君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要:“旷古人间两巨贤,才如天海学无渊”,人们这样称颂马恩两人

  

1.jpg

  有些人,是人类的智慧和心智,如亚里士多德如老子。有些人,是人类的圣哲,如耶稣如孔子。有些人,则是人类的良心,如马克思如恩格斯。

  马克思,是人类“良心”式知识分子的典范。65岁,短暂一生,马克思与恩格斯留下了49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他写作的中心,简单说,就是为“弱势群体”呐喊和代言。正如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说的:“他毕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参加推翻资本主义社会及其所建立的国家设施的事业,参加现代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

  1848年2月,人类思想史上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就是《共产党宣言》的问世。小本子,大风暴,它一下子掀动了整个世界。它成为公认的15种对人类社会影响最大的文献之一。在“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把人类关怀的深切目光,投向工人阶级苦难深重的命运,以“社会公正”的目光,丈量整个现实世界。读这本小册子,我们为其中关注人类苦难、拯万民于水火的那种胸怀所打动。

  写这本“宣言”的时候,马克思29岁,恩格斯27岁。这个年龄,我们在做什么?可能正在为写硕士论文、写博士论文找资料、做提纲,也可能毕业后正在为找工作到处投简历、赶招聘会吧。

  当民众陷于深重苦难的时候,如果有人拍案而起,仗义执言,那是一个时代的幸甚,马克思恩格斯担当起了这样的使命。

  马克思主义的伟大,不在于它具体的词句、论断在多大程度上能适用于当前和将来的社会,而在于它有着一种追寻人类正义和光明的普遍精神。

  马克思一生,颠沛流离,历遭当时政府的迫害。他一生更没摆脱过贫困,靠恩格斯的资助才减轻少许。他4个女儿童年夭折,一个女儿死后,甚至买不起一口棺材。马克思在研究货币理论时,在给恩格斯的一封信中说:“未必有人会这样缺货币的情况下写关于货币的文章。”

  《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后,一次马克思对他二女婿保尔•拉法格说:“《资本论》甚至将不够偿付写作吸雪茄烟的钱。”马克思说:“我在为争取8小时工作制而斗争,可是我们自己的工作时间却往往两倍于此。”

  他的《资本论》,是学问,也是良心。马克思50岁生日时曾感叹说:“苦干半个世纪了,可还是一个穷叫化子。”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3卷第10页中,马克思有这样的自白:“使我能够支配时间特别受到限制的,是谋生的迫切需要。”这指的是当时他不得不暂停《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的写作,而为美国进步报纸《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以获得一些稿费来支付日用开销。

  恩格斯也是一个十分关怀劳苦大众命运的人。当年他在英国工业中心曼彻斯特居住时,深入到工人区,细心观察那里工人的生活状况。《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一书,就是他根据亲身观察写成的。恩格斯说:“我抛弃了社交活动和宴会,抛弃了资产阶级的葡萄牙红葡萄酒和香槟酒,把自己的空闲时间几乎都用来和普通的工人交往;对此我感到高兴和骄傲。”

  尽管生活窘迫,马克思却是一个充满生活光彩的人。他诙谐、幽默、性格坦诚直率,喜欢说俏皮话。当他丢开书本和稿件,星期天傍晚与朋友们聚会的时候,他会很俏皮,喜欢作“机敏的答辩”。他的黑眼睛在浓密的眉毛下“快活地嘲弄地闪动”。马克思也是慈祥宽厚的父亲。他常说“孩子们必须教育他们的父母。”对他女儿来说,他更像一个伙伴,她们不叫他“父亲”而叫他“摩尔”——由于马克思黑色的面孔和乌黑的头发、胡须,他子女给他取的绰号。

  马克思的学问有多大?与马克思同时期的哲学家、政论家蒙塞•赫斯,一次在写给他的朋友奥艾尔巴赫的信中曾作过一个评价:“请你想一下,即使把卢梭、伏尔泰、霍尔巴赫、莱辛、海涅和黑格尔结合成为一个人,我着重说一下,是结合,而不是混杂在一堆,那么,你面前就会出现马克思博士。”

  德国社会活动家李卜克内西在谈到马克思时说:“他讨厌声望,追求声望的行径更使他愤怒。”1877年11月10日马克思在写给威廉•布洛斯的信中说:“我们两人都把声望看得一钱不值。举一个例子就可证明:由于厌恶一切个人迷信,在国际存在的时候,我从来都不让公布那许许多多来自各国的、使我厌烦的歌功颂德的东西;我甚至从来也不予答复,偶尔答复,也只是加以斥责。恩格斯和我最初参加共产主义秘密团体时的必要条件是:摒弃章程中一切助长迷信权威的东西。”

  “旷古人间两巨贤,才如天海学无渊”,人们这样称颂马恩两人。马克思之伟大,不仅在于他有精湛广博的学问,也不仅在于他有深邃的思想,更在于他以如炬目光,给了这世界一袭光明,他以激扬人类正义的满腔热忱,给了这世界一份温暖—— 一句话,他是这个世界的良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