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大腕偷漏税常有,而崔永元不常有

2018-06-01 07:45:1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为了避免人头税的复归,需要敦促富人履行照章交税的义务,支持崔永元就是支持我们自己可怜的钱包。

  前两年央视曝光地产大佬欠税不交,任志强和潘石屹等人都在欠税名单上,最后怎么样了——地产豪强是补税了还是继续欠着,国人都不知道。豪强们不爱交税,税官们也不愿意回应草民关心的事情,事情最后看起来是不了了之了,不过,很多国人就此知道地产豪强不爱交税就是了。

  这一次崔永元手撕范冰冰,说她偷漏税是一贯的,还说他有一抽屉合同,是各路明星通过“大小合同”偷漏税的写照,这点国人都相信——大腕们不爱交税,不算很意外的状况。甚至,如果这一次税务局查实范冰冰从未偷漏税,或者偷漏税数目很小,老百姓会相信呢?还是不相信?这个答案可以等待一下。

  中国的有钱人,从地产豪强还是娱乐明星,都不爱交税,这个状况在中国很显著,富人不爱交税之后,那就只有琢磨穷人补上了,这不,已经盛传了很多年了,要执行房产税了——也就是说要预备要对民众的生存条件征税了。

  有一点历史知识的国人都还记得,是康熙年间开始废除人头税的,实行“滋生人丁永不加赋”。从那时候开始差不多250年了,人头税一直处于被豁免状态。如果恢复了房产税,显然,是对人头税税则的部分回归。因为富人不爱交税了,所以征税方法要从“经济流量税”方法退出,开始琢磨对生活条件征税了,这应该算是对康熙大帝的“税收革命”的逆革命。

  也就是说,中国的富人不太愿意交税了,穷人就需要光荣地去履行纳税义务,出钱养活政府及其雇员了。记得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就多次说过,要从穷人身上想办法不足各种亏空,例如医院和医生群体坑蒙医保是普遍化的事实,由此出现巨大亏空,楼部长就说要退休人员继续交医保,以便补上这一部分亏空。不仅政府高官这么说,还有各路学者还撰文论证:地税应该向美国学习逐步转为以房产税为主,以供养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也就是说,依据高官们和学界贤达们的观点,地税本来就是服务于公众的事业,公众自己出钱天经地义。

  为什么富人不爱交税呢?非要让穷人去交呢?除了各种天经地义的论证之外,难免看起来有点奇怪,难道国家不首先是他们富人的国家,政府不首先是他们的政府吗?楼部长难道不是他们的部长吗?看到富人不爱交税的事实的普遍化,这个国家认同方面肯定是出了大问题。不过,这些也不算是奇怪,毕竟,一个人富了贵了,就不再泯然于众人了,就会出现各种从身体到灵魂的各种高大上发展,以至于中国狭隘的外壳难于包容他们了。范冰冰偷漏税,赵薇太阳旗裹身,李连杰青睐达赖,柴静怀疑中国人到底是不是人,这些都是他们的高大上发展,要突破中国的狭小躯壳的具体体现。

  中国富人贵人的高度发展,已经全面地突破了国家躯壳的限制,出现了各种“非华”状况,认同于洋人而非国人,这是一个显著的事实。明星们是这个样子,有些政府高官和名学者也差不了多少。

  不仅这些明星人物是这个样子的,就算是作为国家柱石组成部分的军人军官,也有这种过度发展的趋势。在范冰冰偷漏税问题上跳出来的“国际试飞员徐勇凌”,很明显是一个其自身发展早已经突破了国家躯壳最大容纳能力的人。一个人很能干,太能干,已经不是中国能够限制得住了,咋就成了“国际试飞员”呢?老田的语文水平虽然有限,还是尝试着展开一下,这个“国际试飞员”是啥子意思:专门在国界线内外飞行(地域的国际),还是其发展水平早已经超过了中国最大最高能力限度——如同那个著名的“椎处囊中脱颖而出”的状况,中国已经无法容纳此等人才了(这是超出中国最高限度的国际)。

  如果说这个所谓的国际级试飞员的命名,还只是体现某些机构的具体认知状况的话,而徐勇凌本人的思想和认知状况,就更是令人惊诧莫名了。这个空军大校军官从其微博言论看,是一个标准的公知,满脑子美国舶来品普世价值不说,据其自称还在国内发展出“黑白道”兼通的门道,是真正的全能多面手。假如真的发生战争,不知道这个徐大校到底是为美国普世价值而战,还是为中国的国家利益而战;战争征召上这个徐大校到底是听从白道召唤,还是为黑道效力。军队中间的能人,如果都是这个样子,那可真是不知道伊于胡底了。

  就微博言论看,徐勇凌这样的能人,一方面能够代表民主自由发言,一方面还能够黑白道兼通对崔永元发出个人追杀令,这种军地通用、跨越国际的全能型人才真不是知道是如何培养出来的?也不知道这样的人才能够配上何种用场?作为一个草民,难免心中忧虑:军队现役中间还有多少徐大校这样的人才,但肯定不是个别就是了,军队高官LYZ也不一样多年来成为美国价值观的吹鼓手吗?

  本来明星偷漏税,大家都知道人家肯定有官方庇护伞,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来安然无恙。但是,有公知军官徐大校跳出来对不交税行为进行庇护,还是以空军的名义发言的兼且取得了黑社会的预先认可,这就更照映出不交税群体的强大性了。

  看看楼部长对富人和外国人一贯的好,就知道崔永元说自己受到威胁是切实的,前一个是乖巧人。这一次崔永元发声,明显是作为“富贵阶层叛逆者”来发言的,即便是只有这么一次,也肯定能够上豪强痛恨者名单的。我们草民一个,代表不了各种强大力量,提供各种权力或者武力保护,但尽可能发出一点点正义的声音,去支持崔永元对败德富人的曝光,这还是可以的。而且,为了推迟人头税在中国的复归,也应该支持崔永元去敦促富人履行法定交税义务。

  看起来,支持崔永元,需要提高到拒绝人头税的高度去认识。我们一起来发声,敦促富人照章纳税,让保护富人偷漏税的官场保护伞,在高舆论曝光强度下不敢出场,那么就有可能取得一点卑微的胜利。大家都来发声,让声音足够响亮,威慑偷漏税富人的官场保护伞,这是草民参与舆论进程的最高效果所在,要知道,这个事情真要是做好了,说不定真有助于人头税的推迟,那就跟捂住我们可怜的钱包规避了小偷一样了。

  二〇一八年六月五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