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老田| 特朗普政府的经济超限战与中国的主权责任:重新认识中兴被勒索一案

2018-05-23 11:52:37  来源:微信公号“新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微信图片_20180523105254.jpg

  记得《超限战》一书刚刚出版时,就有大量网络评论倾向于认为此书命名不确切,应该命名为《论美国的超限战》——因为书中列举的各种非常规战法,今日世界中间只有美国挟其不对称的金融技术垄断优势和舆论优势去实施。美国是当今世界那个唯一有条件实施各种超限战战法的国家,也只有美国能够以非常规战争手段追求越界的国家利益,而其他国家如中国并无此种条件。

  从中兴被勒索这个超限战案例中间,能够加深我们对于超限战的经验认识,这就是:超限战的发起和成功总会伴随着舆论超限战,而舆论超限战的成功则有赖于战争对象的国内支持意见。也就是说,超限战每每以舆论战作为伴生战法,舆论战不仅能够保证超限战的展开和完成,同时也会降低超限战启动的门槛以及战争追求国家利益的道义代价。在这个方面,吴敬琏、任志强和向松祚等人的舆论战配合行为,加深了我们对于超限战条件的认识。

  一、有无官员无意识出卖中国主权问题

  在最近的中美贸易磋商期间,有报道说:“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于4日应询答记者问时表示,在3日至4日举行的中美经贸磋商中,中方就中兴公司案与美方进行了严正交涉。美方表示,重视中方交涉,将向美总统报告中方立场。”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8_05_04_455793.shtml?s=sywglbt

  在最近的中美贸易谈判中间,政府需要调查中方官员有无失当行为,依据报道可以看出中方官员毫无国际法和主权观念,竟然向美方代表传递各种错误信号——这些错误信号会让美方误判中国政府默许其对中国公司进行司法管辖。若有此等言论,则是严重出卖主权的行为,此事非小,需要慎密调查,若非蓄意出卖主权,则应该责令此高官离岗培训国际法,待考核合格之后再回复岗位。

  这个错误或者疏忽说明,在应付新时代的美国超限战战法过程中间,需要在岗官员们重新学习和认识国家利益与超限战的关系,学会应付战场之外的战争类型,从而具备在超限战战法中间捍卫国家利益的基本警觉。

  二、美国的经济超限战与何时履行主权责任支持中兴公司

  从中兴被美国政府勒索一案的后续发展看,这已经脱离了贸易战或者政策摩擦的范围,越来越接近一场真正的经济超限战。如果是贸易战或者普通的贸易摩擦,谈判会有合适落地实施的条件,而真正的战争则相反:只追求彻底打败对手的唯一目标。而美国代表团来华之前公开的勒索条件,以及5月20日努欣对福克斯公开的谈判胃口,都更接近战争通牒而不是任何磋商条件。

  在上月底,笔者就认识到中兴事件不是普通的美国越界执法,而是公权力勒索。看到美国财长最新披露的谈判胃口之后,更加说明这不是说明贸易战条款,而是战争通牒,指望通过常规的磋商和让步来解决问题是不现实的,需要以应付战争的严肃态度,在新的高度上认识问题和另行寻找应对策略。

  

微信图片_20180523105321.jpg

  美财长努欣的说法是经济超限战的战争通牒而不是任何贸易战谈判条件!!!

  中兴公司作为在中国注册的公司,被美国政府勒索巨额金钱,这一起案件越来越不像是所谓的执法,而是真正的“经济超限战”——美国依仗其经济优势和主导权,对中国实施新形式的经济战争。而中兴公司作为一家企业,是无力应付美国政权的战争行为的,为此,中国政府需要研究如何就此恰当地履行主权责任,去应对美国的经济超限战。

  中兴公司的合法经营受到美国政府的经济超限战针对,被勒索巨款,此种损失应该由政府研究主权责任补偿方案。中国政府应该为此担负起必要的主权责任,若美国政府拒绝放弃超限战的手法,漠视国际法和规则,中国政府应该考虑选择合适的美资公司采取对等措施,以相应的方法征收必要数字的款额,以补偿中兴公司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同时,考虑到中兴公司遭遇到超限战损害,政府应该及时介入并提供必要的帮助,以缩小其间接损失。

  三、美国舆论超限战的中国内应问题

  经济超限战是一场新形式的战争,恰好是我们此前不熟悉的战争形态,为此,必需以十二分的实事求是精神来加以应对。这样的战争虽然不是堂堂之阵、正正之旗,但作为战争各种配套战都大略具备,其中最值得重视的是美国能够穿越国界在中国内部掀起有效的舆论战,这也是新形式的超限战状况,值得引起高度警觉。

  每一场超限战都会有伴生的舆论战,而舆论战的展开和起作用,端赖于对象国内部有影响力的二传手群体。以此而论,当今世界上,最适合美国采取超限战的对象国度只有中国:中国国内有着全球独一无二的具备强大影响力的二传手群体,从主流经济学家们到各级各类的公知大V,都是非常靠谱的美国超限战内应,这一次美国以中兴为勒索对象而实施的经济超限战期间,各类二传手群体出场的表现,有力地佐证了这一点。

  在美国发起经济超限战的期间,国内有多个方面的人士,公开出面配合美国的经济超限战,以麻痹中国政府和民众对于超限战的认知,防止中国政府和民间出现合理的应对。较为突出的有:精美专家吴敬琏、地产大佬任志强和向松祚等人,还有各种投降言论,都是配合美国政府进行经济超限战的舆论超限战战法。这些不能够简单依据传统观念,认为是“汉奸类行为”而轻视,而是实实在在地参与了超限战的战争战法,对于参与美国对中舆论超限战的个人和组织,政府应该进行调查并研究合适的应对方案。

  四、美国超限战的同盟者战争行为及其反制

  在美国政府发起的经济超限战过程中间,日本遗留在台湾的皇民政治力量如蔡英文等人,紧密配合美国政府的超限战作战,对中国产业实施超限战,这也是标准的经济战争行为,需要政府认真研究对策,并合理应对。而且,如果其他国家政府或者企业符合美国超限战攻势,也需要预先研讨对策和应对方案。

  作为美国选定的经济超限战的对象,中国应该认真看待美国政府下一步走向,研判其在禁运中兴的所谓惩罚除了勒索金钱之外,还将会进行下一步战法选择。

  由于美国政府高官的行为和言论,脱离一切规则,而完全不可预测,为了规避新的超限战风险,中国政府应该采取紧急措施,提取中国在美资产——例如黄金和外汇储备,避免被毫无规则观念的美国高官选为下一步经济超限战的战争筹码。

  美国政府既然已经下达了战争通牒,也发起了经济超限战和舆论超限战,我们看来需要在外在形势逼迫下赶紧补课——尽快学会如何应对美国的经济超限战。无论是对政府而言,还是对民众而言,认识超限战都是一个需要重新学习的过程。

  二〇一八年五月七日初稿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修订

    本文原载:微信公号“新红歌会网”,更多精彩内容,欢迎扫码订阅。

360截图20180519165053901.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