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平驳茅于轼“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

2018-05-14 20:47:5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陈平
点击:   评论: (查看)

  谢小庆按:陈平,自号“眉山剑客”,别号“寂寞求错”,是今日中国的重量级学者。他1968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1987年于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获物理学博士。他多年参与普利高津(1977年获诺贝尔化学奖、曾提出“耗散结构”理论)团队的复杂系统研究。现任职于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从事复杂系统和经济学研究。陈平教授关于中国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许多看法,值得关注。


  茅于轼是一个学工程出身的经济学者,长期致力于经济学研究,具有明显的自由主义倾向。他的一个著名观点是“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

  从2013年开始,陈平与茅于轼之间进行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陈平提出“实验是检验真理的主要标准”,茅于轼则提出“逻辑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后来,陈禹(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前院长、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和孙绦(1988年于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商学院获管理学博士学位,1997年曾担任美国加州州立大学(长堤)商学院信息管理系系主任)也参与了讨论.再后来,许多人参与了讨论,从发言看,其中不乏重量级的学者。这场讨论至少持续到2016年。或许,这场讨论还会继续。

  陈、茅等的这场讨论,与40年前的那场讨论,完全不在同一层级。40年前的那场讨论,基本上与学术无关,是一场政治层面的讨论。陈、茅的这场讨论,已经属于学术范围的讨论,但基本局限于物理学和经济学的学科范围之内,属于科学层面的讨论,基本未进入哲学层面的讨论。据我所知,历史上老子、庄子、笛卡尔、莱布尼茨、贝克莱主教、休谟、康德、马赫等曾就此问题进行过哲学层面的讨论,近代以来,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卡尔·波普尔、托马斯·库恩、斯特芬•图尔敏等曾进行过哲学层面的讨论。

  窃以为,体现当代“真理标准”问题思考最新成果的是图尔敏(Stephen Toulmin),他用“主张(claim)”扬弃了“真理(truth)”,用“论证(argument)”扬弃了“检验(testing)”,用理据(warrant)扬弃了“证据(evidence)”和“标准(criterion)”。

  这里是讨论过程中陈平教授对茅于轼“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观点的反驳。在陈平的反驳中,体现了审辩式思维(critical thinking),审辩式思维是今日中国人的“短板”,不论左右,不论偏爱社会主义者还是偏爱自由主义者,都普遍存在审辩式思维不足的问题。

  陈平与茅于轼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为问题讨论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尊重你的人格;我用事实(data,fact,evidence)和逻辑(logic,reason,rationality)反驳你的观点,但我不轻易质疑你的动机。

  

  你(茅于轼)有个说法“替穷人办事,替富人说法”。逻辑很对称,漂亮。但是我认为你的分类有问题。如果你仔细读亚当-斯密,他对富人是分类的。生产性的资本家,和寄生性的地主。他主张自由贸易是有立场的,就是保护工业资本家,打击地主的利益。

  我对西方与中国的观察,富人有三类:一种是创造性的企业家,一种是吃遗产或地租的寄生者,第三种是过度投机者。美国金融危机的根源是金融寡头的过度投机。新古典理论假设套利行为是负反馈,自动稳定市场,实际上主导的是正反馈,放大不稳定性。这是我反对弗里德曼和法玛的有效市场理论的原因。新古典是半边经济学,只看负反馈,不承认正反馈的存在。金融行为就是正反馈,追涨杀跌。席勒和卡尼曼(2017年和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谢小庆注)当然是对的。凯恩斯都比卢卡斯、弗里德曼清醒。

  期权是双刃剑。如今金融衍生市场总值为世界GDP的10倍,是美国GDP的50倍。美国人谁还做实业?

  房地产投机是同样道理,只是周期更长,后果更严重。中国现在搞的城市化,鼓吹增加财产性收入,实际上把大城市近郊农民变成地主,自己不种地,把地租给内地农民种。实际上把房地产增值的负担加在未来外地大学生和内地农民的头上,等于类退所得税。大批啃老族出现,都是新一代的寄生者。对付投机者,就是加强监管,拆分寡头。美国不做,中国就得坚持资本账户控制,而非金融自由化。对付寄生者,就是美国的高额遗产税,但是捐赠基金免税,才会有福特基金会,做公共服务。

  穷人也该分类。我四清时碰到一个贫农,解放前是地主,赌博输光家产,土改时成了“贫农”。我住在上海农村,碰到一个农民,告诉我赌博已经输了2套房子,现在去玩玉石了。美国欧洲的福利危机,一个重要原因是家庭瓦解。性自由结果一半的子女没有父亲,单身母亲生一堆娃娃,吃救济比上班的收入还多。黑人都不干脏活了,让非法的墨西哥人做,墨西哥人只要取得公民权,就只有东欧人做了。真正对穷人的帮助,是给穷学生发奖学金,给农民提供培训机会,而非给房产,给钱。西藏的穷人,听说拿到补助,就捐给寺庙,继续要饭。西方和中国真正要改的扶贫政策都是教育问题,社保和福利解决不了问题,反而问题更大。中国目前学西方的福利政策,会造就一批懒人,财政窟窿越来越大。我建议你的逻辑改一下:“替创新者说话,帮劳动者升级。”但是,“不能替投机者辩护,要逼迫寄生者转型。”不知你是否同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