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陈信行:在台湾做一名毛派是怎样的体验(附视频)

2018-05-14 09:32:25  来源:微信“激流网2018”  作者:陈信行
点击:   评论: (查看)

  激流按

  5月5日晚,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激流网、旗帜日刊、女神读书会、国际红色通讯、微工汇共同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网络文艺晚会。本篇为陈信行老师在晚会上的发言。

  

  陈信行:现任教于台湾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主要研究领域包括科学与技术研究(STS)与劳工研究,著作包括发表于《台湾社会研究季刊》的〈全球化时代的国家、市民社会与跨国阶级政治〉等学术文章以及发表于「苦劳网」、《批判与再造》、《左翼》等处的评论与报导。

打不开?点这里>>>

  陈信行:为什么我不哭

  

  阿克索‧平平与里耶‧库斯托狄欧、阿里斯‧撒缅托、里可‧伊巴涅兹与麦可‧马撒耶斯,人称「他该太五君子」。

  他们于二○○六年四月二十八日遭 一群军警在菲律宾他该太市绑架。当局向媒体宣布他们是「共产党叛乱犯」,并控以叛乱罪。他们被拘禁在拉古纳省卡蓝巴市的文森特‧林营区,至今已经超过一年。

  《来自牢笼的诗句》由陈信行译,并于2008年在台湾出版。而晚会上陈信行朗诵的诗歌《为什么我不哭》即选自该诗集。为什么我不哭?这是国际红十字会(ICRC)一位法国代表在2006年一次IVRC访问与治疗政治犯的活动中对诗人的提问。

  

  阿克索‧平平

  《为什么我不哭?》

  Axel Pinpin

  陈信行  译

  先生,为什么你不哭?

  你得让泪水淌下,

  因为随着泪水流走的会是

  倦怠、狂燥与愤怒

  热望。

  你的救赎在泪水中。

  我的泪早就干涸了。

  现在我依旧湿润的眼眶中喷出的是火焰。

  归根究底引燃我的苦难是思想,

  关于被赶出她们的土地的啜泣母亲,

  孩子被抢走,或许母亲被从孩子身边抢走,

  或者,也许是孩子被从母亲子宫的安适中偷走

  尸体散落四处

  在他们的母亲希望保护的土地上。

  他们的呼号与泪水就够了。

  这已经淹没的我的这首诗。

  在这些纠结的字句、这些纠结的篇章中感觉到它。

  现在甚至血之泪都痛苦地淌流,

  因为是愤怒使它流动,而不是绝望。

  二○○六年十二月八日

  Why Do I Not Cry?

  Translated by Aris Remollino and Alexander Martin Remolino

  Sir, why do you not cry?

  You have to release tears,

  For they could drift downstream

  the ennui, the rage and anger,

  the yearning.

  In tears lie your salvation.

  My tears have long dried out.

  Now the blazing flames flow out through my once tearing eyes.

  After all my pain and suffering are sparked by the thought

  Of faint cries of mothers driven from their lands,

  Robbed of their children, perhaps children robbed of their mothers;

  Or perhaps children stolen, away from the safety of their mother’s wombs,

  To have their corpses scattered

  Upon the land their mothers wish to protect.

  Their cries, their tears, are enough.

  It has already drowned this poem of mine.

  Feel it in these mired words, these mired pages.

  Now even tears of blood flow painfully,

  When anger makes it flow, instead of despair.

  December 8, 2006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1970年传奇的智利诗人、导演、政治活动家与歌手维克多·利迪奥·哈拉·马丁内斯(Víctor Lidio Jara Martínez)受萨尔瓦多·阿连德领导的人民团结阵线(Unidad Popular)之邀重写了歌曲《我们必胜》(Venceremos)的歌词,这首歌被选为该政党联盟之歌。该首歌的乐曲则是由作曲家和诗人塞尔希奥·奥尔特加创作。

  塞尔希奥·奥尔特加直到其生命的最后一息一直是智利人民团结阵线的共产主义活动家。他不仅写作了《我们胜利》,还创造性的将1970年萨尔瓦多·阿连德的选前党纲改写成了《党纲之歌》(Canto al programa),由Inti-Illimani组合演唱。此外,奥尔特加还写过激进党、劳动者联盟和共青团之歌。但他最有名的作品还是写于1970年的《团结人民之歌》(La Unidad Popular),更有名的是其第一行歌词:“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El pueblo unido jamás será vencido.)

  

  中文版:

  团结人民之歌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曲:塞尔希奥·奥尔特加

  词:塞尔希奥·奥尔特加

  译配:刘昊文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起来,歌唱,我们走向胜利

  团结之旗,已然在向前进

  你也来吧,和我一起行进

  你会看见,歌声和旗帜飘扬

  而那红色的黎明之光宣告

  新的生活 很快就将来到

  起来,战斗,人民走向胜利

  新的生活 将变得更美丽

  我们的幸福 最终将会得胜

  一声呼喊 伴着万千战斗之声升起

  歌唱着 自由的歌曲

  最终决定 我祖国的胜利

  而如今去战斗 唤起了无数人民

  他们巨大呼声 呼喊着:“向前进!”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我们祖国 建立在团结上

  从北到南 处处都被激发

  北方矿盐 硝石和宝藏

  南方森林 都团结在战斗和工作中

  这样 正保卫着祖国

  宣告未来 的是你的步伐

  起来,歌唱 人民走向胜利

  百万人民 已经接受真理

  钢铁的营 那火热的力量

  他们的手 正在带来正义与那公理

  还有 热情的妇女

  也都起身 和男同胞一起

  而如今去战斗 唤起了无数人民

  他们巨大呼声 呼喊着:“向前进!”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团结的人民永远不被击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