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王忠新|“白卷英雄”张铁生最有价值的贡献:看“两张白卷”折射出什么

2018-05-11 18:15:44  来源:微信“东方伟人”  作者:王忠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擦清历史的镜子,走好未来的路。”

  用点评历史人物擦清历史,这是撰写《史记》的独特笔法。相比很多人当了县长、市长、省长,就像过眼云烟,真让百姓有点印象时,大概被抓起来,有几个能算历史人物?而张铁生绝对是个人物,无论“文革”和改开,都能“弄潮儿向浪中立”,只不过一个是悲剧,一个是喜剧,这悲喜交加集中体现在“两张答卷”,对照一下这两张答卷,该折射给今天一点什么思考,该折射给明天一点什么借鉴?或许,这才是张铁生最有价值的贡献!

  一、风云突变 “白卷英雄”获重刑入狱

  张铁生能作为一个历史人物的出现,这同一个极具讽刺的绰号--“白卷英雄”紧密相连。张铁生才不仅烙进人们的脑海,更深深烙成一个时代的印记。

  1、故事从一次考试说起。张铁生,辽宁兴城人也,年十八,公元一九六八年中学毕业,豪情满怀下乡插队,勤学肯干,忠厚公道,故被乡亲推举为兴城县白塔公社枣山大队第四生产队队长,无所知名。公元1973年6月,被县里推荐工农兵学员考大学,遂参加全国高等学校招生统一文化考试,考完语文、数学,再考物理化学时,实属不能,心感委屈,临时起意,于空白试卷背面,写下《给尊敬领导的一封信》,一挥而就,慨然谓领导,一吐当年大学招考个人之所见。不期,引起高层领导和舆论青睐,被树为“反潮流英雄”,既引发一场关于教育革命的轩然大波,始成人物。

  

  2、《给尊敬领导的一封信》原文

  尊敬的领导:

  书面考试就这么过去了,对此,我有点感受,愿意向领导谈一谈。

  本人自一九六八年下乡以来,始终热衷于农业生产,全力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每天近十八个小时的繁重劳动和工作,不允许我搞业务复习。我的时间只在二十七号接到通知后,在考试期间忙碌地翻读了一遍数学教材,对于几何题和今天此卷上的理化题眼瞪着,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不愿没有书本根据的胡答一气,免得领导判卷费时间。所以自己愿意遵守纪律,坚持始终,老老实实地退场。说实话,对于那些多年来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们,我是不服气的,而有着极大的反感,考试被他们这群大学迷给垄断了。在这夏锄生产的当务之急,我不忍心放弃生产而不顾,为着自己钻到小屋子里面去,那是过于利己了吧。如果那样,将受到自己与贫下中农的革命事业心和自我革命的良心所谴责。

  有一点我可以自我安慰,我没有为此而耽误集体的工作,我在队里是负全面、完全责任的。喜降春雨,人们实在忙,在这个人与集体利益直接矛盾的情况下,这是一场斗争(可以说)。我所苦闷的是,几小时的书面考试,可能将把我的入学资格取消。我也不再谈些什么,总觉得实在有说不出的感觉,我自幼的理想将全然被自己的工作所排斥了,代替了,这是我唯一强调的理由。

  我是按新的招生制度和条件来参加学习班的。至于我的基础知识,考场就是我的母校,这里的老师们会知道的,记得还总算可以。今天的物理化学考题,虽然很浅,但我印象也很浅,有两天的复习时间,我是能有保证把它答满分的。

  张铁生,辽宁兴城人也,年十八,公自己的政治面貌和家庭、社会关系等都清白。对于我这个城市长大的孩子,几年来真是锻炼极大,尤其是思想感情上和世界观的改造方面,可以说是一个飞跃。在这里,我没有按要求和制度答卷(算不得什么基础知识和能力),我感觉并非可耻,可以勉强地应付一下嘛,翻书也能得它几十分嘛!(没有意思)但那样做,我的心是不太愉快的。我所感到荣幸的,只是能在新的教育制度之下,在贫下中农和领导干部们的满意地推荐之下,参加了这次学习班。

  白塔公社考生 张铁生

  一九七三年六月三十日

  最终张铁生以语文38分、数学61分、物理化学6分的考试成绩,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被树为“反潮流”的“英雄”。

  1975年8月,张铁生升任铁岭农学院领导小组副组长,党委副书记。同年,第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2、蹲大狱15年,刑期一天未减。

  就在张铁生春风得意之时,政治风云突变!1976年10月6日晚,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作为人大代表,未经全国人大批准;王洪文作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春桥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江青与姚文元作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未经政治局和中央全会批准,他们就被华国锋动用军队秘密逮捕了。

  就在10天之后,张铁生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也未经全国人大批准,突然被秘密逮捕,被撤销所担任的职务和开除党籍。被作为犯罪嫌疑犯,长期秘密关押7年。在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被关押4年多后,于1980年底到1981年年初,进行了审判后,张铁生才于1983年被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期自1976年被捕算起,1991年10月16日获释。

  请看清楚这两项重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或许罪恶太重,从被抓之日抵刑期开算,张铁生一天未获减刑,整整蹲完了15年大狱。

  到此为止,张铁生应该“铁定”属于不耻之类,他属于不耻的文革,属于不耻的“造反有理”,属于不耻的“教育革命”,属于不耻的反革命!如此败类,自当永无轮回!

  二、再交答卷 出大狱不负苍天不负卿

  蹲完了15年大狱,张铁生已41岁,步入中年的他,还能重现江湖,还能交上啥样答卷,他还会是“白卷先生”吗?

  1、收获爱情,贤内助相助一臂。

  董礼平和张铁生同岁,毕业时全班只有董礼平一人留校工作。所以,1976年12月,张铁生被押送回母校批斗后带走时,也只有董礼平一人默默相送,愿将心相随,铁窗送暖意。张铁生出狱后,董礼平对他精心照顾有情有意。1991年12月22日,张铁生与董礼平喜结良缘。

  董礼平一方面安慰丈夫,一方面暗中帮丈夫找工作。董礼平有位学生名叫金卫东,受聘于北京康地公司东北地区经理,董礼平相托金卫东,将张铁生介绍到当时辽宁省最大的鞍山市辽河饲料公司,下属一个工厂办公室当办事员。1992年秋,辽河饲料公司为在沈阳设立办事,让张铁生担任办事处主任,负责沈阳的市场开发和售后服务工作,张铁生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2、自立门户,摇身于亿万富豪比肩。

  1993年4月,张铁生同金卫东、汪洋合创了天地饲料公司(后金卫东退出)。1995年,天地饲料已占据沈阳饲料市场大半壁江山。1998年初,强强联手,天地饲料公司正式并入禾丰公司,张铁生进入禾丰公司管理高层,禾丰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拥有17家子公司。

  2014年7月30日,作为东北最大的农牧集团之一,禾丰牧业(732609)在上交所正式发行。仅以5.88元的发行价计,张铁生持有禾丰牧业3200多万股,身价就已高达1.89亿元。至2017年12月15日,禾丰牧业每股为8.58元,张铁生的身价就近3亿。这里特别说明一点,同很多亿万富豪不同,张铁生这钱挣的绝对干净,绝对没有血腥!

  从“白卷英雄”到反革命重犯,又到亿万富豪,张铁生无疑在市场经济的浴火中重生,他实现了一个华丽的转身,他再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或许,他还在证明另外一些价值。

  3、不忘初心,张铁生又交上一份答卷。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汹涌,挣了大钱无疑是成功人士的标志。可对于张铁生这个曾经“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的反革命,他竟然又交上一份无疑是更为优异的答卷。2 016年12月24日,张铁生发表了一份减持股票的声明,如果图片上的内容属实,对他交上的这份人生答卷,如果让您当考官,您看能给判几分?

  

  按当时的股价,张铁生减持800万股可筹8000多万元,其中的一多半钱,张铁生都用来做四项公益。

  经历了那么那么多的苦难,甚至是强加的苦难,张铁生仍初心未改,他还在创造世界,他还要虔诚地回报养育他的土地,这不由让人想起一句诗:我爱脚下的土地,我爱的流泪。或许,张铁生就是一行动人的诗句。

  “擦清历史的镜子,走好未来的路”,最需要历史的见证,去讲述见证的历史!“文革”中大学培养出的张铁生,18岁下乡当知青,23岁成“白卷英雄”,26岁成反革命入狱,41岁“下海”,64岁成亿万富豪,可谓人生大起大落。虽经历了那么那么多的苦难,可这苦难却没有淹没他的“初心”,笑到最后又交出一份“令人深思的答卷”,两相对照之下,张铁生在铁证着什么?又让人们思考点什么?

  

  1、张铁生不是“白卷英雄”。

  张铁生以“白卷英雄”名闻天下,可他交上的是“白卷”吗?

  张铁生参加1973年的全国统考,因小队长的工作需要,“每天近十八个小时的繁重劳动和工作,不允许我搞业务复习”,只是27号接到通知后,30号进入考场的考试期间,忙碌地翻读了一遍数学教材,最终以语文38分、数学61分、物理化学6分的考试成绩,被铁岭农学院畜牧兽医系录取。

  张铁生的每科考试分数平均下来也是35分,由此可见,他交的不是白卷。而且,他于考试中间直抒胸臆,能字迹流畅地写下一封千字文,这也不简单。“至于我的基础知识,考场就是我的母校,这里的老师们会知道的,记得还总算可以。”张铁生在学校的学习是不错的,若给点时间复习,定能高分中榜!

  即使退一万步讲,每科考试平均35分,若拿到今天的台湾,这得分都不算低,都绝对不能算“白卷”。台湾“大考中心”:2006年、2007学年公布,考生平均每科考17分就能进大学。请看清:平均每科考17分,那么,还有多少17分以下的被平均,这17分以下的最低分是几分?平均每科几分就可以考大学,台湾大学的招生录取率才达96%,几乎接近100%。相比平均每科几分就可考大学,怎么没有人嘲笑台湾这些学生是“白卷先生”、“白卷英雄”?怎么没人抨击台湾的考试是“白卷考试”?当年钱钟书以数学15分进清华,怎么没人抨击他是交白卷?

  2、1970年就已经恢复高考。

  从张铁生参加高考和统一印制的考卷来看,这说明“文革”中的高考已经恢复了。

  若深入探究一下,当“文革”初期的混乱场面渐渐平息。恢复大学招生成社会日益关注的焦点。5月27日,北大、清华两所大学提交《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招生(试点)具体意见(修改稿)》。在集中了各大学意见的基础上,政府也形成了恢复办大学的思路。这个思路就是:恢复开办的大专院校,学制要缩短,要从工农兵中选拔、推荐学生。

  也就是说,“文革”中的高考,在1970年就已经恢复了,而且,一直进行到1976年。1965年全国高校累计录取2425200,1976年高校累计录取3369490人,由此可见,从1970年到1976年的“文革”期间,共录取大学生944290人,这个占比数量是不小的。

  所以说,那种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冲击,中断十年的中国高考制度,于1977年得以恢复,按“不能搞历史虚无”的要求看,这个说法和论断,至少是不准确和不严谨的,应该需要重新进行讨论和认定。

  3、“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不发人深思?

  张铁生不是交了白卷而被录取,而是因为交了“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被录取。可张铁生能知自己写的这封信,能被“尊敬的领导”看到吗?张铁生能预见到这封信就可改变他的命运吗?

  张铁生只不过在答卷背面,写出的《给尊敬领导的一封信》中,提出社会责任和上大学,哪个应该放在第一位的问题,一个大学生是不是应该把个人利益看的高于一切的问题,作为社会主义的大学,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强调教育与生产实践相结合、强调大学生要通过和工农兵(人民的主体)的结合,以解决立场和感情问题,反对死读书、读死书,这没有意义吗?这不是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时至今天,特色教育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吗?

  大学要注重培养学生对国家、社会的认同感、责任感,不能让教育只培养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甚至是反社会的精英,这不是任何国家办大学,都列为首要的问题。在药家鑫、林森浩这样的学生,正被中国的大学批量生产。在老师公开在课堂上讲学习目的,就是为“住别墅、开宝马、娶美女”,“挣不到四千万就别回来见老师”。张铁生这“一份发人深省的答卷”不需要发人深思?

  4、教育改革不是需要探索的重大课题?

  1967年10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联合发出《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自11月起,大部分中小学生陆续回到课堂,新生也开始入学。但与以往上学所不同的是,教育要改革!

  中国的传统教育就是应试教育,应试教育只注重书本知识,只凭一纸考卷定终身,“分、分,学生的命根”,这是生产力落后的古代科举模式。它既不能衡量出一个人真正的能力;又严重理论脱离实际。而且,应试教育教的是知识的奴隶,而不是教做知识的主人,应试出的多是高分低能。爱迪生小学文化程度,发明了灯泡;华罗庚,初中毕业;鲁迅,中等医专;毛泽东,师范文凭,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所以,连明代大儒王阳明都看到了:知识不等于学问,学历不等于能力,聪明不等于智慧。王阳明更不主张读死书:“只要晓得,如何要记得?”

  应试教育不仅与社会主义大学办学理念相违背,也培养不出来社会会有用之才,甚至是“吃人”的教育。而全面恢复应试教育,面对应试压力、收钱压力、就业压力,仅造成学生自杀的事例,不是屡屡见诸报端。如此的应试教育,还不发人深思还不需要改革?

  5、不采取超常的动作能改革教育?

  如何改革应试教育?这是毛泽东甚为关注的问题。可在中国整个上层建筑中,最为保守,最难打破的,就是沿袭久远的教育领域。1968年,为了培养工程技术人员,上海机床厂举办了一次培训。在毛泽东的指示下,1968年7月22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从上海机床厂看培养工程技术人员的道路》的调查报告,毛泽东亲自写了一段编者按:“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后被称为“七二一指示”。

  “七二一指示”的发表,构成了毛泽东培养大学生的两个相互结合的方针,既,高校毕业生到工厂、农村、部队去参加劳动和军训,当普通劳动者或士兵,接受工农兵再教育;从工人、农民、解放军指战员中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后再回到生产实践中去。这就是毛泽东设想的“教育革命”的方向,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这样的两个相结合的教育方针,没有道理吗?

  况且,凡是办教育,就一定是一种传统的教育模式?社会主义的大学到底要培养什么人?这样的大学该怎么办,这不需要艰辛大胆的探索? 而按“七二一指示”去办学,这无疑是前所未有的伟大教育实践!真要破除根深蒂固的旧式教育弊端,没有超常举动能行得通吗?

  

  6、工农兵学员就是“瓜菜代”吗?

  1970年,“文革”初的混乱渐渐平息,关于恢复大学招生成当时社会日益关注的焦点。5月27日,北大、清华两所大学提交《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招生(试点)具体意见(修改稿)》。在集中了各大学意见的基础上,政府也形成了恢复办大学的思路。这个思路就是:恢复开办的大专院校,学制要缩短,要从工农兵中选拔、推荐学生。后来把这些从工农兵中选拔的学生称为“工农兵大学生”。

  中国自古取吏就有“毛遂自荐”,两汉至南北朝逐步形成荐举制选拨人才。唐代实行科举考试与荐举相结合。毛泽东反对将学生当敌人来高考,这种推荐制度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的一次大尝试。大学新生直接从工人、农民和士兵中推荐产生,并通过一定的考试,这样会给工农子弟更多上大学的机会,也能让教育更快地转化成人才和生产力。张铁生知青下乡三年,当过生产队长,这是相当优秀的,被举荐是完全应该的。

  况且,文革中的“推荐”上大学,也没完全废止考试。从张铁生参加全国统一的高考,其统一印制的试卷:“一九七三年全国高等学校辽中兴城考区”、“一九七三年高等学校招生理化试卷”看,就是当时的教育改革,也没完全取消试卷,而是,采取经“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与相应考试相结合,这种荐举与考试相结合的方法,没有任何合理性吗?我们需要给孩子洗澡,也需要倒洗澡水,可不能连孩子都倒掉啊!

  从1966年大学停止招生到1977年的10年间,全国高等院校共招收了94万基于推荐制的大学生,统称为“工农兵大学生”。1993年人事部、国家教委联合下发教学厅字[1993]4号文件做出了规定,对于“工农兵大学生”,只承认为专科毕业。他们德才兼备,是不学无术的“瓜菜代”吗?改开以来,有多少“工农兵大学生”成了各行各业的顶梁柱?

  

  8、毛泽东的办学方向不需要坚持吗?

  是毛泽东设想的“教育革命”的方向,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这个办学方向错了吗?减少英语,缩短学制,开门办学,让学生尽早融入社会成为社会国家(而不是精致利已主义者)栋梁之材,这没有道理吗?

  1978年9月22日,邓小平在全国教育工作大会上讲话指出。要“把毛泽东同志提出的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的方针贯彻到底,贯彻到整个新社会的各个方面”。可在改开的具体的实践中,毛泽东确定的办学方向被“贯彻到整个新社会的各个方面”了吗?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党的十八大报告确定的办学方针,致力于办出“人民满意的教育”,现今的教育不需要进行重大改革?

  9、张铁生为何获取两项重罪?

  张铁生被秘密关押7年后,于1983年被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至于凭什么张铁生能获取这样两项重罪,这资料无从查找,想必是“铁证如山”。可一个“政治面貌和家庭、社会关系等都清白”,在中学学习优秀,敢说“我的基础知识,考场就是我的母校,这里的老师们会知道的,记得还总算可以”。下乡当知青,1973年上半年还担任生产队队长,一天18小时的带领社员劳动,上了两年大学,到了1976年,就成了这样罪孽慎重的反革命,还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真是令人唏嘘!

  

  人生需要自省,就像湖泊河流需要净化,湖泊河流没有净化,就会变成臭水。同样的道理,历史没有反思,就绝无历史的前行!而历史的反思,往往就在读懂了今天时,才读懂了昨天,而读懂了昨天,才更有利于读懂今天,甚至去读懂未来!张铁生这个江湖上的传说,不是应该读懂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不好意思,由于原文数字错误,略作修改:把“1965年全国高校累计录取2425200,1976年高校累计录取3369490人,由此可见,从1970年到1976年的“文革”期间,共录取大学生94290人”中,最后一个数字改为“944290”,原文中少了一个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