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我们为什么要苛求北京大学校长?

2018-05-09 15:31:20  来源:21世纪评论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倒是想问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苛求北京大学?我们为什么不能苛求北京大学校长?

  

  这两天网上围绕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将“鸿鹄之志”中的“鹄”字和“莘莘学子”中的“莘”念错字音一事展开了讨论,就在人们以为这件事即将平息的时候,林建华校长发了一封道歉信,称自己并不完美,称自己学生时代碰上了动.乱年代,没有受到好的教育,没有学到完整的知识,所以自己的文字和文化功底很差。这封道歉信给人的感觉怪怪的,首先林建华校长的道歉信赢得了网友的广泛同情,称其真诚。其次是作为北京大学的校长好像认不认识字、有没有传统文化无所谓。我以为这里出现了一个重大误区,如果林建华作为一个化学专业教授、作为一个化学家他认不认识那两个字,念对念错都没关系,但作为一个以人文精神著称的中国第一文科名校的北京大学校长,是否就只需要这样的文化修养?是否就只需要这样的人文知识?如果我们将北京大学定位于这样一个水平,如何去面对北京大学百余年历史上的那些文化与科学大师和教育先贤?如何去建设一个跻身于世界名校之林的中国名校?

  上大学时读过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和赞可夫教育学著作,他们均致力于人的教育,致力于学生心灵的教育,称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由此知道教师和教育是神圣的。小时候还看过苏联电影《山村女教师》,对那位献身于山村教育的女教师无比崇拜,立志毕业后也要当一名人民教师。此后还读过一些民国时期教育家陶行知老先生的文章和事迹,知道他致力于中国乡村教育和平民教育,致力于通过教育改造社会、改造中国。我知道无论是小学教育,还是中学教育,或者是大学教育,都是教书育人,其师者都是既需要学问知识也需要文化学养的,如果缺失了学问知识或者缺失了文化学养中的一项,就不会是一个合格的教师,就无法教出具有道德修养和学问知识的合格人才。现在作为堂堂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校长连当下中小学生都会念、而且主要用于教育学生的“鸿鹄之志”和“莘莘学子”都能念错,而且还要为自己的错误怪罪于四十年前的那个时代,那么,如果所有的小中大学教师,所有的小中大学校长对中国文字、对中国文化都如此白丁,那么我们国家,我们国家的教育,我们国家的未来还有希望吗?

  林建华说自己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于是大家也都认为应该如此,可大家忘了一个事实,他是中国第一学府的校长,他的风向标导向,他的价值导向会让亿万青年,会让亿万学子都会认为,北京大学校长都可以不识中国字,都可以无中国文化,我们又何必识中国字,又何必有中国文化呢?

  有人说,林建华校长真诚,我不以为然,他说的那个年代都过去四十多年了,一直在中国最好的大学北京大学读本科、硕士、博士,已经从事教育工作数十年,还曾担任过重庆大学、浙江大学校长,天天面对“莘莘学子”,天天要求自己的学生立“鸿鹄之志”,现在却将自己的无知无识归罪于四十多年前的那个年代,这真诚吗?或许林建华校长真的是一个适合于搞化学研究的教授,是一个偏爱化学的学者,如果是这样,他完全可以去干他喜欢的专业,在科研领域出成果,照样为国效力。但作为北京大学的校长,就绝不能由一个对中国文化如同白丁一样的人来担任,如果北京大学由林建华这样的校长担任,如何形成深厚的文化根基?如何传承深厚的中国文化传统?如何带领.北京大学走向世界名校之林?

  这里我会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担任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校长的杨叔子先生。杨叔子在美国访学时,一位美籍华人对他说:“大陆来的留学生ABC很好,XYZ(指数学)很好,可惜不太了解黄河、长江,不太了解文天祥、史可法,对《史记》《资治通鉴》都不怎么了解。”听了这话,杨叔子内心很受伤害。他深刻认识到,伴随市场经济而来的实用主义、急功近利已经成为高规格人才成长的严重障碍,更是中国高等教育面临的严重弊端。于是杨叔子率先在全国理工科院校开展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并要求他的博士生必须会背《老子》和《论语》前七章,不选不背不接受论文答辩。他说:“基督教世界,所有人都读《圣经》,伊斯兰世界都读《古兰经》。作为中国人,就应该读《论语》和《老子》。”杨叔子有一句名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现代科学,没有先进技术,就是落后,一打就垮;然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民族传统,没有人文文化,就会异化,不打自垮。”他还说:“没有科学的人文是残缺的人文,没有人文的科学是残缺的科学。只有对自己文化的自尊,才会有文化的自强,才能有民族的自强。没有文化的自觉自强,就没有民族的自觉自强。”

  林建华与杨叔子相比,到底缺少了什么呢?缺少了作为一个教育家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这样一个校长能将北京大学建成一所有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令天下人仰慕、垂世于历史的名校吗?显然不能。更悲催的是,北京大学是中国所有青年学子的精神向往之地,如果中国最优秀的那批青年汇聚北京大学,最后受到的是一个中国传统文化如此白丁的教育,他们还能成为有民族情怀和人文精神、立志报效祖国的国家精英吗?

  有人说,北京大学是中国的国子监,北京大学校长是国子监祭酒,如果国子监祭酒对中国文字、对中国文化如同白丁,如何培养一批为民请命、报效国家的“莘莘学子”?林建华说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有人说,不必太苛求北京大学校长。如果我们不苛求北京大学,不苛求北京大学校长,又如何去苛求中国数千万人民教师?又如何去苛求数亿青少年学生?北京大学校长理应是一个让人苛求完美的位置,理应由一位有风骨、有学养、有知识、有情怀的教育家担任,如果不如此,如何令天下学校仰止?如何令天下教师崇敬?如何令天下学子向往?

  想想我们哪一个家长不是对教育他们孩子的老师充满期待和苛求?为什么对北京大学校长不识汉字的行为就要原谅、就要宽容、就要理解?如果是一个有责任感、有家国情怀的教育工作者就应该反思自己的学养到底适不适合担任北京大学校长这个职位,就应该想一想自己是不是一个能够让天下人共仰的教育家。

  我倒是想问问,我们为什么不能苛求北京大学?我们为什么不能苛求北京大学校长?

相关文章